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别跟我谈“处”

小说: 别跟我谈“处” 作者: 了了是我 更新时间:2015-03-14 17:34:56 字数:3289 阅读进度:45/76

第四十五章中国有句话说得好,叫做抓住了男人的胃就抓住了他的心。中国还有一句话说得也很好,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姜琛突然发现,他在不经意间又找了一个大麻烦,而且这个麻烦竟然是他没有预料到的。所有的事情他都有计划,任何的情况他都成竹在胸,但这次这种情况他还真就没有想到。他觉得他的家成了养猪场,他每天回家都发现他的专属保姆除了喂养他,还得负责喂饱两口猪。以往的情况下,姜琛都会在陈希做好饭以后再回家。但他发现这种饭来张口的好日子突然间就消失了,因为他只要稍微晚回来一点,等待他的就是已经被清扫得差不多的空盘,而他的小保姆,只能抱有歉意给他煮上一碗葱花面。为此,姜琛现在几乎都会和□时到家,而且他还给陈希下了一条规定,他不在家不准开火。因为那两个家伙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风度和礼仪,他们几乎在盘子端上桌的同时,就会将它一扫光,这也导致了,餐桌永远只保持了一盘菜。“宝贝,甜心,哈尼,快开饭了吧。”杰斯左刀右叉已经迫不及待的坐在餐桌前。“饭能乱吃,话不能乱说,这可不是法国,那些词可不是你能用的。”尹澈将手提电脑放在餐桌上,眼睛盯着屏幕。这里最淡定还是要属姜琛,他拿着一个文件夹,翻阅着里面的资料,他的面前摆放着他专属的餐具。厨房里不断传出来煎炒烹炸的香气。第一道菜上桌,杰斯伸出叉子,被姜琛用筷子挡住了。“注意礼仪。”姜琛的这句话很好用,杰斯乖乖的坐好。但他眼中的渴望就像小狗见到肉骨头,泪汪汪的就差吐着舌头。陈希端出第二道菜,她眼前一花,突然间她仿佛看到了一只大金毛。她摇摇头,她决定要跟姜琛好好谈谈,至少要长点工资,她这两天的工作量激增,已经开始眼花了。最后一道菜上了桌,餐桌上又上演了一场你争我夺的激战。陈希提前长了一个心眼,因为她总是那个干得最多,吃得最少的人。她走到厨房端了一个盘子出来,盘子里每样菜都有一点,分量都不多,刚刚好够一个人吃的。跟姜琛家的热气腾腾,欢乐祥和的气氛不同。在那个放着老歌的房间里,那个肥硕的男人走到了女人的面前。男人翻开上次放在女人面前的文件,签名栏依然空空如也,上面已经落了一层薄灰,根本就是没有动过的痕迹。另外一个签名栏上的名字是陈昌,上面字迹非常的清楚。陈昌就是那个胖男人,他看着文件冷笑了几声,一把将文件合上,灰尘浮起沾了他一手。陈昌顺手将沾灰的手往裤子上擦了擦,在外人面前他陈家的掌权者,但是没有人清楚他这个掌权者一直名不正言不顺。“陈锦瑟,有你的,我看你还能装到什么时候。你放心用不了多久,我就让人来跟你作伴,只要她在这里,你签字不签字,你觉得对我会有什么影响吗?”“哐当……”陈昌摔门而出。陈雪丽正在门外抽着烟,她看着陈昌恼羞成怒的样子,咯咯娇笑了两声,她手勾住陈昌的脖子,朝他吐了一口烟气:“怎么,又吃瘪了,她要是不在了,所有的不都成了我们两个人的,还留着她干什么?”陈昌拉下陈雪丽的胳膊:“你以为我不想,要是能那么简单,我早就弄死她了。”陈昌拿起陈雪丽的烟,放在自己的嘴里狠狠吸了一口。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他陈昌,在外人眼中那个事业有成的企业家,追其根本,也只不过是陈家已故的老爷子来掩饰女儿丑闻的工具罢了。这件事情说来有点话长,房间里囚禁的女人叫陈锦瑟,陈家就陈锦瑟一个女儿。陈锦瑟对家里的生意一直都不太热衷,最喜欢的就是跑到哪个不知名的地方去做义工。突然有一段时间,她跟蒸发了一样,无论如何也联系不上,过了半年才出现,那时她的小腹已经隆起。陈老爷原本想让女儿打掉她肚子里的孩子,但陈锦瑟死活也不同意,说孩子没了,她也不活了。陈老爷子没办法,这种情况下,他也只能找一个上门女婿。陈老爷之所以找陈昌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也姓陈,这样能避免很多上门女婿的尴尬。陈老爷子想的也挺好的,女儿想生就生吧,生下来的孩子姓陈,这样陈昌面子上也能过得去。而且,两人都年轻,,慢慢培养感情,再生一个,这样陈昌里子上也过得去了。陈昌原本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时候赶得好,考上了大学,还有国家供养着,在当时来说,也算是能说得过去。陈老爷子为了表示诚意,给陈昌山村的家里盖了新房子,还在城市给陈昌父母买了一套大房子,又给了一笔钱,足够陈家的父母颐养天年的。至于陈昌个人的发展,那就更不用说了,原本只是一个打工的,一下子成了皇亲国戚,那简直就是登了天。陈老爷子还很得意他的安排,大家都姓陈,陈家既延续了香火,也保住了女儿,还有了一个得力帮手。哪成想,考虑的这么周道的陈老爷子最终还是看走了眼。当然,事出也是有因的,陈锦瑟是无论如何也不同意结婚。陈老爷子给陈锦瑟的选择就是要么打掉孩子,要么就结婚。如果她两样都不同意,那陈家就算是天天给她绑成木乃伊打营养针,也肯定让她没了孩子还能继续活。这种事情,陈老爷子还真就能干出来,陈锦瑟无奈跟陈昌结了婚。但婚姻生活远没有陈老爷想的那么和谐,怀孕期间就不用说了,生完孩子以后,陈锦瑟也不让陈昌碰一下。陈老爷就算再有本事,再强势,也不能把自己的姑娘绑在床上让陈昌硬上。为此陈老爷也跟陈昌谈过,说就算他要离婚,陈家也不会亏待他。可陈昌立刻就跪在陈老爷子面前,说他有多么多么的爱陈锦瑟,他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一来二去的陈老爷就越来越放心,将公司一点点的交给陈昌管理。终于有一天,陈老爷子不行了,办完丧事以后,陈锦瑟想离婚,但发现家里大大小小,上上下下,甚至公司的人,都成了陈昌的人。她成了一个空挂着陈家大小姐的却没有一点实权的人。“想什么呢?愣神了?”陈雪丽摇了摇陈昌的胳膊,将陈昌从回忆中唤醒。陈昌自然不能跟陈雪丽提他这些往事,那是他最不想提及的事情,他巴不得那些不光彩的事情越少有人知道越好。现在,他已经基本成功了,上流社会八卦,当时他那顶绿帽子是踏踏实实的成了所有人餐前餐后必谈的笑话。后来他渐渐掌权,生意上有了来往,陈昌为人还算客气,当然这跟他是入赘的脱不了关系。他的痛处也就越来越少有人提起了,陈老爷子过世以后,整个陈家就都在他的掌握之下,那些事情就彻底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外面的人不谈论,不代表当事人不知道,就算所有的人都忘记了陈昌的身份,但陈昌自己可没有忘。只要陈锦瑟一天不签授权书,他就只能有权而无名,人的欲望是永无止境的,他要有名有权的过下去。“对了,你找的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到底跟你联系了没有。”陈昌的语气有些焦躁,陈雪丽这段时间做的事情没有一件顺利的,连勾引男人这种小事情,她现在都干不好。不过幸好陈雪丽还有点脑子,不是那种光有脸蛋的女人,否则陈昌还真就说不定找个家世好的搞个联姻,再获点利之类的。“你就知道让我办事,你每次从里面出来都愣神,是不是得不到才是最好的,我就知道,你还色心不死。”陈雪丽娇嗔着。越像陈昌这种道貌岸然的男人,就越想当□还立牌坊,想给众人展示一个翩翩君子的模样。陈雪丽的这一套陈昌很受用,家里有这么一个年轻的尤物,他也不用在外面打野战,他也乐得享受。陈昌狠狠地抓了一把陈雪丽的胸:“怎么可能,去洗干净了去床上等我,让你这个小骚货看看,我到底在想谁。”@@@@陈希他们也刚刚吃过饭,尹澈帮着陈希在厨房中洗碗,其实做饭的时候他也想帮忙来着,但陈希想起来尹澈的那些黑炭牛排,对他心有余悸,为了不让他添乱,做饭的时候,他被她踢了出来。在尹澈心中,什么君子远包厨,那都是屁话,这就跟女人花男人的钱是一个道理,她愿意花男人的钱,是看得起这个男人。陈希的厨房他能进,这才能体现出他才是真正可以叫什么宝贝,甜心,哈尼的人。这是两人亲昵的表现。尹澈的这些想法,陈希自然不知道,她只以为尹澈是吃饱了撑得闲出屁来了。厨房外,杰斯时不时的打量着厨房,他砸吧砸吧嘴,这中国菜做得还真和胃口,他突然有一种想法,有个这样的专属厨子还真是一种享受。杰斯突然有了一个一举两得的方法。“收起你脑中想法,口水都快掉地上,注意礼仪……”姜琛瞄了一眼杰斯,他真不知道陈希的运气是好还是不好。至少有一点,安全问题算是解决了。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好友的文:(点图即入)TYPE=IMAGE SRC=

OnClick=window.open(" #www.jjwxc./onebook.php?novelid=1627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