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精神力锻炼 二合一

小说: 超神奥义师 作者: 吃瓜也快乐 更新时间:2020-05-23 06:46:11 字数:4412 阅读进度:94/101

大境界的提升,带来的改变是持续不断的。

这在孟小小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用她的话说,感觉身体二度成长,深埋在血髓深处的潜能源源不断的涌出,化为身体方方面面的实质收益,力量汹涌,精力旺盛。

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精神过度亢奋,对睡眠质量有所影响。

说得那么玄乎,在原力“洞察”之下,其实非常简单明了。

原本1.1的力量变成了1.9,1.2的体质变成了2.1,1.1的速度变成2.0,120的生命值变成220。

从原来比普通人强点到现在堪堪可与黑铁三阶修行者比肩,看起来提升明显,可这是黑铁境巅峰突破到青铜一阶的全部收获,这就显得非常之可怜了,不过,对她来说,这是实力翻番。

对原力来说,属性提升的总量比孟小小多,可对他实力的提升却并不大。

“宿主境界:青铜一阶,刚境炼脏腑初期(奥义因子含量千分之一点五)

力量:30(境界突破+2)

体质:37(境界突破+3)

速度:12(境界突破+1)

生命值:3000(境界突破+300)

……

(其余不变,略)”

“刚境六炼,前三炼对应黑铁境,后三炼应该就是对应青铜境。

据了解,青铜境突破到白银境,除了自身修为必须至少达到青铜九阶之外,更有着精神意志方面的要求,不再是一支白银级的基质针剂就可以解决的。

而从宝箱中提供的后续修行资料来看,刚境六炼之后,就是‘化境六知’,其中‘第一知’便是【知柔】,不仅是将全面练成的刚境体魄化刚为柔,刚柔互化,刚柔并济,这不仅对身体有要求,同样也触及到了精神方面的感悟。

在这一点上,两者也有共通之处,所以,刚境突破到化境,应该便是青铜境到白银境的突破。”

这段时间,除了修炼,他将宝箱中的书籍都大略的翻了一下,虽然字都认识,可内容……基本没看懂。

越往后翻,越有种玄幻不真实的感觉,看得云里雾里,在说个啥都不确定,也就对化境六知有些感觉。

原力猜测,要看懂这些文字,首先得自己的境界得勉强够得到那个层次才行。

所以在粗翻了一次,看了个大略之后,他就没把心思用在上面。

他将箱中所有书籍都翻了出来,粗过了一边,发现确实没有现在对他有用的内容。

一切修行之法都有“体”“用”之分,前者专注于境界提升、修行根本,后者研究的则是如何将已有的力量使用出来,一分如何掰成两分花,达到三五分的效果。

而宝箱中的书籍里,只有“体”,没有“用”。

这是老头子一贯的思路,他只教原力如何“挣钱”,至于他如何“花钱”,怎么花,有没有花到刀刃上,用他的话说,这就是原力自己的事,想怎么花,爱怎么花,有什么技巧,他得自己去找。

其实,若有可能,原力是很想在这宝箱里找出一两本这方面的功法的,可惜,翻了个遍都没找到。

“咦,这是什么?”

当他将箱中所有书籍都弄出来,发现箱子最底下躺着……一个信封。

原力将之拿起,没有第一时间将其拆开,看着这熟悉的风格套路,他满心的无语。

老头,你是留信小王子吗?

有什么话不能活着的时候好好跟我说吗,这里藏一句,那里藏几段,搞得像玩解密游戏,甚至还设置了一些前置条件,若是自己没完成,连它们的存在都不知道。

心中吐槽一番,他开始拆信。

信的内容很少,意思很简单,可在看完之后,原力却久久无语,拽着信纸的手都捏得有些发白。

【小子,体会到同阶无敌手的快感了吧?不过,得了我的传承,身兼两大体系之长,若只有这点追求,那你的眼皮子也太浅了,更是枉费老子十几年的心血!你需要有更大、更高的志向,大道理我不说,就给你定个小目标吧,重新建立一座基地市,地点我都给你选好了,就在紫枫基地市东南方向的囚牛圣域,做到这一步,你才勉强算是脱离新手村了。】

老头,玩笑也不是这么开的吧!

小目标,重建一座基地市?

囚牛圣域又是什么?

这才算出新手村?那老手村该是什么模样啊!

拿着这封信,他枯坐了数小时,才勉强平复下心境,将信封重新镇压在箱子最底部,就当自己没看到过,这事根本不存在。

中午,孟小小上学归来,原力问道:“小小,那件事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你有了解吗?”

孟小小道:“这段时间我都没有去主动过问这方面的事,只偶尔关注下学校中那些权贵子弟的动静,时间过去半个月,他们基本也都恢复了正常,只是神色间还有些凝重,不过,也有几个再也没在学校露面……我想,那次事件在明面掀起的浪潮已经逐渐平复,很多人事也都逐渐归于正常。不过,我想这只是表象,他们不可能就这么轻易就放手。”

说到这里,孟小小了顿了一下,道:“前几天老师还特意跟我谈过此事。”

原力一怔,道:“李教授特意找你谈过此事?”

孟小小点头道:“这么大的事,虽然知情的各方都在有意识的进行封锁,防止其更进一步扩散,可其造成的影响确实太大,即便大学城这边若是稍不注意都会卷入这场漩涡,老师给我说这事的目的是为了让我这段时间尽量安心呆在大学城内,不要随意去外面。”

原力有些丧气的道:“这样啊,这么说我还要继续在这里呆着。”

孟小小颔首道:“在持续了十天而毫无所获后,在内外双重压力之下,这种全面的封锁盘查就已经取消了,不过,这很可能是对方的一种策略,想要引你主动冒头,所以,对你来说,这还远没到安全的时候……大力哥,你在这里呆得不耐烦了吗?”

他突然问出最后一句话,很有种泫然欲泣的感觉。

原力知道,她这泫然欲泣颇有几分做戏的成分,可更不是全是做戏,他心中莫名有些慌,赶紧解释道:“不是,我的情况太过特殊,若是就这么按部就班的修炼,速度比寻常修士还要慢上许多,可若是深入荒野,成长速度却快得超出常人想象,不比你研究出的这种极限模型稍慢,关键是随着境界的提升,实力也会有惊人提升。”

现在被困于一地,毫无选择余地,终究还是因为自身太弱。

作为修行者,要想获得更大的自由,最简单的就是提升自己。

坐困愁城,按部就班的修炼,实力进步的幅度再次恢复到几个月前那种状态——坚持不懈十余载,才堪堪跨入修行的门槛,现在虽不至于感人到这个程度,可也相差无几了,呆的越久,他就越是心浮气躁,越是想念之前那种突飞猛进的状态。

“好吧。”

孟小小有些不开心,却还是主动思考分析起来:

“从他们举动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迄今为止,他们依然未能锁定一个确定的目标,甚至连个确切的方向都没有,和你唯一有着直接相关的就是当日你在现场遗留的气息被军猎犬妖兽记住了,以它们恐怖的嗅觉,就连与你有过间接接触的人都能被其识别,若你本人与之相遇,更是无所遁形。

不过,这种局面也不是绝对无解,一个是时间,随着时间流逝,军猎犬妖兽对某种特定气味的记忆就会逐渐模糊,被新的嗅觉记忆所覆盖,所以,时间越久,军猎犬妖兽对你气息的敏感性就会越低,再一个,我能配置一些暂时掩盖你自身气息的液剂,这能更进一步的降低它们识别出你的可能。

不过,只此两点,终究有些冒险,而我们需要的是万无一失,一方面,你需要再等一段时间,长时间的毫无所获,无论上面的人如何严令,一线的办事人都难免会逐渐陷入懈怠敷衍的状态中,再一个,也是要进一步模糊军猎犬妖兽对你气息的记忆。

除此之外,我也再去仔细了解些情况。”

说到这里,孟小小一脸郑重的看着原力,道:“大力哥,无论如何,在没有万全把握的情况下,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你走的!”

原力闻言一怔,良久,同样神色郑重的轻轻点头:“好。”

此次谈话之后,原力也按捺下越来越显急躁的心态,每当有这种苗头显露之时,他就坐在后院浓密的绿荫丛中,透过栅栏院墙,远眺大学城的一角风光,让心情逐渐平复。

又过了两日,孟小小向他汇报收获进度。

“他们之前那种拉网捕鱼式的搜索方式,而且还是环中心城区一周,给基地市带来了许多额外运作成本和负担,最开始,因为确实事出有因,与这事没有牵连的势力也都便显出了一定的容忍,可持续的时间久了,还是渐渐地惹了众怒,他们不得不有所收敛。”

最后,孟小小道:“现在,他们不仅将搜查的方式由明转暗,对不同群体的搜查力度也有不同。”

“对不同人群的搜查力度会有不同,怎么回事,详细给我说说。”原力精神一震,他感觉这里有点名堂。

孟小小道:“简单来说,对于来历背景越大的群体出行,他们的搜查越流于表面,甚至干脆不做搜查,只是做一些简单确认就直接礼送通过,而若是你的身后没有一个说话硬气的势力撑腰,甚至干脆没有势力背景,那你就难受了,要想走出基地市中心城区,要把人折腾个半死!”

原力听罢,目瞪口呆的道:“这有什么意义?这样做除了折腾那些没权没势的底层人,难道还指望抓着凶手不成?”

这一刻,他没把自己代入“凶手”,而是觉得这个决策本身就不合理,显得很弱智。

你怎么能够确定“凶手”不在那些漏掉的、免搜查的人群中?

孟小小道:“我也是探听到这个消息后才反应过来,他们现在,其实已经对抓住真凶不报太大期望了,这么多的势力联合,这么严密的拉网搜查,却一点蛛丝马迹的收获都没有……太干净了!而这本身,就藏着某些意味!”

原力一愣,道:“什么意味?”

孟小小认真的看向原力,道:“有人在帮你扫尾!”

“有人在帮我扫尾?”听到这个答案,原力满脸的惊愕:“谁?我怎么不知道?”

孟小小眼中闪过一些莫名之色,没来由的想起那日在老师办公室意外遇见的陈旈奇中将,不过,面对原力的疑问,她却摇了摇头,道:“到底有没有这个人,这个人又是谁,我不知道。不过,若将我代入那些搜查者,那么最显而易的一个推论就是这个。”

原力呆了呆,设身处地的换位思考一下,不得不点头认同孟小小的话。

“而在他们如此庞大的联合体面前,敢于出手,甚至还能出手成功,而时间已经过了这么久,对搜查者一方越来越不利……换了我是他们,也不会觉得还有抓到真凶的可能,除非你自己撞进他们怀里!”

“那……那他们还这样折腾。”原力轻声喃喃,有种“我自己都不知情,居然就已经逃出生天”的恍惚感。

“他们就是要折腾!”孟小小道。

“啊?”

“对,折腾本身就是他们目的,也是他们的态度!他们是受伤害的一方,太多至亲惨死,他们难道不该折腾不该闹吗?他们要是就这么沉默认栽,与人勿扰,指望谁来认这个好,领这个情吗?

更何况,既然意识到可能存在更深内幕,有势力藏在暗中对他们展露恶意,他们联合折腾本身,就是某种态度。”孟小小道。

“原来是这样啊。”

原力感慨着,心中有种明明我本人就是最直接的参与者,怎么到了这一步,却仿佛成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局外人了。

事态是怎么演变到这一步的?

巧合?

那也太巧合了!

难道真如小小所言,有人在暗中给自己擦屁股?

意识到这点,他没有心安,反而感到一阵恶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