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二十七章

小说: 穿成炮灰之反派养成计划 作者: 杀小丸 更新时间:2015-03-13 22:23:40 字数:3258 阅读进度:27/105

御之绝漠然地看了她一眼,伸手拔出剑把身边一块石头劈作两半,冷笑道:“下不为例,否则莫怪我剑下无情。”

翠羽呆呆看着他背影,伤口火辣辣的又是疼的厉害,终于控制不住坐在地上“哇”地大哭了起来。

有人认出她是云霄城的大小姐,赶快过来搀扶,却被翠羽凶狠地推到了一边。半晌她忍住泪慢慢站起来。

这件事情很快就被人传到了大厅,枫叔明皱着眉头听了传话弟子的耳语,表情顿时有些尴尬,幸而水家两名弟子和尚家等人已经去布置追踪法阵了,此时并不在这里。

翠天成道:“枫掌门,不会是有什么消息了吧?”

枫叔明咳了两声轻描淡写道:“不是,只是令爱刚才与我一个小徒起了点纠纷,貌似吵了起来。”

翠天成哈哈大笑起来:“羽儿倒不至于吃什么亏,小孩子家的,理他们做什么?”

你女儿可是吃亏了……枫叔明腹诽道。

果然稍许,翠羽已经噙着眼泪回来了,细嫩的手上狰狞的伤口不住向下滴血,星星点点的血迹洇湿了她的桃红衣衫。别说翠天成看的怒气勃发,翠羽那些师兄弟们也都惊讶着开始七嘴八舌地一边给翠羽上药一边询问。翠羽抽泣了好一阵才断断续续地说了,只说被御之绝抓伤了,却不说原因。云霄城那群弟子一听,更是气愤难当。

很快,御之绝被叫了过来,枫叔明命他跪在地下。御之绝咬着牙直统统地跪了,嘴唇仍是倔强地抿成一线,骄傲的跟只小豹子似的。

翠羽的本意是想让御之绝知道自己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让他不要小觑了自己,但此时又怕父亲不轻恕他,赶紧扯了扯翠天成的衣袖。翠天成只当不知,只是笑道:“枫兄,你看这事情怎么处理?”

枫叔明心里自然袒护自己的弟子,便笑道:“这样吧,我让之绝给羽儿道个歉,罚他禁足在后山思过亭一个月不许出来,这样可好?”

翠羽一听就急了,她好容易来一趟,把御之绝罚在思过亭,这段时间岂不是更见不到了?

翠天成知道她意思,但他也看出那小子显然对自己的宝贝女儿并不在意,也是存了分开两人的心,便道:“嗯,如此甚好。”

御之绝面无表情站起来行了礼,淡淡道:“翠师妹,可真是对不起了。”

虽说是道歉,他的眼睛却是看着旁处,根本没有落在翠羽身上,而且说完就跟着带路弟子离开了。

翠羽又是伤心又是气愤,径直捂着包成粽子的手去客房了,翠天成也不理她。这些小事他自然不会放在心上,现在关键的毕竟不是这个。

很快有传信符传来,说是法阵已经布置停当。

水月带的这套法器名为“追魂”,可凭着被寻找的人的衣物等追踪到此人的踪迹。需要三人以上共同操作完成,这三人的修为越高,感知的范围也会越广。

等到两位掌门到来,水月详细给他们介绍了法器的使用方法,上阵的自然是枫叔明、尚开和翠天成。

法器中央放入一件尚颜的衣物,三人各把精神力注入法器,数百里之内的景物瞬间如浮光掠影在眼前瞬息变幻,直到景物静止在一处空荡荡的泥土之上,那里并无一人。

“颜儿!”尚开瞪大眼睛发出一声悲鸣,率先收起手朝目标地疾行而去。

枫叔明和翠天成相视一眼也是了然,很显然,尚颜已经不在人世了。

一行人匆忙赶到的时候,尚开已经颤抖着手把尚颜挖了出来。这么多天了,尸身早已开始腐烂,发出一阵阵恶臭,众人要么不忍侧目,要么屏住呼吸微皱了眉头。

“是谁杀了我的颜儿?是谁?”尚开目眦尽裂,抱着尚颜的身体咬牙切齿道,“是谁这么狠毒?我要将他碎尸万段!”

这个世界的修行者并不怎么看中生命伦常,父子亲情也比凡人要淡,但是看着自己从小养大的儿子变成一堆腐肉,尚开还是心痛地几乎昏厥过去。

翠天成仿佛没有闻见那股恶臭,靠近了哀声道:“尚兄节哀,现在重要的是要查清楚谁对颜儿下的手。这里面还有几样物品,我认得那储物袋是颜儿的,那把小刀……花纹有些眼熟啊。”

枫叔明闻言走过去皱着眉头道:“的确……莫不是圣女峰之物?”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惊讶,毕竟圣女峰的人隐世已久,在这个异界偏安一隅,更何况他们与圣女峰隔了一片海洋,相隔近万里,尚颜如何会惹得圣女峰的人?

枫叔明又道:“当日这块区域是我派选弟子的赛场,外宾不许入内的,尚师侄又如何会来这里?”

翠天成唯恐他怀疑自己,也附和着感叹:“看来,一切只有等找到那个凶手才能知晓了。”

水月看尚开一脸悲戚,忍不住上前行了一礼道:“尚前辈先不要难过,此法器名为‘追魂’,功能自然不会只限于此而已。弟子可以把最后接触过尚师弟的人找出来。只要那人相距不超过百里,便会有反应的。”

这种逆天的功能实际已经背离正道了,但是他看尚开如此伤心,忍不住提了出来。当然,还有一部分出于私心,他也想知道他亲手炼制了两年的法器,究竟会强到什么地步!

等到催动法器,三道精神力注入尚颜的尸身,那平躺在地上的尸体居然自己动了起来!

当尸体一双半腐烂的眼睛猛然睁开对准一个女弟子的时候,那女弟子花容失色,吓得差点尖声叫了起来,不由往后退了几步,其他的弟子也是心里发渗。水灵却是丝毫不惧,只是一脸崇拜地看着自己的哥哥。

水月闭上眼睛念起了法咒:“此间的冤魂啊,碰触到你的最后人,请找出来吧……”

他的面容显得庄重肃穆,睫毛低垂,好像自己手中施展的不是正派唾弃的禁术,而是光明神圣的治疗术。

在场的两位掌门心中不免也是惊讶,这种召唤术他们闻所未闻,果然水家传说名不虚传!

巨大的精神力注入进去,尸体的右手开始僵硬地举起动作,在空中一笔一划描出“凌夏”两个字。

“凌夏!凌夏!”尚开瞪大了血红的眼睛看着尸体在空中描摹出的文字,咬牙切齿地收回手,恨不得生啖此人!

他这么一停止,法器立刻停止运作,尚颜的尸体顿时木头一样摔落在地。

水月将操纵力撤销,睁开眼睛道:“那倒未必,这法器只是能使亡灵身上残留的精神力说出碰触过他的最后一人,这个人未必是真凶。”

世上法咒相生相克,就算是逆天的禁术,也有它使用的禁忌。

毕竟使用禁术召唤亡灵是要伤自身命脉的,而且亡灵碍于死亡时候的痛苦和心中生出的恐惧,并不能直接说出杀死自己的人,只能通过间接的符咒来诱导钻空子找出凶手,而且亡灵必须知道此人的名字。

那日凌夏掩埋了尚颜,尚颜虽然气息已消散,但身上残留的精神力却是能感应到的,并牢牢记住了他的气息。

枫叔明皱眉道:“这名字倒是不耳熟,尚兄莫要伤心,我立刻派人去查一下所有的弟子名单!此时还是让尚师侄快点往生去吧。”

在这个大陆上,非正常死亡的修者想要转生,必须放下心中的一切仇恨、嫉妒等负面情绪。或由旁人焚烧他的肉身,强迫使之往生。

尚开把身上长袍解下来盖在尚颜身上,把他卷起来搂在怀里。他情绪几番沉浮,精神力消耗巨大,面容却是丝毫不现疲态,只是咬牙切齿道:“不能找到这厮之前,我心难安!我要我的颜儿看着仇人死在面前!”

众人重返大厅等候,很快有库房弟子拿着名册进来忐忑禀告:“迎仙阁有一弟子,名为凌夏。”

尚开猛地站起来,一掌拍的身下的椅子四分五裂,下首的弟子赶紧重新送过来一把。

枫叔明眉头微皱,扬声道:“鸣絮,你骑我的冰雨,速去将此人带来!”

凌夏此时正在迎仙阁自己的小屋里看书,可怎么也看不进去,眼皮狂跳总觉得有些不大妙。因为连着几天布置会场,广旭子准许他们几个休息两日。

正当他心烦意乱的时候,有人召唤他去迎仙阁大厅了。凌夏一呆放下书,深吸了口气,面容已是恢复了平静。

到了大厅,一个陌生的黑衣弟子冷冷看着他,宛如看着一个死人,凌夏的心不由狂跳了几下。他尚未上前行礼相询,一个绳索从那弟子手心出现,瞬间就把他牢牢束住。

在场的广旭子等人也是呆上一呆,广旭子忙问:“师兄,凌夏平日里谨慎小心,可是这次布置会场惹了什么祸了么?”

“他惹的祸岂是这些能比的?”黑衣弟子翻身骑在魔兽冰雨上,随手把凌夏提在手上,冷笑道,“他的胆子可大得很呐!”

作者有话要说: 嗯嗯,第二更~~~

大家会给花花鼓励么?扭小粗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