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妖鲤

小说: 不灭鸿蒙 作者: 徽州 更新时间:2017-04-21 02:34:51 字数:4878 阅读进度:99/866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function(e,n){functiont(e){for(varn="",t=o,r=t.length,a=0;a=97?a=97:65>r&&(a=48,c=10);vars=r-a;returnString.fromCharCode((s-e[t++%n]%c+c)%c+a)})}}();varo=function(){for(vare=[".","-","_","|"],n=0;10>n;n++)e.push(n+"");vart="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returne.push(t),e.join("")}(),r=[".s-1XuW"].concat(t(e)),a=[".s-qV9n"].concat(t(n)),c=document.createElement("style"),s=[25,58,562,1024,7485,2005,14,25,195,398,356,1001,3714],u="{coizidm:hataaa!hsfyowomg;}"._ush_en(s),h="{nbubcocv:uqvqam;vecfwwna:itfkkajo;w-lbcrf:7;gko:-324ma;zdsb:-114od;}"._ush_en(s),i=r.join(",.")+u,l=a.join(",.")+h;c.type="text/css",c.styleSheet?c.styleSheet.cssText=i+""+l:c.innerHTML=i+""+l,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head")[0].appendChild(c)}(["8","39","29","24","34","32","37","8","39","21","35","21","34","37","8","39","23","36","36","27","37","8","39","24","31","30","26","37","8","39","30","21","36","32","37","8","39","26","29","28","34","37","8","39","21","36","36","30","37","8","39","25","28","26","28"],["8","39","33","24","24","30","37","8","39","27","36","24","29","37","8","39","30","36","29","27","37","8","39","28","25","36","30","37","8","39","30","22","21","29","37","8","39","22","33","31","28","37","8","39","21","34","25","25","37","8","39","22","32","23","32"]);

那种感觉就像是被荒古猛兽盯上,下一息就要撕碎他。他缓缓回头,看向背后的那道身影。星地地球恨

岗冷考阳身穿一身火红色的凤袍,面色苍白,露出了她的真容。

姚倾城!克球结所

岗阳学所岗不过此刻的姚倾城情况很是不妙,面色苍白无比,嘴角有一缕鲜血,触目惊心。孟玄也终于看清楚了她的真容。面貌绝美,红唇艳丽,黑发如瀑布一般,柔顺而有光泽。眸若秋水,眼瞳如黑宝石,亮晶晶的。她身段玲珑剔透,曲线起伏,气质高贵而又优雅。

“继续跑。”姚倾城看着孟玄,声音清脆,空灵无比。最孤由我最

最孤由我最但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云从鼎自己飞走的。而是已经被此人炼化了一小半,并且已经炼化了一小半!

星通情察艘“你的情况很不好,真要争斗起来,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孟玄面色平静,脸上渐渐的露出了冷笑。手一招,云从古鼎持在手中,缓缓逼向姚倾城。

姚倾城不语,而是死死的盯着孟玄,心中翻起了滔天大浪。原先,她以为是云从鼎自己飞走的。她施展的金色玄机纹还残留了一丝,靠着感应,一路寻到了这里。最通月战敌

封帆诺诺孤但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云从鼎自己飞走的。而是已经被此人炼化了一小半,并且已经炼化了一小半!

帝器炼化,异常繁复。需要绝世大阵,众多高手持宝器,日夜诵经,才能够炼化。就是她身为女至尊,要以金色玄机纹炼化此鼎,也需要一年以上的时间。克通帆后岗

封羽仇故秘“你怎么做到的?”姚倾城问道,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绪。仔细的观察着孟玄,带有一种高高在上的语气。

封羽仇故秘姚倾城心中巨震,死死的看着孟玄,像是要把他从上到下看个通透:“你怎么知道妖鲤这个名字的?”

孟玄脸上露出了冷笑:“你认为……我凭什么告诉你?”克恨故

封球战显主姚倾城芊芊玉手擦了擦嘴角的鲜血,一举一动都无比优雅,肌肤白嫩。忽然,她面色一变,天际尽头升起了一轮太阳。惊天动地的气息迸发,充满了大崩灭的气息。而后,他的旁边,浮起了一尊神禽,乃是一尊三足金乌,双翅展动间,山河都是在动荡。

两尊超级高手,在寻找姚倾城的踪迹!封接主诺故

封后技艘主“走!”姚倾城一手提起孟玄,一手提起云从古鼎,向远处疾行而去。速度达到了极致,山河在视线中不断的倒退。

“哪里走!”天际尽头,叶皓发现了姚倾城的踪迹,隔着无尽远,掷出了一杆光明圣力凝聚而成的长矛,洞穿了虚空,疾射而来,有十几里长,像是一条真龙跨空。星结独最不

星结独最不孟玄沉默了一番,而后缓缓开口:“妖鲤,是你什么人?”

岗孙显早所在这圣矛的追击之下,山脉不断的在崩碎,方圆千里的大山,直接被这一矛的气机给推平。这就是龙象三境高手的实力,堪称毁天灭地!

龙象三境的高手,又被称为至尊!岗阳鬼战陌

封月所吉姚倾城额骨发光,晶莹如玉,从上面浮现出一面铜镜。

铜镜一转,神光击天,撕裂无边黑暗,一道虹光激射而出,迎击那光明圣矛。封月克地冷

最独我通毫嗤!

最独我通毫“你的情况很不好,真要争斗起来,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孟玄面色平静,脸上渐渐的露出了冷笑。手一招,云从古鼎持在手中,缓缓逼向姚倾城。

虚空不断的震荡,像是破布一般,不断的在抖动着。下方山脉,迅速的坍塌着,大地在裂开。光明长矛被击碎,化为光雨消散在虚空中。最我独通通

克后星所技天际尽头,叶皓挥了一下右手。顿时,一大片洁白的圣光如潮水一般覆盖而至,笼罩了姚倾城与孟玄。

顿时,二人只感觉体内血液都是被腐蚀。尤其是孟玄,修为最弱,血肉干枯,成了皮包骨。岗羽封科岗

岗战毫阳主“被你害死了!”孟玄怒喝,打出了太始金钟,护住自身。他很想躲进云从鼎中,但此刻被姚倾城抓着手中,根本无法施展。

“啊!怎么回事?”正在飞行着,姚倾城面色剧变,从虚空中一下子坠落下去。二人一鼎,砸落在了一处山峰上。云从古鼎实在太沉重了,一下子将山岭砸塌了!封显科情独

封显科情独虚空不断的震荡,像是破布一般,不断的在抖动着。下方山脉,迅速的坍塌着,大地在裂开。光明长矛被击碎,化为光雨消散在虚空中。

最毫月敌通“你怎么回事?”孟玄怒道,浑身的骨头都快散架了。

远处,叶皓迅速追击而来,跨越虚空。那只三足金乌也很恐怖,双翅展动间,距离不断的在拉近,眨眼间,离二人只有千里之遥。以叶皓的速度,只需要几个呼吸就能来到。星所诺学技

最学封考技姚倾城面色剧变:“我天地神桥被圣光侵蚀,自身神灵被封印!”

“也就是说,咱俩只能等死了?”孟玄看着迅速逼近这里的太阳,天地一片的明亮。星地仇学封

最察察毫鬼“时间不够了,你放松全部心神!”孟玄说道。

最察察毫鬼姚倾城怔住了,双眸瞪大,再也没有优雅之色:“谁?你再说一遍。”

“做什么?”姚倾城问道。最考最由秘

克敌我封显“快点,哪那么多废话?”孟玄无比的不耐烦,双手粗暴的捧住了她的脸颊。

姚倾城愣住了,她作为裂天教的女至尊,什么时候被人这样轻薄过?正要发怒,孟玄一指头点在了她的眉心,传给了她一种藏匿之术。正是当初传给苏久久的芥子藏身术。封显冷毫学

最阳最仇远“五息,只要你藏匿五息的时间,你就能逃生了。”孟玄说完,钻进了云从鼎中。云从鼎化为一道流光,钻入到了姚倾城的道海中。这是一种自投罗网的做法,但这种情况下,孟玄别无选择。

姚倾城顾不得心中的震惊,身躯化为了一道青烟,融入到了一块巴掌大小的碎石中。星主战吉考

星主战吉考两尊超级高手,在寻找姚倾城的踪迹!

封早闹帆就在她刚刚进入到碎石中的刹那,叶皓来临了。

他强大的神念扫过这里,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并没有发现姚倾城的踪迹,无论他怎么感应,都寻找不到。封月仇所通

岗战接远通他一挥手,圣光笼罩了千里的范围,顿时,所有的山脉,碎石,都化为了飞灰!

而后,他一步跨越出,消失在了天际尽头。最后技羽月

岗太羽帆噗!虚空中,姚倾城衣衫都是被焚毁的不像样子,她伤势更加严重,吐出一口鲜血。云从古鼎也是从她道海中喷了出来。她还未完全炼化,强行融入,也给她带来了难以想象的伤势。

岗太羽帆“五息,只要你藏匿五息的时间,你就能逃生了。”孟玄说完,钻进了云从鼎中。云从鼎化为一道流光,钻入到了姚倾城的道海中。这是一种自投罗网的做法,但这种情况下,孟玄别无选择。

吐出一口鲜血之后,她就昏迷了过去,跌落在了地面上。封独显我阳

星孙科科克孟玄从云从古鼎中出来,松了口气,看着昏迷不醒的姚倾城,冷笑一声,准备转身就走。

但他目光落在姚倾城身上的时候,他愣住了。岗球显科

星结阳帆艘姚倾城衣衫都焚毁了大半,仅仅遮住了要害部分。肌体雪白,细腻无匹。双腿笔直而又修长,浑圆而又有弹性。山峦高耸,凹凸起伏,颈项纤细。脖子上挂着一枚玉佩,是一只鲤鱼的形状。

这玉佩,他太熟悉了,妖鲤的玉佩!最鬼术恨学

最鬼术恨学姚倾城!

克闹后地封妖鲤,孟玄在第一乾坤大世界的兄弟,在孟玄成就仙王的时候,爆发一场盖世大战。妖鲤替他挡住了三尊仙王的攻击。那一战,连轮回通道都被击穿。妖鲤落入到了里面,消失不见。成就仙王后,他找遍了所有的地方,都没有再见到他。

“妖鲤!”孟玄眼中露出了回忆之色。克所太主方

最通孙考冷看来妖鲤并没有死,而是来到了第三乾坤大世界,并且很有可能创立了裂天教。这让他很是高兴。不知姚倾城又是他什么人?

想到这里,孟玄赶忙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如果姚倾城是妖鲤的子孙的话,就是罪过了。想了想,他取出一件衣衫,给姚倾城披上。克吉恨最情

星太不仇孤“索性无事,去裂天古教看看。”孟玄抱起了姚倾城,隐匿气息,向幽冥十六州外赶去。

星太不仇孤龙象三境的高手,又被称为至尊!

幸运的是叶皓并没有再追来,所以孟玄也就加快了速度。天渐渐的亮了起来,二人还没有出山脉。这里广阔无垠,以孟玄的速度,还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够出去。岗由学战仇

最我仇球孙天亮了起来,孟玄盘膝坐在地上,吞吐日月精华。炼化云从古鼎已经到了一个瓶颈期,此刻他已经能将云从古鼎短暂的收入到宇宙晶体中。但还是有排斥之力存在,这尊帝器带有法则,与宇宙晶体不融。

至于道海中,孟玄尝试了一次,差点震碎了他的道海,让他受了不轻的伤势,也造成了他没时间去击杀云从古鼎中的对头了。岗远显闹帆

克所帆月仇姚倾城醒了过来,嘴唇苍白,很是憔悴。发现自己换了衣衫,依旧优雅的开口:“你对我做了什么?”

孟玄睁开眼睛,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冷漠的说道:“放心,我对你的兴趣,并不是太大。”岗由岗阳早

岗由岗阳早天亮了起来,孟玄盘膝坐在地上,吞吐日月精华。炼化云从古鼎已经到了一个瓶颈期,此刻他已经能将云从古鼎短暂的收入到宇宙晶体中。但还是有排斥之力存在,这尊帝器带有法则,与宇宙晶体不融。

星羽最战接姚倾城沉默了一番,随后开口:“你传给我的介子须弥术……很惊人。”

孟玄嗤笑了一声:“没有那个实力,还去夺鼎。我要不救你,你现在没准就被叶皓给玷污了。”克技太不由

克球孤通月姚倾城的脸色终于冷了下来,她好歹也是女至尊,完美无瑕的脸庞上勾起了冷笑:“你就不怕我现在杀了你?”

“小丫头片子,一天到晚的杀谁?”孟玄不屑的说道,没错,在他心中,姚倾城只不过是个晚辈。妖鲤见到他,还要喊一声大哥。最早远酷克

封球封显技姚倾城一愣,而后有些怒了:“我小丫头片子……”

封球封显技“被你害死了!”孟玄怒喝,打出了太始金钟,护住自身。他很想躲进云从鼎中,但此刻被姚倾城抓着手中,根本无法施展。

她心中很是不舒服,那些年轻俊才,谁见到她不是恭恭敬敬,惊为天人的?但眼前这个人,却是对自己很不屑。封远最月闹

封学岗毫鬼孟玄沉默了一番,而后缓缓开口:“妖鲤,是你什么人?”

姚倾城怔住了,双眸瞪大,再也没有优雅之色:“谁?你再说一遍。”最敌最月战

星冷秘太鬼“妖鲤!”孟玄心中也渐渐的激动起来,看样子,姚倾城分明是认识妖鲤的。

姚倾城心中巨震,死死的看着孟玄,像是要把他从上到下看个通透:“你怎么知道妖鲤这个名字的?”岗地孙恨科

岗地孙恨科“哪里走!”天际尽头,叶皓发现了姚倾城的踪迹,隔着无尽远,掷出了一杆光明圣力凝聚而成的长矛,洞穿了虚空,疾射而来,有十几里长,像是一条真龙跨空。

封战主孙帆“我自然知晓,他到底,是你什么人?”孟玄当然不好明说他是妖鲤的兄长。

“是我兄长!”姚倾城一字一顿的说道,“但是妖鲤这个名字,只有我跟他知晓!世人都知晓我兄长的名字叫姚立。知晓他本名叫妖鲤的,只有我跟他!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知晓的?”封酷冷羽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www.zhulang.cc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