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前世姻缘

小说: 别跟我谈“处” 作者: 了了是我 更新时间:2015-03-14 17:35:19 字数:4971 阅读进度:68/76

第六十八章

陈希没有说话,抬头看着尹澈,现在病房内的焦点不是她这个病人,而是尹澈这个所谓的病人家属。陈希其实是想笑,不是那种讥讽的笑,而是感觉有趣的笑,但她又怕破坏这种气氛,索性便憋了回去。

“爸爸……那个女人欺负我和妈妈,她说要把我和妈妈赶出去。”小男孩的声音打破了病房内怪异的宁静。

“张妍,管好你儿子。”尹澈的话一出口,陈希愣了一下,她看向张妍,张妍的脸有点挂不住了,这回那眼中的泪水似乎变成真的了。

陈希反而有点看不过去,此刻的张妍有点像以前的自己,处心积虑但是却得不到一点好处。

尹澈是个聪明人,他的聪明在于他不会被眼前事物迷惑他的眼睛,算起来他唯一一次犯浑就是和自己奉子成婚。怪不得他之前那么讨厌自己呢。

张妍和尹澈这边焦灼着,陈希的思绪却已经跑到九霄云外去想那些有的没有的了。

原本张妍的这场戏就是演给陈希看的,可是她的戏演得挺好,捧场的人却没有,现在明显就是陈希占了上风,哪怕陈希说几句风凉话,她这戏也算是不白演。可看看人家,就那么傻坐着望天。

尹澈当然也觉得别扭,他能看出张妍是给陈希下个套,人家院住得好好的,你张妍非要跑过来找骂,还领着孩子来博取同情。要是几个月前,就算他看出来了,他也会向着张妍,可现在他想着的是挽回自己的婚姻,张妍闹得这一出戏明显就是来添乱了。

可他的话说完了,陈希一点反应也没有,既没有得意也没有失落,就好像着所有的一切都和她没关系似的,这还真是让他都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些什么了。

“爸爸……你不要辙辙了?”小男孩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陈希这才回过神,她看了看张妍又看看她手边的小男孩,眼中透露出一些不赞同,拿孩子来当挡箭牌,还真是有够一说的。

“张妍……”尹澈警告地喊了一声张妍的名字。

“辙辙,我们走,别惹你爸爸生气。”张妍说着就抱小男孩走出病房。

病房中此刻就剩下陈希和尹澈两个人大眼瞪小眼,陈希觉得挺没劲的,又拿起身边的书读了起来,尹澈就这么被陈希晾在了那。

“辙辙不是我的儿子,我的孩子只有囡囡一个。”尹澈开了口。

“恩……”陈希应了一声,表示自己听到了。

“你没有什么话要说吗?”尹澈又问了一句。

“说什么?”陈希发现她这本书今天是甭想看了。

“辙辙不是我的孩子,我也没有其他的私生子。”

“恩,然后呢?”陈希示意尹澈继续说下去。

“然后,你还需要什么然后,得知这个情况以后,你还要坚持离婚吗?”

“为什么不离?”陈希反问。

“你简直不可理喻。”尹澈说着又要摔门而出。

“等一下……”陈希喊住尹澈,她朝他笑了笑。“你回答我几个问题。”

尹澈停住脚步看向陈希。

“我们婚后,你跟几个女人上过床,能数清吗?”

尹澈不语,脸色有些阴沉。

“你是不是知道我曾经偷窥过你和张妍偷情?”

尹澈的脸色越发的阴沉。

“辙辙带回家以后,你看没看到你妈妈明显偏向辙辙,而你当时明明知道谁是你亲生的,你却不闻不问?”

尹澈的脸色几乎黑到了极点。

“囡囡有一次被辙辙推下楼梯,脑袋缝了三针,而你第二天却领着辙辙去游乐园玩,独留囡囡一个人在家,你当时有没有想过谁才是你的孩子?”

“够了……”尹澈忍不住打断陈希。

“说道你痛处了,你觉得你经历了我这些,你还可能会维持这段婚姻吗?”陈希耸耸肩,脸上的表情看不出喜怒哀乐,只像是在陈述一段故事。

“你想要什么?”尹澈表情严肃,冷冷地看着陈希。

“囡囡……”陈希的答案简单明确。

“不行,囡囡是我的女儿,她只能姓尹。”

“我不会给她改姓,她会一直姓尹,我也会让人知道,囡囡是你尹澈的孩子,但是她会跟我在一起,我不会允许有人再来欺负我的孩子。而某些人却为了一些幼稚的理由,任凭别人欺负亲生的女儿。”

“谁给你的胆子这么跟我说话?”尹澈走到陈希面前,伸手挑起她的下巴。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我并不是一个兔子,你难道忘记我当时是怎么逼婚的了,说起来我还是个很疯狂的人呢。”陈希笑了笑,微微扭了扭头,挣开尹澈的手。

尹澈看着空空的指尖,刚刚他指尖与她肌肤相贴的温热消失了,现在感觉有点空落落的。

他似乎有段时间没有好好打量过自己的这个老婆,从两人结婚开始,他就没有正眼看过她,房事虽然还会发生,但两人之间的交谈却少得可怜。

“这个婚非离不可,难道就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尹澈已经知道了答案,却还想确认一下。

“恩……”陈希应了一声,声音很轻,却很坚定。

“我会让律师来跟你谈,有什么要求你可以和他提。”尹澈转身走出病房,陈希努努嘴,尘埃落定以后,除了轻松还真是有些失落,哎,人真是矛盾。

@@@@

姜琛发现自己的大外甥这几天经常出现在自己面前,这不,这人又跑到他这来了。

姜琛推开包房的门,发现放房间内很嘈杂,简直可以称得上群魔乱舞。刚刚就听服务生说,尹澈在大厅找了一堆少男少女,现在一看还真是。

姜琛打开包房的大灯,包房内的灯光顿时大亮,一群人骂骂咧咧地看向门口,当看到姜琛,便没有人再敢说什么。一个是姜琛长得太美,看起来有点不像人,另外一个是来这里玩的人也都知道这个酒吧的老板是个美得不可方物的男人,据说能见到他的时候,绝对不要太放肆,因为这人的脾气阴晴不定,一不小心绝对不是倒霉那么简单。

“出去……”姜琛简单的两个字,包房中瞬间便只剩下他和尹澈两个人。

“上次看到你,你在这里喝闷酒,这回又跑到这里来开party,你反常的可不是一点半点。”姜琛走到尹澈身边,嫌弃地抽出两张纸巾擦擦他身边的沙发。

“有什么奇怪的,我这是庆祝自己恢复单身。”尹澈点燃一支烟,深吸了一口。

“你决定了?”姜琛看向尹澈。

“应该说是她决定了。”尹澈抬眼看了姜琛一眼,然后嘴角微挑,自嘲笑了笑。“我一直都想要离婚,因为结婚非我所愿,现在我算是发现了,离婚竟然也非我所愿。小舅舅,没准你说对了,她还真是又双人格,现在另外的那个跑出来了。”

姜琛伸手拍了拍尹澈肩膀,倒了两杯酒,递给尹澈一杯,拿起另外的那杯喝了一口。“你觉得她还是陈希吗?”

“怎么可能不是,我们之间的事情她都能说得上来。她肯定不是借尸还魂之类的,除非那个魂魄知道我和陈希之间的所有事情。”尹澈微微一笑,拿起酒杯一口喝下,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今晚我就住这了,让我一个人静静。”

姜琛等尹澈说完,站起身子走出了包房。

走到门外以后,他翻出手机刚刚传进来的短信,【DNA匹配成功。】

姜琛盯着短信看了一会,伸手摸了摸下巴,事情还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

终于可以出院了,陈希收拾着自己的随身物品,将不用的东西都扔给了护工。管她是用是扔,反正这些东西,她是不打算再用了。

陈希有些头疼,前几天尹母来看她,说了一些尹澈对不起她之类的话,那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不希望她和尹澈离婚。

相比之下,陈希觉得尹母这个老婆婆还是算说得过去的,她唯一的特点就是希望尹家能够人丁兴旺,否则自己也不会那么简单便进了尹家的门。从张妍的身上,她就更能感觉出尹母的这个特质。

她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出院以后她在哪落脚,尹家她是不想回,宾馆她又有些不想住,这还真是挺麻烦的。

“妈妈,我和爸爸来接你出院。”女儿囡囡的声音响了起来,陈希一看到囡囡,所有的头疼都烟消云散了。

“可以走了吗?”尹澈看陈希收拾得基本差不多,主动拎起一个袋子。

“可以了。”陈希点点头,将囡囡抱了起来。

“妈妈放我下来,爸爸说你身体不好,要我照顾你,不能让你累着。”

陈希看向尹澈,尹澈面无表情地看着大门。

“那,妈妈领着囡囡走好不好?”陈希又将囡囡放到地上,用手牵起她的小手。

尹澈见状也不多说话,拎起陈希的包走在前面。

上了车以后,陈希带着囡囡坐在后座上,前面只有尹澈一个人开车。

车内很静,父母间诡异的气氛,让囡囡也不敢乱说话。

“我给你买了一套房子,就在前面不远,离囡囡的幼儿园也很近,你到医院来复检也挺方便的。”尹澈主动打破了宁静。“这辆车我已经过户到你名下,你抽空去学学车,考个证,以后少不了要用车的地方。”

“谢谢,其实你不用这么……”陈希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形容词。

“我做这些都是为了囡囡,既然你不住家里,我也没有理由让张妍走,有点事情我还需要她。”

“你不用跟我解释什么,我不需要知道你和张妍之间的事情。”陈希的这句话说完以后,车内又陷入了平静。

尹澈打开汽车音响,音乐声缓和了车内的气氛。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尹澈将车开进一个小区的地下停车场。等上了楼以后,陈希不得不感慨,有些事情实在是太巧了。

尹澈的这个房子竟然和那个尹澈购买的是同一栋,除了装出一间儿童房外,很多装修的元素都和那个房子很相似。

如果不是知道此尹澈不认识彼尹澈,她还真要误认为是有人有心为之了。

“怎么,不喜欢?”尹澈发现陈希的表情有些异样。

“挺好的,谢谢。”陈希朝尹澈笑了笑,在这间房子里她的回忆都是好的,怎么可能会不喜欢。

“那,我走了,这个小区的安保还不错,有什么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尹澈说完这句话又跟囡囡说了两句话,然后便转身离开了。

“妈妈,爸爸就这么走了?”囡囡看起来很失落。

陈希伸手将囡囡搂在怀里,她看向窗外,正午的阳光很明媚,照得房间内也暖洋洋的。

“爸爸不是说了吗,你想什么时候给他打电话,他就会过来的。”

“那你呢,你会想爸爸吗?”囡囡看向陈希。

“妈妈想的不是这个爸爸。”陈希刮了刮囡囡的鼻尖,压下心头的思念。

@@@@

单亲妈妈的日子比想象的还要繁忙一些,因为没有保姆,陈希每天早上都要送囡囡去幼儿园,晚上接回来以后,又得做饭收拾房间。好在她会开车,至于驾驶证这个东西,陈希索性便走了走非法途径买了一个。

囡囡很听话,一点也不调皮,这也让陈希省了很多心。

从起初的手忙脚乱到渐渐适应过来,再加上找了一个合适的保姆,一个月以后,陈希的生活终于上了正轨。

有了空余时间,陈希便开始思考她下一步的生活该怎么走。姜琛这一个月都没有出现过,也不知道这个男人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他到底会不会帮她。

今天是周六,囡囡被尹澈接到尹家度周末,保姆也请了两天的假。

陈希一个人在家思考着困扰她已久的问题,想来想去反而觉得与其这么纠结下去,还不如亲自问问。现在的姜琛可不是那个一直照顾她的男人,帮不帮全凭他的心情,他虽然说过要帮忙,但这么长时间都过去,还真是挺折磨人的。

@@@@

姜琛正在家里睡觉,听到门铃响了起来,他算是夜猫一族,通常会睡到中午才起床。

姜琛打开门,看到门口站着一脸笑靥的陈希,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看陈希手里拎着一个超大的购物袋,眉头又皱了皱。“你来干什么,你怎么上来的?”

“我找你帮忙,想问问结果,我们进去说吧。”所谓的伸手不打笑脸人,陈希露出一张笑脸。

姜琛转身进了客厅,陈希轻车熟路地找到了厨房和冰箱,她将购物袋中的东西逐一放好。

“你这又是干什么?”姜琛慵懒地靠着墙,看陈希的一举一动。

“你不是习惯中午起床吗,我们边吃边聊怎么样。”陈希拿出一块五花肉放在案板上。“好了,我叫你。”

姜琛没说话,也没回房间,他走到客厅打开电视。

说来也巧,姜琛这一个月一直都在忙着搜集资料,他正想抽个时间去找陈希聊聊,这人就自己找上门来了,还明显是带着几分讨好。

陈希炒着菜,不由得暗暗叹气,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想她当时也算是挥斥方遒,这回又沦为炒菜的老妈子了。

陈希的手脚麻利,很快四菜一汤便被端上餐桌。

姜琛也不客气的大块朵儿了起来,酒足饭饱以后,姜琛看向陈希。

“其实,我今天原本就打算找你来着,没想到你比我早了一步,我这有些资料,你先看看吧。”

说着姜琛将一个文件袋放在陈希面前。

陈希看了看一片狼藉的餐桌,不知该再发出什么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