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木耳的颜色

小说: 别跟我谈“处” 作者: 了了是我 更新时间:2015-03-14 17:34:17 字数:3882 阅读进度:5/76

“你出去。”尹澈扫了一眼何琪,只需一个眼神,何琪便乖乖地出了门,她递给陈希一个自求多福的表情。

“你猜何琪出去以后会怎么说?”尹澈眯着眼睛,脸上挂着笑意,他看了看只露出两只眼睛看的陈希。

陈希只觉得他的眼神像刀子一样,正在她身上徘徊,似乎正在考虑从哪里开始,好让她一刀毙命。

“你那是什么眼神,我怎么会舍得弄死你,需要我给你讲黑木耳的故事吗?”尹澈好像有透视眼,将陈希心中所想一语道破。他拉开书桌旁的一个椅子,欣然坐下,他的四肢伸展开来,像一只优雅的猎豹,危险又慵懒,似乎正舔着爪子等待又一次的出击。

“呵呵。”陈希干笑了两声,她的眼睛盯着他修长的手指。她的小心肝蹦蹦地乱跳,他强大的压迫感让她觉得寝室中的空气稀薄,她几乎无法呼吸。

“那个……”她深吸了一口气。

“什么?”尹澈看看她。

“不用,我可以去网上搜。”她又长叹一口气,其实她心中所想的是她变成了一个神力女超人,义正言辞地指着门口,对他气势如虹的说,你个渣男这是女寝,你给我滚出去,可她最终还是没有那个勇气。

她的每丝变化都没有逃过尹澈的眼睛,他在对她丰富多彩的表情感到好笑。

“咳咳……”尹澈清了清嗓子。“不用那么麻烦,我来给你讲。”

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带有一丝笑意。陈希拿不准他现在是真心愉悦还是怒急反笑。五年来,她依然没有将这个男人的所有心思都摸透,想到这里,她的心反而沉静下来,她都重活了一次了,怎么还能这么没出息。

她现在最不明白的是尹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两人的关系明明理应到此为止的?

“咳咳……”尹澈干咳了两声,再这么咳下去他非得变成肺痨不可。他将明显溜号的陈希的注意力给唤了回来,“宝贝,你怎么能专心?我可是在给你讲知识。”

见她再次看向他,尹澈开始讲,他的表情严肃,颇有一些学者的风范。

“木耳、指女性阴,,部。黑木耳,指有性经历的,或者性经历很多的女性!(医学表明女性性经历多,那地方会变黑)还有一说是粉木耳,大指处女,性经历少的女性!”

说到这里,尹澈顿了一下,陈希觉得他的脸变得猥琐了起来。

“金针菇就很形象了,你用脑袋想想就知道它是什么意思,至于我是什么,我想你很清楚,不过你的是什么我现在真得很好奇?我们来讨论一下,昨天我有见过你的粉木耳,你说它今天是什么颜色呢?是依然红肿还是已经变得粉嫩欲滴?”

“你如果再这样,我就告诉张妍。”

陈希知道自己的脸正发着烧,这个男人不去找他的公主,大白天跑到她的寝室撒什么野。女寝就这么几栋,他就不怕他的公主看见?如果他不怕,她可以叫他怕。想清楚以后,一种神奇的力量进入了她的身体,让她勇于正视他的眼睛。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误的话,你是在威胁我吗?”尹澈好笑的抬头,他惊喜的发现,床上的小女人整张脸都露了出来,她眼中笃定的神采让他升起一种想要捏碎的欲//望。

她的眼睛现在是这么亮,她原本唯唯诺诺的语气也变得强硬了起来。他仰头看着她,这种仰视的感觉很神奇,这个女人竟然让他看到了一种所谓傲骨的东西。

驯服这种女人会是一件多么愉快的事情,兴奋的血液让尹澈跃跃欲试。昨夜欢爱的美好还没有让他忘却,她又展现出另外一面,这让他想要探索。他该死的想要承认,这种新奇的感觉,太让他觉得刺激了。

陈希突然觉得通体冰冷,她看到尹澈这种令人心寒的目光,在他想要并购或者侵吞一个公司的时候,他就会出现这种战斗的目光,为此他可以不择手段。现在的他,为什么用这种目光看着自己?原本鼓起的勇气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嗖的一下子瘪了下去。

“你还不走,我可是说到做到。”她再一次撞着胆子威胁他,只是她现在已经懦弱得不敢与他对视。陈希想如果她现在的床是木头做的,那么他肯定能听到它的嘎吱声,那是她的身体在颤抖。

“告诉我,你为什么,一会威胁我,一会又怕我,你是故意演给我看的吗?”

这个女人一会胸有成竹得跟朵带刺的玫瑰,一会柔弱胆小得像个稚嫩的雏菊,无论她的哪一面,尹澈现在都很好奇。他从凳子上站起来,走到床边,虽然他依然得仰视她,但他的气势却要比刚刚又强了很多。

他盯着女人慌乱的小脸,手不由得有些发痒,他很想掐掐她,她身上软得跟没有骨头一样,昨天他已经见识到了她肢体的柔软。此时此刻,他却只能看着,这真是一种煎熬。

“怎么不说话,你不是很伶牙俐齿吗?”

“学长真聪明,我就是想吸引您的注意。”她咬了咬牙,古话说得好,得不到都是最好的,如果她让他感觉得到了,她会不会就像是那些他吞并的公司一样,让他失去了兴趣?短暂的几秒中内,陈希凭借她那多活了五年的脑袋,分析出最有利的形势。

“那既然如此,穿衣服下来,我们去吃饭,你的体力需要好好补充一下。”尹澈又走近了一步,他接下来的话让陈希恨不得立刻蹦到他身上将他砸死。“否则做起来一点都不过瘾,你晕的时候,我有一种奸尸的感觉。”

尼玛……你才是尸……祝愿你以后天天奸尸……陈希真想对他大喊,可她的胆子在对视上他势在必得的眼神的时候又变得萎缩了。

她真鄙视自己的懦弱。“你出去我换衣服。”陈希垮下双肩。

“我转过去,你总不希望我站在走廊里,接受其她女人的注目礼,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也可以出去。”

“你转过去,不许偷窥。”

“该看的都看过了,你还有什么地方是我没见过的,不过你的木耳昨天变成了红色,现在好一点了没有,我倒是想帮你看看……”

“你……你……”陈希的脸憋得通红,尹澈真担心她会爆血管,为了他自己着想,他耸了耸肩膀,主动地转过身去,好东西要慢慢的享受才有乐趣,一下子玩坏了,就不好玩了。

他的身后传来悉悉索索换衣服的声音,几分钟后,他听到了穿鞋的声音,又过了几分钟,身后还没有动静。

“好了没有。”尹澈的语气有些不耐烦。

“好了。”女孩的声音有点像小猫叫,绵软又胆怯。她的声音再次勾动他的心弦。

尹澈转过身子,原本高高在上的女孩,现在变得比他矮了一头,这让他觉得很舒服。他环视一下寝室的摆设,这里真的很不适合做些事情,床太高,桌椅又太硬朗,做起来,两个人都会很难受。他压下突起的兴致,仅仅是伸手抓住她的手捏了捏。

陈希向被电打了似的,猛地收回自己的手。尹澈看向空空的掌心,慵懒地一笑。

“走吧,吃饭去,要是你不饿,我倒是不介意在这里做点其它的事情。”

“你不要……”

“你要是敢说出一个我不愿意听的字,信不信我会……”尹澈舔了舔嘴唇。

“我饿了,我们吃什么?”陈希丧气地低下头。

“凉菜就吃黑木耳好了,热菜我还没想好……”

“你……”

尹澈抬起手放在嘴边,摆出一个噤声的姿势,他的眼神还扫了一眼桌子。

陈希顿时变得乖巧而听话地跟在他身后出了寝室的门。

很不幸的,他们一开门,何琪差点一个跟头翻了进来。寝室的隔音算不上好,陈希不知道她听了多少。

何琪摊摊手,嘿嘿一笑,转身便不见了踪迹。

突然陈希感觉眼前一道白光闪过。

“尹澈,我刚刚听说你在这里,没想到还真在。”一个身着白色连衣裙的身影飘然而至。

张妍此刻的出现,对于陈希来说,就如同神兵天降,她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这个女人,前世,张妍是她的眼中钉,肉中刺。而这一世,陈希则把张妍当成救她出水深火热的救星。她咋就这么挑时候呢?

“学姐您来了,学长刚刚和我讲了讲下一步的工作计划,我正想送学长出去,真巧,那我先走了。”

见这妮子狗腿得讨好着张妍,她巴不得撇清两人关系的行为,让尹澈有些不满又有些好笑。他不着痕迹地扫了一眼陈希,发现在她自己的视线下僵硬了一下,呦……小妮子还挺敏感!

“尹澈你是不是生我气了,我只是不习惯跟长辈相处而已,你别怪我,我会改的。”张妍楚楚可怜得快要滴下水来。

陈希看着都觉得心里有些不忍,怪不得她这么得尹澈的欢心。看看人家示弱得恰到好处,再想想自己,曾经有段日子跟妒妇一样,甚至还拿孩子来出气,要是她是男人,她也会选择张妍。

站在完全旁观角度上,陈希依然还是会觉得有些痛,她想起了她暴躁的行为曾经将女儿吓得胆怯地躲在角落里。她闭了闭眼睛,幸好幸好,这一世她还没有孩子。

猛地,她僵直了身体,她一直觉得差了点什么,她忘记吃药了!她当时可是一炮中弹!她原本还算平静的心,有些急躁起来,那个药越早服用越有效果。

眼前“深情相望”的男女主角依然含情脉脉,他们就不能快点闪人?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尹澈挑了挑眉,他脸上的笑意有些邪气。

张妍在他这样的目光下,变得瑟瑟发抖,像是湖边的弱柳摇曳生姿。

“女生宿舍来了你这么个大帅哥,肯定会一传十,十传百,再说还有何琪在。”陈希主动出来缓解气氛。“是不是呀张学姐。”见张妍还在自顾自的抖,陈希连忙出声提醒。

“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张妍点头称是。

“今天走廊里的人怎么这么热闹。”陈希又状似无意地说了一句。

尹澈狠狠瞪了她一眼,看见这个多嘴的小女人缩了缩脖子,他好笑地走到张妍身,正夫回到正妻身边,也就没有什么看头了。

“学妹,谢谢你,对于那件事情,你要是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随时来找我。”说完,尹澈便带着张妍离开。

“帅哥总是引人注目的。”陈希状似自言自语。各家寝室门口看热闹的女生,听见她这暗含嘲讽的话,纷纷开门回到各自的房间,走廊里瞬间变得清净。

陈希长叹一口气,她终于有时间去办自己的正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