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别跟我谈“处”

小说: 别跟我谈“处” 作者: 了了是我 更新时间:2015-03-14 17:34:37 字数:3864 阅读进度:25/76

游泳池里的水很冷,冷的接近刺骨。陈希不住的向着池底沉淀,她其实没有说真话,她对于水的恐惧不是一点,而是很多,多得她甚至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她瞪大眼睛,看着黑漆漆的池水,这里很静很黑,她能感受到水正想通过她的口腔和鼻孔灌入她的体内。

终于,她忍不住吐了几个泡泡,她已经快要窒息了。

一双有力的手揽住她的腰,一个炙热的唇贴上了她的,有氧气被输送了进来,陈希贪婪的索取这生命的源泉。那双手一只推着她向上,再向上,终于,她的头露出了水面。

“你傻了,怎么连扑腾都不会。”尹澈似乎有些惊慌,他从未见过像陈希这样溺水的人,水中的她就像好无生命的木偶,就那么静静的向下沉。”

陈希眼睛迷茫地看向尹澈,她没有说话,眼睛里的目光像一潭死水一样的漆黑深不见底。

“你怎么了?”尹澈也感觉到了陈希的异样,他用手轻拍陈希的脸颊,企图将她唤醒。“别吓我,你到底怎么了,多少说句话。”

“天呀,这是怎么回事,快来人。”

不得不承认,尹澈的方法成功了,游泳池异样的响动,还是惊动贴近小门的佣人。没一会,几个佣人还有尹母外加几个好信的人蜂拥而至。

“尹澈,怎么回事?”尹母的声音里难言惊讶,她震惊于眼前的画面,衣衫不整的尹澈正抱着陈希从池边的楼梯缓步地往上走,陈希身上还披着尹澈湿漉漉的外衣,似乎在掩饰着什么。

尹母嘴角不住的忍不住抽了抽,难道还真让这败家孩子说中了,舅舅和外甥同时喜欢上了一个女人,可千万别是这样,这又不是在演《雷雨》。

尹母扭头看了看身边的姜琛,他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异样来,这让尹母又不确定自己的想法了,这到底是怎么一个乱字了得呢!

“刚刚我们走到深水区那边,她一不小心掉下去了,陈希不会水,吓坏了。”尹澈按照计划说着他事先想好的谎言。虽然这个解释有太多的疑点,但陈希惨白的脸,茫然无措的表情似乎比任何语言都要更有说服力。

“把她给我吧。”姜琛也走了出来,他走进尹澈,伸出双手。

“不用,反正我也湿了,不要在弄得你满身是水。”尹澈抱着陈希躲闪了一下,好像担心被别人抢走自己心爱玩具的小孩子,占有欲十足。

姜琛收回自己的手,很自然地笑了笑,他脸上无风无浪,似乎这件事情对他根本产生不了任何的影响,

“妈,我先把陈希安顿好,换身衣服以后再下来切蛋糕,不会耽搁太久的,你先请大家继续吧。”尹澈跟尹母使了一个眼色。随后便抱着陈希,快步走进大厅。

“哦……对……我就说吗,怎么今天这场宴会一点小插曲都没有,这不就来了,大家回大厅,继续好了。”大风大浪的见得多了,今天这只不过是邻居家死只猫的小事情,尹母暗暗安慰自己,便开始继续她女主人的义务。

姜琛看着两人匆匆而去背景,略微皱了皱眉,他的表情很淡,如果不仔细观察的话,一般人根本就看不出来。

“你不妒忌?”一个略微熟悉的声音在姜琛耳边响起。

姜琛扭头看了一下,是陈雪丽。

“啪……”的一声。

“你打我?”陈雪丽惊讶地捂住自己的脸,姜琛的这一巴掌虽然不是下足了力度,但也让她感到刺痛。

“抱歉……”姜琛掏掏耳朵。“我刚刚还以为是蚊子,我有的时候眼神不够好。”

姜琛说完转身也进了大厅。

陈雪丽暗暗咬牙,从小到大她还从来没有被男人这么侮辱过,她就不相信,这个男人就真得像他表现的那么大度。

尹澈将陈希抱到自己的房间,她的表情还是那么的呆滞。

尹澈掐掐陈希的脸蛋:“你到底怎么了,你别吓我呀,不会是脑袋进水了吧?”说完这话,尹澈感觉有些不对,刚刚可不就是进水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冷了,陈希的嘴唇变得有些发白,她的身体略微颤抖,妆也花得不像样子,头发湿答答的滴着水。

如果刚刚尹澈知道会出现这么个情况,他敢保证,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出那么个招。

见陈希不搭理他,尹澈撇撇嘴,他走到浴室中,将浴缸中放满温水,然后将陈希抱起来走进浴室,将她放到浴缸中,温热的水顿时将她环绕在其中,渐渐的让她恢复了一些血色。

“告诉我,你为什么那么害怕,到底是怎么回事?”尹澈看起来很担忧。

水温温暖了陈希的身体,也让她的理智恢复了一些,她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她看一眼同样狼狈的尹澈,又想了一下自己所处的环境:“你该出去了。你不应该让我到你的房间来,会有人说闲话的。”

“说闲话就说闲话,我不在乎。”尹澈好像又发起了脾气,他当着陈希的面将自己脱得一干二净,拿起淋浴器,开始冲洗自己。

他毕竟还要顾及外面的情况,没过多长时间,他便拿起浴巾擦干自己的身体,然后拉开浴室的门。马上走出门外的时候,尹澈又停下了脚步:“一会记得把头发吹干了,今晚一冷一热容易生病,我刚刚在花园里的那些话,你仔细考虑一下,我不是开玩笑的。”

陈希没有回应他任何声音,尹澈也没想等到她的回应。

浴室的门被再一次关上,陈希坐在浴缸中,按下了旁边的加热按钮,她将水温调到她喜欢的温度,放松地摊在里面。

陈希回想着刚刚自己的表现,她的潜意识里一直都觉得自己很怕水,但连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她的恐惧到了如此的境界。

她在水里一动也动不了,就好像是俗称的“鬼压身”,你在睡梦中的时候,明明感觉自己是清醒的,明明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但就是一点也动弹不了,甚至连勾勾手指也做不到。当池水没过她头顶的时候,她就突然成了那个样子。

她在水中的时候隐约看到了一个情景,里面主角的脸她看不清楚,但却能感受到那种强烈的恐惧感,对于她来说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感同身受。

她感觉到她在奋力地挣扎,但是越挣扎,越有一只手将她死死地按在水里。等她已经没有力气挣扎的时候,那只手就会将她拉起来,让她大口的呼吸。在她感觉已经要活过来的时候,那只手又将她按在水里,直至她已经濒临临界点的时候,又将她拉起。

就这么一直反复,一直反复,渐渐的她放弃了挣扎,就那么静静的,让水一次次地没过她的头顶。 因为她好像能感觉到,她越反抗按住她的那个手就越兴奋,等她不反抗的时候,那只手也便会觉得无趣的放了她。

陈希捧起温水轻轻的扑在自己的脸上,那个情景很混乱,到底是什么时候的情景,她真的一点也想不起来。

她用手捂住双眼,体会着舒适的水温持续不断地为她供给着热能。这个情景是前世发生的吗?陈希仔细回忆,她似乎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情景。

要不是尹澈出的那个损招,估计她也一直不会感受得到那种恐惧。脑中也不会出现这样乱七八糟的影像。

陈希感觉很纠结,为什么她重生以后,所经历的人、事、物变得越来越复杂了呢?

“咚咚咚……”浴室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尹少爷让我给你送来的衣服,陈小姐你好了以后可以换上。”

“好的,谢谢。”陈希应了一声,她的衣服确实是没法穿了。

“尹少爷还说你要是不想下去的话就在这里休息,等宴会完了以后,他再来喊你。”佣人最后交代完,门外终于变得安静了。

陈希低头看看已经泡得有点变皱的手指,认命的从浴缸中站起身来,她有没有说过,其实她真的很喜欢尹澈的浴缸和他的大床。

她拿起浴巾的时候,略微犹豫了一下,刚刚尹澈对这条浴巾做了什么,她可都是看见了。他用它擦了他的头发,擦了他的脸,擦了他的胸膛,最后他还着重擦了擦他的那里,他好像刻意的抓了两把。

“该死的男人,他就不能少龌蹉一会。”陈希放心大胆地骂了一句。

“阿嚏……”她打了一个喷嚏,最终还是将浴巾裹在自己的身上。

经历了今晚这一顿折腾,陈希还真是累得想出去就倒在床上休息,但她又想起了尹澈刚刚提醒她吹头的话。

吹风机的位置很隐蔽,但对于陈希来说,这并不是一个问题,她轻车熟路地翻出了想要的东西。虽然位置是一样的,但是这个风筒并不是她熟悉的。这让陈希觉得心理有一种五味俱全的感觉。

一切仿佛是那么熟悉,又那么的陌生。很多人就在那里,但等你靠近他的时候,却发现他已经不是了他,这种感觉真得很怪异。

终于将头发吹得不那么湿冷了,陈希走出浴室,尹澈的大床上放着一个明显是装衣服的礼盒,礼盒是白颜色的,包装得很精美,一看里面的衣服就是大手笔。

陈希打开礼盒的盖子,里面是衣服又让她有些手足无措了起来。是一件白色的礼服,礼服的款式属于偏向中式的旗袍,和尹澈原本身上穿的那件中山装有些异曲同工的味道。

她有点不想穿,但想起自己那件已经无法蔽体的衣服,她又不得不穿。

换上衣服以后,陈希发现,尹澈的眼光真的挺好,他选的衣服很适合自己。

等等……陈希又看了看衣服整体的造型,虽然在细节和风格上还是略有不同,但这件衣服的款式为什么和她刚刚穿的那件有些像呢,同样的衣长到脚腕,同样的是在小腿肚以下的地方做了小小的宽松拖尾。

陈希突然恍然大悟般的通透了,黑白无常,对,没错,就是黑白无常,尹澈和姜琛不就是那两个专门来抓人下阴曹地府的黑白无常吗?

作者有话要说:都想着重生以后会变得强大了因为有了两世的经验,但是回头想想,如果这重新来过的五年,女主一直都在想着怎么样让老公的心属于自己,怎么样讨好婆婆,而不关心其它的任何事情的时候,女主会有什么强大的能力吗?

也许,女主对这样的重生生活反而还会感觉有些惶恐,她不知道没有老公以后,她的未来是什么,她刻意的不去想,但并不代表她潜意识没有深深的恐惧。

她一直的退让,一直的退让,却发现,有人一直步步紧逼。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