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别跟我谈“处”

小说: 别跟我谈“处” 作者: 了了是我 更新时间:2015-03-14 17:34:35 字数:4473 阅读进度:23/76

门口的骚动除了姜琛不做它想,尹澈搀着尹母往门口的方向挪动一下。

当看到来人的时候,尹澈猛地收紧了手臂。

“儿子,你捏痛妈了,看见你小舅舅带人来也不用那么兴奋吧。”尹母的话让尹澈放松了力道,他将手插到裤兜里,除了他自己清楚,没有人知道,他攥紧拳头的青筋已经暴露。他的指甲已经刺痛了他的掌心,但这并没有感觉到痛,他的愤怒几乎超越了任何感官。

好……很好……,尹澈觉得他从来没有这么愤怒过,他邀请的女人是因为别的男人才来参加自己的生日宴会。这个别的男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小舅舅。这是多么的讽刺,讽刺得他几乎想要仰天长笑。

好……好极了……简直是太好了,这就是她躲避自己的理由吗?因为她攀上了他的小舅舅,这个长得美得不像话的男人。

尹澈深吸一口气,压下熊熊的怒火,大户人家的良好教养让他可以在任何时候,依然保持冷静。

他仔细打量刚刚进来的两个人,姜琛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西服,布料是亮色的,这个颜色很多人穿不好,但是姜琛穿着却一点也不显得突兀。似乎是为了配合姜琛的着装,陈希今天穿了一件同色的长款礼服,配合她脸上的妆容,让她显得高贵典雅,她似乎很能适应这种场合,包括她的步伐,她摇曳生姿的姿态,她脸上的表情都那么完美的无懈可击。

就好像她已经参加过无数次这样的宴会,就好像她就是宴会的女主人一样落落大方。

“不错,不错,别说你小舅舅找的女孩还真不错,看起来大大方方的,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女孩看起也没有你舅舅美呀。”尹母在一旁赞叹着,她的话像是一根根钢针,一下下地刺进尹澈的心中。

尹澈冷笑了几声,他迈步迎向正在往自己这个方向走来的姜琛和陈希,尹澈的眼睛一直盯着陈希的脸,就好像陈希身边没有男伴一样。

陈希躲闪的眼神左顾右盼,在看到尹澈的那一刻,她的脚就开始发麻。

她就知道,她就知道,肯定会出现这种情况。

“小舅舅,你的女伴好眼熟,美丽的小姐贵姓?”尹澈装着糊涂。

“陈希,这是我的大外甥,尹澈,他和你还是校友呢。”姜琛在这种公众场合一向都很正常,他略微低头附耳在陈希耳边,他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让三个人都听得到。姜琛的这种行为实际上再正常无比,但此时此刻在尹澈的眼中却被诠释为一种暧昧。

“尹学长好……”陈希脸上挂着僵硬的笑容。

“你们认识?”姜琛表现得很惊讶。

陈希还没开口,尹澈就先将话接了过去:“陈干事一直是我手下的得力“干将”,我怎么会不认识,只不过她今天太美了,我一下子没有认出来。”尹澈在说“干将”两个字的时候意味深长。

陈希能想到尹澈的意思,她的脸有些发烧。

“认识就好,我先去和大姐打声招呼,尹澈,你帮我照看一下她。”姜琛看似很体贴,但他的体贴却一点也没有让陈希觉得她应该感谢他,相反,她真是恨不得现在就能从尹澈的身边逃离。

人们视线的焦点都随着姜琛的出现而转移了目标,尹澈以前很喜欢和这种感觉,只要有了姜琛,他就会变成半透明的,毕竟跟本地的传奇人物姜琛比起来,他也只不过是一个家事良好,口碑良好的大学生而已。

但今天,他发现自己的心态变了,变得不那么淡然处之了,因为无论从任何一方面,他现在都无法和姜琛比较,除了他有年龄上的优势,可这又算得了什么呢,现在拼的是实力,只要有实力,七老八十的老头子照样能找刚刚成年的小处女。

陈希低着头,她全身肌肉紧绷得让她几乎挪动不开脚步,尹澈很照顾的用手揽住陈希的腰往宴会厅的一旁带,察觉到她的僵硬,他低头附耳,小声呢喃:“你也知道怕了,怎么地,是不是觉得姜琛比我有本事,所以你拒绝了我的邀请,但是到了这里才发现,原来他参加的也是我的宴会。”

陈希真想大声的说,她知道,她一直都知道,可是她不能,她说得真话估计没有人会相信。

“嘶……痛……”尹澈见陈希不说话,加重了手下的力道,他的手狠狠地掐住陈希腰间的嫩肉。

在这种场合下,陈希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她用手抓住尹澈的手,想要让他放松力度,可尹澈反而掐得更用力了。

“你干什么,你放手,你疯了吗?”

“疯……,你还没看到更疯的呢,跟我过来。”说着尹澈就要将陈希往别墅后面的小花园里带。

陈希眼疾手快地抓住一个柱子,她的眼睛求助性的看向姜琛的方向,可姜琛的眼睛一直都在看着尹母,压根都没有看向自己。

陈希的表情和动作,让尹澈更加的恼怒,他用力的一拽,陈希顿时觉得手指处传来揪心的痛。原来是刚刚做的指甲劈了。但即使这样,她也没有抵抗住尹澈将她拖走的脚步。

“尹澈,你是主角,趁着现在还没有人注意,你快点回去好不好。”眼看着自己已经被尹澈连拖带抱的拉到了通向花园的门口,陈希低声哀求。

“回去,回哪?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你想当众表演的话,我也不介意。”

“尹澈,我要喊了,你再不放手我就喊了。”不到万不得已,陈希并不想将事情弄得太僵,所以她才一直忍着,但眼看两人要出了大厅,她是真的慌了,到了花园里,谁知道尹澈要干什么事情。

发现陈希这次似乎真的要喊,尹澈腾出一只手,捂住陈希的嘴,他们现在的位置已经是宴会厅最偏僻的地方,那些忙着互相攀谈的人,没有人会注意到这里发生了什么。

陈希张开嘴,咬住尹澈手掌上的肉,但他依然没有放松,反而捂得更紧了。

陈希开始挣扎,贻误战机的她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尹澈已经成功地将她拉进了花园。

尹澈家的花园很大,除了贴近别墅的草坪和游泳池,再往外走是一个小树林,这片林子里的树都是在别墅建成以前就有的,高大浓密。

尹澈的目的地恰好是这里,他将陈希拖进树林以后,才放开捂住她嘴的手,他查看了一下手掌,已经被咬得露出血丝。

“我是不是要感谢你没将我的肉咬下来。”尹澈冷笑着盯着陈希。

陈希已经被尹澈按在树上,树干粗糙又坚硬隔得她的后背很痛,夜晚的丝丝凉意透过她薄薄的长裙,让她觉得全身冰冷。

“尹澈,你冷静点,我可以解释。”陈希深吸一口气:“你不是给何琪发信息说要和我谈谈吗,我们现在就谈好不好。”

“你收到何琪给你发的信息了?”

陈希点了点头:“收到了。”

“既然收到了,为什么不回我电话,不要告诉我你没有我的电话号码,否则你的黑名单是怎么设的。”

现在似乎无论任何一种解释都不够合理,陈希皱着眉,她真恨自己的脑袋不够灵光。

“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的问题。”尹澈用手抬起陈希的下巴,见到陈希眼中的躲闪,尹澈冷哼了一声:“我原本还很奇怪张妍为什么说你是骚货,我还一直以为是她的妒忌心理在作怪,可我现在明白了,你竟然能将我的小舅舅给搞到手,告诉我你用的是什么手段,我有没有享受过?”

说着尹澈就贴近陈希的身体,他低头在她的脖颈间轻嗅着。

“告诉我,你的身上有没有留下他的味道?”

“尹澈,我和姜琛真的没有什么,你别这样,我们有话好好说。”陈希感觉到从尹澈身上传来的危险气息。

“真的没什么?”尹澈的眼神不让陈希有任何的回避。

“真的没什么。”陈希点了点头。“我只是他的保姆而已,有一次我和何琪她们去酒吧,然后和别人打了起来,不小心砸到你小舅舅的脸。他让我免费当劳工。”

“砸脸、保姆、免费劳工。”尹澈对陈希说的似乎有些印象,但他反而更加的恼怒。

“既然是免费的,他为什么会帮你摆脱困境,还是你已经付出了额外了劳动?陈希,你觉得我是傻子吗?还是你是傻子,用一句真的没什么,就希望蒙混过关。”尹澈脸上带着笑容,笑得很灿烂,但陈希却觉得刺骨的凉意从他的笑声中传递过来。

“还记得我给你讲的黑木耳的故事吗?想要证明没什么,就让我看看你的木耳颜色是不是还是那么粉嫩,如果不是,你知道后果。”尹澈的话让陈希瞪大双眼直勾勾地看着他,让她失望的是,她从他眼中看到的全都是认真,他并不像是在说一句开玩笑的话。

尹澈说着就要上前脱她的衣服,他的手已经抓住她的裙子。

“你放开我,我脱给你看。”陈希摆出一副配合的样子,尹澈稍微退后了一步,他盯着陈希,示意她现在就开始。

陈希咬咬牙,她目测了一下别墅和现在他们所在位置的距离,盘算着逃跑的胜算。

“你还在磨蹭什么,在磨蹭我很乐意代劳。”尹澈有些不耐烦了。

“看,那有个人……”陈希大喊一声,在尹澈扭头的一瞬间,她跳起来伸出手掌劈向尹澈的后颈处。

“嘶……你干什么?”尹澈回过头,伸手揉了揉脖子。

“你怎么不倒?”

“倒?”尹澈微挑嘴角,他刚刚的怒气也不知道是被陈希气得还逗得似乎转换成了无奈。“你以为你是在拍电影,小心……”

陈希意识到她说错话的时候已经晚了,她撒腿就跑,可惜她忘记了一个问题,今天她这身装束并不适合做任何的体育运动。

第一脚,她的鞋跟陷进了泥土里,第二脚,她的鞋掌踩到了礼服上,第三脚,不,没有第三脚,她已经趴在了地上。

尹澈的手没有来得急抓住陈希,傻傻地举在空中,他看见陈希似乎没有大碍,把手收回在裤子上擦了擦,好像这样就能掩饰他刚刚的失态。

“原来你喜欢这个姿势。”

陈希的礼服从她的后边底边撕扯到臀部,正好露出她今天为了配合礼服不得不穿的丁字裤。

完美的臀瓣被一条黑色细线分隔开来,一直延伸至她那神秘的谷口。

就着月光,伴着这夜黑风高的小树林,一切都似乎告诉人们,这是个作奸犯科的好时机。

尹澈想到做到,他一只手揽起了陈希的腰,一只手拉开自己裤门的拉链,他觉得自己有更好的方法来检查她话里的真实性。

@@@@

姜琛心不在焉地摇晃着手中的酒杯,他的眼睛时不时地看向连接花园的出口处。

他能想象到外面正在发生着什么事情,哪怕有些偏差,也应该□不离十,他自认他对尹澈还是了解的。轻狂,高傲,自信,尹澈的身上有着一切天之骄子的特质。

真奇怪,姜琛觉得自己有些胸闷,今天这一切是自己一手设计的,他怎么还会感到不适呢,这种感觉是陌生的,陌生得他有些心慌,他一口干了杯中液体。

“你难道不想出去看看?”

姜琛循声望去,一个穿着白色公主裙的靓丽女孩。姜琛笑了笑:“看什么?”

“你说呢,也许我们也可以。”陈雪丽轻轻舔舔嘴角,舌头诱惑性地绕着唇转了一圈。

“可以什么,是这样吗?”姜琛笑着,他眼睛专注的盯着陈雪丽的眼睛,他伸出自己柔嫩的舌头,学着陈雪丽的样子轻舔一圈自己的唇。

“呵呵,你真嫩?”姜琛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了。

“小雪,你怎么了,怎么流鼻血了,看看衣服都脏了,快去卫生间往脑门上扑点凉水。”

正在找儿子的尹母,看见白色的人影就要上前看一看,恰好看到这幅情景。

陈雪丽伸手轻抚自己的鼻下,她抬头看向前方,姜琛正举杯向她示意,他眼中的嘲讽毫不避讳的显露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我很纠结我咋就写不来虐呢,

虐不来,那就欢快的看着吧,

捂嘴,偷笑。

那个肉,我保证下章必须上,谁的肉,大家应该清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