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退学

小说: 别跟我谈“处” 作者: 了了是我 更新时间:2015-03-14 17:34:30 字数:3582 阅读进度:18/76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你信吗?不管你信不信反正陈希是信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你湿湿呀,他湿湿,一不小心就湿到自己身上了。

陈希原本以为自己不会受到那件事情的影响,可没想到她毕竟不是女强小说里的女主,刚刚炸鱼的时候有些漫不经心,忘记控干水,泛起的热油将她的胳膊烫红了一大片。

陈希将手放在凉水下冲了冲,在客厅里溜达一大圈也没有找到医疗箱,索性就切了一个土豆,将土豆片贴在烫伤的位置,感觉热了就换一片。这种土方法很管用,她记得小时候妈妈曾经用过,不会痛还不会留下痕迹。

一想到自己的父母,陈希又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哪怕她认为自己无所畏惧,但也不能不考虑到父母的心情。

“嘶……”她这算不算是祸不双行,切土豆治疗烫伤,一不小心滚刀了,把自己的手给切了。血瞬间就沿着刀口流了出来,流的还挺欢快的。

据说献血有益身体健康,还能使人清明,她就当献血好了。陈希抽出几张纸巾,随意地往伤口上裹了几圈,估计一会血液本身的凝固能力就能让她止血。

人倒霉的时候真是喝凉水都倒霉,陈希再次感慨一下。

听到门外有响动,陈希从厨房向外探了探头。进门的是姜琛,他今天回来比平时早了很多。

“姜先生,你得等一会了,我还没准备好。”

“嗯。”

听到了姜琛的回应,陈希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她将受伤的手指翘起,血似乎已经不流了,但被渗透的纸巾看起来还是有些怵目惊心。

“今天吃什么?”姜琛已经换了家居服出来,他靠在厨房边。“嗯……你受伤了?”

姜琛走进厨房,伸手抓住陈希的手腕,用另一个手将她的纸巾拆掉。一个不算是很严重,但也略微深的伤口让他皱了皱眉。“这样了你还做什么饭”

姜琛的语气有些不满,眼神有点犀利,他看得陈希心肝一颤一颤的。

“没多严重。”她真没觉得这个伤口有多重。

“跟我过来。”姜琛扭头进了客厅,他从角柜里拿出一个医疗箱。陈希细心地记住,怪不得她找了半天没找到,这个平时就在眼皮底下的家具还真是没让她注意到。

姜琛似乎很会处理伤口,他的动作很利落,称不上什么温柔,但熟练得有点像医院里的护士,消毒,上药,包扎,一气呵成,陈希几乎没有感到过什么痛感。

最后的最后,他在她的指头上扎了一个小小的蝴蝶结,这就显得有些恶俗了。

“有烫伤膏吗?也给我用一下。”陈希露出另外一个手臂。

“你属什么?”姜琛将烫伤膏递给陈希。

“猪……”陈希专心给自己上药,没注意到姜琛这明显讽刺的问题。

“起来换衣服。”见陈希上完药,姜琛站起身子,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

“干什么?”

“今天出去吃。”

“菜都已经差不多了,很快就好了。”

“扔了,我讨厌吃猪血。”姜琛冷冷的丢下一句,转身就进了自己的卧室。

“今天没有猪血呀!”陈希小声的嘀咕。嗯……她抬起头看向姜琛的房间。

她耳边回放刚刚的情节。

“你属什么的?”

“猪……”

该死的,他又变向骂她,这个男人真恶劣。

两人吃饭的地方是姜琛家附近一个不大不小的中式餐厅,环境很清幽。陈希坐在卡座里,这种面对面跟姜琛在外面吃饭总是让她觉得有些别扭。

菜刚点完还没有上,这让她觉得更加别扭。她的眼睛左顾右盼,看着店面的装修,看着周围的食客,看着……,反正就是不看姜琛。这个男人太妖艳,她担心这么近距离观摩会再次流鼻血。

姜琛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子,他盯着陈希的侧脸看了看。

“有没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的?”姜琛主动开了口。

“嗯……没有。”陈希扭过头看向姜琛,不会连他也知道了什么风声,不太可能吧!

“是吗?小黑说你今天的状态很不对。”

“啊,呵呵……”陈希干笑两声。

“相信自己……噢……噢……”

这是陈希刚换的手机铃音,看到何琪的来电,她急忙按下接听键。

“不知道刚刚学校抽什么风,来查寝,竟然还有学生科的那个地中海。我刚刚打听过了,除了我们寝室的人,其它寝室的都被通知到了,那些在外面住的全都回来了。我们说你去自习还没回来,也没带电话,联系不上,寝室关门前你肯定会回来。”

何琪的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最后,学生科的那个地中海就说,如果你关寝室之前不回来,鉴于你目前的表现,学校可能要进行劝退处理……”

陈希握紧手机,眉头紧锁,事态越来越复杂了,那个人似乎非要将她搞出学校不可。这到底是为什么,就算是想诋毁她也用不着这样吧!

“陈希……陈希……你有在听吗?”何琪大嗓门的音量几乎冲破了听筒。

“嗯,我知道了。”陈希刚刚愣了一下神,地中海是学生科的科长,他平时都不出现,他一出现准没好事。

挂断电话以后,她看了一下时间,离学校关寝室还有不到一个小时,而从学校到这里的车程需要一个多小时,如果她现在打车,顺利的情况下,应该勉强能到。

“姜先生……”

“别急,先吃两口,我送你。”姜琛懒洋洋地笑一笑。“我都听到了,一会我送你去,放心来得急。”

“那个……”陈希还想说些什么,看姜琛已经拿起饭碗吃着桌子上的菜,一副吃饭最大样子,她也无奈地捧起饭碗。

陈希快速的将自己的饭吃完,而姜琛又加了第二碗,他吃饭的姿势很优雅。

时间在你需要它长点的时候,它总过得很快,眼看着离学校关寝室的时间还有不到半个小时,姜琛终于吃完了,唤来服务员结了帐,时间只剩下20分钟。

陈希已经彻底不抱有希望了,她耷拉着肩膀,跟着姜琛站起来,她觉得自己有点虚脱。原本想着重生后远离尹澈,过着平凡的日子,混个小白领,现在连这个最起码的保障似乎都要离她远去。

重生一点都不像小说,为什么她不能和人家那种,风起云涌,挥斥方遒。而是苦逼的遭受一个又一个的打击,天时地利人和,这三样她一项都沾不上。

“快点不是着急吗?”姜琛扭头看向行动迟缓的陈希。

陈希对姜琛不置可否,刚刚他优哉游哉的,现在到着急了。

姜琛开得是跑车,黄灿灿的,要多骚包有多骚包,据说车内的内饰都是爱马仕的。

有的时候陈希就想,这么骚包的车有什么用,不照样还得遵守交通规则。和所有的车都一样,限速40的时候,不能开50。

“把安全带系上。”姜琛在给自己系安全带的时候提醒了陈希一声,看她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他只是嘴角略弯地笑了笑,脚下猛踩油门。

“嗷……”陈希一声尖叫,瞬间,车子在原地已经不见了踪迹。

“你慢点,会违章的。”陈希有一种做云霄飞车的感觉,她乖乖听话的将安全带系好。

“没关系,车子开快点,就拍不到了。”姜琛的话听起来好似在安慰她。

“那要开快多少才拍不到?”

“这里的话,至少要200以上吧。”

姜琛的语气云淡风轻,陈希突然有一种又要重生一次的感觉。尼玛,哪个神仙能告诉这个神经病一下,这里是公路可不是高速!

“啊……”心理刚想,车子就一扭超过一辆车。

嗯,姜琛计算的很准确,太准确了。如果是50公里路途,按照限速60来计算,加上红灯和堵车,预计要开一个小时。按照车速200+加来计算,不到二十分钟也就到了。

很好,真的很好,姜琛的车子在限定的时间内停到寝室门口,那耀眼的黄呀,在寝室门口的灯光下显得是那么的高傲。

陈希幻想着,她会像一个傲娇的公主,缓步迈下汽车,抬起她那高贵的头颅,让那些背地里害她的人看看,他的计谋再一次的失败了。

可这只是幻想,现实是,她一下车,就跑到花坛旁,哇哇大吐,将刚刚那些未经消化的饭和菜都吐了出来。她吃得还真是急,甚至还能看到一大块鸡皮,盯着自己的呕吐物,她真怀疑刚刚是怎么咽下去的。

姜琛一脸的嫌弃,站得离她远远的,刚刚那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已经成功的让所有寝室的窗户打开。姜琛才是那个公主,他绝美的容颜在月光和灯光的交相辉映下栩栩生辉,像错落凡间的天使,口哨声和女孩的尖叫声交相响起。

“你是陈希?”看到混乱的局面,地中海走到陈希面前。“成何体统,看你的样子,还有个学生样吗?不用说了,明天到学生科办手续吧。”

“老师……”陈希用手背擦了一下嘴角,嘴里满是呕吐的味道,她也顾及不上到底有没有菜叶粘在牙齿上,咧嘴露出讨好的笑容。“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我这应该不算是夜不归宿了吧。”

地中海嫌弃地往后退了一步。“你还好意思说,我原本还不相信那些谣传,现在你还解释什么。不用说了,明天来办手续好了。”

“办什么手续。”姜琛双手抱肩在地中海后面插问一句。

“退学……”地中海扭头答了一句。

姜琛笑得越发的妖艳,掏出自己的手机。

“喂……张校长,我是姜琛,我想让你当面给我解释一下该校劝退的相应规章制度,我就在你们学校寝室楼下……嗯……麻烦您过来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