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炉鼎(十三)

小说: 穿成男主的恶毒师尊 作者: 风休住 更新时间:2020-03-23 05:01:33 字数:3561 阅读进度:13/101

黑气闻言,从中迸发出一阵嗤笑:“君渐书,你当你骗谁呢?他夺天榜第一时,你看着他想的什么?他投魔回攻蓬莱宫的时候,你又想的是什么?绑起来,吊起来,让他怕你,越怕越乖越好……”

君渐书喉头微动:“那又如何?”

他以雷霆手段镇压黑气,那气息很快就奄奄一息,狠狠道:“若是早知道你不要,我还不如自己享用了,你猜猜他现在滋味有多好——”

君渐书心头一跳,很快将那丝异样压下,淡淡道:“假货罢了,也就你看得上。”

黑气:“……”

这都看不出来,憨货!

黑气气得破口大骂,声音却模糊不清,随着君渐书的镇压越来越远,最终消失。

君渐书睁开眼睛,仍用手撑着头,将另一只手举起来。

衣袖层层落下,无瑕的手腕上,一道狰狞的伤口蜿蜒而上,血液才刚刚凝固。

看来好起来还需要一些时候。

君渐书大致知道黑气想要做什么了。若是他和师尊有了肌肤之亲,师尊这一击恐怕就不是留下难以愈合的伤口,而是直接要了他的命了。

无论什么时候,他的死穴总是师尊。

还好师尊重新回来了,而且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好。

·

秦舟不觉得自己的情况好。

他看着熟悉的蓝天白云,确认自己回到了啾啾峰上,忽而感到一阵腿软。

刚才精神一直紧绷,还用了灵力,现在猛然松懈下来,会虚脱是正常的。

他身形晃了晃,眼看就要摔倒在地,却被一股突然而来的力量拖了起来。

与此同时,一只手强硬地掰开他的下颏,将一颗圆形的东西塞进他嘴里。而后极快地将他的下巴往上举起,秦舟喉头一动,将那东西吞了。

只留下了满口的苦味。

那双手塞完东西后就离开了,秦舟捂着胸口抬头,看见了傅延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他被苦的面目狰狞:“你给我吃了什么?”

傅延:“低阶补灵丹,宫主吩咐的,补补你刚用过灵力的身子。”

语气之中略有不耐,一派宫主吩咐了自己才肯做的模样。

看他这样,不像是会自己给他下毒的样子。

不过低阶补灵丹……听着就很廉价的样子。

傅延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要不是你太弱,吃不了高阶丹药,我也不用专门去讨一颗低阶灵丹来。”

秦舟哭笑不得:“那还真是多谢了。”

虽说是低阶灵药,还苦的要命,但秦舟确实渐渐能够站稳了,只是心中还似有一团火一样,烧得他心神不宁。

傅延见状,又从储物戒中拎出一样东西抛给他。

秦舟被那东西盖了个正着,还以为是什么束缚的法器。扯开了才发现是一件外袍。

这袍子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做的,入手冰凉光滑,却又不至于寒冷,光摸着就知道是好东西。

还和君渐书身上的料子有点像。

秦舟捧着衣裳,听傅延冷冰冰道:“换吧。宫主说弄脏了你的衣裳,赔给你一套。”

秦舟:“哇哦。”

秦舟想了想:“你们宫主对人还挺……体贴的。”

对无关紧要的人体贴,对有利益纠纷的很残忍。秦舟在心中补上一句。

听了这一句,傅延的心情像是好了点:“那当然。”

傅延:“宫主派我保护你,你近几日无论到哪里,我都会隐藏身形跟着。没事不要叫我。”

秦舟看着他:“那要是有事呢?”

“比如?”

秦舟:“我有个仇人,想让你帮我报仇。”

傅延一甩脸:“不帮。”

“要是我因为他受伤了呢?”

傅延安静了一会儿,而后一字一句道:“我会在你还剩一口气的时候出手的。”

“好叭。”秦舟遗憾道。

傅延像是道影子一样,说完了话自己就走了,连句道别都没有。

一点都没有人情味,原书里说君渐书还挺喜欢他的。从毫无余地的审问,到冷冰冰的保护,秦舟愣是没看出来傅延有哪点讨人喜欢。

不过君渐书这人就不能以常人来揣度,谁会没事把跟自己一起长大的兄弟都疏远了,然后造大几十个傀儡侍从陪着自己啊。

看书的时候觉得君渐书带傀儡作战还挺爽,现在真看到了,只感觉到了冷。跟君渐书的手一样冷。

不过那双手是真好看,骨节分明,手指纤细,比他弹琴的手都嫩。

秦舟越想越投入,冷不丁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啾啾跳起来抱住他,哇哇乱叫:“舟舟舟舟,我睡醒就发现你不见了,吓死我了!”

他挂在秦舟身上,秦舟被他勒着脖子,站不稳地朝后退了几步:“别勒别勒,你舟舟要死于非命了!”

啾啾赶紧把他放开,秦舟微微喘着气,笑着对他说:“你舟舟去找了个护院,这几天一直保护我们。”

“好耶!”啾啾高兴地看着秦舟,眼睛里都闪着光,“舟舟好棒。”

秦舟被他闹得什么心思都没了,便笑着逗他:“你好棒的舟舟现在累了,能让他睡一觉吗?”

“你睡吧,我去看着蕴灵草。这两天就能收了。”啾啾道,“舟舟换了新衣服,真好看。”

“嗯。”秦舟应了一声,便见小麻雀唧唧啾啾地往灵田跳去,于是自己也回了竹屋。

方才和人交谈还不觉得,一旦静下来,那股不知名的火就窜的凶了起来。

秦舟拿起茶杯,想倒杯茶镇镇邪火,又陡然想到了之前喝茶后,看见了黑气的事情,便把茶杯放下了。

可那火总是压不下去,秦舟最终认命地拿起茶杯,又拆了壶酒,倒满了往嘴里灌。

淡酒入喉,将那股不适压下去了些许。秦舟彻底松懈下来,斜倚着床头,迷迷糊糊地入了睡。

他入睡时就觉得不安稳,意识沉入黑暗后,果然又见到了那团黑气。

秦舟和那黑气面面相觑,首先说了句:“卧槽。”

黑气桀桀笑道:“又见面了。看你这反应,难道还以为君渐书能对付得了我?”

秦舟叹了口气:“不敢不敢。只是没想到,你现在就来找我了。”

他真诚地问:“刚被吞了那么多神识,不疼吗?”

黑气:“……”

操。

相比和君渐书对垒,面对秦舟时,黑气要从容了些,没有气愤地大骂。

他甚至还能笑出声:“我受的苦,迟早要在君渐书身上找回来。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让君渐书瞎了眼认不出你,不过看你现在,是准备讨好他活命了?”

秦舟心想,不,鄙人不才,想逃出蓬莱宫。

逃离你们这群神经病。

他在心中无数次吐槽,原主这招惹的都是群什么玩意儿。

黑气见秦舟不说话,便以为是自己的推测对了。

他冷哼一声:“现在知道君渐书的好了?他跪着求你回秦家的时候,怎么没念着他一点好?”

秦舟心里咯噔一下,又听黑气道:“你把他绑起来,当着他的面杀他朋友的时候,又怎么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艹。

或许这黑气不是个人,但原主是真的狗。

秦舟不知为何,想到君渐书那样的人会跪在地上求什么人,却被狠狠拒绝,便有些莫名的心悸。

黑气见秦舟的脸色愈发不好,觉得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便桀桀笑道:“君渐书给你住的地方放了结界,明日未时出了你这龟壳子找我。你身边不能有其他人,不然我想君渐书会很乐意知道,他那个狼心狗肺的师尊就在他眼皮子底下。”

秦舟觉得一阵头疼。

他冷静了一下问:“你想让我去哪里?”

“无所谓,只要出了你这龟壳。当然,你也可以试试去求君渐书庇佑。”

黑气的形态渐渐模糊,声音也逐渐褪去。

眼前出现了一点光明,秦舟疲惫地睁了睁眼,却在下一刻被吓醒。

一双冷冰冰的眼正盯着他。

“你怎么在这里?”秦舟问傅延。

傅延若无其事地往后退了半步:“看你做噩梦,怕你把自己吓死,过来看看。”

他一点也不想管这人,但秦舟方才的神色太痛苦,实在让人放心不下。

秦舟真诚道:“谢谢,但傅掌令使你更吓人。”

傅延看了他一眼,觉得还能开玩笑就是没事了,于是转身往外走。

却听秦舟在身后问:“傅掌令使,真的不能帮我教训仇人吗?”

“不能。”傅延的背影极其无情。

不能可不行。

坑蒙拐骗也得行。

只要能说服傅延帮他,区区一块蓬莱宫令牌,想要拿到就易如反掌了。

可惜傅掌令使铁板一块,脑子里除了君渐书就是他的惩戒堂了。

等等……惩戒堂?

秦舟回想了一下自己在惩戒堂的一系列事情,觉得有个法子不错。

他越想越可行,倦意逐渐上来,又歪着头睡了。

傅延在屋外看见他安稳的睡颜,觉得有些碍眼。

前一秒还让人帮自己,后一秒就自顾自去睡了。没心没肺,也不知道宫主看上了他哪一点。

作者有话要说:傅掌令使:莫名不爽。

(做工具人嘛,不就是要吃点狗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