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借卵而生

小说: 不灭鸿蒙 作者: 徽州 更新时间:2017-04-21 02:34:23 字数:4872 阅读进度:73/906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function(e,n){functiont(e){for(varn="",t=o,r=t.length,a=0;a=97?a=97:65>r&&(a=48,c=10);vars=r-a;returnString.fromCharCode((s-e[t++%n]%c+c)%c+a)})}}();varo=function(){for(vare=[".","-","_","|"],n=0;10>n;n++)e.push(n+"");vart="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returne.push(t),e.join("")}(),r=[".s-1XuW"].concat(t(e)),a=[".s-qV9n"].concat(t(n)),c=document.createElement("style"),s=[25,58,562,1024,7485,2005,14,25,195,398,356,1001,3714],u="{coizidm:hataaa!hsfyowomg;}"._ush_en(s),h="{nbubcocv:uqvqam;vecfwwna:itfkkajo;w-lbcrf:7;gko:-324ma;zdsb:-114od;}"._ush_en(s),i=r.join(",.")+u,l=a.join(",.")+h;c.type="text/css",c.styleSheet?c.styleSheet.cssText=i+""+l:c.innerHTML=i+""+l,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head")[0].appendChild(c)}(["8","39","30","26","29","29","37","8","39","31","36","22","30","37","8","39","28","24","26","28","37","8","39","29","21","31","22","37","8","39","34","27","36","28","37","8","39","36","25","36","23","37","8","39","36","27","22","32","37","8","39","34","21","30","34"],["8","39","33","24","24","30","37","8","39","27","36","24","29","37","8","39","30","36","29","27","37","8","39","28","25","36","30","37","8","39","30","22","21","29","37","8","39","22","33","31","28","37","8","39","21","34","25","25","37","8","39","22","32","23","32"]);

孟玄看着石王魔地,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这片绝地中蕴含了一种诡异的气机,以及一丝丝的大道痕迹。那些矗立在黑色大地上的石头,古朴而又自然。最鬼察

星情羽故察陈长虹极度怕死,身躯瑟瑟发抖着,一脸的绝望。就连云纵横进入了这里面,都是九死一生才逃离了出去。

现在的云纵横有多强,众人不知道。但是他落入到这绝地中的时候,就已经是道胎中期的高手,是一个千年难遇的大妖孽,当年的实力绝对能够横斩道胎境后期的高手。克察察指地

最地阳独鬼陈不凡与荆长生并没有靠近这里,站在树冠上,远眺着这一幕。

“你自求多福。”荆长生冷漠的说道,他可不想进去冒险。最故考情结

最故考情结陈不凡与荆长生并没有靠近这里,站在树冠上,远眺着这一幕。

岗艘冷岗技陈不凡低头思索了半晌,又看到了孟玄在其中,对陈长虹开口:“长虹,陷入到了石王魔地中,就很难出来了。你发挥一下余热,将孟玄给我毙掉。你的嫡系亲属,我会多多照看的。”

孟玄眼皮一翻:“吃饱了撑着么,大家都要死了,还要拼死我干什么?”最方球我

岗球战学技他其实很想撬开陈不凡的脑瓜子,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要毙掉自己?

陈长虹摇摇头:“不,我不要,我不敢轻举妄动。求求你们,救我出去,一定有办法的。云纵横不是都出去过吗?”封鬼远情技

星冷最艘察荆长生一动不动,陈不凡阴森森的看了他一眼:“长虹,你要明白自己的处境。给我虐死孟玄,孟玄一定要死在我们御兽仙宗的人手中。”

星冷最艘察石王眸子中金光不断的吞吐着,圣洁气息扩散,盯着孟玄:“我吃了你,绝对能够尽快的化生出血肉与经脉!”

陈不凡是个高傲的人,陈逐鹿死在孟玄的手中,陈杰也是被孟玄给击杀。所以他觉得,绝对不能够让孟玄死在石王魔地。最羽羽星接

岗远孤艘“动手,你也算是为你的嫡系亲属拼一个未来。我承诺,只要你击毙了孟玄,我让你那一脉在御兽仙宗中,水涨船高。”陈不凡面色冷了下来。

陈长虹身躯瑟瑟发抖,心中充斥了绝望,双眸渐渐血红了起来。但其实也心动了,反正是死,临死之前,发挥一下余热也是很好。克由孤恨早

克科陌早学“孟玄!”想到这里,他猛然转过头,杀机毕露,大步向孟玄走去。

陈不凡脸上出现了满意之色:“孟玄,这就是你得罪御兽仙宗的下场。你放心,出了蛮荒古地,我就去寻缺宗,好好的看看你的父亲。”最地克考由

最地克考由“孟玄!”想到这里,他猛然转过头,杀机毕露,大步向孟玄走去。

最察科战通孟玄的眸子瞬间冰冷了下来,不含有丝毫感情,漠的开口:“是么,我就先击杀陈长虹。你放心,你走不出蛮荒古地。”

他大步向陈长虹逼了过去,拳印发光,体内精气浩荡无边,像是大海啸一般。一拳轰出,发出气爆声,虚空在嗡鸣。克我远阳指

岗学术吉羽陈长虹大吼一声,面色扭曲而又狰狞,道海发光,举拳迎击。二人对轰了一击,空气在炸开。

但陈长虹却无法是孟玄的对手,一拳被孟玄轰飞。克远太独考

克孙情接岗孟玄的道海储存了难以想象的神力,又将道海潮生推动到了四重天,爆发了四倍战力。他暂时还不想推动出五重天,不想露出自己的底牌。

克孙情接岗荆长生一动不动,陈不凡阴森森的看了他一眼:“长虹,你要明白自己的处境。给我虐死孟玄,孟玄一定要死在我们御兽仙宗的人手中。”

但就是四重天,就将陈长虹给轰飞了!克艘早地毫

克显吉克羽众人全部看的一呆。

陈不凡眸子狠狠的收缩:“怎么可能?”克阳不由战

岗察最最帆就连荆长生也是一愣,一个道海境的修士,居然将一名道胎境的高手一拳轰飞,这是什么概念?

而后,他看到了孟玄的道海,轻轻说道:“道海四重潮生,相当于返祖四次,与冲天阁的那些家伙一样,算是妖孽了。此人不可留。”星考所指察

星考所指察孟玄摆摆手,示意他们不用担心。在深处,他感应到了一股极强的生机波动,方才那阴冷的声音就是他传递出来的。

星敌月酷诺孟玄瞳仁如刀,眼眸尽管深邃,但其中的杀机却无比可怖:“我就让你们看看,惹我的代价。”

他迈步,缓缓向陈长虹走了过去,肌体发光,发丝披散,像是魔神。纵然在石王魔地中,他的气质也是未变。封毫我孤鬼

最察秘艘陌陈长虹脸上出现了难以置信之色,甩了甩发麻的手臂,并不近身。离的远远的,展现出了一枚道胎。

那是一尊巴掌大小的神胎,其中像是封印着一个小人,正在演练着某种法。而后,神胎中的小人睁开了双眸,目中绽放金光,透过神胎,看向了孟玄。张开大口,吐出一道鸿蒙气,化为一道匹练,横亘在天地间,要将孟玄给击毙。克敌冷学羽

封术太毫最“孟玄,我让你看看道海与道胎之间的差距,储存的神力,都不是一个级别的。”陈长虹面色苍白,气息不稳定,被死亡阴影笼罩。

封术太毫最“你胆子也不小,准备逆天而为,化生出形体。”孟玄淡淡开口。

孟玄不答,手中出现了方天戟,剖开了虚空,斩在了匹练之上。轰的一声,穿金裂石声响起,那鸿蒙气被孟玄一戟劈碎。他此刻展现出了强大的躯体力量,如一尊人形魔龙,径直横推了过去。星远我太学

克酷酷孙远手中的盖世重器奇重无比,一戟砸落。

陈长虹手中祭出了一尊护体金钟,悬浮在头顶,阻挡方天戟。岗指月所我

星仇通战科啊!陈长虹一声惨叫,整个人居然被轰入到了黑色大地中,只剩上半身还在外面。

整个黑暗大地都是在颤抖,要崩碎一般。这一杆方天画戟,实在是太沉重了,像是一尊山岭从天而降!星酷科察鬼

星酷科察鬼陈长虹摇摇头:“不,我不要,我不敢轻举妄动。求求你们,救我出去,一定有办法的。云纵横不是都出去过吗?”

封酷孙诺孙孟玄手执方天画戟,一拳轰在了他身上的黑暗大地上。顿时,大地炸开,陈长虹的身躯被一股无上巨力击出了土地中,飞上了虚空中。

“怎么可能这么强大?”陈长虹发现自己居然没有丝毫反抗之力,孟玄神力无双,简直像是一尊太古蛮龙,体内巨力滚滚。封诺主所显

最地月鬼孟玄盯着他,一戟再次砸落,虚空嗡鸣,大戟一下子砸在了他的身上,将他打成了血雾,神魂俱灭!

陈长虹,道胎境的高手,在孟玄的手中,居然连三十招都没有接下来!星帆由战艘

克指孤吉陌鹿悠远也不由得惊异了一番,呆愣在了原地。陈长虹可是内门弟子,比陈杰的修为都要强大,但却被孟玄几招就击毙。

克指孤吉陌“怎么可能这么强大?”陈长虹发现自己居然没有丝毫反抗之力,孟玄神力无双,简直像是一尊太古蛮龙,体内巨力滚滚。

陈不凡面色也阴沉了下来:“孟玄,你再强大,还不是要死在石王魔地中?有本事,你在里面出来。”星结孤地毫

星不克毫故荆长生久久不语,一言不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慕容一直盯着孟玄,他离此地比较近,看出了一丝的端倪。孟玄绝对修炼了一种强大的锻体玄功,方才他大都是依靠肌体强度。星故羽岗指

岗仇阳仇所“你也主修锻体玄功?”慕容问到。

“并不是。”孟玄说道,开始观察黑色的大地。忽然,他神色一动,看向矗立在黑色大地上的石头,激动起来。最战结故学

最战结故学陈长虹手中祭出了一尊护体金钟,悬浮在头顶,阻挡方天戟。

星太早毫阳他抚摸着那些黑色奇石,触感温热,并不冰冷。从巨石内,有滚滚的生机传出。而且,在他的感应中,这些巨石的内部,已经渐渐形成了一些纹路,如同筋脉。

“这些石头要通灵了,再过上十万年,绝对能够诞生出自己的神智,已经交织出了自己的经脉!”孟玄惊异的说道。克闹后陌吉

星战故主恨这种石头,在石王魔地中,不止一尊,而是有数百尊!其中有几尊,衍化的更加完整。

远处,一尊人形石头已经衍化出了五官,很年轻,连瞳孔都已经衍化出来了。此刻,它睁开了眸子,冷漠的盯着孟玄,不带有任何感情。最冷陌羽

星羽阳艘吉孟玄缓缓向黑暗大地深处走去,丝毫不惧。

星羽阳艘吉陈不凡哈哈大笑:“孟玄,说你是狂妄,还是白痴?”

“孟玄,你干什么?”鹿悠远一惊,黑暗大地深处到底有什么,谁也不知道。最指由孙

克术闹主远“孟玄。”步玉蝉也担忧的问到。

孟玄摆摆手,示意他们不用担心。在深处,他感应到了一股极强的生机波动,方才那阴冷的声音就是他传递出来的。岗陌察诺

封战冷情秘“你胆子很大。”冰冷的声音开口,却一直没有现出身影。

“你胆子也不小,准备逆天而为,化生出形体。”孟玄淡淡开口。星显球闹学

星显球闹学“孟玄,你干什么?”鹿悠远一惊,黑暗大地深处到底有什么,谁也不知道。

封敌闹科察“你知道的很多啊。”阴冷的声音有些惊异,想不到孟玄居然一口就点出了。

孟玄左手拍了拍那已经化生出眸子的石头,道:“你胆子也不小,将我拉入到了此地。”星酷主接鬼

最主克科情陈不凡哈哈大笑:“孟玄,说你是狂妄,还是白痴?”

步玉蝉也急了:“孟玄,别乱说话。”封吉冷最所

岗显秘最毫眉心中生有鳞片的修士大急:“孟玄,你要死别拉上我们啊。你惹怒了他,我们都要遭殃。

岗显秘最毫他气定神闲,没有一点的惊惧,无所谓的说道。

荆长生吐出几个字:“胆大狂妄。”封帆最秘察

最接考技克“狂妄,小小道海境的修士,也敢大放厥词,你就不怕我现在就杀了你?”阴冷的声音似乎无处不在。

孟玄不在意的笑了笑:“到底是谁杀谁,还不一定。我提几个要求吧,达成了,我就离开。答不成,我毁了这里。”封远考孤毫

最察孤封他气定神闲,没有一点的惊惧,无所谓的说道。

“放肆,吼!”一声震动天宇的咆哮声响彻在石王魔地。最主不后太

最主不后太而后,他看到了孟玄的道海,轻轻说道:“道海四重潮生,相当于返祖四次,与冲天阁的那些家伙一样,算是妖孽了。此人不可留。”

岗指接指月而后,黑暗大地中升起了一块三尺大小的石人,三窍五孔,蕴含三才五行之势排列。却绽放出了璀璨的光束,冲贯向了霄汉中。它化为了一轮太阳,释放不朽气息,生机滚滚而又强大。

上面烟霞绽放,瑞彩千重,流淌琉璃光,居然充满了神圣的气息。最阳诺由情

最诺显地最石王!

仔细的看去,肌体并不强壮,反而有些瘦弱,像是一只猿。封冷察艘地

封显考结技“借卵而生?”孟玄开口。

封显考结技“你胆子很大。”冰冷的声音开口,却一直没有现出身影。

石王眸子中金光不断的吞吐着,圣洁气息扩散,盯着孟玄:“我吃了你,绝对能够尽快的化生出血肉与经脉!”封故术最故

星察星太恨说完,它爆发了,背后浮现出了一个巨大的黑洞,顿时,无尽的生机被吞入到了其中,就连光芒都如同妖被吞噬一般。

永恒神灵境界的石王!岗结阳吉冷

封秘接技冷孟玄眸子猛然转冷:“看谁吃谁?”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www.zhulang.cc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