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打架

小说: 别跟我谈“处” 作者: 了了是我 更新时间:2015-03-14 17:34:20 字数:3632 阅读进度:8/76

酒是个好东西,而酒吧对于喝酒的人来说更是一个好地方。这里的灯光阴暗,这里的音乐嘈杂,在这样的环境中,任你痛苦,狂笑,尖叫,或者清醒都没有人会理会你,因为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在干着什么。

每个人来这里的目地都不一样,尹澈喜欢这里,不单单是因为这里的美女多,还有一点更主要的,是这里的消费高,而他却不用花钱。

他是倡导节俭的人,尤其还是一个穷学生,能省则省的道理,他一直坚信并且贯彻到底。

包房内的两个小妞正疯狂地扭动着腰肢,胸前波涛汹涌的翻腾着。刺激的视觉效果让他从冰桶中拿出酒瓶给自己到了一杯。

冰凉的液体穿过喉咙,并不能让他感到凉爽,恰恰相反,等它们进了肚,反而会让他变得更加的燥热。

可是管他呢,他正需要这种热度来蒸发他那莫名奇妙烦躁的情绪,他竟然会为了一个不起眼的女人而感到烦躁,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说出来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尹澈将杯中酒一口干尽,他也扭动到两个女人之间。他的身体被小妞丰满的汹涌夹击,她们或勾或挑,将他当成了钢管,在他身上帖服蹭着。

“啪……”包房内的灯光大亮,音乐噶然停止。

尹澈看向门口,总是有那么一个两个人是令人讨厌的,尤其是在他有美女在怀的时候。

“你们都出去。”开灯的姜琛一声令下,两个小妞从沙发上拿起刚刚脱掉的胸衣,乖乖地跑了出去。

“小舅舅我玩得正H,你真扫兴。”尹澈的脸上并没有像他说的那么失望,只是走到沙发上重新拿起酒杯。

“听说你浪费了我酒店里的一条床单,还让我的人去给你买高级服装,敢问大外甥小朋友,捅膜的感觉怎么样,是否有一种肆虐的快感。”

“上梁不正下梁歪,你说呢?”尹澈笑了笑,拿起一个空酒杯给面前的男人倒了一杯酒。“我妈让我多跟你学学,我这不是正在学习吗。”

“我可没教你玩女人,麻烦不说,还容易搞得一身腥。”姜琛笑着喝了一口酒,感觉有些不对,他又往杯中加了一些冰块。“想好了没有,毕业以后来接我的摊子,我看你很适应这种生活。”

尹澈看着面前这一脸狐狸笑容的男人,没好气地呵呵干笑两声,不接他的话茬。

“怎么,光知道在我这里白吃白喝,也不知道贡献一点力量,你这样可会伤了我的心,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这么大,你就一点也不觉的心里不安?”姜琛声色俱佳,如果再掉下几滴眼泪的话,那就更成功了。

“怪不得你和我妈一个姓,你们说的话都是一样的。”尹澈嗤笑了一声,不为所动。

尹澈的话成功地让姜琛掏出了随身携带的小镜子,开始仔细观察他在镜子中的脸。

尹澈无语地翻了翻白眼,他的这个小舅舅什么都好,唯一就是太自恋,他的那张脸就是他的命根子,只要不提到他的脸,他就是一个正常男人,但凡有跟他脸相关的任何信息,他就立刻变成了一个比女人还要恐怖的生物。看看这不就来,只是他有些不明白,刚刚自己说了什么让他变得这么激动?

“我脸上有皱纹了?”姜琛仔细看了半天,抬头问向坐在沙发上的尹澈。

“没有,怎么了?”

“那你怎么说我和她一样,我才二十九,你妈妈都五十了。”姜琛一改刚刚严肃的长辈语气变得咆哮了起来。

“我说得是说话的方式。”尹澈缩了缩脖子,他的耳朵快聋了,他实在是佩服这个小舅舅的想象能力。

“下次把话说清楚了。”姜琛又变成了一副冷静沉稳的样子。

对于这样的他,尹澈已经见怪不怪,雷习惯了就有免疫力了,自己已经被迫接种过无数次的疫苗。

“说吧,你有什么烦心事,需要我来帮你解决的?”姜琛喝了一口酒,随意地靠在沙发上,他长辈的气势神奇的回归了。

尹澈皱了皱眉,他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喝完杯中的酒,又给自己到了一杯。这话还真是难以启齿,他该怎么说,他想晾一个小罩杯一段时间,结果到头来被人家给晾了?

现在是他烦得闹心,而那个小罩杯似乎还挺悠闲自在的,他有意无意的可是见过她在校园里走过,耳朵上带着耳机,手中还拿着书本,像是在背单词之类的。

“哟,我外甥也会为情所困了!”姜琛惊叹,他用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目光盯着尹澈的脸。“啧啧啧,是不是前几天那个被捅的,说来听听,她怎么你了?”

姜琛脸上写着大大的八卦两个字,尹澈又一口干了杯中的酒。

“她不搭理你?”看到尹澈的表情,姜琛知道这回自己猜对了,他似乎心情变得很好,没有什么比看到这大外甥吃瘪更让他感到轻松和愉快的。“说说看是谁,小舅舅替你去把把关。”

“不用你管。”尹澈对这个小舅舅的好意敬谢不敏,他可没忘记,几个被姜琛把关的女人,最后都被姜琛的脸蛋给勾搭去了。原本小罩杯就不搭理他,他可不敢抱证姜琛的这张脸不会勾引她。

姜琛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紧盯着尹澈的脸,他看到了什么,他竟然在尹澈脸上看到了紧张,看到了胆怯,这让他突然觉得兴奋了起来,他感觉不久的未来,他应该会有好戏看了。

“阿嚏……”陈希揉了揉鼻子,她近期喷嚏打得太多了,或许自己有必要去看看是不是对什么东西过敏。

周围的三女四男已经喝得东倒西歪,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此次联谊会,变成了拼酒会。要知道这里的酒可是很贵的,这里的一瓶酒相当于超市里的三瓶,再加上厂家返利什么的,那酒吧挣得就更多了。

陈希在心中盘算着,她再一次对男生的消费能力感到了担忧,也不知道他们钱带够了没有?

“陈希……来……喝……”何琪举着酒瓶子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我的祖奶奶你可慢点。”陈希伸手扶住她,让她坐在自己身边。

“梅子和艳子她们要干嘛去?”何琪醉眼惺忪,还不忘了去管别人的事情。

“上厕所了,喝得差不多了吧,一会寝室该关门了,等她们回来,我们就走吧。”陈希看了看表,确实挺晚的了。

“走,去哪?”说话的是男寝中的一个人,貌似他就是那个煤二代。

“回学校。”陈希扫了他一眼,从一开始她就对这个男孩没有什么好感,看看他的这身打扮,穿着一件花衬衫,脖子上还带了一个小指头般粗细的金项链,一脸的青春痘,还自我感觉非常良好。从吃饭开始,他就不下十次吹嘘自己的家产。

“怎么能就这么走了呢,一会我们还要有活动呢。”

“活动?”陈希看了看何琪,她醉得似乎已经找不到了东南西北,正处于一种半梦半醒的昏昏欲睡。梅子和艳子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她们刚刚起身的时候要不是互相搀扶着非得趴在地上不可。

“抱歉,我想我们不能参加了。”

“别呀,既然出来玩了,不办完正事怎么能走呢?”花衬衫的话变得轻浮起来,陈希眉头紧锁,她看了看靠在她身上的何琪,这次联谊是这小妮子联系的,不知道她对这件事情知不知情。

“您看这样吧,我不知道当时你们是怎么订的,但是今天恐怕真的不行,我们先回寝室,有什么的后续的话,不是都有电话吗,过后再联系好吗?”陈希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平和,以一种好说好商量的语气跟花衬衫交流。

“不行,我花了这么多钱,我今天必须要带走一个。”

花衬衫的蛮不讲理让陈希发现了一个问题,怪不得有人可以称之为风流,而有些只能称之为下流。

“我们要是坚持不去呢?”陈希烦躁起来没有什么好脸色。她这一世就想活得顺顺心心的,可这些人偏偏不让她如意,她招谁惹谁了?

@@@@

“老板,外面打起来了。”

姜琛看着尹澈一杯杯的跟喝白开水一样,喝着他珍藏的好酒,他有些心疼的想让他停下来。

“尹澈,你去吧,收拾收拾打架的,好出出气。”姜琛在尹澈再次拿起开瓶器的时候喊住了他。

尹澈朝姜琛挥了挥开瓶器,利索地扎进瓶塞开始扭动。“碰……”的一声轻响,瓶塞被他拔了出来。“跟打架比起来,我更喜欢喝酒。”

“算了我去看看,小黑呢?打架这种事情还用来找我?”姜琛索性眼不见心不痛,起身跟服务生走出包房。

“您交代过,男人不能动手打女人,现在打人的是个女的,小黑不敢动手,想请你做了决定以后,他再出手。”服务生撇撇嘴,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他还没见过那么能打的女人呢,简直是在拍电影。

“女人打架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他们身边的男人呢,把他们制服了不就得了,他们不打了,女人不也就不打了,然后所有损失的物品照价赔偿,不就完事了,这还用我教?”姜琛觉得他的服务生今天也跟尹澈一样泛起了糊涂,这点小事情都办不好。

“老板,问题是,这打架人是一起来的,现在是其中的一个女的和另外的四个男的打架……”

服务生有些委屈,打架这点小事,要是能处理怎么可能惊动老板。谁让姜琛自己规定的店规,说什么不得有任何店内人员伸手打女人,因为漂亮的女人是带来人气的根本,哪怕是闹事的也一样,要是知道谁动手了,就开除谁。

“算了,哪边,我去看看……”

“老板就在那……”服务生的手指向打架卡座的方向。

姜琛顺着服务生手指的方向走去,猛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朝他飞来。、

“哦,我的脸……”姜琛一声哀号,他发誓他一定要杀了这个敢砸他脸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