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入谷(九)

小说: 穿成男主的恶毒师尊 作者: 风休住 更新时间:2020-03-23 05:02:21 字数:5428 阅读进度:59/101

窒息感越来越浓, 秦舟觉得自己像是一尾被人抛上岸的游鱼。

气氛一点也不旖旎,他只感受到了君渐书的怒火。

他为什么那么生气呢。

察觉到他的走神, 君渐书惩罚性地咬了他一口。伤口被扯动,秦舟痛得眨了眨眼, 浓密的睫毛在君渐书的脸上轻轻扇过。

秦舟看着君渐书,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得罪了这人。

他模糊地嗯唔着, 想让君渐书先放开他。

后脑勺却被一只手压上了。

君渐书的气息更近了, 让秦舟觉得自己仿佛要和他融为一体。

一点神也分不开,只是招架君渐书的侵略性就让人应接不暇。

这人……疯了吗。

君渐书按在秦舟脑后的手, 有略微的颤抖。

他压迫着秦舟,两个人一起挤在墙角。

秦舟的后腰被狠狠撞了一下,他猛然清醒片刻, 将君渐书一把推开。

秦舟抹掉自己唇角的血迹,深深喘着气。

而对面的君渐书,不自觉地用舌尖舔掉了自己的血迹。

秦舟默默移开了视线。

舔什么舔啊。

刚才没觉得有多色气, 现在倒是被他勾起了点心思。

这才想起来,方才两人是在接吻。

也不像接吻了,就是君渐书在借着发疯占他便宜。

秦舟揉揉自己酸疼的腰, 确认没有淤青后,静静盯着君渐书,等他说话。

现在的君渐书, 从外表上看不出一点和平常的分别, 只有眼神有些复杂。

方才按在秦舟脑后手的微微颤抖, 仿佛是秦舟的错觉。

君渐书微微垂眸, 朝着秦舟伸出了一只手。

秦舟犹豫了一下,问:“你要干什么?”

“师尊想知道我刚才为什么突然失控。我也想告诉师尊。”君渐书的眼神中渐渐带了些悲伤,他淡淡道,“但是我说不出口。”

气氛一瞬间变得有些压抑。

秦舟不是很知道怎么面对这样的君渐书。在他穿越来以后,君渐书几乎是以一种无所不能的姿态出现在他面前,他说的不,从来都是拒绝,是不想去做,而不是办不到。

秦舟于是小心地问他:“你之前在小世界出了问题?说不出口?”

君渐书:“……”

君渐书:“不是这种原因。只是因为心情不好,所以说不出口。”

“心情不好?”秦舟重复了一遍,语气却松懈了下来,“那没事,没什么过不去的。”

他朝前握住君渐书的手,调笑道:“你都是蓬莱宫宫主了,怎么还有心情不好的时候?之前心魔劫怎么过的——”

他剩下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神识就被一股痛苦和无力席卷。

用天雷重塑筋骨,该多疼啊。

分明连挖出一块灵骨的痛都不舍得让你受,你自己却不声不响地去渡了拆骨的天劫?

这是……君渐书的情绪。没有任何的思维,只是最纯粹的、引发情绪的想法。

秦舟彻底当机了。

君渐书将自己的神识往回收了收,让秦舟缓一缓。

秦舟说自己确实经历了那次天劫,那一瞬君渐书久违地感受到了窒息。

他本以为,自己能够将师尊保护的好好的。

但是那时候,师尊还是不相信他。他甚至没有将这些事情告诉自己,就擅自决定了去渡九死一生的天劫。

太生气了。却更痛苦。

在君渐书面前,秦舟愣了一会儿。

他看向君渐书,口中喃喃:“你说……没舍得让我受挖出灵骨的痛,是什么意思?”

君渐书没想到他问的是这个,眨了一下眼睛,缓缓道:“没什——”

“你替我受了是不是?”秦舟抢步到他面前,激动道,“你不要骗我,你告诉我,是不是你将挖除灵骨的痛苦转移了?”

君渐书不是很明白他为什么对这个如此在意,但仍是点了点头。

秦舟的眼睛亮了:“你发誓!要是你说的是假的,就从今以后没丁丁!”

君渐书有些无奈,但秦舟依旧步步紧逼,他只能顺着秦舟的意,朝着天道发了誓。

“我君渐书,在剔除师尊灵骨时,是用秘术将他的痛苦转移到了自己身上。如果此话为虚,就让我以后没有丁丁。”他说完后,哭笑不得地看向秦舟,“原本很难过的,你这是闹哪一出?”

秦舟却理他,双眼直勾勾地往君渐书身下看去。

君渐书无奈道:“别看了,还有的。”

天道誓言对越高修为的修士,约束力越强。如果君渐书刚才说了假话,那么他现在下面肯定已经凉飕飕了。

但是他能确认,君渐书的身体现在还是完好的。

也就是说,君渐书当初只是把挖除灵骨作为一个彻底限制他灵力的方法。但就算如此,他还是将挖去灵骨的痛苦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

君渐书见他好像很高兴,有些心虚,赶紧打补丁:“我只是帮师尊承担了挖骨时的疼痛,后来的余痛还有后遗症,都是师尊自己承担的。”

秦舟抓着他的肩膀使劲摇晃他,对着他咆哮:“君渐书!你特么为什么不早说!早说几句你能死吗!”

君渐书顺着他的力道前后摇摆,语气幽怨:“师尊连拆骨的天劫都能忍受,怎么会在乎徒儿受的这一点痛。”

秦舟顿了一下,然后继续晃他:“那之前呢?”

“之前……”君渐书终于回过味来,“对于师尊来说,挖灵骨时的痛苦,比灵力全失还要难以忍受吗?”

“把你脑子里的水给老子倒干净!”秦舟风风火火地拍了他的脑袋一把。

手感竟然还不错。秦舟心情不错地想。

他收回手,双手叉腰道:“当然了!灵力对我而言,从来就是个好用的工具罢了。就算没有了灵力,我去凡世也不是不能活。但是你想让我痛苦,那就是态度问题了……比起不能用灵力,还是你有心让我痛苦更难过了。”

他说到最后,轻轻叹了口气。

虽然这么说有点羞耻,但是如果不说明白,就又可能产生乱七八糟的误会。

剖白完了,秦舟微微侧过了头,不想和君渐书直视。

但心里却在想,这次爷都这么豁出去了,君渐书要是还不能明白,那就只能把他的脑壳敲开放水了。

不然天天听着他脑子里的波涛声,秦舟心太累了。

君渐书的呼吸声也很清浅,他没有说话,秦舟就不知道他现在是个什么状态。

秦舟在期待着,不是他的回答,而是些旁的什么。

就像是映衬他的想象一样,一个温暖的怀抱拥住了他。

温暖,且安全。

君渐书小心地在秦舟的面颊上留下几个碎碎的亲吻,珍而重之的态度仿佛在对待宝物。

他在秦舟耳边轻轻道:“……好。”

说实话,被君渐书这么对待,秦舟的心情很不错。

试想一下,全界最强的战力,对自己这么珍视,主要是脸长得实在太合自己胃口了……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觉得爽的。

更何况,因为面前这个人是君渐书,所以秦舟更加开心。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傻乐什么,毕竟是前世今生加起来不知道单身了多少年的老处男,秦舟也不打算纠结自己现在的感情究竟是喜欢还是单纯的感动。

反正,今儿开心嘛。

秦舟开心地把君渐书推开,伸了个懒腰,笑嘻嘻地朝他道:“反正现在光天化日的,你也做不了什么,还是干正事吧。我出去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能想起来的。”

君渐书笑着:“嗯。”

心中却有些复杂。

秦舟不说那句“光天化日”还没什么,可是他提了。

师尊现在身上还有艳骨,一碰就要陷进去。君渐书不知道秦舟能不能接受和他同床共枕,若是能够接受,他一直不提就很奇怪了。

而且以师尊的性子,若是真的到了那一步,恐怕是要主动和他商量这事的。

他……总不能说自己不举。

向来顺风顺水的蓬莱宫宫主,在这样一个小小的问题上,心中充满了忧愁。

忧愁到最后,他觉得很有必要去找沐风问问,究竟能不能找到艳骨的解法。

他没有考虑将艳骨的事情直接告诉秦舟。虽然师尊嘴上说着自己只在乎君渐书的感情,但让他知道了自己可能要被控制着变成一个以色侍人的祸害,他恐怕不会高兴。

他甚至可能怀疑,是不是艳骨的作用,让他如此轻易地接受了君渐书。

到那时候,才是真正的百口莫辩。

见秦舟已经走出了房门,君渐书才慢慢跟了上去。

但秦舟现在显然已经陷入了回忆,身形欲坠不坠,只有眼神不断地变换着。

君渐书连忙追上去,护持在秦舟身边。

落霞谷不大,这个药庐正对着落霞谷正中心一个广场。

秦舟在那个广场之中看见了曾经的自己。

天劫一下下砸在自己身上,那种痛苦的嚎叫,不仅尊严全失,而且让人牙酸。

即使是听着,秦舟就已经很难忍受。

说实话,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当时究竟是怎么忍受下来的。

他知道这场天劫后,自己必定活下来了。但是当时的秦舟却没有这种信心。

他只能一次又一次地挣扎在意识消失的边缘,努力着不被劫雷中蕴含的道则同化。

身体被如刀的雷劫一道道砸开,从皮肉开始,一刀一刀化开,露出血肉,露出白骨,袒露出体内的一切。

划开后,便一点点地砸开了,切碎了,直到血肉模糊。

最后的天劫,对着这一堆碎肉不断轰击,直到将其轰成粉末。

这就是他受过的天劫。

回忆起这一段,秦舟仿佛又受了一次天劫。

只是这一次,他没有体会到太多的痛苦。

他猛然回过神来,在模糊的视线中看见了君渐书。他身上的痛苦,被君渐书手里的术法慢慢驱散,变得极其轻微。

秦舟脸色苍白着,朝着君渐书勾起一个轻轻的笑。

纯粹而动人。

在这种时候,艳骨也被记忆压制的死死的,作不出一点妖来。

君渐书于是看见了秦舟最原本的模样。

清俊的青年,风华绝代的公子。

是他的师尊。

君渐书勾了勾唇,想将秦舟抱在怀里,却被秦舟制止了。

秦舟重新回到记忆中。

这时候,天劫已经结束,落霞谷的传承同时开始发动。

身体重塑的痛苦,不比拆开的时候轻。

不过好在君渐书在身边,秦舟现在感受到的只有很小的一部分。

君渐书见秦舟的脸色变得好看了点,便放下心来,离他远了些。

还是给师尊一些空间,让他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

然后他便看见,秦舟朝着中间走了几步,很快蹲下了身。

秦舟近距离看着自己重新组装,发出了感叹:“唉,你说你图啥呢……”

他的声音很小,君渐书靠近了些,于是清楚听见了秦舟后来的碎碎念。

“其实吧,我是感觉你的脑子可能已经有问题了。”

“不然我也不至于谁也不说,就一股脑跑过来想把诅咒给拔除啊?又伤神又伤身,要是真的被夺舍,你这不就是给人家当靶子吗?一点脑子都没有。”

“问题出在哪儿呢……哦还有,秋刃之前说过,你还和他说,不用杀你了……是不是那时候不仅神志被影响,连身体都被控制了?不然怎么着也不会憨到断别人后路不是?”

秦舟这样想着,越来越觉得自己说得对。

他脑海中渐渐有了些旁的记忆,是关于进入落霞谷后的。

记忆里,有一些关于设立那个除魔阵的段落。看来他进落霞谷后,还是有一段时间是神志清楚的。

后来和落霞谷主说话的那个人,怕就是被影响的狠了,才会不管不顾。

要说除魔,他之前肯定怀疑寄居在自己身上的东西和魔有关了。但是如果知道了,为什么此时又不管那魔了?

秦舟想的头疼,便往周围看了看。

他发现了除魔法阵的踪迹,它甚至还在“运行”。

虚假的运行。

是了。他是留了心,但是阵法已经被人动过了手脚。

是什么人……或者说,不是人?

秦舟如坠冰窖,手脚的温度瞬间被抽空。

因为他身后传来了两声短促的哀嚎。

秦舟站起身来,往后面看去。

鲜血,魔气。

鲜血是落霞谷主和副谷主两人的。他们还未来得及反抗,便已经被魔腐蚀了身体,失去了生命。

而魔气……

不定形态的魔,和秦舟遥遥对视着。

它没有形态,却有一对眼睛。

那双眼睛,秦舟只看了一眼,便永远都不会忘记。

因为只这一眼,他便遍体生寒。

那魔没有看见他,餮餮笑着,飘入了秦舟刚刚被塑造完成,还很虚弱的身体。

几乎是与此同时,秦舟的身体之上闪过了一道法阵的印记。

这时间短到让人不可思议。秦舟刚经过天劫淬炼的神魂,在魔手下竟然撑不过一息。

转生阵……看着一道窜逃出落霞谷的魂光,秦舟忽然有些释然。

他感受得到,这就是他的由来了。

抛弃了躯体与记忆,甚至为了避免被找到而逃出了这个世界,只是为了有一天能够重新回来,补全从前的遗憾。

或者,还需要他左右日后的局势。

秦舟微微阖上眼睛,再睁开眼时,又看见了君渐书熟悉的面庞。

“师尊如何?”君渐书问。

秦舟于是把自己看到的,和自己的猜测,实打实地告诉了君渐书。

君渐书静静地听完,又问他:“我是说……师尊感觉怎么样?不用那么勉强自己也行的。”

亲眼看着自己的“死”,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一段好受的经历。

秦舟也是任何人之一。

他抿了抿唇,面色依然惨白如纸,却朝着君渐书勾出一个笑。

下一刻,他扑入君渐书的怀中,惊魂不定道:“吓死了……你知不知道,我那时候有好几次就差点见不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