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别跟我谈“处”

小说: 别跟我谈“处” 作者: 了了是我 更新时间:2015-03-14 17:34:57 字数:3409 阅读进度:46/76

第四十六

陈希原本以为在她身上发生的事情已经够离奇的了,她再次回到这个城市,等着她的就是怎样将所有的谜团一点点的抽丝剥茧的解开。

可惜很遗憾,世间的事情,似乎只有认为不可能发生的,但是没有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莱特兄弟出生以前,在天上飞还是梦想,但看看现在,在大气层以外飞也成了现实。

陈希觉得自己是醒着的,因为她耳朵里能听到一些叽里呱啦,稀奇古怪的交谈声,但是这些声音她不熟悉,她也听不懂。

陈希也有一种错觉,她还在做梦,因为她的眼前一片漆黑,她什么也看不到,她的身体僵硬得像个木乃伊,连动动手指都觉得困难。

但是她又很奇怪,为什么她还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扑通……扑通……那么有力,当她周围一片寂静以后,陪伴她的只有她自己心跳的声音。

陈希觉得她脑袋嗡嗡作响,乱乱的,她想要分清楚,她现在到底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

她开始回想今天发生的事情,她记得今天是学校正式开学的第一天,她早上由小黑送到学校。

早上第一节课是大课,从刚一进入教室开始,她就觉得而很不舒服,好像有人在评估她,她敢肯定,那种评估让她很不安,但是她并没有找到那个人是谁。

中午午休,她跟往常一样到食堂吃饭,然后她遇到了尹澈,再之后她和尹澈吃过饭,又遇到了陈雪丽,陈雪丽请她和尹澈每人喝了一瓶可乐。

然后,三人分道扬镳,她进入教室,拿出教科书准备上课,一切都那么的按部就班,就在这时,她的电话响了,来电号码未知,接通以后发现竟然又是陈雪丽。

陈雪丽告诉她,她找她有事情,事情很紧急,必须要见到她。

陈希原本想要拒绝,她觉得她跟陈雪丽气场不和,但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想起来那个神秘小屋里的女人,她鬼使神差的就去了。

陈雪丽约她见面的地点离陈希的教室很近,就在她教室旁边的防火楼梯间,她依然还记得,她看见了陈雪丽在拐角处朝她笑了笑,那个笑容是那么的诡异,然后她眼前一黑……。

陈希正在想着,她现在唯一能动的只有她的大脑,她觉得她是睁着眼睛的,但她什么也看不到。突然间,她感觉到了震动,她周围又响起来不熟悉的交谈声,那些人在说着什么,她一句也听不懂,但是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活跃。

“轻点……”

陈希终于听到了她能听懂的声音,这两个字近在咫尺,仿佛就在耳边。

眼前的光亮瞬间增大,刺眼而夺目,陈希本能的闭上眼,但她依然能感受到光亮。

“大灯都关了。”

这个中国话,说得真不普通,一看就不是原装的。

想到这里,陈希睁开眼睛,依然有些刺眼,但她已经适应了很多,她感觉她好像穿越了,到了中古世纪的欧洲古堡,眼前纱帐弥漫,欧式的天花板富丽堂皇,她的手轻微的刺痛,冰冷的液体正逐渐的输入她的体内,渐渐的她觉得她越来越感受到真实,她的感官渐渐苏醒。

陈希不得不承认,这种感觉很不好,让她非常不舒服,她就像是一个木偶在任人摆布,她讨厌这种感觉,但她又没有能力摆脱。

“没关系,一会你就会好了……”那个被陈希划分为非原装的中国话再次响起,陈希这次看到了一个男人,他看起来瘦骨嶙峋的,一脸面无表情,一身整齐的西装,很适合这里的装修风格。

陈希突然很佩服她的淡定,她竟然还有闲心,来考虑装修风格。

她现在最想看到的就是镜子和万年历,有了这两样东西,她便可以确定,她到底是穿越了还是又重生了。

如果是穿越了,那她的人生也太狗血了,竟然同时赶上女人最喜欢的两种生活方式。

渐渐的,她觉得她这么睁着眼睛很累,眼睛又酸又涩,她决定稍微闭上一会,希望再次睁开的时候,又回到姜琛的家,或者是学校的课堂,一个是做梦,一个是白日梦,无论哪种都能接受。

@@@@

“老板,我没有接到陈小姐,我找她的同学问过,她中午过后接个电话就失踪了,东西都没有收。”

姜琛挂断小黑的电话,他现在已经回到了家里,这个时刻厨房里,理应响起煎炒烹炸的声音,但是此刻什么声音也没有。

他看了看尹澈和杰斯,两个人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就跟往常一样的平静。

姜琛再次看向杰斯,他还是那么的平静。

“怎么了,你总看我干什么?”杰斯似乎察觉到什么,他扭头看向姜琛:“我告诉你,没办完事情,我可不会走。”

“是你……对不对?”姜琛看着杰斯的眼睛。

“你说什么呢,什么是不是的。”杰斯笑了笑,疑惑的盯着姜琛。

“小舅舅,你们说什么呢,陈希怎么还没回来?”尹澈合上笔记本电脑,看着对视的两个人,他现在下午几乎没课,中午和陈希吃过饭以后,和老师打了一个照面就先回来了,国家鼓励自主创业,他正在好好贯彻这个号召。

“回不来了,失踪了。”姜琛的声音很平静,平静的就像在谈论天气一样。

“什么?”异口同声的两声惊呼,出自不同男人的嘴。

“小舅舅,你开什么玩笑,中午我们还一起吃饭来着。”尹澈笑了笑,惊讶过后他脸上变成了顽皮的笑容:“今天又不是愚人节,你这招一点也不好使。”

“不,他说的是真的。”杰斯的表情也沉重了下来,他看着姜琛的脸,客厅里的气氛瞬间沉了下来。

@@@@

陈希再次睁开眼睛,她发现她的手指已经可以开始轻轻的勾起,她试着起身坐起,身体酸涩的就像灌了铅,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酸痛。

“感觉怎么样,一会出去走走,等药劲全过就好了。”那个生硬的中文又响了起来,陈希这才打量面前的男人,他一头黑发,他的眼睛也是黑色的,但他的轮廓很突出,依然是西方人样貌。陈希估计不出来眼前男人的岁数,他看起来并不小,至少比那个杰斯要成熟了很多。

“你是谁,这又是哪?我怎么会在这里。”陈希很疑惑。

“这些我都不能告诉你,但是你可以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男人笑了笑,他转身而出,在他出去以后,一个餐车推了进来,餐点精致得简直就像是艺术品,一切都那么的虚幻。

“您需要什么,我来给您取。”推车的佣人很有礼貌,客气而疏远,他的话依然是一口并不流利的中文。

“给我镜子,还有告诉我现在的时间。”陈希觉得她越来越能接收不可思议的事情了,她对待事情已经变得如此的淡定。

照过镜子,问过时间,至少证明了一件事情,她还是那个她,只不过她现在在一个未知的地方,正等待着未知的未来。

吃过饭,陈希在佣人的陪伴下,走到房间外。

外面的一切让她惊讶,远处是茂密高耸的丛林,近处是片片的花田,薰衣草,郁金香,玫瑰,一共只有这三种花。整片花田有三十六块,最近的十二块是玫瑰,中间十二块是郁金香,最远十二块的是薰衣草。

蝴蝶在花海中追逐嬉戏,浓郁的花香扑面而来。

“这到底是哪?”陈希扭头,她发现她身边的佣人又换了,这回是一个脸上有着可爱雀斑的小女孩,看起来十三四岁的样子。

回答她的是叽里呱啦她听不懂的语言。

小女孩拉着陈希的走,来到一块草坪上,上面已经准备好了休闲椅和茶点桌。

小女孩示意陈希坐下,然后她开始熟练的泡茶。

女孩边泡茶,边指指花田,陈希虽然听不懂,但她也多少从女孩的比划中看了出来,她是在告诉她,这些用来泡茶得花都是这里种的。

浓郁的花香没有让陈希放松心情,她反而越来越觉得,她的生活已经开始变得翻天覆地了起来。

@@@@

“这回你满意了?”陈昌将手中的照片甩到陈锦瑟面前:“我特意让人给她准备一口上好的棺材,放心在中国的土地上,你是无法发现她的存在的,你既然不让我好过,那我就让你以后的日子也夜不能寐……”

陈昌捏住陈锦瑟下巴:“我会好吃好喝的供养你,让你尽量活的长点,只要我活着,你就死不了,让你好好享受一下孤独,让你知道,你爸死之前的那段日子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对了,可别说我不近人情,再给你一个机会,你要是想知道她在哪,就把字签了。”

陈昌说完将照片扔在桌子上转身出了门。

陈锦瑟终于伸手拿起了照片,她拿起照片放在眼前看了看,一滴泪水流了下来。

卧室里,陈雪丽正盯着屏幕看,她看到了那个一直木然的女人有了动作,一看到陈昌走进卧室,她就把他拉了过来:“看到没有,这可是我第一次看见她这样,有效果了呀。”

陈昌难掩兴奋的快走两步,看过回放以后,他突然有一种隐隐担忧,说不上哪里不对,他总感觉,陈锦瑟表情好像有那么点不对……,

作者有话要说:看得懂,看不懂,这是昨天的,不好意思,昨天有点事情没码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