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指纹

小说: 别跟我谈“处” 作者: 了了是我 更新时间:2015-03-14 17:34:21 字数:3382 阅读进度:9/76

几个人经过这么一架再加上有人出来“调解”,他们现在都被“请到”了酒吧的地下室,这里的空间很大,看起来也像是一个大的包房,靠墙的位置是一张沙发。

原本东倒西歪的众人,在酒保们一拥而上的时候就清醒了不少,现在这么直愣愣地站在房间中央,更是一扫刚刚醉醺醺的状态,一个个被吓得低着头,不敢看唯一坐在那里的男人。

男人身着一件黑色的衬衫,领口随意解开两个扣子,他皮肤不像寻常男人那种暗沉,反而白皙细腻。□在外的锁骨立体而又优雅,额前的几缕碎发为他平添了几分魅惑,如果他不是正摆着一个雷人的造型,那么他绝对会像中古世纪的吸血鬼一样,令人迷恋得为之疯狂甚至舍弃生命。

姜琛正拿着冰块冰敷他红肿的额头,他拿着镜子盯着自己的额头仔细观察了几遍,再三确认没有破相的危险之后,他才松了一口气。但这仍然不能熄灭他心中的怒火,竟然有人敢砸他的脸,看来他们是不想活了。

陈希有一种即将见阎王的预感,她抬头看了看额头红肿的姜琛,低着头,大气不敢出一声。

这个男人她认识,他是尹澈的小舅舅,和尹澈的关系很好,陈希前世见过他几次。当时有人问过她对姜琛的看法,她还记得,她是用这么几个形容词来形容他的。

睿智,机敏,成熟,俊帅。

当然这些都是表面上的,她心里可完全不是这么想的,她实际上想说的是。

狡猾,奸诈,妖孽,敏感。

综合在一起简直就是一个神经病,尤其是不能提到他的脸,如果加上这一项,陈希认为他就属于那种高危人群,注意,高危是指他对别人的危害。

她还记得,当时她的女儿不小心喷了他一脸的口水,他竟然将小孩顺手一扔,跟扔炸药包似的,幸好尹澈手快,否则这么个小生命当时非得被他给摔死不可。

虽然现在她肯定自己不会再有孩子被他扔来扔去,但她对他印象深刻得心有余悸,哪怕是此时她依然无法释怀。

她偷偷瞄了一眼姜琛,然后将自己往四个男孩的身后躲了躲,现在的情况是,姜琛的脸被砸了,而他们就是那个罪魁祸首。

就算杀了她,她也不会承认,那个烟灰缸是她扔的。

“说吧,怎么回事?”

在姜琛的示意下,小黑清了清嗓子,问向闹事的男男女女。一看这些孩子们就不大,还是个学生的模样,他们到哪闹事不行,偏偏跑到这里来闹,怎么闹不行,偏偏砸着老板的头,小黑不由得为他们即将面对的事情感到可怜。

陈希猫在后面不吭声,这个时候不是装英雄的时候,她可不想招惹姜琛这个神经病。

“你们谁是领头的?”小黑再次开口,他打量着面前的几个人,见有人的眼睛偷偷瞄向穿花衬衫的男孩。

小黑往前走了两步,恰好站在花衬衫面前。小黑的个子很高,足足有一米九,在地下室这么个压抑的地方,愈发显得高壮得吓人。

“你是领头的?”小黑的话明显是冲着花衬衫说的。

“我们都是一起的,我们都是学生,我不是头。”花衬衫哆哆嗦嗦的回答,一改刚刚牛气冲天的模样。

陈希听着他的话,暗暗在心中吐了吐口水,这人真是会见风使舵。他要刚才就这样不就打不起来了,他们也不会被拎到这里来。

“为什么闹事?”小黑没听他的解释,直接问话,当然他的问题还是向花衬衫提的。

“大哥,你看损失了多少东西,我陪好不好。”花衬衫抬头看了一眼小黑,很快便低了下去。

哼……还知道不好意了!陈希暗叹,她一直都没有抬头,但她的耳朵不是摆设,每一句都听得很清楚。原来这位花衬衫也知道他刚刚想要硬拉着她们几个的行为是龌鹾的。

“陪?”小黑冷笑了一声,他的这声冷哼立刻让室内温度降了不少。“你拿什么陪?损失的物品你能陪,我们老板的脸你能陪吗?”

哎……陈希腹诽,也就姜琛这么重视脸的老板,才能养出这样拿他脸说事的下属。她都替他们觉得丢人。

“脸?”花衬衫这才有胆量打量坐在沙发上姜琛,与此同时,房间内也响起几声女孩的惊呼声。

“哇……好帅……”

“天呀!”

“□!”

陈希始终没有抬头,她低着脑袋开始无聊地分辨这几个惊叹声是谁发出来的,嗯……声音最大的肯定是何琪。

“大哥……”花衬衫的声音似乎都要哭出来了。“这怎么陪呀?”

小黑也有些为难,他扭头看向姜琛,老板的脸从来没受伤过,他也不知该怎么陪,看老板平时那架势,他的脸就是个无价之宝,那爱惜得比女人都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好说,把那个扔东西的人找出来,让我砸十下。”姜琛脸上的表情似乎在笑,但他的声音却跟来自地狱一样,阴森恐怖。

陈希不由得又低了低头,她在心中期望,刚刚混乱之际没有人看清楚到底是谁扔的。

花衬衫左瞧瞧右看看,他又抬头看了看小黑。“大哥……当时太乱了……”

呼……陈希长吐一口气,稍微放松了一点,幸好没有人看见。

当时是很混乱,原本是她一个人打四个男人。后来这三个女人看到打架,也不明就里地跟着打了起来,抓挠啃咬,但凡能用上的手段一个没落下,只有她一直在那找工具扔东西来着。

“老板,那烟灰缸扔得那么远,没有一点力气估计也扔不过来,要不先让这几个女的回去?”小黑的一句话,差点没让陈希冲过去将他抱起来转圈圈。

估计没有人知道,她其实对掷铅球这类的活动有天赋,别看她瘦,但她就会用那个巧劲。谁知道这个烟灰缸飞了那么远偏偏砸到姜琛。小黑这句话简直就是拯救了她的一条小命呀!

她对天发誓,她以后再也不说小黑体大无脑了,虽然她前世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但她现在觉得小黑简直聪明绝顶。

“让她们回去?”姜琛看了看小黑。

小黑嘿嘿一笑,挠了挠头。“老板您不说女人是我们酒吧的人气来源吗?她们都闹事了,我们还宽宏大度的让她们走,她们肯定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客源的。”

“是吗?”姜琛的脸皮不由自主地抽搐了几下,他看着小黑憨憨的面孔。

“对对……我们以后还会来的,尤其知道老板您长得这么帅。”

何琪的这个马屁拍得真好,终于,陈希找到了何琪多嘴的闪光点。她能明显的感觉到,姜琛的气势收敛了不少,这个男人就是喜欢别人夸他的脸。他就像是一朵自恋的水仙花,夸哪都不行,唯独夸脸最好用。

陈希的心彻底放到了肚子里,她在等待着看到外面的月光。

“咚咚咚……”门被敲了敲,匆匆走进来一个人。

“老板,这是尹公子让我给你送来的,他听说你的脸被砸了,特意将刚刚的那个烟灰缸找人提取了指纹,这是样本。”

阎王让你三更死,绝不留你到五更。此时此刻,陈希彻底明白了这个道理。如果说什么人是她的克星的话,那尹澈第二,没有人敢称第一,她觉得她对他的恨已经不能单单用深入骨髓来形容了,应该叫做深入细胞。

如果尹澈在眼前的话,她就算拼了老命,也要再扔给他一个烟灰缸不可。

“还是我大外甥理解我,小黑你看见没有,证据很重要,尹澈人呢?”姜琛笑开了花,他问向来人。

“尹公子为了让您的英俊潇洒不在他的脑海中打折扣,他就先走了,他说等你恢复了以后他再来。”

“知舅舅莫如外甥。”姜琛笑着点了点头。

“尹公子说不用谢,他刚刚把你上周拍的两瓶拉菲拿走了,他说市面上假酒太多了,他来替你尝尝看这两瓶是不是真的。”

姜琛突然觉得他现在痛得不是脸,痛得是心肝。

“老板现在就开始验吗?”小黑看了看姜琛手中的样本。

“你说呢?”姜琛将样本扔在桌子上。

“先男还是先女?”小黑不解.

“让那个花衬衫把刚刚的损失陪了,人都放了吧。”

姜琛说完,陈希心中跟打鼓一样猛烈地敲击起来,不对,肯定不对,姜琛不是这样的人,他根本就没有这么大度。

“那个低头的小妞,你,就说你呢。”姜琛伸手指了指。

小黑顺着姜琛的手指望去,依然不解。

“就是一直低头的那个,把她给我请过来,我等得就是这个证据,喂……你……再装下去可就不像了。”

陈希缓缓地抬起头,姜琛笑得像个狐狸。

“你怎么知道就一定是我?”证据在眼前,陈希不想挣扎,她只是想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一下子就能确定是她,而且看样子,他已经确定很久了,之所以费了那么多时间,等得就是这个证据。

“没有人能不为我的相貌所惊叹,尤其是女人,除非她做贼心虚……”

姜琛拿出镜子,又自恋地照了照,陈希暗暗咬牙,她竟然忘记了精神病的智商高于常人。

陈希哀叹,吾命休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