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别跟我谈“处”

小说: 别跟我谈“处” 作者: 了了是我 更新时间:2015-03-14 17:34:49 字数:4088 阅读进度:38/76

对于自己不擅长的东西,尹澈一直以来都会避重就轻,如果问他前几天为什么要想着自己煎牛排给陈希庆生,那只能说他对这个技艺考虑得过于简单了。

视频,电视,还是食谱都显示得非常容易,什么油烧热,牛排下锅,然后倒入酱汁。

到了实际操作过程中,便大不一样了。

什么样的油算热,怎么样能让热油不溅出锅,那么轻而易举的往空中一抛再接住是怎么样实现的。

尹澈这几天一直在闭关修炼,他将冷冻室里的牛排都煎了一遍,最终还是没有做出一个能够入口的东西。

为此,尹澈彻底放弃了亲自下厨的念头,他也终于承认了,原来在某些领域中,他还真是没有天赋。

估计唯一感到高兴的就是小区附近的流浪狗,它们对牛排的要求不高,只要是肉就会很开心。

为了弥补对陈希味蕾的残害,尹澈在了解过她的考试计划后,早早就在本城最著名的西餐厅订好了位置,这里的牛排无论是选材还是味道都是一流的,环境也非常的典雅,自然价格也不菲。

相对来说,尹澈很少带女人来这里,倒不是因为价格的问题,主要是这里来来往往的人很多都是熟面孔,他懒得应付。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只要能让陈希高兴,就算应付应付那些人,也是值得的。

餐厅位于本地地标建筑的顶层,尹澈定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在这里能看到整个城市的夜景,当夜□临,华灯初上,一边享受着味蕾的盛宴,一边瞭望着霓虹闪烁的城市,光想一想就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

陈希切下一块牛排放入口中,这里的牛排肉嫩多汁,一口下去汁水完全从口中爆开,她不由得眯着眼睛,确实是太好吃了。

陈希前世只来过这里一次,但那次和这次的心情完全不同。

那天她听说尹澈在这里和一个女人吃饭,她才跑到这里来的,虽然她没有看见尹澈,也吃了牛排,但在那种心情下,就算是再美味的东西,也如同嚼蜡。

“再试试这个,配着牛排一起味道会更好。”尹澈说着将餐桌上的红酒杯往陈希面前推了推。

突然间,陈希有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她看了看眼前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尹澈,心里仿佛有一个声音在不住地提醒她,告诉她,她现在这样不对,她正在迷失她自己,她所看到,她所感受的都是假象,当有一天假象破灭的时候,她会比以前更痛苦。

“对不起,我还有事情,抱歉,我得先走了。”陈希说着就丢下手中的刀叉。

陈希走得很迅速,迅速得尹澈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他看着面前空荡荡餐桌,愣愣地举着刀叉,他不明白原本还好好的人,怎么突然就变了,连微波牛排都能吃得很开心的女人,为什么到了这样完美的环境中,反而变得莫名其妙,冷若冰霜,甚至落荒而逃了起来。

是他做错了什么吗?尹澈歪着脑袋,他什么也没说呀,只是让陈希尝尝红酒而已。

尹澈拿起陈希面前的酒杯,仔细地打量了一下,他猛地瞪大了眼睛,他感觉他好像明白了什么,难道是那小女人以为自己要醉她,然后图谋不轨?他根本就有没有那个想法好不好,他现在苦逼的只能在梦中YY一下两人的OOXX。

而且,他近期最过分的一次举动就是在送陈希回家的时候狠狠地吻了她,如果因为那个原因,也不应该到了餐厅才生气呀?

怪不得都说女人心海底针,他这次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这句话的含义。

……

陈希回到姜琛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跟姜琛请假,她打算在最快的时间内回老家,搞清楚她心底的谜团。

姜琛很痛快的答应了,既没有让她早去早回,也没有叮嘱什么注意事项,只是说她的休假是不带薪的,她少来一天,就少发一天工资。

听到这个消息,陈希避免不了的有些肉痛,但她依然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自己的包裹。

其实,对于陈希来说,回家去查明真相也是一种折磨,她想起父母那慈爱的脸,想着他们对自己点点滴滴的照顾。

原本,她可以在有疑惑的时候就回家的,但她总是告诉自己,不能逃太多的课,她还要上课,还有期末考试。反正早晚要问,也不差这几天,等到假期回家的时候再问最好。

她给自己找了各种理由,直到假期来临,她依然还想着需要给家里买些特产,逛两天街,好好准备准备。其实这些也完全是多余的,想她前世,哪次假期回家不是只剩下一张买票的钱。

直到昨天她和尹澈吃饭,在那个她有着不好记忆的餐厅,她突然想起了那些不好的往事,这让她觉得很乱。

她明确的知道,现在的尹澈不是前世的尹澈,一切的错误都是从自己勾引他开始的,如果不算那几次尹澈不顾她意愿的强来,他似乎一直都在改变,他在学习尊重她,在想法讨她开心,在小心翼翼的讨好她。

可越是这样,她越有一种说不上来是害怕,是恐惧还是什么的感觉,陈希说不清楚。她觉得这一切太不真实了,她对尹澈前世造成的伤害心有余悸。

她迫切的需要离开这个地方,好好理清自己的思路,她需要考虑清楚,自己能否将尹澈当成一个和前世完全不同的人来对待。

第二天一早,陈希拎着一个旅行箱,坐上了回家的飞机。此时的尹澈还在继续琢磨着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

飞机一起飞,一降落,很快的就到了陈希的老家。

有一种感觉叫做近乡情怯,陈希从未像此刻这样,对这个词语了解得这么透彻。

D城是个多雨的城市,接机口已经站满了人。在上飞机前,陈希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家里有车。

陈希高三的时候学校离家比较远,每天总要坐上将近一个小时的公交车,高三总是有补不完的课,做不完的试卷。

陈希曾一度想在学校附近找一个床铺,至少这样她能多睡上一会。陈父陈母在考察过学校附近床铺的条件以后,立刻就下定决心买了一辆车,每天接送陈希上学放学。

陈父总会在车里为陈希准备一些小点心之类的零食,陈希在车里可以一边吃着零食,一边背着单词,回到家里便有热气腾腾的晚饭。陈母每天的大事,便是让陈希的食谱至少在一个星期之内是不重样的。

住得像陈希那么远的同学,熬过了高三以后一个个都变得面黄肌瘦的,只有陈希反其道而行之,变得珠圆玉润的。

“希希……”陈希跟着人流往外走,一个声音喊住了她,也将她从沉思中叫醒。

“老爸……”陈希飞扑了过去,记忆中父亲那熟悉的烟草味道,让陈希倍感温暖。

陈父喜欢抽旱烟,就是那种用一张小纸条捏一点烟叶,放在嘴里卷呀卷的烟,这个烟比较冲,烟叶和卷烟纸是分开的。陈父身上总是要揣着一个烟盒,有的时候不小心,烟叶会洒落到兜里,这也就让陈父身上烤烟的味道要比普通的烟民更浓烈。

陈希还记得她小的时候喜欢和陈父玩藏宝的游戏,陈父的大衣兜里总会有各式各样的小点心和糖果,一不小心她的手上就会沾上一两片烟叶,她急着往嘴里塞好吃的,有的时候总要不小心尝到烟叶的味道。烟叶的味道并不好,有点辣,有点涩还有点苦。

陈父在看见陈希吐着舌头吐烟叶的时候,总会哈哈的大笑,然后刮刮她的鼻子,找最近的小卖铺给她买一个冰棍,作为补偿。

“爸,我好想你。”陈希觉得眼眶有些热,她的这句话是发自内心的,她在前世婚后很少回家,这一世又过了好几个月,这么算下来,她将近有三四年没有见到陈父了。

“这么大了还哭鼻子,你妈在家已经做了五六个菜,快点上车,要不你妈会一直做下去,那我得吃上一个星期的折箩。”陈父拎起陈希的箱子,走向停车的位置。

陈希伸手抹了一把眼眶,她竟然还真就哭了,自己也太没出息了。

陈希快步的追了上去,陈父那辆蓝色雪福来上面还贴着陈母亲手贴的车贴“baby in car”。陈希记得当时自己还抗议过,她这么大的人怎么能称之为baby呢?

不过陈父陈母都对这个车贴非常满意,在二比一的情况下,陈希也只能妥协了。再次看见这个车贴,简单的英文单词蕴含的浓浓的爱意,让陈希又不由自主的又想要掉眼泪。

“傻站着干什么?上车呀。”陈父拉开车门坐了上去,副驾驶位置上放着一大袋零食,陈父将零食提了起来,等陈希坐下以后,他又将零食塞到陈希怀中。“我都跟你妈说了,到家就吃饭,不用买这些没用的,你妈还非得买。饿了,你就吃点,这个点堵车,到家还得两个来小时呢。”

陈希打开购物袋,里面有一张购物小票,估计是随手放进去的,小票上的机打时间是两个小时之前。陈希觉得自己肯定在飞机上喝水喝多了,她的眼泪怎么总是不由自主的往外涌,现在又开始往下落了。

“老爸,这是你买的吧。”陈希看向陈父,陈父耳根子有点泛红。

“饿了就吃点,我是担心你妈唠叨,刚刚顺路而已。”陈父不再说话,专心地开车。

陈父的车开得很慢,他不超车,不超速,一切都是安全第一。陈希看着沿路的风景,渐渐的路两边的道路开始变得熟悉了起来。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再过两个路口就到家了。陈希觉得自己越来越紧张,她没有忘记这次自己回来还有一件事情要办,她该怎么将那个话问出口?

如果他们是自己的亲生父母,那她的这句话必会造成对父母的伤害,如果他们不是,那这么多年养育之恩,甚至比很多亲生父母还要体贴入微的疼爱,要她该怎么偿还?

“到了,下车吧。”陈父将车停在单元口,他们这个小区没有地下停车场,居民的车只是随意找个墙边停放。

“东西一会我给你拎上去,你累了一天了,饭要是没做好,你就先休息一会,我去把车停一下,现在小区里找个墙边越来越难了。”陈父发了发牢骚,把陈希赶下了车。

陈希咬了咬嘴唇,她觉得自己的腿跟灌了铅似的,有些迈不开步子。

陈希家在五楼,算是比较好的楼层,这个楼梯对于陈希来说并不难爬,但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沉重过。

哪怕她步履再沉重,楼梯的台阶数是有限的,陈希还是很快就来到自己家门前。

陈希突然想起来她家门钥匙放在旅行箱中,而旅行箱还在陈父的车里,她觉得轻松了一点,至少又能拖延几分钟了。

“咚咚咚……”陈希身后传来急促而厚重的脚步声,陈希对这个声音很熟悉,是陈父的。陈希扭过头,陈父的脸上难掩笑意,他拎着陈希的箱子,两个台阶,两个台阶的走了上来。

“你怎么还不如你老爸走得快。”陈父说着就掏出钥匙开了门,饭香扑鼻而来,陈母一脸喜色的看着陈希,她手中还端着陈希最喜欢的菜。

作者有话要说:尹澈算不算是一不小拍马腿上了,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