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别跟我谈“处”

小说: 别跟我谈“处” 作者: 了了是我 更新时间:2015-03-14 17:35:05 字数:3481 阅读进度:54/76

第五十四章

尹澈心不在焉地拨动着盘子里的东西,耳朵里听着尹母的唠叨,什么老大不小的,什么别人家的孩子都会走路了,什么聪明的孩子都会叫奶奶了。

他抬头看了一眼姜琛,发现他依然是那一成不变的表情,笑容里带着疏远。

“下个月中旬有个好日子,不如你和雪丽的订婚仪式就定在那天,等到了年底,找个好日子把婚礼办了,也算是了了我的一个心愿。”尹母前面铺垫了很多话,东扯西拉的,现在终于说到正题上。

尹澈抬头看了一眼尹母,呲牙一笑,没说话又低下头,拿起酒杯喝了一口。

“你不说话,我当你默认了。”尹母使出杀手锏。

“可别,长幼有序,怎么地也要小舅舅先结婚,才能轮到我呀,小舅舅你说是不是?”尹澈扭头看向姜琛,与姜琛对视一眼,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你当时是怎么跟我说的,这都快第六年年底了,尹家的人怎么能不遵守承诺。”尹母看向自己的儿子,拿出了母亲的威严。

姜琛和尹澈就是尹母的两个心头病,都老大不小的了,没有一个想要结婚的。

尹母也着急姜琛婚事,可那毕竟是弟弟,而且姜琛属于死猪不怕开水烫的那种类型,她唠叨了几年,嘴唇都破了皮,也照样得不到答复。相比之下,尹澈虽然年轻,但毕竟是儿子吗,当母亲的总是可以说得和做得都过一点,例如帮他做做决定之类的。

“妈,我保证年底,让你看到你儿媳妇,其它的你就别管了,该准备准备,但是这个媳妇我得自己定。”

尹澈见尹母还要说什么,急忙拿起酒瓶给尹母添了点酒。

“妈,你还是问问小舅舅有没有什么合适的人,这都快奔四的人了,和我这个才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比,他才是重灾区不是吗?”

这是尹澈第一次说同意结婚,虽然新娘是谁还没定,但他这次不像是在说玩笑话,也不像是在被逼无奈之下才做出的承诺。这让尹母心头振奋了一下,更令她惊喜的是,她甚至能从儿子身上看到一些幸福甜蜜的味道。

自己的儿子有多倔,尹母是知道的,她可不想物极必反。管他新娘是谁呢,只要能生孩子就行。

“哎,小琛你让我怎么说你,咱们爸爸妈妈去世得早,我一把屎一把尿的……”尹母将话题转移到姜琛身上。

姜琛看向尹澈,只见自己的大外甥端起酒杯与他示意,那表情中好不得意。

姜琛眯了眯眼睛,尹澈很不对头,好像多了很多轻松和愉快,从陈希失踪后,他就没有见过尹澈这么高兴,那种高兴是发自内心的。

“小琛……小琛……”尹母见姜琛有些溜号,唤了他几声:“姐说话,你别不愿意听,要是爸爸妈妈还在,你现在的孩子说不定都能上小学了,你看这一天天过得多快……”

耳边虽然唠叨声不断,但是对象变成了姜琛,也就惬意的起来,尹澈端起酒杯,轻轻的喝了一口,风水轮流转的感觉真好。

想着,尹澈拿出手机编辑一条短信发了出去。

【家庭聚餐好无聊,什么时候你才能跟我一起来呢?】

陈希看着短信,微微轻皱了一下眉头,看着这句话,她还真是感触颇深,她真想跟尹澈说,她曾经参与过无数次,那个时侯正好相反,貌似有她的时候才无聊。

手机铃声打断了陈希的回忆,看见来电显示的是麦克的电话号码,她按下接通键。

“张妍儿子的父亲找到了,你收一下电子邮件,事情怎么说呢,反正是挺有趣的。”麦克的声音带着玩味,这让陈希有些诧异。能让麦克感到有趣的事情,还真是稀奇的不得了。

她将电话夹在耳朵下走到电脑边,点开刚刚发送过来的邮件,邮件的内容让陈希瞪大了眼睛。别说,这个地球上还真是充满了各种巧合。

@@@@

“听雪丽说,你找过她了?”陈昌点燃一支烟,靠在床头上,深吸了一口。

杂乱不堪的大床上,趴着一个□的女人,她伸手从陈昌的手中拿过香烟,放在自己的唇边吸了一下,而后吐出一个烟圈。“找过了,你不是说,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你不出面吗,我觉得找她最合适。”

“你还挺聪明,可别让尹澈发觉什么,那个小子现在的翅膀越来越硬了。”陈昌掐了掐女人的脸,然后伸手拿起床边的西服,从上衣口袋中掏出一张支票放在女人的面前。

“我先走了,喜欢什么就去买点什么,亮亮虽然不是我亲生的,可我对待他视如己出。”

女人没再说话,只是趴在床上,静静地等着陈昌穿上衣服,直至听到一声房门开合的响动。

女人爬了起来,张妍脸赫然醒目,她冷笑着拿起支票看了看上面的数字,将支票放在梳妆台上。

张妍□着身体走进浴室,浴缸里已经放满了水,她迈了进去,将整个身子泡在水里。

她不由得想起那个糜烂的夜晚,几双手在她的身上游走,男人淫邪的笑声,幽暗的灯光,粗暴对待,无一不让她痛彻心扉。

当她醒过来以后,她□着身体被扔在酒吧后面的一个小巷子里,她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在她以为就要那么等死的时候。

陈昌出现了,他把她抱到他的车子里,给她安排了医院,给她安排了留学。

那些什么在外国被人迷//奸的事情,其实早在她出国前就发生了,就在她和尹澈对峙的那天晚上,她去酒吧喝酒,发生的那件事情。

她恨尹澈,如果不是尹澈,她也不会落得那个下场,但她也爱尹澈,尹澈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她忘不了他曾经对她的好。

陈昌给尹澈设了一个局,这个局里有她,有陈雪丽,还有尹澈。陈昌让她在适当的机会出现在尹澈周围,编造了一个合理而又凄惨的故事来博取尹澈的同情。

不得不说,陈昌计算得非常准确,尹澈果然心存内疚,她成功地走到了尹澈的周围。

陈昌有个习惯,他觉得只有能和他上床的女人才值得他信任。在陈昌安排她和尹澈见面的前一晚,两人上了床。

陈昌床上有怪癖,他喜欢女人完全匍匐在他的脚下,让女人完全的撇去自尊,无论他想要什么姿势,女人都得配合。

两人第一次的时候,张妍在中途曾经跑到洗手间因为恶心而呕吐,可陈昌不管不顾的依然追到浴室去占有她。

想到那些不堪入目的画面,张妍将头埋在水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也变得麻木了,不管陈昌让她干什么,她都无条件的服从了。

她的什么傲骨,什么冷情,在被人轮/奸的夜晚就几乎无存,在跟陈昌上床以后,更是一点都不存在了。

在她觉得自己已经濒临崩溃的时候,陈昌又给了她希望,他告诉她只要她愿意,她可以当尹澈在外面的女人。

这是陈昌聪明的地方,他总是在适当的时候给人希望,让人对他心存感激。

张妍也不知道她对陈昌是什么感觉,是感激还是厌恶,但无论是什么,她脱离不了陈昌的掌控。陈昌知道她一切丑陋的细节。只要陈昌愿意,他能将她整个人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让她颜面无存。

张妍浮出水面,深吸一口气。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张妍痴痴地笑了起来。

陈昌说得对,当尹澈一无所有的时候,当尹澈被他们所掌控的时候,她就能跟他在一起了。

到那个时候,尹澈没有反击之力,他就会变成傀儡,她就会变成那个玩弄他的人。

不过现在,张妍的面色冷了下来,首先要知道尹澈的女人是谁。她可是给尹澈的女人准备了一个大餐,地点就在那个小巷里,她会让那个女人体会到她当时的痛苦。

“陈希呀,陈希,你要是回来多好,我会让你享受到我曾经有过的一切。”浴室内的笑声如同鬼魅,刺破夜空。

@@@@

“回来了,家庭聚餐很无聊?”陈希听到大门的响动,关上了邮件。

她扭头看着尹澈春风得意的样子,心里不禁暗想,她是让他吃点苦呢……吃点苦呢……还是吃点苦呢……

最终陈希决定了,这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

“嗯,挺无聊的。”尹澈上前搂住陈希的腰,低头埋在她的脖颈中间,嗅着她的味道:“我妈催我结婚,你的这件事情过两个月应该就能搞定了,年底我们结婚怎么样,你也见过我父母,我家里人对你也挺熟悉的,要是可以话,我们就这么定了吧。”

“你是在通知我,还是在征求我的意见?”陈希刚刚看过邮件,心底还有火,她也说不上是为什么,总之除了陈昌以外,她对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也有着很多怨愤。

听到陈希的话里带着一些火气,尹澈立刻朝着陈希的脸蛋亲了一下。

“当然是征求意见,我怎么可能随便替你做决定,呵呵……”尹澈干笑了几声,掩饰自己的心虚。

“是吗?为什么我觉得你在说谎?”陈希语气充满了质疑。

“我哪敢对你说谎,我这么诚实。”尹澈将陈希转了一个身,朝她眨了眨眼睛。

“我还是不相信,除非你找到证据给我看。”陈希耸耸肩。

“我上哪给你找证据,家庭聚餐又不用录像。”眼看着尹澈就要松一口气,突然他听到了一个非常讨厌的声音。

“要证据吗?我有。”尹澈转过身,姜琛站在大门口看着他笑得正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