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别跟我谈“处”

小说: 别跟我谈“处” 作者: 了了是我 更新时间:2015-03-14 17:35:06 字数:3443 阅读进度:55/76

第五十五章

“所以,那个老家伙没事?”姜琛拿起杯喝了一口茶。

陈希耸耸肩,用肢体语回答了他的问题。

“我早就该猜到不是吗?”姜琛看着陈希,眉头皱了皱,一口将杯中茶水饮尽以后,从沙发站了起来,拿起身边的西服,转身走出了尹澈的家门。

尹澈愣了一下,他没想到事情就这么解决了,姜琛竟然就这样走了。

只是姜琛的背影看起来有些说不出来的苍凉。

“小舅舅怎么了,我没有见过他这个样子过?”尹澈看向陈希,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做了很多事情,突然间发现,原来他所做的一切不过就是一个障眼法,换成谁都会不好受,更可况他这么自恋。”陈希看向尹澈,朝他笑一笑。

“现在来跟我说一下,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你都承诺了什么,否则我就去找姜琛问,你知道,他正失落而现在的我,为达目的能做出很多你想象不到的事情。”

尹澈看向陈希,他脸皮抽了抽,开始交代问题。

@@@@

外面的夜色正浓,夜晚的天气有些冷,姜琛将车开到山顶,静静地吸着烟。

他嘴角带着笑意,看着山下霓虹灯闪烁的夜景,他好像看到了他与罗杰相遇的那天晚上。

曾经,他痛恨过自己的样貌,父母还在的时候,他最多也就感受到一些人打量的目光。

在葬礼那天,在那样浓重肃穆的时刻,他躲在洗手间里哭,姜家就他一个男孩,他告诉自己的要坚强,但当时的他就是忍不住泪水。隔着一层薄薄的门板,他压抑着哭声,想要尽量将泪水憋回去。

门板并不隔音,他听到了有人在打着他的主意,污言秽语不堪入耳。听着外面的两个人相互称呼着对方名字,他发现,这两个人竟然还是父亲的世交。

他当时迷茫了,仪式结束以后,他独自打车来到山顶,他也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是想静一静,还是想做点别的事情。

他也跟今天一样,看着下面的灯光,那时的灯没有现在的这么亮,也没有这么多的高楼林立。

罗杰这个有着一头黑发黑眼的外国男人,来到了他的身边。罗杰看起来也很失落,沮丧又颓废。

罗杰跟他说了很多,说他对不起一个女人,说他是个骗子,明明结了婚有了孩子还要去招惹别的女人。

说他这几年一直都在妻子身边弥补自己的过错,可惜他却怎么样也弥补不了他对这个他爱的女人造成的伤害。

说他的妻子终于过世了,他罪恶的发现他竟然有了一种解脱的快感。说他终于来找这个他爱的女人,发现她的处境很不好,可惜她竟然宁愿受苦,也不要他的帮助。

说他活得失败,分不清自己的所想所要,既要享受家庭的温馨,又想享受爱情的甜蜜,到头来,对两方都造成了伤害。最对不起的是他从来没有想过,他竟然还有一个女儿。如果他早知道,这个女人肚子怀的是他的孩子,他当时肯定会阻止女人结婚。

现在一切都晚了,女儿不知所踪,女人宁愿折磨自己,因为她知道,她越是折磨自己就越是在折磨他。

罗杰当时喝着酒,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颠三倒四的话。

姜琛当时就是家里的乖乖宝,父母老来得子,那么多个姐姐照顾着,在这之前他从未接触过酒精,那天晚上是他第一次接过了罗杰递过来的红酒。

刚开始入口的感觉并不好,可是很快他就体会到那种略微眩晕的喜悦感,那种感觉很奇妙,让人很兴奋,仿佛一切的烦恼都变得微不足道了。

罗杰跟他说着爱情,亲情,友情,他跟罗杰说着自己对未来的迷茫。

后来他选择跟罗杰去过那种不一样的生活,他在那些惊险刺激中寻找着自己的定位。

很荣幸,他变得自信了,他学会利用容貌的优势,他变得自恋,他喜好沉醉在微醺的那种寂静里。

一个人,一杯酒,一个椅子,一个镜子就能给他带来足够的喜悦。

依然是罗杰走到他身边点醒了他,他告诉他,他还有家人,他需要回到家人身边,不能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如果他喜欢自己的脸,那就尽情的去喜欢,因为他长得美的足够让任何人疯狂。

罗杰给了他肯定,让他变得强大,让他能够保护自己,让他随心所欲的享受自己所爱的一切。

他一直都感谢他,这种感谢说不出来,却发自肺腑,比任何感谢都要来的更深。

八年前,他收到了罗杰的死讯,也收到他的一封信,罗杰只希望他能够时不时的帮他去看看那女人,但是不要告诉她自己的死讯,直到找到了他的女儿以后,再将这两个消息一起告诉那个女人。

这样女人就有了活下去的动力,而她也不会再为了折磨他而甘愿钻进那个牢笼里。

姜琛在那一天知道了女人的名字,陈锦瑟,那是一个诗情画意的名字,他开始着手调查她。看着她每天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偶尔眼睛里流露出来迷茫的忧伤。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发现自己的感情变了,他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虽然陈锦瑟不认识他,也不知道他的存在,可他觉得他们很相似,都过着自己的生活,都有自己与世隔绝的小生活。

慢慢的,他发现他对她的相惜似乎变成了一种爱慕。一个女人如果不爱一个男人,是绝对不会愿意折磨自己二十几年的。

而她甚至还不知道他的存在!他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出现在她面前。

后来他找到了陈希,这个普普通通的女大学生。她的背景看似简单,却越来越复杂,他和她斗嘴,和她开着小打小闹的玩笑。

当知道她可能是陈锦瑟的女儿时,他觉得他是把她当成晚辈来痛爱,很明显,他并不懂得怎么当长辈,他只能通过和她开玩笑来拉近两人的距离,互动多了,距离也就近了。

再后来,他又迷茫了,他发现他又开始受到了吸引,这是一种青春洋溢的吸引。

和陈锦瑟的沉寂不同,陈希总会带来不少的乐趣和惊喜,她做得饭菜可口美味,她偶尔的奸诈俏皮让人捧腹。

他终于明白了罗杰那天晚上那些话的含义,原来男人真的会被不同的人吸引,哪怕是她和他起初的设想大相径庭。

他不想像罗杰一样,摇摆不定,他发现了尹澈和陈希的关系,他给他们创造着机会,也在给自己毁灭着希望。他相信,当尹澈和陈希在一起以后,他就可以全心的关注陈锦瑟了。

可是那种感觉很失落,当他看到尹澈和陈希在一起的时候,他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感觉。

后来陈希失踪了,他又体会到了罗杰所谓的罪恶的解脱感。他想找到她,又不想找到她,可是他依然在尽心寻找。

他告诉自己,他可以全心的关注陈锦瑟了,终于可以不再摇摆了。

可是现在这是什么,陈希回来了,她第一个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尹澈,那是不是证明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已经很明确了。

可是罗杰也回来了,那他还剩下些什么,他可笑的发现,他竟然什么也不剩。

罗杰从来没有交过他,原来与其期望那种虚幻还不如抓住现实。他在想,如果他能抓住陈希,那么现在会是个什么样子呢?

也许一切又会不同了吧。

姜琛看着夜景,他发现原来哪怕是夜晚的景色也是可以变化的。

“你在这里,小希告诉我你知道了实情,我就猜测你在这里,你还愿不愿意跟我喝一杯。”跟那晚一样,黑发黑眼的外国男人操着一口并不标准的普通话,在姜琛的身后响起。

“好,不过我要先做一件事情。”姜琛扭过头,脸上的笑容已经变得妖艳而灿烂。

一个重拳落下,罗杰被打飞了出去。

姜琛走到罗杰面前,伸出手,将罗杰从地上拉起:“现在可以喝酒了,这是你欠我的。”

罗杰笑了笑,借着姜琛的手劲站起来以后,打开自己的车子,从后面搬出一箱红酒来,而后又取出两个杯子。“今天我们慢慢喝,这是我这些年自的酿的,酒的味道并不好,又苦又涩,不过酒劲很大。”

姜琛接过杯子,打开红酒。

他给自己和罗杰倒满,两人举杯相撞了一下。

“看你这么瘦,这几年过得也不好,你只要再有没有什么,我需要知道的事情而瞒着我就行了。”姜琛看着罗杰,这男人对于他来说亦父亦友,他对他心存的感激无以为报。

“呵呵……”罗杰干笑了两声。

姜琛看向罗杰,脸色阴沉了下来。

“我忘记了自己有没有跟你说过,杰斯其实是我的儿子。”

“没有。”姜琛看着罗杰挑了挑眉。“你活着也好,其实我也想跟你说来着,你知不知道我一个性//幻想对象是陈锦瑟,而第二个是陈希。而你儿子杰斯的第一个性//幻想对象,你猜猜是谁?”

“不会也是陈希吧?”罗杰恨不得自己没从坟墓中爬出来。

“不是。”姜琛摇了摇头,朝着罗杰轻舔了一下嘴唇:“是我,而我现在则在考虑,我的异性恋没有一个成功的,我要不要开始同性之旅呢?”姜琛抬起头看向夜空,脸上的表情前所未有的迷茫。

罗杰也看向夜空,脸上的表情前所未有的担忧,也不知道是担心儿女,还是担心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