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第十九章

小说: 穿成炮灰之反派养成计划 作者: 杀小丸 更新时间:2015-03-13 22:24:43 字数:5136 阅读进度:91/105

大量的记忆猛然回笼,头部仿佛要涨开一般痛的难以忍受,凌夏瞪大了眼睛大口喘息着,脸上湿淋淋的,也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汗水。

他艰难地搂着大白的脖子,贴着它的头道:“大白……停下……不是敌人。”

大白一怔,速度渐渐慢了下来,阿离脚上火焰猛地一涨,已经窜到了他们面前。

凌夏暗暗用随身带的丝巾擦了下脸,这才深吸口气直起腰来,微笑道:“小虎,阿离。”

宋小虎惊愕地上下打量着他,嘴唇张的大大的,半晌才道:“凌大哥……”

“小虎。”凌夏温柔地笑道,“好久不见了。”

阿离突然呲着牙瞪向大白,大白更是认出了仇人,但它知道两者的实力如今相差更远,也不敢上前,只是抖抖索索地在原地警惕地拍着翅膀。

凌夏察觉到大白身上的战栗,不由有些好笑,大白原来跟着褚印,如今却是跟着自己,当初是无论如何想不到的。他赶紧给阿离挥了下手:“阿离,大白不是敌人,不要紧张。”又安抚地拍了拍大白的脖子。

不过他在这边当着和事老,大白和阿离却还是大眼对小眼的,貌似更敌对了,凌夏颇为无奈。在空中的确不是说话的地方,他指指下面对宋小虎道:“小虎,我们下去说话。”

宋小虎显然还是处于激动状态,呆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阿离是不愿意落在大白后面的,嗖地一声就先行飞下去了,大白气冲冲地紧随其后。

凌夏在后面看着主角君英气勃发的模样,心里欣慰不已。阿离如今也进阶到超兽形态,看来宋小虎比之当年他离开时更是厉害了。

已经离地面很近了,阿离选了个山顶落了下去。大白也收拢了翅膀,在接近地面的时候变成小型,轻轻巧巧地落在凌夏肩膀上,亲昵地蹭了蹭他的脸。

阿离也恢复了小型,它看见大白这幅故意为之的样子,四肢猛地一用力跃到空中将大白撞了下去,高傲地甩甩尾巴,这才跳进凌夏怀里,在他怀里蹭来蹭去的。大白被它撞得飞出几米远,气红了眼睛飞回来,两只爪子也朝阿离挠去。

凌夏吓了一跳,赶紧一手抓住一个把它们分开。看着两个跟小孩似的吃醋打架的魔兽,他心里的那些伤感倒是冲淡了不少,哄哄这个又哄哄那个,两只总算是住手了,不过悲催的是大白的毛又被阿离抓下来几根。

大白耷拉着眼皮,伤感地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凌夏赶紧安慰地揉揉它的头。他一看另外一只,阿离仰着头,那双琥珀色的大眼睛满是委屈和伤心,凌夏赶紧也揉揉它,忙的一阵人仰马翻的。

好容易他一只胳膊抱了一只站起来,这才发现主角君被自己冷落了许久了,不觉歉然一笑。

宋小虎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突然眼睛都笑弯了,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凌大哥,真的是你,你能回来真好。”

凌夏胸口一暖,眼睛突然有些热,他点点头道:“嗯,是我。”

山顶的风最是凉爽不过,两人选了个平整的大石并肩坐上去,相互说了各自的情况。凌夏没想到宋小虎居然是从当年的面具师父那里得知自己的情况的,当真是又惊又喜。

他自然不提他被御之绝骗的团团转的事情,只是说自己刚到这边的时候在百兽苑干了一段时间的活,无意救了翠羽,又带着大白离开了那里等等。遇见过御之绝,只是那时候自己没有恢复记忆,所以没有相认……

宋小虎瞪大了黑眼珠道:“那阿绝当时一定很伤心,不过现在凌大哥恢复了,他知道了必然很开心。”

凌夏想起自己这次穿来的重重经历,脸上不觉一热,御之绝这演技派的混蛋!只是这么骂着,他又心疼,恨不得立刻见到他……

他深吸口气,嗓音已是微微哽咽了,赶紧转移话题强笑道:“小虎,这些年,找到喜欢的人了没?”

宋小虎一呆,脸上顿时有些红:“我还没有当上武神,当然不会想这些儿女私情的。”

凌夏忍不住好笑,主角君这方面倒是还和三年前一样,跟张白纸似的……他笑眯眯道:“谈恋爱也不会影响当武神啊,小虎也是到了适婚年龄了。”

他见宋小虎愈发不好意思,便赶紧转个话题,毕竟这方面也是靠缘分,是急不来的。

从宋小虎的话中他逐渐了解到了一些认识的人的现状。慕容雪已经重建了玉女教,废除了许多圣女峰的许多不合理的规定。枫叔明在一次门派纷争中受了重伤,枫落已经成为少阳派的半个正式掌门人,并且有了意中人。翠羽成为了云霄城的正式接班人……

宋小虎忽道:“凌大哥,你现在记起来阿绝了,难道不去找他么?”

看着主角仿佛洞悉一切的清澈眼神,凌夏脸上不觉发烫。嗯,上次挂的时候太多人在场了,莫说是宋小虎,慕容雪、克兰敏尔白……只怕是人人都知道了。

他深吸口气抬起头,眼神异常坚定:“嗯,自然去的。”

分别的时候凌夏恋恋不舍地揉了一阵阿离,忍不住轻轻拥抱了一下宋小虎。在很早很早的时候,他经常拥抱御之绝,却很少这么对待宋小虎。主角君现在个子高高肩膀宽宽,早已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

他微微有些唏嘘,心里还是高兴,拍了拍宋小虎的肩膀道:“小虎,保重。”

宋小虎十分爽朗一笑,两个酒窝若隐若现:“嗯,凌大哥保重!我很快就会去看你和阿绝的!”

他跳上阿离,朝凌夏挥了挥手,阿离也恋恋不舍地伸出舌头舔舔凌夏的手,一人一兽逐渐消失在夜空中。

凌夏不觉微笑了。

大白还怏怏不乐地站在凌夏的肩膀,凌夏安慰地揉揉它的脑袋道:“别记恨阿离了,我肯定想办法让你的毛长出来,早点娶上媳妇儿。”

他抬起头,转向另一个方向,心口一阵阵发热。

“阿绝……”他低喃一句,抬起头看了看天空,正是一片星光璀璨。

风尘仆仆赶回那所行宫,只是在山脚下就被暗卫拦下了,凌夏这才后悔自己当初没有拿那个象征教主亲临的玉佩。如果硬闯的话,只怕没见到御之绝就被飞行组的暗卫给打下来了。

他现在最珍惜的就是自己的生命,虽然想马上见到御之绝,也不会轻易拿自己的命来开玩笑。

那些暗卫油盐不进,凌夏只得在他们的警告下离开了这片山脉。他仔细想谁可以帮自己忙,但是想来想去,魔修道的人他也就和克兰敏尔白相熟,但是这姑娘现在多半是在自己的灵蛇岛或者是正派的海域兴风作浪呢。

他叹了口气,难道要一直守在这里守株待兔吗?御之绝的行宫又不止这一个,说实话,他甚至不能确定御之绝现在是否还在这里……

凌夏就在附近找了个山洞暂时住了下来。御之绝留给他的链子他仔细研究过了,那颗蓝色的水滴状吊坠里面居然还有个隐藏空间,放的都是当年他的一些东西,有炼器的材料、法器等等。

他灵机一动,开始悉心炼制一个能发射焰火的信号法器。

刚开始炼制还有些生疏,渐渐就十分得心应手了。凌夏用一些火系灵石精心制作了字样,他想来想去不知道写什么,最后就简单地设置了一句话——阿绝,我在这里等你。

炼制好的时候凌夏小心测试了一下,又趁着大白睡觉的时候偷偷摸摸去河里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

他仔细打量水中的倒影,来这边已经好几个月了,头发也长到了肩膀,却是挽不起来发髻,只得这么披头散发着,有些不伦不类的。

他自己的相貌早就看惯了,现在风吹日晒的,麦色的皮肤有些干燥,也比不上原来“凌夏”唇红齿白皮肤如玉的美男子模样……

凌夏叹口气,反正就这个样了,当年他病成骷髅的时候御之绝还下的去嘴呢!

他捂了捂胸口的位置,深吸一口气,把法器高高举高头顶。

一道金色的焰火高高飞上夜空,渐渐变成银色的大字——阿绝,我在这里等你。

凌夏坐在河边,仰起头微笑着看着天空的大字,等着那人的到来。

御之绝出现的速度比他想象的还要快一些。

当凌夏听见后面熟悉的、略显凌乱的脚步声时,猛烈跳动的心脏突然就那么平静了下来。

他缓缓转身,语调平和道:“阿绝。”

御之绝一阵恍惚,犹豫而带了几分期待道:“凌……”

凌夏眼皮微微垂下道:“既然离开,我想了想,觉得还是要把一些事情问清楚的好。”

御之绝心里一紧,苦涩道:“你说。”

凌夏快速道:“既然要离开了,你给我脖子上栓个解不下来的链子是什么意思?”

“还有,”他缓缓抬起头,一眨不眨地看着御之绝,“听说魔尊大人以前有个心爱之人?”

御之绝没有回答,半晌才微微点了点头道:“我心爱之人,从来只有一个。”

凌夏叹口气,摊了下手道:“果然如此。”他缓缓转身,作势要离开。

只是经过御之绝身边时,手臂却被拽住了。

凌夏挑了挑眉道:“魔尊大人这是何意?”

地上是半尺高的明心草,柔韧而茂盛。凌夏只觉得眼前一晃,身上一沉,他已被御之绝牢牢固定在草地上,周围弥漫的都是清新的青草味道和御之绝身上的气息。御之绝急促地呼吸着,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的眼睛,眼睛里的痴迷和忧伤让他胸口一窒。

四目相对,凌夏这才惊诧地发现,不过数日,御之绝居然瘦了许多,那双漂亮的眼睛里也多了些红丝。

他心里一软,再也装不下去,伸手摸了摸御之绝的脸,声音不自觉地带了一些哽咽:“阿绝,你瘦了。”

御之绝一愣,跟做梦似的也摸摸凌夏的脸,力度都带着几分小心与试探。

凌夏再也忍不住,用力扳下御之绝的头,用力地亲了上去。只是御之绝跟变成木头似的,嘴巴也不张开,凌夏胡乱咬了一阵,哑声道:“劳资现在想亲你,还不张开嘴?”

下一秒,他的嘴巴就被疯狂地堵住了。御之绝抱着他的头疯狂地贴近着,几乎要把他的舌头吞下去似的那么用力地吸吮着,呼吸灼热的烫人。凌夏用力抓紧御之绝的衣服,闭上了眼睛拼命地回亲了过去。

唇齿交融了不知道多久,疯狂的几乎让人承受不住的激吻逐渐变成如同春风的细啄。御之绝在凌夏的额头、眼睛、嘴巴上不停地落下细密的轻吻,凌夏缓缓睁开眼睛看着御之绝,忍不住笑了起来:“阿绝。”

御之绝漆黑的长发四散地落了他一身,仿佛一张网,就那么牢牢把他给网住了。

“凌,你想起来了是不是?”御之绝小心翼翼问,突然不自在地把头偏向了一边。

凌夏知道他在尴尬精分的事情,便一本正经道:“是啊——包括你是怎么欺负我的!这笔账怎么算啊?凌绝?御?”

他看看魔尊大人难得耳根红红的模样,便一本正经道:“那你便还变成小阿绝好了,小的可爱多了。”

御之绝酸溜溜道:“凌,你果然比较喜欢凌绝。”

凌夏瞪了他一眼道:“这是自然!凌绝又乖又可爱,那个‘御’却是无耻加无赖,你觉得呢?”他心里骂,凌绝和御之绝不还是同一个人吗?有什么好比较的?何况还不是你自己装出来的?

听了凌夏的话,御之绝反而笑了起来。他凤眼轻挑,若有所思道:“小的虽好,但是我知道,在床上凌还是比较喜欢我——他满足不了你。”

凌夏的脸刷地就红了,御之绝是变态扮上瘾了?居然这么堂而皇之说着破廉耻的话……

御之绝缓缓低头,眼中已经多了凌夏熟悉的热度,他贴近凌夏耳边用低沉磁性的声音诱惑道:“凌,让我满足你吧……”

凌夏心不由跳了跳,把脸扭到一边道:“我还有很多话要问你呢!阿绝,唔……”御之绝的唇已经落了下来。魂淡,只是你自己想被满足吧?

“别这样……在外面……啊……”

“那去我的空间,凌,我真的忍不住了……”

“……疼……拜托你还是变小阿绝吧,求你了!……啊……”

“不要在这时候想着别人!”

“唔……他不还是你吗?魂淡!”

“说你最爱我,快些……”

“……慢点……啊……求你了……我最爱阿绝!”

“舒服吗?”

“……嗯。”

第二天凌夏黑着眼圈没能直起腰,御之绝却是一副神清气爽的样子,凌夏恨得牙都是痒痒的。他这个身体还是第一次好不好?一连做了四次,太禽兽了好么?纵然那些药都是上好的灵药,他还是觉得自己坐立不安,身体异样的难受。

两人静静坐着看着日出,橘红色的太阳从山顶慢慢跳出来,逐渐变得耀眼而夺目。凌夏转过头,他的阿绝就这么安安静静地坐在身边,脸上都是恬淡的温柔,仿佛拥有了全世界那么满足地笑着。

凌夏不觉也微笑起来,最终种马文还是变成耽美了么?

现在由自己亲手改变的结局,虽然童话俗气了些,也算很好很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写着写着突然觉得这里就可以结局了,于是就结局了~~~

结局必须清水,不然锁了就悲剧了。

番外会比较长~~尊的会很长哦~~~太掉节操的放定制里,一般的放这里~~

捂脸,大家想看什么番外尽管提啊~~虽然不一定会写,但是激发窝灵感的丸子都会尝试的~~要知道,窝是疯狂爱写番外星人~~~目前准备写的有幻想现代篇,大白的会提一下?

谢谢gns一路的陪伴与支持,不要走开,番外也精彩。捂脸(*^__^*) ~~~

---------------------------------

感谢殊途。和jj两位gn的地雷~~

----------------------------

窝的专栏,大家帮忙收藏下作者吧~~

作用就是开新文的时候能加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