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别跟我谈“处”

小说: 别跟我谈“处” 作者: 了了是我 更新时间:2015-03-14 17:34:40 字数:4687 阅读进度:28/76

陈希的第二节课,是砸木桩

木头并不硬,使劲的用指甲扣一扣,甚至还能按出指甲印来。木头桩子是人形,和电视里不同的是,这里的木头桩子要更生动一些。

白色油漆涂在木桩的顶部,黑色的油漆勾画出了眉毛和眼睛,红色的油漆给它涂上了嘴唇。木桩的身体看起来还比较专业,黑油漆标圆点,表示要害部位,如咽喉,心窝,肝部,红油漆用来标动脉的走向位置,蓝油漆表示神经丛的位置。

等等,陈希仔细看了看,她的脸抖了抖,木桩的那个地方竟然还画了一片绿油油的叶子,叶子上又画了一个大大的黑圆点,这是代表重中之重吧!

小黑看着木桩似乎颇有些感慨,他抚着木桩的脸,连声赞叹着学校的条件简直是越来越好了,用这种木桩练习要增加多少代入感呀!

这直接导致陈希出师以后的很长时间,只要看见绿油油的叶子就浮想联翩。

“我该怎么办?”陈希扭头看向小黑,因为她被免了学费,待遇自然差了很多,这种非专业的课程直接由小黑来教习。

“打。”小黑就说了一个字。

“怎么打,从哪开始打?”陈希看着这些黑黑红红的东西,分不出来主次。

“黑点越大,攻击起来越容易,也越直接,挑大的大。”小黑给陈希指明了方向。

“嗨……”陈希一脚踹向了那片绿叶叶,小黑虎躯一颤,这女人真凶残,上来就踢子孙根,她可真会挑重点。

“嗨……嗨……嗨嗨……”就这样陈希踹了一节课的绿叶叶。

“阿嚏……”远在学校的尹澈揉了揉鼻子,他突然觉得鼻头痒痒的。一想二骂三叨咕,他连着打了几个小时的喷嚏,到底有谁会这么想他。

咦……难道是陈希?尹澈眯着眼睛笑眯眯,他就知道那个小妮子就是口是心非的小坏蛋,她肯定也跟自己一样,思念着对方的好。

尹澈掂掂手中的钥匙,他考上大学以后,家里就在校园附近给他买了一个小公寓,他一直都无心来住,公寓的这件事情他都快忘记了。

今天在整理自己物品的时候突然看到了这串钥匙,他下午翘了课,找了几个计时工,好好将房子清理了一遍。他的想法美滋滋,等着再看到陈希的时候,他一定要想法带她到这里还嗨呦,这就是他们小两口的小爱巢,等孵出了小希希或者小澈澈,看那个小舅舅还能有什么办法来阻拦自己。

“阿嚏……”尹澈又打了一个打喷嚏,到底是谁这么想念他,让他鼻子痒了这么久。

“小黑你觉我刚刚的表现怎么样?”陈希坐上小黑的车,刚刚她是左踢踢,右踢踢,踢得自己出了一身汗,脸蛋红扑扑,神采奕奕的。她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防身术她还没学呢就觉得神清气爽,一身说不出来的舒畅。

“挺好的。”小黑觉得蛋蛋的位置有些隐隐作痛。

“真的,你别安慰我,我就是瞎踢的。”陈希的语气很愉悦。

“真的挺好的,那个叶子都被你揣掉色了,其它的木桩子没有哪个是这里掉色的,足见了你的训练成果。”小黑感觉后脊梁阴风阵阵。

“好,那我明天继续踹。”收到夸奖的陈希很高兴。

“不用了,那里够狠了,我们明天戳眼睛。”小黑冷汗直流,他想起那惨不忍睹的绿叶子。

陈希洋洋得意,防身术原来并没有自己想像的那么难学么。

陈希回到姜琛家,姜琛不在家,这让陈希感到越发的高兴,她哼着小曲洗了个澡,然后来到厨房准备晚饭。

时间已经指向了九点多,她相信自己任何的一举一动肯定都逃不过姜琛的眼睛,既然小黑陪着自己去学习,那么肯定也是经过了姜琛的默许。

为此,陈希心中很感激,她暗示小黑给姜琛带了一个口信,她会每晚九点到家,姜琛只要十点回来依然可以照常吃上晚饭,看来小黑的口信是带到了,今天姜琛果然不在家。

都说吃什么补什么,刚刚踹木桩的时候,她没有任何感觉,今天回来以后,她还真就觉得脚有些隐隐作痛。陈希想了想,她决定今天做个黄豆猪脚汤,美容养颜补蹄子,前面两项姜琛肯定会喜欢的,后面一项就当犒劳她自己。

嗯……似乎有个形容词用得不太恰当。

@@@@

嗖的一下,飞镖正中靶心,姜琛抽出一张面纸擦擦手,扭头看了看一脸菜色的小黑。

“训练效果不理想?”作为一个关心自己下属的领导,姜琛一直都非常关心他小保姆的进度。要知道葡萄汁酿成的不单单是酒,也有可能是醋。如果真的能预见她未来变得酸臭的话,那还不如趁着现在送人的好,至少还是甜的。

小黑摇摇头:“陈小姐很努力,很用功,效果也非常的理想,我只是担心她会失去了分寸。”

“失去分寸?”姜琛难得能从小黑嘴里听到如此深奥的话语来,能让小黑担忧的事情简直是少之又少。

“嗯……”小黑很认真的点了点头,他现在感觉压力很大,有些话不知道到底该说还是不该说。他只能祈求上天,老板应该还是认六亲的吧?

小黑仔细观察了一下姜琛脸上的表情,看起来他的心情还算是不错。经过了一番战争,小黑终于鼓足了勇气:“老板,陈小姐现在努力的方向就是想要尹家无后呀!”

小黑的声音凄凄惨惨戚戚,听起来就好像他自己无后了一样。小黑的脑海中一直回放着陈希兴奋踢踹绿叶叶的画面,她脸上的那种兴奋,就跟前几年,老板处理掉的那个杀人狂脸上的笑容一样,简直失去了理智,没有了理性。

“老板你看这个。”小黑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将那凶残的一幕幕展现在姜琛面前。

“嗯,学校的环境好了不少,看来我赞助的那些油漆还真就用上了。”姜琛看着照片点了点头。

“老板你看重点。”

“重点部位也不错,谁这么有创意,竟然画叶子,别说,古代还真就是用叶子蔽体的。”姜琛赞叹着。

“老板你要仔细看这叶子的颜色呀,原本它是绿油油的,现在已经掉色成这样了。”小黑有些欲哭无泪,为什么老板原本聪明的脑袋这么不开窍,难道自己的表述方式出现了问题?

“这是她弄的?”姜琛又翻看一张陈希训练时候的照片。

小黑点头如捣蒜。

“不错……真不错……”姜琛脸上的表情很满意。“要的就是这种劲头。”

小黑无语凝咽。

“阿嚏……”尹澈又打了一个打喷嚏,他揉了揉鼻子,这喷嚏打着打着他就习惯了。

此刻他正在自己的公寓里,看着武老师倾情演出。“原来还可以真么做,不错,下次可以试一试。”

尹澈仔细研究里面各种体位,小罩杯的条件有限制,看来这个是做不了,不过没关系,不是都说,揉呀揉就变大了吗,只要功夫深,飞机场也能堆出珠穆朗玛来。

尹澈看着电视就睡着了,他在梦中仿佛看到在一个风景优美的小湖边,那时候没有污染,没有电器,没有人烟,有的只是最原生态的美好景色。他的小罩杯在湖边洗澡,她那白皙柔嫩的肌肤沐浴在湖光山色之中。波光粼粼,夕阳在的金光在她身上镀上一层光晕。

自己幸福的向他的小罩杯奔跑过去,小罩杯羞涩的伸手解开了他腰间缠绕的一圈绿叶,两人相拥,嘿哟……嘿哟……

@@@@

不得不说,人的潜能是巨大的,除了每天去那个所谓的学校练习击打木桩,陈希每天早上还被小黑扔到离学校至少2公里以上的地方,小黑让她自己跑过去,说是能够练习体能,还说没有任何一种自保能力比打不过就跑要来的更有效。

第一个星期,陈希感觉自己的腿就像是灌了铅,感觉自己手肿得就像是个猪蹄。她的精力分散了,不可避免的姜琛每晚的菜色便要逊色了很多。但姜琛没有挑肥拣瘦,依然展现着他大胃王的实力。

第二个星期,陈希觉得自己的腿轻快了很多,手也渐渐消了肿,只是手明显要粗糙了很多。当然姜琛菜色的质量也回归了不少。

第三个星期,陈希觉得她已经基本能很轻松完成小黑安排的各项体能和技能的训练了,姜琛的菜色似乎又回归到以往的水平。

第四个星期,陈希觉得神清气爽,每天动一动,吃嘛嘛嘛香,更有甚者,她在击打木桩的时候几乎已经感觉不到痛疼了,姜琛的菜色也愈加的丰盛了起来。

至于尹澈为什么没出现呢,这就不得不说一说了,陈希病好的那一天,尹澈就病倒了,感冒发烧流鼻涕一个都没有少,据说是因为睡觉没有盖被子,着凉引起的。

初闻这个消息,陈希就松了一口气,尹澈有个毛病,不病则以,一病惊人,简单的吃药打针都解决不了问题,必须要在医院住上个把月的才能好。

为此陈希对未来充满的憧憬,看到没有,当她自己转变态度的时候,老天爷都开始帮她的忙了,天时地利人和她终于占了一项了。

嗯,不对,应该是两项,也不对,陈希掰着指头算了算,应该是三项,现在的她好像都占全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陈希突然觉得姜琛就是自己的贵人,自从有了他,生命里都是奇迹,自从有了他,世界变得好美丽。

今天陈希回来的早,按照小黑的说法,她的基础训练课程可以告一段落了,从明天开始要进行心理素质的锻炼。小黑还特意叮嘱陈希今天要多做点好吃的,因为后面的课程可能会让她觉得吃不下饭。

对于这一项,陈希深信,她开始的第一个星期可不就是累得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

陈希在厨房里忙活着鸡鸭鱼肉,生猛海鲜,她今天似乎想要弄出一到满汉全席来。

指针刚刚指向七点,离姜琛正常回来还有三个小时,时间足够充裕。

陈希今天买的鱼很新鲜,肚子都被掏空了,放在水管下面,它还会张嘴闭嘴冒泡泡。

“作孽呀!”陈希感慨着,但她的手却没闲着,依旧心狠手辣地掀开鳃盖将鱼贩没有拾掇干净的鱼鳃仔细的掏洗干净。鱼的尾巴还一甩一甩的,想要做最后的挣扎。

陈希呲呲牙,看见没有,谁说鱼儿自由自在的在水里游,都游到了人们的餐桌上,她一会还要拿刀给它划两刀,这样炖起来才入味。

“鱼儿鱼儿真可怜,谁让我拿刀俎,你是鱼肉。”陈希给自己编排了一个顺口溜,正在她一边打算将鱼往油锅里下,还一边思考着鱼会不会感觉到痛的时候。

大门处突然传来了异样的响动,随着大门的应声而开,一个男人粗重的脚步迅速的往陈希所在的厨房奔跑过来。

同样的夜晚有人在做饭,有人在做梦,也有人在做……

两个赤//条条的身体纠缠在一起,男人很胖,他似乎很懂得享受,在女孩身上□了几下之后,便翻过了身子,他丑陋的东西上面还沾染着粘稠的液体。

“上来……”男人下了命令,女孩诱惑地笑了,她站起身子,迈开一条腿跨站在男人两侧,让男人能看到她那已经变得暗红的色彩。女孩伸手在自己身下轻抚,嘴里还发出诱惑的娇喘声,然后女孩慢慢地蹲下,扶起男人丑陋塞到自己的色彩里。

“嗯……”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响起,“小骚//货,还不感谢我破了你的身,要不你上哪去找那么多乐子,这段时间没闲着吧。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办成了没。”

见女孩不说话,男人拍拍女孩的屁股:“那个女孩你还没搞定,这个不像你,我家小//骚货这功夫到费到哪里去了?”

女孩似乎有些不高兴,她瞪了男人一眼,她在男人身上上下起伏的动作并没有停止。

“你要是不要那个老女人,我以后就只跟你。”女孩声音娇嗔着不满,男人满意的挺了挺身体。

“没有她,你我又怎么可能在这里享乐,她就是一个软塌塌的病秧子,你还吃醋了,来让我看看你的醋劲到底有多大。”

“大得你受不了……”

门外,一个纤细的身影,冷冷地靠近门的位置,静静地聆听着里面那污秽的声音,她的脸色苍白,柔软的身体几乎经不住一阵微风。

她的手紧紧地攥成一团,指甲扣痛了掌心而不自知。

“太太,回房休息吧。”一个面目温顺的佣人,轻轻叹了一口气,伸手扶住女人的手臂。

女人的表情很茫然,她的目光呆滞,在她的眼中几乎看不到生命的光彩。

“回房?”女人突然笑了。见佣人点了点,女人面带着梦幻般的笑容在佣人的陪同下,进了隔壁的房间。

作者有话要说:似乎某人的梦和陈希现在的所做重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