第八章 牧马

小说: 北平的门 作者: 上海的无尘子 更新时间:2018-09-28 12:53:09 字数:3320 阅读进度:8/106

当9527巡逻车回到玉泉西街的时候已经是早上3点多了。再过一个多小时,天就要开始亮了,而此时,停车场的门口,门卫老李还在那里打扫着一地的残垣。

见巡逻车回来了,此时老李把手上的扫帚往墙边一扔,然后迎了上来。

“民警同志,怎么样,抓到人了没?”

看着这个中年男人满脸的迫不及待,刚刚打开车门跨了出来的王盛豪拿下头上的警帽,随后挠了挠自己的脑袋说道。

“那个,人没抓到,不对,应该是抓到了,但是不是我们抓的,我们现在过来就是取一下监控录像。”

“奥,抓到就好!”

门卫听到人最终还是被抓住了,心中总算是舒了一口气,等下一早也有理由和物业经理解释了。

“那明天早上我们经理问起来,我就说现在人关到您那去了?”

“厄,你就这么说好了,监控录像呢?现在给我吧!”

“奥,这东西我可拿不到,要到明天早上我们经理来了,才能弄出来,要不我明天给您送去吧!”

“你们经理啥时候过来?”

“早上9点吧!一般都是这个时候!”

王盛豪点点头,随后琢磨了下转头向另一边的沈犹龙说道。

“要不我们先把白百合那个点解决了,然后找地方睡一觉,明天早上再过来取。”

沈犹龙没啥意见,点了点头,便又坐进了车里。而王盛豪向门卫关照了下便开车掉了个头离开了。

而此时,不远处的树丛中的那个黑影则陷入到不安的情绪之中。

“队长被抓了!怎么办,我是不是需要去想办法救他们?”

此时,黑影将怀里的那些报纸和杂质拿了出来,然后在自己躲藏的树丛中用手拨出一个浅坑随后放了进去,顺手扯了写杂草树枝在上面覆盖了一层。然后踩了踩觉得没有问题,便换了个地方蹲守。

此时的他,一边检查着自己手中的汤姆森,一边琢磨着,等下那辆闪着灯的小汽车过来后,怎么才能爬上去。

不过,此时,王盛豪他们并不知道已经有人惦记上他们的车里,除了玉泉西街,他们打了个右转,直奔不远处的白百合而去。

白百合是一家综合的娱乐场所,既有廉价的迪厅,也有高档的夜场,算是整个城西比较出名的宵金窟,不过,这个地方的老板据说后台很硬,而且人家也不碰黄赌毒这三个雷区,所以,虽然颇为周围的民众议论,但他也算是北平少有的几处通宵营业的场所。

不过,北平地处北方,城里的老少爷们大多数都好喝上一口,如果喝多了当然的就是会出些幺蛾子,要么是大家斗殴,要么是当街撒野,因此,每天,附近片警的巡逻车必然是需要去那里看一看,敲下卡的。

时间不长,巡逻车在白百合的门口停下,门口的保安看到来了,便拿着签到簿快步的走了过去。

“呦!这不是王哥吗?怎么今天来的这么晚?”

“别提了,刚刚一阵忙下来!”

王盛豪摇下车窗玻璃,从对方的手中接过了签到簿,就准备在上面签字,此时,保安则悄悄的凑了过来。

“王哥,听说金水桥那里又出事了?”

“额,你怎么知道的?”

“嗨,刚刚一群人进去都在说这个!死了多少?”

“别瞎说,没死人!就是外面不知道哪里又有人欺负当兵的了,要我说,这种人就该抓进去蹲几年,整天制造不稳定因素。”

“上访被截访了?”

“好了,你别问了,今天这事都别瞎传,搞不好就请你进去喝茶,今天你这有事吗?”

“没事,啥事都没有!好的很!今天人不多。”

“没事就好,好了,今天算来过了,我们走了!”

“走好,王哥!”

见白百合这里没啥事,王盛豪在签到簿上写好签到时间,签好名就开车离开了,就在车辆路过门口时,白百合的门被推开,一个肥硕的声音从里面走了出来,而身边正靠着一个打扮妖艳的女人。

“柳哥,我们这是要去哪啊?”

“去哪?当然是甜心你来选啦!”

“那我们去吃夜宵吧!”

“好啊,你带路,今天我可要吃吃饱啊,等下好有力气干活!”

“讨厌,你好坏啊!”

“你不喜欢吗?”

一边调笑着,这两人一边往西面不远的如家走去,如果此时被送到北平武警总队羁押处关着的韩广成看到,恐怕会大吼一声上去对着那个胖子连开三枪。

没错,这个胖子就是刚刚从追捕中逃脱的柳白菜。

就在不久前,那个话痨的出租车司机将柳白菜送到了这里,而且还发生了一点小故事,当他下车想要给人家车钱的时候,柳白菜竟然是掏出了1950年的人民币给人家。

当时,那个司机就傻了,乘着车厢顶上那个微弱的灯泡前面举着看了许久,都没弄明白这是什么东西。

不过,柳白菜毕竟是个特务,随机应变是他的本能,一看对方有问题,当然知道这钱没法在这用,眼珠一转立刻调笑着说道。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拿错了,这是我朋友给我的,50年代的纸币,我觉得少见就带回北平,这样,你给我,我给你美元吧,美元你收不收?”

说着掏出了几张绿色的纸钞。想要换回来。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他遇上的是个有收藏癖好的出租车司机,对方早就在亮光下分辨出了手上的钱币到底是什么。立刻把手收了回来。

“哎呦,这位先生,你这东西还随身带啊,这现在可不多见啊,怎么样,要不卖我吧,我给你好价钱?”

“这个……!”

“嗨,你别多想,我就是喜欢,你看,你反正也不懂,都拿他随身带了,这可不行,这东西纸质不好,你这么带着会磨损的,你看,我玩收藏的,你卖给我,也算不糟践。而你也能有些先进,这里是北京,总不能老是用美元吧。”

听到对方这么说,柳白菜倒是有些诧异,他的皮包里这样的人民币不少,总数怎么也有几千万,难道这个还能换很多钱?这倒是正好,他正发愁自己手上没有太多的先进,没法在这里生活下去,现在一来,倒是给了他机会。

不过,他也算是做生意许多年,就算心中愿意,当然的表面上不会表现出很是愿意的样子,因为,他知道,只有他表现的犹豫,对方才可能出高些的价钱。再说了,他也不清楚这钱到底能换多少。

看柳白菜犹豫,对面的司机心里笑开了话,哈哈,搞不好今天可以捡个漏,此时,他掏出裤带子中的手机,点弄了两下,然后把屏幕呈现给了后面的这个胖子看。

“先生,你看,和你差不多的一万元的第一套人民币,这里标着价格呢,5000块一张。

你看,你看,是差不多吧,也是牧马图,不过呢,你的这张看上去比较新,我可以多给你写,给你6000如何,另外我这30多的车费就不算你了。如何?”

柳白菜心里估算了下,在1950年,做个小汽车同样今天的这些路程大概需要2万块,而这里是30多,那么也就是说自己的一万块到这里就算增值了上万倍。这有什么不可以的。

于是,此时的柳白菜表现出了一脸的为难感觉,不过这个表情在那个出租车司机眼中却是个喜讯。

“好了,就这么决定了,你等下哈,我去提款机拿钱,您在车里等等。”

说着,刚想把手中的那张钱币递回给柳白菜,又觉得不行,然后小心小意的放进自己的腰包里,随即下车往路边的提款机跑去。不一会,便拿着一摞红色的纸币回来。

“先生,你数数,一共6000,没错吧。”

白菜拿过那叠纸币,随后抬头看了看这个满脸笑容的司机,随即点点头,也没数,随手将纸币塞进了自己的西装内侧口袋里。随即说道。

“好吧,算我们俩个有缘分,我也就不计较了,拿东西对我来说就是个念想,对你或许真的更有用,我就不数了,相信你。”

“好叻,那就太谢谢了!你下车可慢走,别落东西。”

柳白菜点点头,一手拿过手中的那个皮箱,随即下车往白百合里走去,而那司机则笑眯眯的开车离开,对于他来说,今天这个乘客算是拉着了。

这张牧马图可是第一套人民币里的四大天王之一,曾经派出过15万的最高价格,而现在,眼看着第一套人民币的市场价急剧走高,他回去规整下,压压平,这么好品相的牧马图,15万卖不到,10万总是没问题的。

不过,在他哼着小曲离开的时候,他不知道,其实,这样的纸币在柳白菜的皮箱里有着厚厚的一摞,甚至,他的皮箱里还有大量的其他面值的纸币,而此时一摇三晃的走进白百合的柳白菜心中知道。只要他操作的好,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他可以比以前获得更加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