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别跟我谈“处”

小说: 别跟我谈“处” 作者: 了了是我 更新时间:2015-03-14 17:35:12 字数:4167 阅读进度:61/76

第六十一章

咖啡的香气弥漫在整个客厅的上方,陈希手捧着咖啡杯,看了看墙上的挂表,时间已经指向下午一点整,这个时间应该是尹母和陈雪丽见面的时间。

用不了多长时间,她就能让陈昌得到应有的报应,她手边放着一个信封,散落在外的照片似乎正在叙述着一个故事,一个由某人精心安排的故事。

陈希喝了一口咖啡,将照片按照顺序一张张的排列开来。

一个幽暗的小巷旁,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打开的车窗露出一直手,上面夹着一根雪茄,一只有些年头的婚戒暴露了主人的身份。

小巷内正上演着一个女人最恐怖的噩梦,那个梦除了痛苦,绝望,压抑再无其他。

几个男人一脸满足的从巷子里走了出来,车内的人递出来一个信封,黄色牛皮纸的信封,看起来有些厚度。

待到几个男人散去,一个有些肥胖的身躯从车内走了出来,很快他进入了巷子,再出来时,怀里便多了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女人的脸被照得很清晰。

女人的头发凌乱不堪,那张脸挨过几巴掌,已经肿得有些脱像。但是轮廓依稀可变,很是熟悉。

陈希将照片摆满了整个茶几,随即她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麦克接电话从来都非常迅速,不会超过两声。

“是我,这个女人是张妍对吗,如果没猜错的话,那个男人是陈昌?”陈希已经有了结果,但她想再确认一下。

“是的,女人就是张妍,正如你看到的一样,过程就是如此,没有任何的断章取义。”麦克冷静的声音从听筒中传了出来。

“我知道了,谢谢。”陈希想要挂断电话。

“你想怎么做?”麦克喊住了她。

陈希笑了笑,笑中有些苦涩,有些无奈:“放心,我不会功亏一篑的,陈家还关着陈锦瑟,罗杰还想要弥补他的过错,我会给他这个机会的。”

陈希看向照片,说不出的心酸,就算她和张妍前世不和,但是这样的结果对于张妍来说也未免太重了。

她说不出来是同情,还是可怜,又或者是作为女人的设身处地,感同身受,但是陈希就是觉得,她看了这些照片以后很不舒服。

“你没事吧?”麦克的声音里满是关怀。

“没事,这个照片你怎么不早点给我,说不定我能做些什么,至少张妍不用这两年一直当陈昌是好人,她能远离这个混蛋。”

“照片是姜琛给我们的,这是他查到的内容,他前几天刚给我,原本没打算给你看,事情已经发生了,看了也改变不了什么,只会让你心软。但是后来罗杰说还是让你知道比较好。”麦克的语气很轻柔,虽然陈述事实,但他好像在安抚陈希的心情。

“替我谢谢罗杰,我是应该知道。”陈希笑了笑,她将手机夹在脖颈间,伸手将照片收了起来。

“其实,你要是能叫罗杰一声父亲,他会很高兴的。”麦克顿了一下,他没有得到陈希的答案。“还有,你也别埋怨姜琛,这不是他的义务。”

“恩……”陈希应了一声,按下了挂机键。

事情已经接近尾声,综合多方的调查结果,越来越多的事情浮出了水面。

陈希突然发现她有一种恐惧感,这种恐惧不是担心自己的计划会失败,而是担心成功以后,参与到这件事情中的人该怎么样继续生活下去。

她发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

假设尹母没有和尹父在一起,也许陈锦瑟就不会遇到罗杰,就不会未婚先孕。

假设陈锦瑟没有未婚先孕,她就不会嫁给陈昌,做一对表面的夫妻。

再假设,如果陈锦瑟不要那么刚烈拒绝和陈昌同房,也许陈昌也不会犯下这么多的错误。

陈希找出一张陈昌年轻时候的照片,他衣着朴素,脸上带着稚气,眼中充满了向往,长得也算得上年轻又帅气,那个时候的大学生也是骑着白马的天之骄子。

她又找出一张陈昌现在照片,多年生意场上的摸爬滚打,处心积虑的精于算计,已经改变了他的模样,衣着虽然华丽气派,但是再也找不出他眼中的清澈取而代之的是混浊,甚至已经无法从他脸上看出来什么,烟酒让他变得肥头大耳,头发也变得稀疏。

陈希深吸一口气,她又抽出陈雪丽儿时的照片,身着白色公主裙的粉□孩,脸上带着对家的憧憬。

第一张照片是陈雪丽在孤儿院的合影,似乎有些东西是天生的,例如怎样讨好大人,陈雪丽在这些儿童里尤为突出,她有两个好看的酒窝,白嫩的皮肤,一双大大黑白分明的眼睛。

第二张,是她和陈昌的合影,看起来很像是参加什么活动,陈雪丽手里抱着一个娃娃,依然跟一个小公主一样,穿着白色的连衣裙,但眼中多了点什么,那是一种喜悦,是一种体会到温情的温暖,还有一种隐隐作怕的担忧。

陈希感觉脸上有了湿意,她抽出一张面纸擦干了眼泪,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眼泪是为了谁而流,到底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照片中的所有人。

也许换一种环境,哪怕是换一种生活的态度,现在的境遇就会大不相同。

陈希不由得想,如果她不是重生了一次,也许这所有的一切,她都不会知道,一切都会随着她的消逝而消失。

但就算那样,尹澈被瞒在骨子里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也许他真的会和陈雪丽或者张妍当中的任何一个人组建和睦的家庭。

但是这一切都无从谈起,因为人生就是这样,每走一步就会随之带出后面一系列的事情来。

而后面的事情是好,是坏,没有人能知道。因为人生就是一个夹杂了各种巧合各种机遇关联在一起的故事。一句话,也许就能改变人的一生。

感觉到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陈希接通电话,她看了一下时间,自己竟然看着照片发呆了一个下午。

“阿姨,怎么样,还顺利吗?”开口以后,陈希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

“一切都在掌握,陈雪丽承认完错误以后,我就走了。”尹母的声音有些兴奋,她跟陈希描述与陈雪丽见面的种种细节。

“欲擒故纵,姜还是老的辣。”陈希嘴上赞叹着,但心中的阴翳还是挥之不去。

“我在逛超市,知道你不方便出门,晚上吃什么,我买回去。”

陈希脑补着尹母穿梭在货架当中情景,不由得暗暗咂舌。她曾经嫁入尹家五年,从未见尹母逛过一次超市。甚至尹母还教训过自己,告诉她有什么需要的东西,佣人就会去买了,哪怕一条内裤都要去定制,那才叫品位。

“阿姨,我不挑食,什么都行,你看着买就好了,反正尹澈的冰箱够大,里面几乎都没有东西。”

“行,那我看着买了,挂了,这里信号不好。”

听筒中传来滴滴断线的声音,陈希不知自己该做何表情。

刚刚尹母的声音明显是惊奇,好像找到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超市对于她来说或许是陌生的,但又恰恰可以当成一种新的尝试。当她想要尝试的时候,那所谓的品位和格调也会被抛在脑后。

算了,不想了,陈希摇了摇头,将所有的东西都收拾起来。

门铃适宜的响起,陈希看看视频对讲机,门外是姜琛,他带着一副墨镜,穿着一件衬衫,哪怕是领口处解开的扣子,都像是故意为之。

“你一个人来的?”陈希打开大门。

“你还想要几个人来,以前一起住了那么久,哪回不是就我们两个人,你还怕我吃了你?”姜琛的语气里有些不满,不过这让陈希觉得舒服了不少,似乎姜琛有了点人味,不像以前那么高不可攀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了。

陈希从鞋柜中拿出拖鞋放在姜琛脚边。

“你走了以后,我就没享受过这种待遇,你是不是也这么伺候尹澈?”姜琛的话让陈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觉得有些尴尬。

“逗你玩呢,我还能跟外甥抢女人?”姜琛换了鞋,迈步走进客厅。“我来跟你说一件事,杰斯来了,罗杰和麦克正陪着他玩呢。”

“真的,那天叫他过来吃饭好了,杰斯也不是外人。”陈希有些惊喜,五年前她虽然和杰斯交情不深,但她依然记得那个像金毛犬一样的阳光男人,看起来傻傻的很可爱。

“呵呵……”姜琛干笑了几声,脸上的表情好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陈希。“你以为杰斯来是好事?”

陈希不说话,只是盯着姜琛看,姜琛的这句话下面肯定接着答案。

“你知不知道,杰斯是罗杰的儿子,你们同父异母?”姜琛问。

陈希点了点头。

“那你知不知道,这五年罗杰一直陪着你?”姜琛又问。

陈希又点了点头。

“那你又知不知道,杰斯曾经说过如果他发现罗杰出轨的对象,他一定要亲手杀了她。”

“你开玩笑吧?”陈希瞪大眼睛。

“我是会开玩笑的人吗?”姜琛看向陈希。

陈希又点点头。

“我是开过不少玩笑,不过这回绝对不是开玩笑,杰斯母亲当时得的是抑郁症,就是在知道罗杰有了外遇之后,杰斯可不像你看到的那么阳光。”

姜琛打开冰箱,看到里面空荡荡的没什么吃的东西,一脸的失望,他又打开冷冻室,翻着里面的东西继续说:“罗杰陪了你五年,但杰斯总共能看到罗杰的次数,用十个手指加上十个脚趾就数清了,就算他不打算灭了你,但是把你弄到一个生不如死的地方还是可以的。就算我和罗杰加上尹澈能找到你,有些事情可能也会发生的,所以你一定要注意点。”

发现冰箱里什么吃的东西都没有,姜琛非常郁闷,他看向陈希。“冰箱这么空,你晚上吃什么?”

“阿姨去买了。”陈希看看时间,估计尹母也该到家了。

“你们雇保姆了,还是小心点好,让保姆也回家休息几年,等搞定杰斯再说。”姜琛合上冰箱的门。

“不是保姆,是尹澈的母亲,也就是你的姐姐,她去买了。”陈希解释道。

“你跟我开玩笑吗?”姜琛看向陈希,陈希一脸的诚恳。

“我先走了,别说我来过。”姜琛说着就要走。

“尹澈说你一直都能应付得来他妈妈,原来你也怕呀!”

“尹澈有没有跟你说过,他妈只要说起娶媳妇的问题,就能连着说上几个小时不带喝水的。”姜琛看着陈希。

“说了,所以尹澈说你厉害,他说你是他最崇拜的小舅舅。”

“罗杰复活以后,我发现,人不能太较真,该让自己轻松的时候千万不能硬挺。”姜琛的表情有些僵硬,不似刚才那么自然。他深吸一口气,没再看向陈希。“我走了,你万事小心,罗杰会安排人保护你的。”

客厅内的空气似乎有些稀薄,陈希觉得她有些透不过气,她说不上来自己对姜琛是哪种情感,也许不认识尹澈……

哪有那么多也许,陈希摇摇头,晃掉满脑子的也许。

“小琛,你怎么来了?”尹母大包小裹的走进屋,看到客厅中陈希和姜琛,她迟疑了一下,随即脸上的笑容完美无暇。“今晚在这里吃饭,你和陈希也认识,小澈都有结婚对象了,你什么时候也能领回来一个让我看看,我一把屎一把尿的将你拉扯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