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蓬莱(五)

小说: 穿成男主的恶毒师尊 作者: 风休住 更新时间:2020-03-23 05:01:42 字数:3475 阅读进度:22/101

秦舟想了想问:“我没有令牌,能出蓬莱宫吗?”

林乔羽的令牌被他给了啾啾,林家主的那块令牌不知道什么时候弄丢了。能不能出去还是件难说的事。

他又有点害怕这话提醒了秋刃他被禁止出蓬莱宫的事情,颇有些战战兢兢。

事实证明,他高估了二哈的智力。

秋刃脸上有点难以置信:“蓬莱宫什么时候对你有过禁制?”

秦舟:“真的?”

秋刃理所当然道:“君渐书说他一直在等你回来,要是对你设了禁制,他还说什么鬼话。”

秦舟有点尴尬,干笑道:“现在情况不太一样……先试试吧。”

为了安全性,蓬莱宫中的传送阵还有点复杂。秦舟跟着秋刃辗转几次,顺利出了蓬莱宫地界。

秦舟心情有点复杂。

要是知道他随便就能出蓬莱宫,他早就和啾啾一起跑了,犯得着掺和君渐书和黑气的事情吗?

但他实在想不到君渐书会给原主留着蓬莱宫的进出权限。

黑气说,君渐书曾经跪着求原主回到秦家,或者回蓬莱宫,但是原主非但不领情,还当着他的面打伤了他的朋友。

况且君渐书后来挖了原主的灵骨。闹得这么不可开交,却依旧给原主留着蓬莱宫的门?

秦舟回想了一下那天见到的君渐书。

温润稳重的外表下,总有点高处不胜寒的孤冷。

回想起那日搂住他的冰冷手指,秦舟不由得咽了口口水。

秦舟和啾啾约的地方叫十里亭,因其旁有十里梨花林得名。他只看过一遍原书,记得的地名不多,唯独记得蓬莱宫旁的这一处。

走在梨花林旁,踩着飘落的花瓣,只见身旁店铺林立,酒旗翻飞。

秦舟走在街上,叹了口气。他是真的不想管原主那摊子破事,种种田做做地主养养鸟它不香吗?

“在想从前?”秋刃问。

他恐怕没有那么多从前可想。秦舟默默吐槽,嘴上道:“在挑店,想看看哪家更好吃些。”

秋刃笑道:“朋友,只要你想吃,大可以都试一遍。”

秦舟也笑了笑:“那可不行,这样你下次就不请我了。”

秋刃朗笑几声,见秦舟没有选定店铺的意思,就任由他慢悠悠地转。

其实二哈应该不是他想象的那么没脑子。秦舟忽然想,不然就凭这在底层都要受人欺凌的世道,秋刃活不到现在。

但秋刃乐得装傻,他也乐得不拆穿,就这么和谐地一起乱逛。

他当初和啾啾说,如果他先到了十里亭,会在这里找个店待着,做个小二之类的。到时候要是啾啾到了,就在街上逛一下午,他注意到了就会过来找他。要是啾啾先到了,也是这样。

只是秦舟在街上从头逛到尾,都没发现有人来找他。

不知道啾啾是出问题还是已经走了。秦舟抬头四处望了望,觉得想在鳞次栉比的店铺里找到一只啾啾,实在有点困难。

况且他这幅一身黑,还挡住脸的打扮实在有些不正派,一路上他不知道接受了多少注目礼。

秦舟刚想随便找家店坐下,打听一下情况,就见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窜过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秦舟张了张嘴,终究没敢在秋刃面前叫出啾啾的名字。

他快步跟上去,发觉少年走的越发快了,终于忍不住喊:“你等等——”

前面的少年顿了一下,似乎想要回头,却硬生生停住了。

秦舟这才发现,少年的身边还站了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少年转过头去和那人说了几句话,露出半张脸来。

就是啾啾。

但和平常的喜怒自然不同,啾啾的脸上带着点哀求,仿佛想让那人放自己片刻。

那人不知说了什么,啾啾微微垂下眼睛,将脑袋转了回去。

啾啾明显是受制于人。秦舟心中一紧,刚想问秋刃能不能帮自己救人,就见那两人侧身一转,进了一家装潢华丽的铺子。

秦舟刚想跟着他们进去,便觉得肩膀一紧,是秋刃揽住了他。

他疑惑地回头。

秋刃示意他抬头看。

他于是抬起头,发现楼上明晃晃写了大字:艳秋楼。

字形缠绵悱恻,十分勾人遐想。

“……”秦舟震惊了一下,再看看面前,已经有位浓妆艳抹的女子迎上前来,问他们要不要进去坐坐。

秦舟:“青楼?”

“小倌馆。”秋刃纠正他。

秦舟霎时间火了。他才走了几天,自家小麻雀就被人拐进小倌馆里面去了?

刚进去的那两人正在往楼上上。转过楼梯拐角时,少年终于忍不住看向秦舟。

那目光哀怨中带着婉转,让人看了很难不同情。

直到两人消失在楼梯口,秦舟才回过神来。

他最后朝空荡荡的楼梯看了一眼,而后问迎上来的老鸨:“刚才上去的两个人在哪间?”

他问话时往老鸨手里塞了块碎银,老鸨识趣地收下,笑得像朵迎风绽放的花:“那是我们的常客赵爷,是自带的小宝贝,这几天经常来,就在天字二号房。”

秦舟迈进小倌馆半步,看清了天字二号房的位置,而后步子一调,转身就走。

秋刃在他身后跟着,很是松了口气:“我还以为你要进去喝两杯。”

“进去会怎么样?”秦舟回过神来,笑着问他。

秋刃叹了口气:“我兄弟说那不是好地方,混账才去,一直不让我进。”

秋刃对旁人都以朋友相称了,现在说的应该是他真正的兄弟。

“好兄弟。放心,我不会让你被你兄弟骂的。我们不进。”秦舟笑了笑。

他脚下朝着小倌馆后面的梨树林走去,瞅准了位置,足尖一点跳上树枝。

看着一脸懵逼的秋刃,秦舟笑得和善:“我们就在这看。”

秋刃:“啊?”

秦舟抬头看了看,发觉天字二号房的窗帘被拉得严严实实,什么都看不见。

他指着那个窗口,低头对秋刃道:“你能把那间房的窗帘弄开吗?”

见秋刃没动,秦舟十分正直地保证:“放心,我这么正直,不会做什么下三滥的事。”

“……”秋刃暂且相信了他,一头雾水地跳上房顶,轻轻剥开窗帘。

窗帘慢慢被打开,里面的景况逐渐浮现。

方才那少年回头看他时,秦舟忽然感觉到不对劲。

要是他家啾啾,遇到那种情况,绝对已经啄了那人好几下,然后扑到他怀里来了。

就算受制于人,啾啾也不会坐以待毙的。

但就算是奇怪,他还是得亲眼看看情况,免得错失了救啾啾的机会。

视野逐渐变得清晰,秦舟屏息往里面看去。

他上的这棵树,距离房间不过一米,秦舟扒着树干往里面探头探脑,看上去十分心急。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光滑的后背。

少年躯体柔软,脊背因刺激弯出诱人的弧度。

视野又大了些,便能看见另一人与他抱成一团,两人四肢交缠在一起。

“……哇哦。”秦舟喉头滚动,忽然觉得自己的耳尖有点烫。

那位赵爷不知做了什么,少年急促而娇俏地喘息起来,听得人面红耳赤。

秦舟脸上飞起一片绯红,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见耳旁传来一句轻呵。

一只手捏住秦舟的下巴,强迫他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对面那人不知何时来到。他面容精致,一身白衣如雪。

唇角微勾,未语先笑,却带了上位者的威压,逼得人难以直视。

“我想到你会趁我不在溜出蓬莱宫,没想到竟然会跑出来看活春.宫。”君渐书笑着叹了口气,指尖在秦舟的唇瓣上摩挲片刻。

“好看吗,师尊?”

作者有话要说:夹子前v章的二分评论都会发红包,感谢小天使们开文以来的支持,希望以后也多多支持正版mua!

·

预收文《万人迷他不解风情》了解一下~

景行上辈子识人不清,误把渣男当知己,被人夺了本命法宝,扔下悬崖自生自灭。

奄奄一息时,他绑定了一个万人迷系统,以毕生功力为代价重生。

景行觉得,这辈子不能再瞎了眼,必须练功擦剑宰渣男。

但在万人迷系统的作用下,事情变得有些离奇——

温文尔雅的师兄立地黑化,只为将他锁在身边相伴余生。

昔日的情敌为他挡了一刀,因他执念入魔。

死去多年的竹马仙首猛然诈尸,要与景行再续前缘。

面对诸多大佬的追求

景行两眼放空

——走开啊,别妨碍我练功虐渣

·

大功告成之日,景行持剑站在渣男面前。

白衣少年精致如玉,剑气却冷若寒霜,直指渣男眉心。

“听说你想算计我?”

渣男疯狂摇头。

于是景行把他打了个半死,扬长而去。

半个时辰后。

纷纷赶到的大佬将渣男打了个全死,互相看不顺眼地散了。

腹黑清冷万人迷受x股票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