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前世姻缘

小说: 别跟我谈“处” 作者: 了了是我 更新时间:2015-03-14 17:35:18 字数:5694 阅读进度:67/76

第六十七章

自从那天晚上不欢而散以后,尹澈这几天没有再出现在陈希眼前,陈希也乐得悠闲,身上的管子在她清醒后第二天便撤了,除了还需要定期输液,她的身体也在逐步的恢复中。

其间尹家保姆领囡囡来了一次,那是陈希清醒后第一次和囡囡说话聊天,毕竟是自己血脉,她能感受到心中的那份柔软。果然不出陈希预料,囡囡过得并不开心,原本囡囡是万众瞩目的小公主,突然有了一个男孩分走了她大部分的痛爱,她很失落。也许像囡囡这么小的孩子还不知道失落是什么意思,但是她无意识的一些行为已经表露了出来。陈希发现囡囡有了喜欢咬指甲的习惯,眼神中也若有若无的透露出孤单。

为此,陈希心中很酸涩,她能体会到囡囡的感觉,妈妈昏迷,爸爸工作忙,原本痛爱自己的奶奶有了痛爱的外孙,佣人更是会见风使舵的知道孰轻孰重。

陈希有意无意的问了囡囡一句,如果爸爸妈妈分开了,囡囡愿意跟谁在一起,也许是现在的信息太发达了,五岁的囡囡竟然也或多或少的知道了离婚的概念。她问陈希,如果分开以后还能否看到爸爸。当得知依然可以看见,但是可能不能天天见以后,囡囡最终的选择让陈希觉得欣慰,囡囡还是选择和陈希在一起。

这让陈希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她曾经选择过让这个小生命不在世间出现,现在她终于又可以失而复得了。在没有囡囡的那一世,她曾经无数次想起这个小生命,想起她带给自己的惊喜,但是那时的惊喜无法跟任何人分享。

既然有了囡囡,陈希离婚的决心更坚定了,虽然偶尔她会想起对自己好的那个尹澈,但她知道那个尹澈和这个尹澈其实并不是一个人。同样的人在不同的经历中,会向着不同的方向发展,现在的这个尹澈并不是自己喜欢的那个,哪怕两人的身份相同,样貌相同。

为了分清梦境和现实,陈希让护工替她找来了电脑,她尝试着去看一些繁复的外文书籍,她惊喜的发现原来自己还真得能看懂,这证明了她还真是重生了两次。这对于陈希来说是一件非常有利的事情,这代表至少她还有工作能力,在离婚后可以想办法养活自己和囡囡。

想到了离婚,陈希便又想起来一件事情,当时她和尹澈结婚之前,她好像签过一个婚前财产公正协议。有了那份协议和现在的婚姻法,估计她是分不到尹澈的什么东西。

陈希清楚自己的处境,她虽然有工作能力,但现在的她还是一个为了嫁给尹澈而中途退学的大学生,这样的她并不好找工作。而且这一世,她应该也没有和罗杰相认,那也就是说,她首先要考虑离婚初期的时候她要怎么生活。

在可以下地以后,陈希便逐一的梳理自己的随身物品,她发现自己的钱包也在医院,里面有她的身份证件和各种卡片。她想起来,自从张妍搬进尹家以后,她便将重要的物品随身携带,当时也许是出于一种小心谨慎的防范,但是现在,这种行为还真是为她打开了便利的途径。

她核实了所有储蓄卡当中的款项,约有一百多万,这些钱在她出院以后,应该能够维持她和囡囡的日常生活费用。

有了钱便有了底气,陈希松了一口气,这样的话,等她出院以后便可以和尹澈谈离婚的事情了。

@@@@

姜琛原本打算尽快去看看陈希,但他发现了一些苗头,自从陈希醒后,有些人便不安分了起来。他本来不喜欢多管闲事,他只答应了罗杰照顾他女儿一个人,这种照顾在姜琛的认知中,就是保证她活着就行。

不过现在姜琛发现,有些人似乎并不希望陈希能继续活下去,她当时昏迷的时候,医生曾经宣布她可能会一直昏迷,那时的她反而很安全,现在她醒过来,一切便危机四伏了。

姜琛不喜欢敌人在暗我在明的这种关系,因为暗处应该是属于他姜琛的。他利用几天时间调查清楚那些人动向,在安排好一切以后,才不慌不忙的来医院探望陈希。

姜琛推开病房的门,病房内的情景,让他颇为惊奇。

陈希正拿着一本书,一边在地上走动一边阅读。姜琛在国外呆了十年,他扫了一眼书的封皮,竟然是一本原文书籍。在他的印象中,陈希并不是一个爱看书的人,至少他从未见过陈希读书。

他对陈希最多的印象,就是这个女人喜欢抓奸,哪怕大着肚子的时候也会去抓奸,应该说陈希是那种典型的怨妇。可是今天,他竟然发现她在看书,而且还看得津津有味。

“咳咳……”姜琛咳嗽两声,提醒陈希他的存在。

“姜……小舅舅……您来啦!”陈希原本打算直接喊姜琛的名字,转念一想似乎又不合适。便按照陈希本世应该喊的称呼来喊他。

“听说你醒了,我来看看,就你一个人?”姜琛突然觉得有些说不上来的别扭,平时陈希对他总是疏远而忌讳,今天除了称呼上没有变,两人之间的感觉好像变了,就好像,她跟他很熟悉似的。

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气氛,让姜琛感觉有什么事情脱离他的掌控。

“我看书的时候不太喜欢身边有人盯着,那感觉很怪异。”陈希朝姜琛笑了笑,然后她走到自己的病床边坐了下来。“小舅舅你也坐,您这么站在门口我觉得挺奇怪的。”

姜琛没有说话,他走到陈希病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他打量着陈希,他觉得陈希的精神状态很好,确实是和她昏迷前有了很大的区别,她的眉眼间多了自信少了焦虑,仿佛一切都尽在掌控。

“是不是很快就能出院了,我听尹澈说,你出院以后有了别的打算?”姜琛的话有些含糊,但是陈希听得出来他话里的含义。

原本她和这世的姜琛并不熟,但姜琛在这一世中并没有给陈希带来什么伤害,再加上那一世的良好印象,陈希对姜琛也自然的感觉亲切。

虽然姜琛此时问的问题明显是为了尹澈问的,但陈希并不感觉反感,本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她也不想含糊其词。

“恩,小舅舅你是最清楚我和尹澈这五年是怎么过的,我累了,不想再过那样的日子,我觉得离婚是对我们都好的选择。”陈希朝姜琛笑了笑,脸上笑容很自然很镇静,像是经过深思熟虑过后的决定。

“你有没有考虑过先分居一段时间试一试,也许事情还不至于那么不可挽回。”姜琛试探的又问了问。

“这里又不是国外,分居在这里并不流行,我觉得既然可以离婚,那就不要再拖下去了。尹澈这五年和我在一起的时间合计也没有几个月,除了我是他名以上的妻子,我们和分居也差不了多远。”陈希正说着话,护士推门而入。

“该输液了……”护士手里拿着托盘。

“小娜呢?”陈希看向来人,她自从清醒以后所见到医护人员就那么几个,今天的这是个生面孔。

“休息了,今天我给你换药。”护士的手脚很麻利,配药的动作也丝毫不差,但陈希就是觉得有些不对头。

陈希从上到下的将这个生面孔的护士打量了一遍,在她准备给自己扎针的时候收回了手。

“去把我的医生叫来,我有些事情要问他。”陈希嘴角含笑,眼中有些嘲讽。

“我先给您输上液,再去喊他。”护士的语气似乎有些急迫。

“谁让你来的,这是什么药?”陈希状似无意的问了一句,她的这句话让眼前的护士立刻露出了马脚,她放下手中针头便要夺门而出。

姜琛略微动了动,很快这个护士便被他按在墙上。

“我可不可以理解为,这是女人之间的嫉妒,如果我不是尹澈妻子,也许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吧。”陈希看向姜琛,她的表情并不惊慌。

“你不害怕?”姜琛稍微用了点力气,护士的身体软了下去,他像扔包袱似的把人往门外一扔。

“害怕又有什么用,该来的还是要来。”陈希扫了一眼门外,有人影在晃动,估计这个假护士已经被姜琛带来的人给带走了。“你今天来也是因为知道了什么消息吧,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巧?”

陈希的话让姜琛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他眼神专注地看着陈希,虽然他曾经和尹澈开玩笑说什么穿越之类的事情,但平心而论,他并不相信会有这种事情存在。但是陈希的表现还真的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是我小时候,我梦见了我家有个大房子,梦见了我总是被父亲打骂,梦见了有一天我差点被父亲溺死在游泳池中的时候跑出了那所大房子。你说巧不巧,梦里的人我竟然也在现实中见过。”陈希看向姜琛,“而且我莫名的就是觉得你会知道一些跟我相关的事情,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

“你到底是谁?”姜琛站起身子走到陈希身边,他的视线直射入陈希眼中。

“陈希……”陈希的回答斩钉截铁,她与姜琛的目光在空中交汇,毫不回避。

病房内的空气好像凝固了一般,安静的只能听到两人的呼吸声,陈希的目光清澈,坚定,直白,要不她就是最好的隐藏者,要不她就什么事情也没有隐瞒。

“我该走了……”姜琛突然觉得有些心慌,事情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他需要冷静一下。

“我在这里等着你的答案。”陈希的话让姜琛愣了一下,他的脚步停顿了一下,随即走了出去。

陈希躺回到病床上,静静的看着天花板,她在走一步险棋,这步棋是成败的关键。她没有时间再等上另外的五年。这一世,她势单力薄,如果没有姜琛的力量,也许她这一辈子就只能当一个单亲妈妈,领着囡囡稀里糊涂的度过余生。

她不想这样,现在的陈希找不到罗杰,罗杰似乎也没有想着来找她。除了姜琛是她能找到的依靠,她找不到其他的人。

陈希舒了一口气,话已出口,就没有回旋余地了,她现在能做的就只是等着姜琛的答案了。

陈希扭头看向窗外,重生本就是一个奇迹,重生两次就是奇迹中的奇迹,既然如此,她相信,老天爷还是向着她的,她应该能心想事成的吧。

@@@@

“谁派你去的?”姜琛回到酒吧的地下室,刚刚带回来的假护士已经清醒。

“没有人,我是尹澈的情人,他妻子醒了以后,便不在理会我了,我只是想让他的妻子再继续昏迷下去。”假护士的托词让姜琛眉头挑了挑,尹澈这个家伙花心还真是成了各种理由最好的借口,虽然荒谬,但在不知情的人眼中,说不定还真会相信会有这样的事情出现。

“你觉得我长得美吗?”姜琛朝假护士笑了笑,笑容艳丽绝伦。

“美。”假护士点了点头。

“这世间的东西总是有两面性的,绝对的东西最容易引起人们的注意力。既然有美那就必然会有丑的东西,你知道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最痛苦的是什么吗,那就是年华还在但是容颜却老去。”姜琛挥了挥手,小黑见状便转身走出地下室。

“你要毁我的容?”假护士的声音有些惊慌。

“我才不干那么没品的事情,先给你看一段视频。”姜琛打开电视,一段视频播放起来。

姜琛走到假护士的身边,和她并排一起看电视,视频的内容像是科教片,但是其中的内容配合上姜琛刚刚个言语和现在的气氛,简直比任何的恐吓都有力。

“我有一种药,据说注射以后,你脸部的皮肤便会逐渐的松弛跟老年人一样,但是你的身体还是年轻的,你想不想试一试,那种变化你每天都能看得到,相信这个过程会很有趣。”姜琛附耳在假护士身边,轻声细语的说着话。

“你变态……”假护士声音里的恐惧显露无疑。

“刚刚你不也说我长得美,像我这样美的男人,多少会有些不同寻常的。”姜琛并不生气,脸上的笑容气定神闲。

“老板,东西拿来了。”小黑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上面是一个药瓶,一只针管。

“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我只是执行任务而已。”假护士最终还是没沉住气。

“你们怎么联络的?”

“电子邮件,我的账号是xx……”

小黑随即打开随身的电脑,按照账号密码登陆了邮箱。

姜琛走过去看了一眼电脑,眉头挑了挑,他拿着电话走出了地下室。

翻出了杰斯电话,姜琛便将电话拨了过去。“我们不是已经说过了吗,她是无辜的,你的怒气已经发泄过一次了,这次又是为了什么?”

“原先是私仇,现在是委托。”杰斯的声音响了起来。

“谁?”、

“反正是你那个城市里面的,你应该比我清楚,我可没有告诉过你什么。”

姜琛挂断电话,走回自己的办公室坐了下来,他刚刚只不过是需要找杰斯确认一下而已。看来有些人已经着急了,他原本只是让陈希活着的想法在现在看来有些困难了。

他讨厌被动的挨打,所谓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那会让人一直保持警戒的丝毫不能放松,与其那样,还不如将那些蠢蠢欲动的萌芽扼杀在幼苗阶段。

“我会帮你,但我派人去给你做一个DNA的测试,确保我没有帮错人。”姜琛拨通了陈希的电话。

“没有问题,我愿意配合,你有没有什么事情想要问我的。”陈希松了一口气,等待还确实是很折磨人的一件事情。

“没有必要,我只需要知道你的身体是陈希的就行了。”姜琛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陈希盯着手机做了一个鬼脸,她倒是想看看姜琛的这种不好奇的行为能持续多久。

“看见你没事我就放心了,辙辙叫阿姨。”张妍的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

“我才不叫,她是个抢爸爸的坏女人。”张妍手边的小男孩出言不逊。

“你怎么不敲门?领着孩子也不注意家教。”陈希没有理会小男孩,只是抬起头看向不请自来张妍,微微皱了皱眉。

“我……”张妍愣了一下,没想到陈希见到她的第一面不是歇斯底里,而是这么冷静的训斥。

“我听澈说你醒了,便带着孩子过来看看,担心你还在睡觉,怕吵醒你。”张妍理由听起来很充分,陈希又看了看她领着的小男孩,当着孩子面,陈希也不想再说些什么令人难堪的话,索性便拿起床头的书读了起来。

“澈跟我说,你的身体不好,让我们母子两人搬出去住一段时间,等你好了以后,再接我们回去。但是辙辙实在是不想离开奶奶和爸爸,我想跟你商量一下,能不能我搬出去,但是让辙辙住在尹家,你也知道孩子是无辜的。”张妍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陈希看。

陈希将书放在腿上,无奈的望了望天,还真是不让人消停。张妍说这话的意思明显是想激怒她。“不用那么麻烦,你和辙辙都留下,我和囡囡搬出去。”

“这怎么可以,你这样我会心里不安的,毕竟你才是尹澈的妻子。”张妍说着便哭了起来。

陈希皱着眉,看着张妍的自导自演,不知道该在说些什么,这女人演得到底是哪出戏?

“你们在干什么,怎么哭哭啼啼的。”尹澈又推门而入。

“爸爸,那个坏女人欺负妈妈,妈妈都哭了。”小男孩指着陈希向尹澈告状。

陈希哭笑不得,这可真是躺着也枪。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没更,这章很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