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即兴表演

小说: 魑鱼异事录 作者: 刘狗娃 更新时间:2020-03-22 14:08:58 字数:2298 阅读进度:101/199

“你们走吧,我只带走骨魔。”一个陌生的声音说道,众人四处张望,仍然看不到人影。

“嘿,兄弟,你这就不地道了。你知道这几只小骨魔花了我们老大多少钱吗?我们还指望着他们跟我们杂耍团挣钱。”蒿于的棍子已经收了起来,故意说道:“你说带走就带走?”

“你们不是骨魔一族。我不想跟你们动手。”那声音冷冷说道。

“你让我们回去怎么交待啊?”梧舟一脸苦相,附和道。

炽鱼见两人的表演竟然随手拈来,天衣无缝,忍不住挠了挠鼻子,心道以后出门还真得长个心眼儿了,这年头,表演是个生存必须的技术活儿。

“你们要再讨价还价,我现在就杀了这三只小骨魔。你们照样没法交待。”那声音继续说道。

“别别别,兄弟你看这样好吧?这三只崽儿你先别动,你留个地址,我们明天就送钱来,我们认栽,当重新买回来,行吗?”蒿于问道。

那人没有啃声,只灵力一凝,石箭向三人飞去。

“等等!”蒿于忙叫道:“走,我们走。”

“你们究竟要怎么处置他们?”梧舟问道。

“我不清楚。也没义务告诉你们。”那声音说道。

梧舟一笑:“好啊,至少你现在不会对他们怎么样吧。”

“这跟你们没关系了。赶紧走。”

梧舟轻笑道:“行,我们还会见面的。”他径自转身走了。蒿于还在垂头丧气地叹道:“哎,这可倒了霉了。”

“哎?”小西明显对这两人的即兴表演还没反应过来,一脸惊奇地嘟囔道:“这就……走了?”

“呵,这有什么奇怪的,人族,靠得住么?”榭儿手一抄,张口就骂。

梧舟回头冲炽鱼眨了眨眼,炽鱼会意地点点头。

炽鱼重新看了看周围的石箭,这些石头把三人隔开了,每人身边都是数十只石箭贴身漂浮在半空中胁迫着,如勉强用鬼影逃脱倒是可以,但要同时救下小西和榭儿,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况且现在血气未复,大概只能等机会吧。炽鱼暗想着。

那个声音又远远地飘过来,仿佛他的人在很远的地方。炽鱼抬头张望,除了这一圈又一圈的石头,并没有别的人在。

待得走远了些,蒿于拍了拍梧舟的肩膀:“哎,你说,这么行得通么?”

“不然呢?”梧舟耸了耸肩:“只能这样了吧。”

“那几个崽儿靠谱么?”蒿于疑道。

梧舟抄了抄手:“希望……”

两人丝毫没察觉到他们身后的人影,身后那人有些恼怒地说道:“你们俩究竟在搞什么?把几个小家伙扔那儿就不管了?”

蒿于和梧舟几乎同时闪身跃开了些,那人却是笑道:“我跟着那么久了才发现?是你们太迟钝了,还是爷爷我太厉害?”

蒿于和梧舟相互看了一眼,均想此人功夫实在不赖。

炽鱼三人被那些石箭带到了城郊,这是魔鬼城的西南方向,三人一直走到空旷的荒野,那些围着他们的石箭才停了下来。

这片荒野上,除了几近一人高的杂草,什么都没有。

“朝前面走。”那个声音说道。

炽鱼别了别嘴:“再朝前没路了,不是草么?”

“走进去。”

“嗯?”炽鱼走上前,试着扒开草,那长得跟墙一样密不透风的草后边果然有一块儿空地,她走了过去。

“继续走。”那人说道。

“好好好,继续。”炽鱼嘟囔着,继续往前。小西跟了上去,榭儿的嘴已经撅得可以挂只油壶了,喃喃地骂着什么。

天色已经有些晚了,这片空地上越走越觉得阴气森森。炽鱼嗅到一股不好的气味,榭儿也明显有些紧张了,小西看着脚边一个一个的土包,艰难地吐出去几个字来:“这是荒坟……”

身边的石箭消散了,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炽鱼远远地看到坟头上坐着一个人,那人的帽子压得很低,几乎遮住了他的一张脸。他并没有转过脸来,只是幽幽地说道:“到了。”

“带我们到这儿来干嘛?演鬼片么?”榭儿手一抄不屑道:“还是你以为我们会怕这个?”

“你们这种魔鬼自然是天不怕地不怕。”那人冷笑道,他站起身来,手一扬,半空中莫名出现了许多石头,劈头盖脸就砸了下来。

“跑!”炽鱼一惊,一手抓一个,拖起就跑。榭儿只骂了一句,挣脱开了。

无奈这石头雨数量实在太多,炽鱼拉着小西只跑了两步,就完全被落下的石头埋了起来,几乎只片刻就把两人完全淹没了。

“小西!”榭儿惊呼,翅膀一展已经飞上了半空里,她眼见着两人被埋在石头里,眼瞳燃炽起来:“你个混蛋!”

“哼,跑什么?这就送你上路。跟你那两个同伴一起。”那人阴恻恻地踩在那石头堆起的小丘上,他蹲下来,看着炽鱼的手费力地从石头缝里挤出来,终于无力地垂了下去。

“死鱼!”榭儿叫道,浑身紫色的火焰翻腾起来。

“好像还不死心?”那人手一挥,一阵石箭向榭儿飞去。榭儿的火焰奔涌而出,紫焰熔了石块,但石块数量众多,前赴后继,一时间也没分个胜负。

那人灵力一催,榭儿的火焰被石块推后了一些。

“小崽子想跟我横!”那人咒骂道,正想嘲笑几句,却忽然觉得脚下一低,一只手死死抓住他的脚拖了下去。此时他手上正操控着石头阵,抽不出手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一只脚陷进了石头堆里。

只听见一个少年的声音说道:“鱼姐姐,我来帮你!”

他只觉得另一只脚也被死死抓住了,这次力道更大,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双腿,身体,一截一截地陷进了石头里。

榭儿落下来,一巴掌抽他脸上:“你再叫唤!”

他冷笑了一声,转过了脸去。

榭儿还要打,被小西拖住了。

“我们走。”炽鱼苦笑道。

“走?”那人冷笑道:“你们是没搞清楚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