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何琪和小黑

小说: 别跟我谈“处” 作者: 了了是我 更新时间:2015-03-14 17:35:26 字数:2507 阅读进度:75/76

(番外)何琪与小黑1

“小白脸,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你奶奶我和上床没有过一次高,,潮,你还嫌弃奶奶我冷淡,你倒是让我热起来呀。”何琪咒骂着那个没良心的小白脸,她趴在吧台上,让酒保再给她倒一杯酒。

人声鼎沸的酒吧里,就何琪周围三尺冷清,原因是她嗓门太大了,她几乎把她和前男友的那点事都絮絮叨叨的吼了一遍。

单身女人不愿意往何琪身边坐,原因是她的这种叫骂实在影响自己的身价,有谁见过在骂人的气氛包围下会有男人搭讪的。

单身男人不愿意往何琪身边坐,原因是她的叫骂太恶毒,哪怕这个趴在那的女人身材还不错,他们也不想变成下一个被骂的对象。

男女朋友不愿意往何琪身边坐,原因是男人们实在怕何琪带坏了自己的女友,又担心自己那点小心思都被女友了解去,反而离得更远了。

何琪没看见这些,她今天来酒吧就是买醉的,她一不偷,二不抢,三不勾搭男人。她就是要喝酒,最好醉得昏天黑地,什么也不知道。

何琪边哭边喝边骂,越骂越伤心,越伤心越喝,越喝便越想骂,简直成了一个循环的怪圈。

除了酒保不能走以外,她的身边简直就是酒吧中的一片孤寂的小岛。

小黑远眺过去,发现酒吧当中有个地方几乎没有人,便拉过来一个服务员问道:“小王,那里怎么回事?”

小王朝小黑笑了笑,回答道:“黑哥好,一个女人喝醉了,在那骂人呢,骂得实在是太艺术?广大的人民群众都接受不了。”

“艺术?”小黑有些疑惑,他从未听过骂人还有艺术的。深奥的他倒是知道,姜琛骂人就深奥,深奥的他经常过了几天才能反应过来,哦……原来自己被骂了。

见小黑要往何琪那里走,服务生连忙说道:“黑哥,你还是别过去了,那实在是有点少儿不宜。”

小黑眼中露出威胁的目光,服务生缩着脖子,干笑了一下,灰溜溜的遁走了。

要说这也不能怪服务生,小黑不近女色是出了名了,新来的服务生起初都会误认为小黑和姜琛是一对。现在这种现象太正常,谁也就不多想什么。

但用不了多长时间,他们便会发现,小黑压根就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例如有穿着清凉的领舞女跟小黑说话的时候,他那张略微有些黝黑的脸便会透着红。红和黑在一起是什么效果,基本上就变成紫了。那简直是绛紫,绛紫的!

最终大家得出一个结论,小黑是身体上的成熟,思想上的单纯。

这么一个单纯的男人,在酒吧这种地方可真就不好找,尤其小黑还能称得上是姜琛一人之下,众多服务员之上的副经理,那简直是绝种了。

服务生们甚至还开了一个赌局,打赌小黑什么时候能破了童子身,赌局三个月为一个周期。

小王是新人,三个月前他刚来,看着小黑长得那么茁壮,他不明就里的就压了赔率比较大的,“三个月内小黑能破身”。

这三个月过去了,他发现原来自己看走眼了,这三个月又赌小黑不能破身。他实在不想让小黑听到什么“高、、潮”呀之类的话。这才一时没控制住说了什么少儿不宜。

小黑此刻的脸又变成绛紫了,这回是气的。他对自己的事情也有一些耳闻,听说是一码事,亲耳听到又是另一码事,这回亲耳听到了,还真是说不出来的生气。眼看着他也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往老了说,那就是奔四的,还被人说成儿童,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小黑是那种大事精明,小事发憨的人,他这憨劲被小王一句话给激了出来。他直奔那人际罕至的小岛走去。

小黑走到何琪身边的时候,何琪还在继续叫骂着。“小白脸,草包,你□的时候跟别人疲软一样长,你还说你奶奶我……我怎么了……我还非得尖叫连连,掀翻房盖来配合你的小JJ……”

小黑的脸越发的红了,这回红到了耳根子。哪有这么骂人,这也太露骨了。骂人带脏字的他听过不少,骂人不带脏字还这么具有攻击性的,他还真就没听过……

“咳咳……,小姐,醒一醒。”小黑推了推何琪。

“干什么?酒保再来一杯。”何琪压根就没看小黑,直接又管酒保要酒喝。

酒保正想给何琪倒酒,看到小黑的眼神,便意会的到了一杯清水给她。

“我要酒,不是水,你以为我醉了,告诉你我没醉,我清醒着呢。”何琪将水杯推回给酒保。

酒保为难的看向小黑,不知道这酒到底是该给还是不该给。

何琪发现酒保的眼睛不是盯着她,而是看着她的身后,她这才扭过头,看向这个不给自己酒的人。

是个男人,这是何琪闪入脑中的第一个关键词。男人很高,这是第二个关键词,男人的脸看不清,这是第三个关键词。

这么高的男人,那里应该很大吧?这个何琪的第四个疑问关键词。

何琪用手肘支着吧台,略微抬头看向小黑问道:“你多少厘米?”

“什么?”小黑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问你多少厘米,装什么糊涂?”何琪的语气中满是不屑。

“192厘米。”小黑这回听清了,很清晰的回答。

“噗……”只听何琪耻笑了一声。

小黑疑惑的看向酒保寻求帮助,酒保脸上的表情也好像正极力的忍着笑意。酒保见小黑看向自己,他清了清嗓子,小声的说:“黑哥,他是问你那里有多长……”

似乎担心小黑听不懂,酒保又用更加的小声的声音说:“就是她刚刚说的,那个能勃,,起,能疲软的东西。”

小黑这回听明白了,他怒目圆瞪,这么多年还没见过敢这么调戏他的女人。

何琪感受到了从小黑眼里传来的警告目光,她不怕死的说:“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呀,还是那里实在小得难以见人?”

“你……”小黑被何琪的话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他只能涨紫着脸,瞪着眼睛,生着气。

何琪见状,从吧椅上蹦了下来,她晃了晃身子,双手侧平举展开,这才勉强站稳身体。

“看见没,我没喝多,让他卖我酒喝,不然我跟你没完……”何琪说着便作势要抓小黑的领带。

只见何琪左脚绊右脚,一下子扑了过去,何琪顺手一抓,正抓住小黑的腰带,她另外空着的那只手,直接摸向小黑的裆下。

小黑愣了……

酒保愣了……

路过的服务生也愣了……

但是何琪没有愣,她仰脸看着小黑笑着说:“好大一包,我要和你上床……”

作者有话要说:都说番外在沉重了,给大家点欢乐的,实在是不想大家看完我的文还郁闷,了了也讨厌沉重的事情,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