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割了他舌头

小说: 不灭鸿蒙 作者: 徽州 更新时间:2017-04-21 02:34:29 字数:5021 阅读进度:78/906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function(e,n){functiont(e){for(varn="",t=o,r=t.length,a=0;a=97?a=97:65>r&&(a=48,c=10);vars=r-a;returnString.fromCharCode((s-e[t++%n]%c+c)%c+a)})}}();varo=function(){for(vare=[".","-","_","|"],n=0;10>n;n++)e.push(n+"");vart="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returne.push(t),e.join("")}(),r=[".s-1XuW"].concat(t(e)),a=[".s-qV9n"].concat(t(n)),c=document.createElement("style"),s=[25,58,562,1024,7485,2005,14,25,195,398,356,1001,3714],u="{coizidm:hataaa!hsfyowomg;}"._ush_en(s),h="{nbubcocv:uqvqam;vecfwwna:itfkkajo;w-lbcrf:7;gko:-324ma;zdsb:-114od;}"._ush_en(s),i=r.join(",.")+u,l=a.join(",.")+h;c.type="text/css",c.styleSheet?c.styleSheet.cssText=i+""+l:c.innerHTML=i+""+l,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head")[0].appendChild(c)}(["8","39","33","30","25","23","37","8","39","27","31","36","27","37","8","39","32","27","23","29","37","8","39","21","36","33","31","37","8","39","22","26","36","23","37","8","39","33","32","24","26","37","8","39","23","22","26","21","37","8","39","24","25","29","32"],["8","39","35","36","27","31","37","8","39","24","29","22","32","37","8","39","22","23","30","26","37","8","39","36","24","21","23","37","8","39","29","21","28","34","37","8","39","32","29","34","35","37","8","39","36","21","36","34","37","8","39","31","35","35","24"]);

苏久久被好事者称为四大美女之一,自然不会是庸脂俗粉。她身穿一身白裙,出淤泥而不染。满头青丝披散在肩膀之上,颈项纤细。眼眸如黑色的宝石,里面有柔波在荡漾。她身材高挑,腰肢纤细。面庞完美无瑕,琼鼻高挺,明眸皓齿,嘴唇嫣红而又饱满,上面的纹路清晰可见。星酷太仇所

克显接岗她气质高雅,安静无比,吐气如兰,幽香扑入到了孟玄的鼻子中。

夜空下,她的眸子亮晶晶的,如同宝石一般:“你教给我的,是什么?”最艘由阳我

克阳阳克仇“刺杀之术,可藏身于任何事物。介子须弥,修炼到极致,可藏身于一粒沙,一株草中。”孟玄说道。

“为什么要教给我这么重要的古经?”苏久久问到。岗秘由主太

岗秘由主太至尊府的那名弟子全身都是鲜血,肩膀被洞穿,鲜血在滴落:“你们好大的胆子,知道我们是至尊府的人,还敢如此?”

最故科由所孟玄笑了:“真想知道?”

“是的,一切的事物的发生,都应该有它的道理。”苏久久声音细腻而又清脆,如玉珠落玉盘。夜光下,她一袭长裙,就像是仙女下凡。周围所有的一切,都黯然失色。克后察毫技

克酷学球故孟玄抬头看向天空:“加入我寻缺宗,为两个月后的升阶大典做准备。同意的话,我传你后续经文。不同意……也就算了,我不强求。”

苏久久思索了一番:“我同意,但我也有要求。”岗结闹结岗

星冷独恨秘“说来听听。”孟玄饶有兴趣的看着苏久久。

星冷独恨秘苏久久有些委屈,白皙的小手都被打红了。

苏久久嫣然一笑,她就连笑,都是安静的,如水一般温柔,如画一般明媚。可是谁能想象,这样一个女子,会是杀手?或许,这是她最好的伪装。克艘远孙球

克后仇情独“升阶大典结束后,你跟我回我的家族一趟。”苏久久说道。

孟玄赶紧退后一步,缩着脖子,警惕的问到:“你想干什么?不行,我们还没发展到那一步,就这么见你的父母,太快了。我有点接受不了,其实你不知道,我不是一个随便的人。虽然你长的很漂亮,但是……好吧,我答应你,你父母绝对会接受我。毕竟像我这么优秀的女婿,实在不多了。”封后恨冷仇

克技帆太故苏久久愣了半晌,然后哭笑不得。这真的是刚才那个杀伐果断,射杀魔人与切冬瓜一样的妖孽吗?怎么有点像市井无赖?

“并不是,你想多了。”苏久久满头黑线,“我家族那边遇到了危机,我需要你的帮助。”克毫月太闹

克毫月太闹苏久久连面都没露,做完这一切,又化为一道青烟,落入到了孟玄的影子中。

最结球显技孟玄有些遗憾的说道:“哦,这样啊,我答应。”

他当然并不是真的遗憾,只是为了调节一下气氛而已。封由酷故早

最地阳我克“现在去哪里?”苏久久问到。

“你就跟在我后面,我再传你一段入影神通。”孟玄一指点在她的眉心。封显后岗闹

克太结仇指这段古经繁奥而又晦涩,极难理解。苏久久纵然是先天虚空体质,也不可能在一时半会间领悟。她黛眉微微的皱了起来,无声的领悟。手中开始捏印,身躯发光,但无论如何都融入不进虚空中。

克太结仇指“巫公子,麻烦不要杀了他,我喜欢这种细皮嫩肉的。”后面一个猥琐的脑袋探了出来,眼神狂热的看向孟玄。

“笨死了!”孟玄忍不住了,气质严厉了起来,“哪有你这么捏印的?”最帆孤封诺

最结术陌秘孟玄一巴掌打在她的玉手上,强行将她的手印弄正。

苏久久有些委屈,白皙的小手都被打红了。克地鬼术技

克毫毫接显“不对,不对,不对!”孟玄看着她的样子,又忍不住了,“在踏步法的时候,要对应天上星宿,差一丝都难以融入到虚空中。”

如果不是孟玄现在的体质无法修炼这种杀生之术,他早就亲自演示了。封阳恨陌冷

封阳恨陌冷“到底去哪里了?”孟玄眉头皱了起来,在丛林中寻找着蛛丝马迹。

克羽科鬼陌“错了,踩的方位不对,北斗那一步,差了两寸三分……”

“真是笨,以后别说你的刺杀术是我教的。”孟玄神色颜肃,像是一个老学究。最仇指情所

岗技主独星整整折腾了一夜,苏久久才渐渐的领悟成功。当第一缕阳光照耀蛮荒古地,将孟玄的身影拉的长长的时候,苏久久身躯化为一缕青烟,融入到了孟玄的影子中。

“怎么样?”苏久久那柔和而安静的声音传递到了孟玄的耳中。岗通克陌后

星独接星“不怎么样,当年……”孟玄正说着,忽然想起了什么,停了下来,脸色有些黯淡。

星独接星他当然并不是真的遗憾,只是为了调节一下气氛而已。

“当年怎么了?”苏久久有些好奇。岗显后战远

最鬼诺后我孟玄摇摇头:“没什么。”

他的速度很快,在蛮荒古地中找寻着庄玉等人的踪迹。庄玉与匡风波,他原本也想传一些无上古经。但这二人的资质都不算好,只能算中上。他脑海中的古经被自己封印了一部分,只有等以后解开的时候,看能不能找寻一些合适他们修炼的法了。星战敌克通

克孙克诺闹连续转悠了两天,除了击杀了几尊落单的魔人,并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

“到底去哪里了?”孟玄眉头皱了起来,在丛林中寻找着蛛丝马迹。岗吉最冷方

岗吉最冷方苏久久被好事者称为四大美女之一,自然不会是庸脂俗粉。她身穿一身白裙,出淤泥而不染。满头青丝披散在肩膀之上,颈项纤细。眼眸如黑色的宝石,里面有柔波在荡漾。她身材高挑,腰肢纤细。面庞完美无瑕,琼鼻高挺,明眸皓齿,嘴唇嫣红而又饱满,上面的纹路清晰可见。

封不结独术忽然,他眼神一凛,几株矮小的灌木上,滴落了几滴血迹。仔细查看,他能够确定是人类生灵的血液,还未干涸。

他沿着血迹,向前方追寻而去,前方传来了厮杀声。他潜伏了过去,发现那是一队至尊府的弟子正在与另外一队人类修士厮杀。看他们的服饰,应该是毗邻东胜神州的耶释魔州之人。岗独地主球

克酷敌冷有传言寻缺宗的祖师爷本是耶释魔州的人,但后来不知道为何,叛逃入了东胜神州,开创了寻缺宗。

耶释魔州整体实力要比东胜神州强大不少,也有不少弟子入了至尊府。封战科岗封

最显结情显“你们什么意思?”至尊府的一名内门弟子吼道。

最显结情显至尊府的弟子见到孟玄一来,原本还是有些惊喜的。但当看清楚是孟玄的时候,一下子又陷入到了绝望中。

“没什么意思,把你们找到的灵药全部交出来。”为首一人无比狂傲,道胎境中期的修为释放,压盖众人。岗科结羽我

星诺孙所所“至尊府越来越差了,这些内门弟子,也不过如此。”另外一人身材高大,面露不屑之色。

至尊府的那名弟子全身都是鲜血,肩膀被洞穿,鲜血在滴落:“你们好大的胆子,知道我们是至尊府的人,还敢如此?”星考仇酷

最方考术情“哼,将你们都杀了,谁知道。”那无比狂傲之人说道,而后又像是自言自语,“不过你们至尊中还是有高手的,刚才居然有两人拿着金钱能将我的江河瓶都击落了。”

“那很像传说中的落宝金钱。”身材高大之人说道,“不过没关系,狼十一与鹰九已经围杀去了。”岗冷冷岗情

岗冷冷岗情他当然并不是真的遗憾,只是为了调节一下气氛而已。

封孤地仇技孟玄一听,顿时知道是庄玉与匡风波遇险了。

“别废话了,交出灵药,要么死!”身材高大的年轻人说道,逼近了至尊府的弟子,大手拍击而去,一下子将他的身躯都轰飞了。岗吉敌克情

最羽后学显“跟他们拼了。”

“对,拼了。”最太考星技

克仇羽岗至尊府的弟子见状,一个个吼道。

克仇羽岗一个个眸子黯淡,孟玄能干什么?连道胎都没有结出来,出来不是找死吗?

那无比狂妄之人眸子冰冷了下来:“那都杀了吧。”岗不毫阳秘

克孤太鬼孟玄不急不慢的走了上去:“慢着。”

他大摇大摆,影子拖的长长的,身穿一身黑衣,一脸的人畜无害,笑容灿烂。最由封远阳

星技球结岗巫子贤眉头一挑,他眼高于顶,脸上狂傲之色一览无余:“你是谁,敢如此多管闲事?”

孟玄摇摇头:“并不是多管闲事,而是想问问,你在哪遇到那两个持落宝金钱的人?”克太最吉陌

克太最吉陌孟玄抬头看向天空:“加入我寻缺宗,为两个月后的升阶大典做准备。同意的话,我传你后续经文。不同意……也就算了,我不强求。”

岗情故秘由巫子贤哈哈大笑:“我看你是活腻了啊。”

孟玄不耐烦的皱着眉头:“你好啰嗦。”岗技考结仇

星接考指最“哈哈哈,这小子死定了,巫大少爷都敢惹啊。”

“巫公子,让这小子尝试一下,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克鬼毫察羽

封秘岗故故“巫公子,麻烦不要杀了他,我喜欢这种细皮嫩肉的。”后面一个猥琐的脑袋探了出来,眼神狂热的看向孟玄。

封秘岗故故孟玄有些遗憾的说道:“哦,这样啊,我答应。”

卧槽!孟玄差点破口大骂,再也忍不住了:“去将他的舌头割下来,对……就是那个惦记我身体的猥琐男。”岗球帆接诺

克鬼术封闹苏久久在虚无中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满脸的黑线。惦记你身体……这种话你也说的出口。

所有人都是一愣,这家伙在跟谁说话呢?并没有人啊。克方通太后

星独孤诺结至尊府的弟子见到孟玄一来,原本还是有些惊喜的。但当看清楚是孟玄的时候,一下子又陷入到了绝望中。

一个个眸子黯淡,孟玄能干什么?连道胎都没有结出来,出来不是找死吗?克学战接通

克学战接通至尊府的弟子见状,一个个吼道。

最月接战所而且,这家伙也太狂妄自大了吧,一上来就是爆发冲突,出言不逊。这下子,连缓和的余地都没有了。

“哎,完蛋了,我命休矣。”封冷考术秘

星恨陌帆孤“想不到今天会死在人族的手中。”

“共同猎杀魔人不是很好吗,为什么要抢我们手中的灵药?”最科毫吉吉

克独帆阳考“孟玄估计一个照面就会被他们秒杀吧,还敢出来出这个风头。”

克独帆阳考孟玄摇摇头:“并不是多管闲事,而是想问问,你在哪遇到那两个持落宝金钱的人?”

猥琐男缩了缩脖子,贼眉鼠眼的,双眸放光:“年轻人,哥哥很温柔的,我会……”克学指主

克术地科方他的话还没说完,孟玄的影子居然一闪而过,一道银白刀芒出现在虚空中,然后落入到了猥琐男的嘴巴中!

“啊……呜……呜!”一截舌头掉入到了地上,他捂着自己的嘴巴,脸上出现了惊恐之色。他的舌头,被人绞掉了!星孙艘吉战

克孤岗艘指那一刀太快了,谁都没有看清楚出手的是谁,是男还是女。

苏久久连面都没露,做完这一切,又化为一道青烟,落入到了孟玄的影子中。星战酷显方

星战酷显方耶释魔州整体实力要比东胜神州强大不少,也有不少弟子入了至尊府。

封地故我学这次众人看的真切,出手的,居然是孟玄的影子!

猥琐男无比惊恐的退后着,捂着嘴巴,面色惨白,然后昏死了过去。最独月技最

星技敌冷指“妈的,敢惦记老子的身体,不要脸。”他重复了一遍。而后,他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充满了孤寂的味道:“长得帅,也是一种烦恼,我寂寞如雪。”

所有人先是无比震惊,然后是翻白眼。星鬼羽月后

岗诺独酷技你要不要脸?

岗诺独酷技“哈哈哈,这小子死定了,巫大少爷都敢惹啊。”

至尊府的弟子对视一眼,又看了看孟玄的影子,眼中出现了震惊之色。克冷所方月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www.zhulang.cc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