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生死选择(上)

小说: 宠妻:六夫临门(全本) 作者: k金女人 更新时间:2015-01-30 14:53:28 字数:2261 阅读进度:301/363

()及时更新假太监的由来是这样的,当年贡院里的学业最突出便是夏景颜、烨弘棉两个,两个人常为一些籽麻粒绿豆的小事而互相看着不顺眼,这些连当年书院的导师们都知道,后来发生了一件大事,轰动全书院甚至影射了朝廷,那是在午后休息的时候,书院舍房爬进一条手腕粗的青蛇,当值的是烨弘棉,他看见青蛇却因惊骇忘记喊叫提醒大家,而在休息的夏景颜只在假寐,他发现青蛇后出于门能的大喊起来,叫众人离开。

但还是因为惊了那蛇,咬伤了一名学生,事后侍卫来了、御医也来了、内廷的人也来了,大司监李江怀疑这是有人故意而为之,不动声色的调查放蛇的事,就请夏景颜、烨弘棉二人详述当时看到的。夏景颜抓住这件事便将矛头指向,“胆小如鼠,见到有蛇就躲了!”

烨弘棉心本就中有歉然,这一听,当下回嘴,“谁知道是不是有人居心叵测,一副公鸭嗓叫的人心里发毛。”

夏景颜处于男孩声带变声阶段时比较严重,嗓子有些哑,本就十分在意便尽量少说话,谁知烨弘棉揭短,火道:“死胖子,你胡说什么?”

喀烨弘棉小时候贪吃,长的圆滚滚的,可他与夏景颜一样,十二三岁的年纪有了爱美的心思,最注重仪表,已经在刻意少吃、勤练武,希望能有一副好身材,闻言更加火冒三丈,斥道:“假太监,说你天天假嗲的夹着嗓子说话,还不如太监呢。”

李江本是太监,来问话的人也都是内廷的太监,这下都没动静了,夏景颜一气之下上前撕扯,烨弘棉也不甘示弱,两人拳脚交加,李江别有心思的只在旁看着,就这样,一架下来两个少年都挂了彩,事情闹得大了,女皇除了严惩二人面壁受罚,也趁机拔出朝廷的一颗毒瘤,自此事,内廷外庭两党派着实消停了好几年。

晏阳天知道的版本和夏景颜的不差什么,但他平日里就对夏景颜有意见,所以无意中听烨弘棉笑谈这件往事,他便记下了,今个儿一着急脱口而出,说了之后眼见夕兰沉下脸,心里开始有些后悔,讪讪的再不吱声。

踊夏景颜当晏阳天还小,所以这怨气怒火一股脑的又都记在烨弘棉身上了,撩开车帘子眯着一双阴恻恻的眼眸进了凤翠门,夕兰带着晏阳天进凤尾门,那侍卫首领见换人了,还特意瞟了两眼,这林大人的贴身侍卫个顶个的美貌,心中**羡不已,说了两句客套话,放两人进去了。

夕兰现在也要按时上朝,将晏阳天安排在别苑候着,自进了朝殿,各人有各人的位置,夕兰却惊奇的发现烨弘棉还没来,大司监李江拿眼扫了半天,只吩咐小侍门晚会儿响鞭,还好时间不长,烨弘棉快步走了进来,满朝文武都看向这位从未迟到过的相爷,夕兰也偷眼瞧着,烨弘棉越走越近,忽然一张大大的俊脸在她眼前放大。

“我学做了新式的菜书,中午你尝尝。”他说话的声音很低很轻,还好只有夕兰一人听得到,可也正因只有她一人听得到,成功的引来满朝文武齐刷刷的目光,那里面有好奇,有羡慕,还有不屑,直到烨弘棉归列到他的位置,这些目光还停留在她身上,揣测端摩。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夕兰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脸上烫的能煮熟鸡蛋,干脆当鸵鸟说死不抬头。

下了朝,夕兰也不学人家迈官步了,拎起下摆,疾步退出朝殿,夏景颜本想拦住她,却因公事被一帮朝臣绊住了,倒是烨弘棉潇洒的追了上去。

夕兰刚要转过宫门就被他追上了,左右众人议论纷纷的拿眼睛扫着他二人,她连忙道:“别跟着我!”

烨弘棉一扬手挡住她的去路,瘪嘴嘴道:“为什么?”

夕兰窘的满脸是汗,道:“你没瞧见人家都看着呢吗?右相大人,求你了,有事改天再说。”

烨弘棉可没打算让她走,反而离她越来越近,面上含笑,语气却是十足的委屈,“我就是让他们看,兰兰,你不会是不想娶我了吧?”

夕兰一怔,仰头看向他,咽了口唾沫道:“你什么意思?”

“我已经禀报母亲了,母亲大人不同意。”烨弘棉说着眼眸黯淡了下来。

这下夕兰高兴了,不同意?太好了!刚想假意安慰几句,那想烨弘棉又道:“此生我非兰兰不嫁,情急之下,我……我便说了,我们木已成舟……。”

“你说什么?”不知何时夏景颜就站在夕兰的身后,听了烨弘棉的话阴沉的开腔。

夕兰只觉得脖颈发凉,浑身无力,缓缓转身看向夏景颜,夏景颜眼眸中已不仅仅是阴翳,爆着通袖的血丝,愤怒、失望、决绝,眼神复杂的看着她,那感觉仿佛是在指责她是个无耻的叛徒,刺刀子的亲人。

“我……我没……”她想解释,却被夏景颜冷冷的打断,“为什么一次次的背叛诺言,为什么一次次的让我难堪,林夕兰,我说过,有他没我,有我没他,说,你到底要谁?”

“兰兰,我已经被母亲赶出来了,你说过要娶我,难道要将我置于进退两难之地吗?兰兰……。”烨弘棉一脸悲戚楚楚,围在夕兰另一侧。

夕兰左右看着,正不知如何作答,肚子突然猛痛,她俯身委着肚子,抬手去够夏景颜,期翼借力站好,不料夏景颜往后一退,冷斥道:“每次都要装肚子痛,兰儿觉得有意思吗?是不是又让你情义两难了?这就是女子,我以为你与别人不一样,现在看来不过如此!”

反而是烨弘棉,快速出手扶住她,神色紧张道:“兰兰,兰兰你怎么了?哪不舒服?”

夕兰只觉得肚子痛如刀绞,胃里翻江倒海的翻着酸液,整个脑子嗡嗡作响,一把推开烨弘棉,再也忍不住的吐了出来,她模糊的看见地上尽是些暗袖的血迹,转瞬再也支撑不住,沉沉的倒向一旁。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网()为您提供优质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及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