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惩罚

小说: 别跟我谈“处” 作者: 了了是我 更新时间:2015-03-14 17:34:22 字数:3665 阅读进度:10/76

用目光送走了何琪她们三个女孩,陈希暗暗叹了一口气,祸水,姜琛就是一个祸水。

看看何琪那是个什么手势,还打气呢!开什么玩笑,她们难道以为她能和姜琛这个神经病发生什么吗?

姜琛比尹澈好不到哪里去,目前为止,她所知道他唯一的优点,就是这个男不像尹澈那么花心。

不过陈希感觉,姜琛之所以的不花心的原因主要是由于他一直再找能与他媲美的女人。

想到这里,陈希忍不住要嗤之以鼻,就他那种自恋的程度,上哪去找让他感觉到比他美的。

乃至,她记得在五年之后,姜琛仍然是一个人。

她觉得姜琛应该学习东方不败,实在不行就天天和镜子里面的自己过日子得了。

“你有什么好说的没有?”见已经成了一个人的陈希依然没有将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姜琛不由得出声提醒她自己的存在。

“嗯?”陈希看了看姜琛,似乎她刚刚又犯了一个错误,现在这里只剩下她自己,她理应对他更加关注才行,而她刚刚竟然溜号了。

她勉强让眼中表现出一种崇拜的光彩,希望这样能让眼前的男人感到舒服一些,不要下手太重。

“没有,事实摆在那里。”陈希扫了一眼姜琛额头上的红肿,貌似还真挺重的!“我真的没想到它会飞那么远,要是我想到了,我肯定不会扔它。”

姜琛等她注意力转向自己以后,便不说话了,他又拿起镜子查看起来他的额头,陈希感觉有些头疼。

俗话说得好,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事情既然已经暴露出来,她现在巴不得这刀快点落下来,她也好早死早投胎,呸呸……童言无忌,是早死早超度,呸呸……似乎哪个形容词都不对。

可她现在也想不到其它的比喻,砸了姜琛的脸,就相当于要了他的命,要了他的命不就等于要了自己的命!

“那个,嗨……”陈希小心翼翼地呼唤姜琛一声,见姜琛面色很不好地看向她。陈希干笑了几声。“您看,您倒是说句话呀。”

“说话?”姜琛皱起眉,他刚刚又看了看自己脸上的伤,心痛了好久,他完美无暇俊帅的脸呀。

陈希指了指自己的额头,又摊了摊手,她一脸的堆笑。“您看,怎么处理,多少给句话。”

“给句话?”姜琛眯了眯眼睛,他也跟着陈希一起笑了起来,笑得好不虚伪。他越笑,陈希越心寒,这是精神病要发作的前兆。

“你说我该怎么处理你呢,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碰过我脸,碰我脸的人,都上天堂了。”

姜琛的这句话,陈希认可。你想想,姜琛和尹澈年纪差不多,而尹澈的妈妈是他姐姐。那他生下来的时候,他的父母得多老了,幸好他没说下地狱,否则陈希真不知道他爸他妈会不会蹦出来找他,不过尹澈的母亲还活着。

她就不信了,在姜琛小的时候,尹母没掐过姜琛的脸,可信度似乎还是要打个折扣。

“呵呵……”陈希陪着干笑了两声。

“你笑什么,难不成你希望我大人有大量不和你个小女子一般见识,就这么放了你?”姜琛语气中满是嘲讽。

“我就知道您最大度了,您的生意做得那么大,你肯定是个大好人。”狗腿此时不用更待何时,陈希顺杆小爬了一下。

“呵……呵……”姜琛跟着陈希一起对视的笑了起来,他突然发现,额头上的红肿似乎没有那么痛了。眼前的这个大胆的小妮子,还挺有乐趣的。

姜琛突然板起脸,陈希一时没收住,房间内静得出奇,就听到她自己傻笑了两声,她猛然收声,一口气卡在嗓子眼差点没让她呛着。就说他是精神病,真的不损害这个称呼,阴晴不定,陈希腹诽,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

“小黑……”姜琛喊了一声。

陈希大气都不敢出,关键的时刻到了。

“你干什么呢?”姜琛看小黑正高高举着烟灰缸,一副要砸死人不偿命的架势。

“老板,您不是说要砸十下,砸哪?”小黑一脸英勇就义,仿佛被砸的人是他,这砸女人的活,真不是一个男人干的,心理压力太大了!

“放下,砸死了还得拿绞肉机碎尸,太麻烦……”姜琛这话说得好像经过了大脑,陈希越发感到冷汗直流。

“老板,你想让我怎么处理这个小妞。”小黑将手指掰得嘎嘣乱响。

“你不是正给我找保姆么,不用找了,就她吧,我要她当我24小时贴身保姆。”姜琛笑得奸诈。

陈希暗暗吐口气,劳动来抵债她还是能接受的。

“呵呵,姜先生。”陈希举了举手。

“嗯?你还有意见?”姜琛挑了挑眉。

“那个,我白天得上课。”陈希笑了笑。

“好吧,除了上课以外,你所有的时间都是我的。”姜琛象征性地看了看表。

“那个……”陈希又举了举手。

姜琛又挑了挑眉。

“我可以走了吗?”陈希堆笑。

“可以……”姜琛点了点头。

“哦,对了……”陈希走到门口,手握住门把,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回头看向姜琛。

“如果你想问期限的话,那么我会告诉你一万年。”姜琛笑得像个狐狸。

陈希心里暗想,他不仅是个精神病,还是个狐狸精。

“我只是觉得您长得好帅,但是你裤子的拉锁好像坏了,你内裤是白色吧?”陈希皮笑肉不笑的抽搐一下脸皮,拉开门大步走了出去。

姜琛手指轻轻敲打着沙发的扶手,小妞还挺逗,敢这么大胆地开他玩笑,他看了看小黑。

小黑的眼睛正盯着姜琛的小腹猛瞧。

“小黑……”姜琛喊了一声。

“嗯,老板。”小黑将目光转移到姜琛的脸上。

“你刚刚喊我什么来着?”姜琛笑得莫测高深。

“老板呀!”

“刚刚送指纹的服务生喊我什么来着?”姜琛放松身体靠在沙发上。

“也是老板呀!”小黑有些弄不清楚姜琛到底想问什么。

“刚刚这个小妞喊我什么来着?”姜琛看了看小黑。

“姜先生呀!”小黑怀疑姜琛也许被砸得不仅仅是脸,他脑袋应该也被敲坏了。

“这个小妞你见过没有?”姜琛又问。

小黑摇摇头。

“你没见过,我也没有见过,那我们来猜猜,她到底是怎么知道我姓姜的呢?”姜琛看着小黑,小黑恍然大悟般的感慨了一声。

“老板你真睿智。”小黑笑呵呵地排着马屁,姜琛似乎很受用的傲娇了起来,养这种憨憨的下属,最能调剂无聊的生活了。

“但是,老板……”

当老板的最讨厌就是听到这种转折词,姜琛也不例外,小黑一脸的为难。

“有什么话,说……”姜琛叹口气,养这种憨憨的下属有时候也挺操心的。

“您的内裤真得很白……”小黑搓了搓手掌,正企图用一种婉转的方式告诉姜琛,他其实真得没有拉拉链。

姜琛低头看着自己大敞四开的裤门,他突然想起,刚刚在上洗手间时,他专注地看了看自己的伤脸,然后便……

他发誓,他要拾掇死这个小妞……。

“阿嚏……阿嚏……”陈希接连打了两个喷嚏,她真觉得自己有必要去看看大夫,看看是不是着凉了,这段时间打地喷嚏赶上一年的了。

哎……她叹口气,越怕什么越来什么,还真是这个道理。她担心在酒吧遇见尹澈,没想尹澈没遇到,遇到了他的小舅舅,也不知道老天爷到底想要干什么?

急匆匆的赶回学校,她终于在宿舍阿姨已经拿出钥匙准备锁门的时刻冲了进去。

回到寝室以后,看到三个女孩安然无恙的呆在房间内,陈希总算松了一口气,大家只要都没事,今天打这一架也不算亏本。

“陈希,你没事吧?”说话的何琪,陈希总算在她脸上看到点除了八卦以外的神色。

“没事,我挺好的。”

“你……”何琪还想问什么。

“打住,有什么话等我回来以后再说。”要是让何琪讲话,她这个脸是甭想在熄灯前洗上。

终于清爽的回到寝室,陈希发现何琪还在纠结地傻傻盯着她看。

“你……,对不起我没想着会那样,陈希,你要是想哭就哭出来吧。”何琪的声音带着哭腔。

“你都是为了保护我们才这样的,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梅子和艳子在旁边跟腔。

“我挺好的。”陈希不解地看着她们三,她们几乎要开始抱头痛哭了。

“你不用骗我们,我们都知道,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以后再也不在网上找这么不靠谱的联谊了,害得你,害得你……”何琪还真就哭了起来。

“你到底怎么了,别哭,有话好好说。”陈希挠挠头,刚刚面对姜琛她都没有这么纠结。

“原本你还能当处女来着,现在你的身却被那个男人给破了,虽然他长得很美,可那么美的男人根本不靠谱,据说还变态,我对不起你……”何琪呜咽着。

“我的祖奶奶们,他根本什么也没做,他只是让我给他当佣人而已,以后我放了学就得去当义工了。”陈希叹了口气,她真是服了这些人天马行空的想象。

“真的?”何琪还有点不信。

“比珍珠还真。”陈希一脸的无奈。

“我就说吗,那么好看的男人肯定是gay,你们这回信了吧。你们看见那个男人身边的那头黑熊了吧,说不定黑熊就是那个受。”何琪抹了一把脸,一点都看不到哭过的痕迹。她正洋洋得意地跟梅子和艳子吹嘘着。

陈希脑海闪过,姜琛压在小黑身上的画面,她猛地打了个激灵,这个画面太惊悚。

她又看了看寝室内的三个室友,她突然觉得自己明白了老天爷的意图,他肯定觉得她前世活得不够苦,他想要再灭一次她,只不过这次老天爷换了方法,他想要雷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