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渣尹澈的番外一

小说: 别跟我谈“处” 作者: 了了是我 更新时间:2015-03-14 17:35:23 字数:3870 阅读进度:72/76

第七十二章

张妍看着镜子里自己,她有好久没有这么审视过自己了,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镜子里的她会这么面目可憎。

张妍找出自己年轻时的照片,里面的自己看起来是那么青春洋溢,她依偎在尹澈身边,阳光正好,微风吹过她的头发。

她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呢?张妍回想着她这几年经历,她深吸一口气,那种压抑让她无法摆脱。

辙辙已经已经在床上睡着了,恬静的小脸很是可爱,张妍回想起她曾经教导给辙辙的那些小动作,不禁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汗颜。都说教育从娃娃开始,可是她却做了一个最差的示范。

张妍用手轻抚过辙辙的脸蛋,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她并不想变成一个面目可憎的女人,可是命运就像一个推手,推着她一步步走向那万丈深渊。

今天从医院回来以后,张妍便在思考她自己的未来,人真是很无奈,不管怎样都逃脱不了死亡。陈希死了,这个她一直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女人,她确实想过要陈希死,但当看到陈希一点生气也没有的躺在停尸房中的时候,张妍想到的反而是自己。

哪怕陈希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依然会有那么多人为她伤心,为她难过。而自己呢,当自己有这一天的时候,会有谁为她痛苦吗?除了辙辙以外,张妍想不到其他任何人。

眼泪从张妍的眼眶中滑出,顺着她的脸颊滑落在地上,她伸手轻抚辙辙的脸,真不敢想象,当辙辙长大以后,得知有她这样的母亲会不会感觉到羞臊。

张妍拿起手包走出屋子,她漫无目的游荡,当她意识到她在干什么的时候,她已经走到了那个让她迷途深陷的小巷。

城市哪怕飞速的发展,还依然有着阴暗的角落。

小巷里星星点点的亮着一些红光,像是有人躲在里面吸烟。

张妍从包里拿出一把小刀,将小刀藏在衣服口袋里,没有人知道她的习惯,自从那个夜晚以后,她便会随身携带这个利器。也许她的潜意识中也告诫自己,与其那样苟延残喘的活着,还不如拼命的寻求一个解脱。

张妍不知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她的脚步却停不下来,她往这小巷里走去。

里面松松垮垮地站着几个男人,男人们似乎很惊讶有女人敢这么走进来。

“呦,还挺漂亮的,良家妇女呀!”不知到谁说了一句,周围人跟着哄笑了起来。

张妍冷眼扫了一眼男人们,他们身上的气息让她作呕。

“啧,还挺冷,冰美人呀,没关系,一会哥哥们会给你捂热的。”不知道谁又说了一句,耻笑声再次响起。

“你们在这里多久了?”张妍开了口。

“哥哥们一直都在这里等你?”一个混混答道。

“有五年吗?”张妍看向那个出声的小混混。

“别说五年,十年也有了,这个巷子可一直都是哥哥们的。”

张妍笑了,笑声凄厉和决绝。

她的眼泪顺势而下,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

感觉有一只手摸上了她的脸,那只手冰凉而潮湿,像是阴沟里长满青苔的石壁,散发着作呕的气息。

张妍的身体颤抖了起来,那夜梦魇再次袭击了她,她凭着直觉用刀刺去,鲜血喷洒在她的脸上。

她耳边听着男人叫嚣的声音,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人踹了一脚,随之而来的是被击打的疼痛。

张妍渐渐的觉得,她的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她已经感觉不到痛感,生命力的流失让她感到通体的冰冷。

耳边依稀还能听到男人的咒骂声,张妍放松的笑了,她这一世活得太累,如果有来生,她一定不会再为任何人作践自己。

@@@@

一年后,尹澈开车来到小巷边,再有两个月,这个阴暗的巷子便会夷为平地。这里是中心地带,争取这块地的开发权并不容易。谁能想到,被灯红酒绿,各式酒吧包围的巷子竟是罪恶的温床。

当张妍被抬出来的时候,尹澈第一个被通知到场。看着全身伤痕累累,凄惨死去的张妍,他说不出自己是什么感觉,他觉得自己很失败。他的这一世毁了两个女人,无论是陈希还是张妍都与他脱不了干系。

他收养了辙辙,虽然他知道这并不能弥补自己的过错,但他只是想为张妍也做些什么而已。

这一年,他一直周旋在这块地的开发上,明里他出面搞定政府,暗里他求姜琛帮他搞定这里的地头蛇。

残害张妍的那群人,已经被正了法,哪怕是黑道也不愿意为了几个混混而得罪尹家。现在这个小巷已经被新的一群人所占据。这就是现实,只要巷子存在,就不会缺少阴暗的发生。

“放开我……”

尹澈听到了巷子中传来了呼救声,微微弱弱的像是有女人在呼喊。

尹澈打开车门冲进巷子,几个混混中间围着一个女孩,女孩惊魂未定,背靠着墙,她手中拿着一个顺手从路边捡起的铁棍,眼中倔强不屈的目光让尹澈为之一震,

尹澈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感觉有一种东西冲进了他的灵魂深处,在阳光正好的一个午后,他看到了一身白衣的张妍,当时他们并不相识,那时候的张妍是那么的高傲,眼中倔强的神采让他燃起了征服的欲望。

尹澈曾经想过,也许他真的并不清楚什么是爱,因为他一直都觉得得不到才是最好,轻易到手的东西,他总是不会珍惜,张妍如此,陈希也如此。

如果当时他能抗住家里的压力,和张妍顺利的交往,哪怕过后感情会淡,哪怕依然会分手,但绝对不会造成张妍日后的悲剧收场。如果没有和张妍的分手,也许也不会造成他和陈希的悲剧结果,千错万错,都是自己造成的。

他后悔,他也想要弥补,但是陈希死了,在他还没有想清楚的时候,张妍也死了。尹澈一直想要弥补,可当他觉悟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你,站在这里干什么,没你什么事情,一边去。”一个混混叫嚣着朝着尹澈挥了挥拳头。

尹澈扫了混混一眼,他又看向中间的那个女孩,她的额头流着血,像是被什么打到了。

“你没事吧,我带你出去。”尹澈询问着女孩的情况。

女孩的眼中很是迷茫,她伸手扶着头,似乎什么东西在困扰着她。

“我头痛。”女孩回答尹澈的话语变得温顺了。

尹澈朝女孩笑了笑,他的笑容似乎安抚了女孩的情绪,女孩也笑了。

笑在此刻并不合时宜,尹澈和女孩的笑容激怒了旁边的混混们,他们手持棍棒朝尹澈挥来。

尹澈敏捷的躲过混混们的袭击。毕竟寡不敌众,他还是挨了几下闷棍,棍棒打在尹澈身上,尹澈脑中闪过张妍的惨死,他不知道她到底经历了多少这样的痛楚。

尹澈用手护住脑袋,他惩罚性的硬是接住棍棒的打击,痛对于他来说是一种救赎。但是他不能失去生命,囡囡和辙辙需要他这个父亲,他不能再愧对两个孩子。

警笛声响起,尹澈感觉到口中腥咸,他笑了,进巷子之前他报了警,看来警察的效率还是挺高的。

尹澈抬起头,混混们四散而逃,女孩扔下了铁棍,来到他的身边,

尹澈恍惚的觉得自己看到了张妍和陈希,他分不清眼前的到底是谁,是张妍还是陈希?

“对不起,我错了……”尹澈喃喃自语,身上的疼痛已经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

“谢谢你,谢谢你……”女孩的道谢声连连响起。

尹澈觉得意识开始模糊,他除了说对不起,再也找不到其它的言语。

女孩眼泪流了下来,热泪滴落在尹澈脸上。

她很迷茫,为什么她会这么心痛,她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也不知自己是谁,在她醒来的时候,她便发现自己在这个巷子里,她看到了那些混混龌鹾的目光,她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无论如何也要保护自己,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语句不断的在她脑中出现。

直至看到这个男人,见到他的第一面,她就觉得心痛,心好痛,痛得几乎窒息。

当看到他挨打,她竟然有一种痛并快乐的矛盾,仿佛她恨不得他受到这样的对待,但是与此同时,她又心痛他这么硬生生的挨打。

当他的“对不起,我错了”说出口以后,她觉得她整个人都要虚脱了一样,这句话仿佛她等了很久,很久。

@@@@

尹澈再次醒来的时候,第一眼便看到了身边陪着他的女孩,她的脑袋上裹着纱布,洗净的脸稚嫩而纯真。

“你醒了?”女孩的声音柔柔弱弱,却透着一股子说不上来的戒备。

“你怎么还在这里,你的家人呢?”尹澈皱起了眉头,眼前的女孩看起来也就20出头,出了这样的事情,理应有人照看她。

“我忘记了我是谁,警察也没有帮我找到任何的身份证明。”女孩表情不像是说谎。

“你等一下,我去喊人。”女孩撂下这句话便跑了出去。

很快门外响起了脚步声,尹母尹父走了进来,看到尹澈没事,两位老人明显松了一口气。“辙辙和囡囡都以为你出差了,你没事就好了,要不我和你爸真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们。”

尹母擦着眼泪,陈希和张妍她都接触过,其中的一些事情,她也逐渐的了解,所有的一切阴差阳错与她这个做母亲的也脱不了干系。她后悔当时的棒打鸳鸯,其实感情的事情本就难说,也许当时任由尹澈自由发展,便不会变得像现在这么凄惨。

两个好好的女孩,不管因为何种原因,没有一个能够寿终正寝。留下两个年幼的孩子,同是做母亲的人,她的愧疚无处宣泄,除了照顾好两个孩子,她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来弥补张妍和陈希。

“妈,我没事。”尹澈安抚着尹母的心,他看了看尹母身边的女孩。“妈,你帮她找找家人,看看怎么安置一下。”

“我都听说了,放心吧,”尹母看向女孩,得知出事地点以后,尹母知道尹澈是想要救赎,她又何尝不想要有这个机会。“你既然什么也记不住了,这段期间就住尹家吧,你看看我们叫你什么好,不能总是没个称呼。”

女孩看向尹母,她咬着嘴唇,称呼这个问题似乎把她难住了。

“我能叫妍希吗?”女孩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微露笑靥。

作者有话要说:番外是关于前世的尹澈的,我发现,不管什么事情真是无法两全,其实张妍也不是多坏,她很可怜,如果不是尹澈,她应该也会很幸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