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别跟我谈“处”

小说: 别跟我谈“处” 作者: 了了是我 更新时间:2015-03-14 17:35:09 字数:3435 阅读进度:58/76

第五十八章

陈希不知道被尹澈折腾了多久,反正当她再次睁开眼睛,天已经大亮了。她的手已经被松了绑,手腕上青紫的痕迹诉说着昨晚尹澈的残忍。腰好像要断了一样,略微动弹一下就觉得酸痛。

陈希用眼睛环视了一圈房间,她现在所处的地方是客房,估计昨天那个床是睡不了了。身边虽然没有人,但还有些余温,这表示尹澈也刚起床不久。

陈希尝试着从床上爬起来,全身酸软的跟虚脱了一样,她在心中暗骂尹澈的混蛋行为。

“怎么不再睡一会,现在就醒了?”尹澈端着早餐从门外走了进来,和陈希的疲惫不同,他看起来神清气爽的。头发还未干,□着上半身,腰间围着一条浴巾,水珠还不时的从他的发梢滴落下来。

尹澈餐盘中的东西很简单,就是两盒牛奶,几片面包,还有几片火腿,一看就是从冰箱中直接拿出来的。

尹澈走到陈希身边坐下,将餐盘放在床头柜上,伸手将她抱在自己腿上,陈希身上不着寸缕

,突然暴露在空气中,感觉到丝丝凉意。

“昨晚舒服吗?”尹澈的头埋在陈希的脖颈间,舔着她动脉流经的血管。他的手又开始向下移动。

尹澈不说陈希还没觉得什么,他说完这话,陈希便伸出手,将手腕青紫的痕迹给尹澈看。

尹澈眼疾手快抓住陈希的手腕,放在自己的唇边,轻轻的吻着、

“这样还痛吗?”尹澈边吻边问。

伸手不打笑脸人,尹澈这温柔的对待让陈希有气却撒不出来。

“以后不准那样,太疯狂了。”陈希看向尹澈,发现他眼神开始闪躲。“你得跟我保证,不准那样。”

“呵呵,饿了吧,快吃点东西。”尹澈将盘子端在陈希面前。

“回答我问题,不准回避问题。”陈希瞪了尹澈一眼。

“你喝咖啡吗?我去倒杯咖啡给你。”尹澈说着就将餐盘往陈希腿上一放,起身飞快的走了出去。

尹澈走到厨房,松了一口气,他给自己到了一杯咖啡,苦涩的咖啡让他清醒了一些,他眯了眯眼睛,嘴角带着笑意。

刚发掘出来的乐趣怎么能就这么放弃了呢,好多变本加厉的想法在他脑中形成,他得一点点实验才行。

“阿嚏……”陈希打了一个喷嚏,她拉起被子将自己裹在里面,眼睛看着房间的大门,她敢肯定尹澈又在打着什么主意。

陈希抬头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指针已经指向了十二点,再有两个小时,和陈昌公司的签约仪式就开始了,过了今晚,她也该出去活动活动了。

“来,喝杯咖啡,精神精神。”尹澈端着咖啡走了进来。

“你还没有回答我刚刚的问题呢。”陈希看向尹澈,她对刚刚的问题很执着。

“呵呵。”尹澈笑了笑,他将咖啡放在床头柜上,他一把拉下自己的浴巾,那里狰狞的挺立着。

陈希瞪大了眼睛,看着尹澈一点点的逼近。她往后缩了缩:“你别乱来,我可告诉你,我不是那么好惹的。”

“这不能怪我,你刚刚让我回答问题,我就温习了一下昨夜的种种,男人这样的时候是无法思考的,消了肿以后我再回答你。”

听完尹澈的话,陈希想要翻身下床,尹澈一把抓住她的腿拖了回来。

“乖,消了肿以后,我告诉你答案。”

“嗯……”一声闷哼,陈希挺起身子,感受着后面的入侵。

尹澈用力的一顶:“我真担心,你让我回答问题的时候,我就会温习昨夜画面,然后这个肿就怎么也消不下去。”尹澈稍微抽出一点,又全力的撞了进去。

“还要我回答吗?”尹澈又微微的抽出了一点,他的下一次撞击的轻重全在陈希的答案中。

陈希想要爬离尹澈,发现她的腰已经被他固定住了,他那蓄势待发的家伙正等着最后的指令。

“还要不要答案了?”尹澈的话充满威胁。

“不要了。”陈希咬牙摇了摇头。

“嗯啊……”一声惊呼,尹澈这次的力度比上次还要重。

“既然如此,我们要好好的庆祝一下才行。”尹澈身体力行的开始了他盛典。

陈希一次次承受着他冲击的力度,一声高过一声的呜咽在房中响起。

当陈希再次醒来,天色已经渐渐变黑,她起身打开灯,床头留着一个便签,尹澈告诉她,他今晚有个应酬,让她乖乖在家等他回来。

陈希咬牙切齿的将纸条团成一团扔进垃圾桶中,她决定她一定要争取床上男女平等的地位,否则用不了几天,她就得被尹澈折磨得不成人形。

到底该怎么办呢?陈希灵光一闪,计谋涌上心头。

@@@@

尹家大宅,尹母正悠闲的品着茶,茶香在她口齿间流转,芳香四溢,沁人心扉。

“尹夫人,小女不懂事,您别见谅。”陈昌堆笑给尹母添了添茶水。

“不见谅。别人家的孩子我一向都不愿意管,除非有人想设计我儿子”尹母扫了陈昌一眼,端起茶杯又喝了一口。

“雪丽也是太喜欢小澈了,才突发奇想的想出这么个馊主意,现在这些电视剧之类的真是害人不浅,竟是一些女人争斗的大戏,雪丽也是看多了,尹夫人你别生气。”

“噗……”

陈昌的话没说完,尹母一口茶水呛了出来,她看了看陈昌,真怀疑这家人是怎么了,脑袋都进水了,找这么个烂理由。承认一下错误也就算了,竟然把问题推到电视剧上面,尹母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她放下茶杯,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嘴,刚刚真是给她呛了个够呛。

尹母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看向陈昌:“我记得,陈总曾经在我面前说过,雪丽从上大学开始就一直帮着家里打理生意,搞慈善晚会。别人孩子看电视的时间,她都用在了公益和生意上,当时还引得大家一致的赞扬,现在怎么突然间变得电视剧看多了,难道是我糊涂了?”

尹母的话说完,陈昌脸色变得有些发绿,脸上的笑容也有些挂不住了,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尹家的茶再好,他也尝不出滋味。

陈昌原本以为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尹母一直都是大家闺秀,贤妻良母的样子,除了对尹澈的婚事上心,其它的事情她好像都漫不经心的。

陈雪丽还说过,尹母有时在家看电视剧都能看哭了,简直就是那种富家千金小姐,不问世事的典范。

陈昌与尹母对视一眼,尹母眼中的精光让陈昌心头一惊,他突然有一种与虎谋皮的感触。

陈昌不敢再多说什么,又客套几句,放下茶杯匆匆的告辞。

尹母用遥控器打开电视,端起茶杯又品了一口,茶还真的不错。

一双有力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男人的两鬓有些发白,表情严肃,但是眼中写满了宠溺。

“你不是一直觉得能生养就是好事吗,怎么现在开始管事了?”尹父轻轻揉按着尹母的肩膀。

尹母眯着眼睛长舒了一口气:“陈雪丽让我给小澈下迷药,然后她好生米煮成熟饭。想当初我给你下迷药的时候,也是自己搞定的,真不知道这些年轻人想什么。她也不想想,只要是两条腿带咪咪的就能当媳妇,媳妇多得是,儿子只有一个,我可能不可能为了她让小澈埋怨我。”

尹母用手拍了拍尹父的手背:“我早就感觉她不对劲,平时搞些小聪明我也懒得管,看不见就当不知道,这还不是为了你,满足你的一个心愿,也算了了我的一个心事。”

尹父揉捏尹母肩膀的手停了下来,他看着尹母的背影,无奈地摇摇头。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老夫老妻了,还惦记着那些有的没有的。”

“你敢说你心里没有她?”尹母扭过头看向尹父,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来的复杂。

“我只是对锦瑟有些愧疚而已,如果不是我们结婚,她也不会天天在国外游荡,发生那些不好的事情,现在人也失踪了,只剩下一个女儿。”

“当时要不是我给你下迷药,我也不会怀小澈,没有小澈说不定你就和她结婚了,说来说去这一切都怪我,我也没想到锦瑟会出那样的事情。”尹母有些伤感,眼圈里含着泪,眼看着就要掉了下来。

尹父见状,急忙柔声的安慰了起来,甜言蜜语说个不停。

佣人们已经对尹家这对老两口见怪不怪,别看尹父平时不苟言笑,和尹母独处的时候,那是说多温柔就多温柔。

尹母平时很少这样,但是陈雪丽的事情抽痛了她的过往。

尹父见尹母有些越演越烈,说出了他隐藏已久的心事。

“其实我早就想和锦瑟分手,你的迷药只不过是一个手段而已。”

尹母停下了抽涕,诧异的看向尹父:“这么说,是你设计的我?”

尹父点了点头,用手指擦掉尹母泪水:“这回不内疚了吧,我一直没敢告诉你,怕你生气。”

尹母笑着摇摇头,“你不告诉就对了,我不内疚了,可惜我告诉你,我要跟你离婚……”

即刻,尹澈的好心情被一条电话所破坏,他愣愣的挂断了电话,脑中有些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他有些纳闷,平时恩爱有加的父母,年过半百了,竟然要离婚,开什么国际玩笑。

作者有话要说:人人都有故事,让狗血来得更猛烈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