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潮生亭论道

小说: 不灭鸿蒙 作者: 徽州 更新时间:2017-04-21 02:33:57 字数:3421 阅读进度:52/919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孟玄的呼吸均匀而又悠长,脸颊消瘦清秀,充满朝气。

淳于梦秋长长的睫毛颤动着,眼中有薄雾,有些迷离。犹豫了半晌,藕臂轻轻的抽搐,修长而粉嫩的手指在孟玄的脸颊上抚摸着。

她的神情很是专注,眸子中有雾气,温柔而又小心,似乎在抚摸着心爱的艺术品。她发现孟玄身上的味道特别好闻,让她心中一片的安详。不知道过了多久,她也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如猫一般,蜷缩在孟玄的怀中。

当孟玄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大亮。枕边留有一缕有些,淳于梦秋已经不知去向。

吱呀。门推开,淳于梦秋端着一碗药粥,面色淡漠:“吃点药粥,会好一点。”

孟玄笑着摇摇头:“别小看了我。”

“吃掉。”淳于梦秋坚持。

孟玄无奈,只好接过药粥,尝了一口:“嗯,好吃,谁做的?”

“我做到。”淳于梦秋素手捋了捋额前的秀发,面色依旧古井不波。

“还有这厨艺,以后谁娶了你,绝对有口福。”孟玄赞叹的说道。

淳于梦秋一怔,眸子随即黯淡了下来。

“怎么了?”孟玄奇怪的问道。

淳于梦秋摇摇头:“没事,等下年轻俊才的盛会,你还去参加吗?”

“去啊,怎么不去。”孟玄笑着开口,其实去看看也不错。去参加盛会的都是年轻俊才,也有一些见识过人,通晓冷僻知识的高手。若是能够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也不错。

淳于梦秋皱了皱眉头:“我早上得到了一些消息,陈不凡也在里面。这次盛会看着简单,其实也是至尊府中的几股势力碰撞。你去了,可能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没事,去看看也好。”孟玄站了起来,仔细的洗漱着。他一直是一个干净而有洁癖的人,头发梳的一丝不苟,衣衫没有褶皱。动作很慢,也很轻柔。

这是一个骄傲,自负,对自己要求极为严格的人。淳于梦秋看到了这一幕,心中升起了这样一个念头。

她看的很是入神,觉得很是赏心悦目。

盛会的地点,安排在至尊府的潮生亭。这是一座很大的亭子,背靠一座大湖,潮起潮落,碧波粼粼。远远的,孟玄就看到了不少人已经坐在凉亭中,正在谈笑风生,不时有爽朗的大笑声传来。

潮生亭中,大约有十来个座位,都是被坐满。庄玉与匡风波早就已经到了,却没有进入潮生亭中,站在外面,不敢直视潮生亭中的年轻俊才。

亭子中,有些高手不是人族,但化为人身,端坐在那里,气势迫人。

其中有一尊背生圣洁双翅,浑身缭绕着白色圣光的年轻男子一只手敲击着桌子,在沉思什么。他气息强大,背负双翅,挥洒着光雨。面貌极度阴柔,眼帘狭长。他坐在那里,就如同一尊烘炉一般,体内的气息在熊熊燃绕,似是有一尊盖世巨魔在蛰伏。

神禽一族的年轻奇才,本体是圣翅鸿鹄鸟。他的父亲,乃是幽冥十六州中的妖州府的长老,白圣之子——白忍。

紧挨着白忍的,同样是一尊大妖,但是却蜕变的不完整。身高三米,赤着上身,肌肉饱满,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但头颅却是如神狼,眸子散发出妖异的绿光,阴冷无比。

还有几尊,都是妖族之人,有头生独角的,也有双臂覆盖鳞片的修士。这些人全部都是至尊府的内门弟子,个个气息强大。

陈不凡也坐在亭子中,他一脸和煦的笑意,整个人在散发着淡淡的宝光,气质如仙,让人如沐春风。

“此次来参加盛会的,大都是至尊府的年轻俊才。”陈不凡声音很温柔,似乎对谁都不会大声说话,“此次也算是论道,各位道友有什么新奇的想法,都可以提出来。”

“对的,可以畅所欲言。”白忍说道,声音有些尖,像是处于变声期。

陈不凡随后微笑着说道:“先不急吧,看到了一位老朋友,看,那是谁来了。”

他伸手指向了孟玄,依旧一脸的笑意。似乎与孟玄是老相识,从未有过不睦一般。

“抱歉,我过去迎接一下,各位师兄师弟暂坐一下,我去去就来。”陈不凡的礼节很是到位,对每个人都报以微笑,没有忽视任何一人。

“好的,陈师兄请去。”

“那不是孟玄么,已经成了废物,还需要陈师兄亲自前去迎接?”

“不过一个废物尔,陈师兄,大可不必如此。”白忍不屑的看了一眼孟玄,随后看到了一旁的淳于梦秋,眼中出现了炽热。

这可是璇玑宗的明珠啊。

整个幽冥十六州,都被璇玑宗所掌控,谁要是抱上了这根粗壮的大腿,飞黄腾达是早晚的事情。孟玄现在修为已经废了,而且淳于梦秋身为璇玑宗的圣女,与持有璇玑令的人有婚约在身。所以孟玄是毫无希望的。想到此处,众人的心思活络了起来。

璇玑令已经被找到,但解令之人迟迟没有出现。那么也就是说,谁能够证明自己解开了璇玑令的封印,就能够迎娶淳于梦秋。如此一想,就算孟玄近水楼台先得月又怎样?

“孟师弟。”陈不凡笑容完美,气质如仙,一身白衣如雪。瞳孔诡异无匹,一半漆黑如墨,一半银白如雪,阴阳二力流转,轰开了混沌一般。

黑白太极瞳!

孟玄看到陈不凡虚伪的样子,心中别提有多腻歪了。大摇大摆的走上去,问道:“啥事?”

“没事,就想与孟兄弟论道一番。”陈不凡说道。

此话一出,潮生亭中的所有人都轻笑出声。

“哈哈哈,陈兄,一个修为尽失的废人,你还能指望他说出什么?”白忍首先说道。

“是啊,他要是悟性高,也不会在汲取星力入体的时候将自己被炼废了!”狼头人身的修士笑道,一双碧绿色的眸子发光。

其他人也是在笑,讥讽,不屑,质疑,好笑。

笑声所包含的各种情绪都有。

陈不凡摇摇头:“但是他们三人合伙炼制出了落宝金钱。”

他伸出手,向庄玉,匡风波,孟玄点了几下。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愣,而后眼中出现了精光。对啊,怎么把这件事给忘记了?他们三人可是炼制出了能够击落法宝的落宝金钱啊!

一名身穿青铜战甲,整个面貌都是被盔甲覆盖的男子站了起来。他气血如汪洋,双眸如神灯,看向孟玄三人:“落宝金钱拿来一观!”

他的话语很是霸道,桀骜不驯,隔空点着孟玄三人。

匡风波看到此人的刹那,脸色一变,有些苍白:“炼器院的徐离,道胎境中期的高手啊!”

“拿来一观。”青铜男子张扬无比,走出了潮生亭,逼近匡风波。

匡风波手已经深入到了衣襟中,但却下意识的看向孟玄。

孟玄眸子微微转冷,目光如刀一般的刮向匡风波:“你下次如果还如此软弱,我只好放弃你了。”

匡风波身躯一震,随后小声的开口:“不……不行!”

徐离眸子中光芒大放,身上升起了洪荒猛兽一般的气息:“你再说一遍!”

孟玄走上前去,冷笑着开口:“为什么要给你看?”

徐离浑身被战甲覆盖,只露出一对眸子,阴冷如刀锋一般犀利:“你算什么东西,来此插嘴?”

“你又算什么东西,有本事自己去炼制落宝金钱。堂堂炼器院内门弟子,连落宝金钱都炼制不出来,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孟玄毫不客气的打击。

“你找死,嗯?”徐离战甲发光,眼中电芒炸裂,就要出手。

“放肆!”淳于梦秋冷声开口,“你出手试试。”

此话一出,徐离气势一顿,有些忌惮的看了淳于梦秋一眼。他还狂妄到敢与璇玑宗作对的程度。只好看向孟玄:“站在女人的后面,算什么本事?”

“吃软饭也是一种本事,有本事你们也吃啊。”孟玄得意洋洋,丝毫不觉得脸红。反而还当成了一种荣耀。

“无耻。”

“不要脸。”

“这脸皮的厚度,也是没谁了。”

陈不凡看够了热闹,随后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大家都是来此论道交流的,将自己修炼的经验分享而出。”

说完后,他负手而立,看向那碧绿的大湖,眼中出现了思索之色,问道:“道海,道胎,永恒神灵,天地神桥二境,这些境界,大家可有什么另类的领悟?”

另类的领悟?

众人一愣,不都是按照经文来修炼的么,还有什么另类的领悟?但有的人眼中却出现了思索之色,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

“我觉得,每个境界,都不是那么简单的,应该有更深层次的奥秘。”白忍说道。

“人形状态,蕴含无尽奥秘,若是发掘到极致,很有可能会有大收获。”徐离也是开口,“这样吧,这次盛会,来了十七人,我们采取一问一答的方式来交流吧。”

一问一答,怎么问,又怎么答?众人再次愣住了。

孟玄眼中出现了冷笑之色,像是看跳梁小丑一般的看着徐离。这家伙一撅屁股,孟玄就知道他拉哪门子屎。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www.zhulang.cc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