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九命猫

小说: 宠妻:六夫临门(全本) 作者: k金女人 更新时间:2015-01-30 14:53:28 字数:2370 阅读进度:303/363

()及时更新冬日的阳光再暖也有着清冷的光晕,房檐下的雪已经开化,只有树挂上结了冰的雪固执的黏在一起,风起,雪飘,打在脸上有着沙砾般的疼痛。

林府里里外外一片肃穆,柳父大病在床,黄父凄凄而立,林玉清与岳灵儿反而成了林府的主事,忙前忙后,却也是静默的没有一点声音,别致精美的宅园再无人欣赏,白绫覆盖住门上的匾额,灵幡像是伶人的长袖,幽幽的荡在空中,纸扎的金童玉女,车马牛骡,香车元宝摆了一院子。

夕兰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一时头痛**裂,目所及尽是白色,支撑的想要坐起身,却是浑身无力,她抬头揉了揉额角,耳边随之传来叮当的响声,仔细看去,手腕上竟然戴着金银玉三种质地的三支镯子,镯子撞击到一处发出悦耳的声音,再抬起另一只手臂,同样也是三支镯子,挣扎的坐起身,拔掉盖在脸上的‘锦被’,阴暗的光线里,只留一盏松油灯。

“啊……”空气中突然传来刺耳惊悚的尖叫声。

喀夕兰疑惑的转头看去,却见一小奴提着灯笼双目凸起的望着自己,“扑通”她眨眼的功夫那小奴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白色的帘子被人掀开,晏阳天一抬眼,四目相对之际,他微微一愣,随即大喊开来,“来人!来人啊!夫人醒了!夫人复活了!”

夕兰挠了挠头,却发现头发绷得好紧,勒的头皮痛,而且好重哦,她伸手摸了摸,这什么东西,好像是峨冠,峨冠?呃……,她死了吗?怎么会戴峨冠?这会儿再听晏阳天喊叫,她彻底被雷到了,原来他们以为自己死了啊!

踊晏阳天不知道是激动的,还是也害怕?只是原地不动大喊,对着夕兰猛劲傻笑,哪里还有昔日半点风姿卓绝的模样!

不肖片刻,白帘子被一众人撩开,齐刷刷的七个人表情一致的楞楞的望着她,看的她直不好意思,一度歉然的想重新死去,他们这表情,是不是不欢迎她重生!

夏景颜先反应过来,几步冲过来,拉着夕兰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小心翼翼道:“兰儿,你……你还活着?”

夕兰啪的甩开他的手,冷冷的斜了他一眼,斥道:“去书房写检讨,抄一百遍夫戒再来见我!”

“哈哈!好好,我抄,别说一百遍就是一万遍一也抄得!”夏景颜霍然大笑,笑声驱散了多日来的阴翳,众人仿若一见泯恩仇般淡笑不语。

不知是谁扯断了白帘,刺目的日光挥洒进来,夕兰眯了眯眼睛,却见院子里熟悉不熟悉的面孔再看到她的一刹那,仓皇而逃,瞬间消失,‘诈尸了!诈尸了!’悠长的声调韵味十足的荡漾在空中,好似一曲新颖的琵琶独奏,让人听了,心神皆愉。

晴好的午后,夕兰被一众夫郎陪着在院子里闲聊散步,经生死一回,李翰宇硬是请了半个月的假,说什么也要陪在她身边,美男们有说有笑的互相调侃着,说着趣事,只是都缄默的无人提及夕兰死去的那三日是如何过来的,那是痛苦到不能自己的日子,各人有各人的痛,却都不愿说给她听。

“大人,外面有一公子求见!”小奴闪过月亮门,直奔夕兰禀告。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小说在线阅读。

众人一听都是一怔,这些日子坊间流传夕兰是九命猫转世,已少有宾客上门,几人正暗自庆幸因祸得福,以后不会有人敢在招惹自家妻主,这才没两天怎么就有公子找来了?

夏景颜刚想出声,想了想硬是忍住了,他被夕兰吓的心有戚焉,再不敢惹她,何况后来她也和自己解释过了,“我若想娶弘绵自会与你商量,不会做错事,你以后要收敛暴躁的**子,问明白了再质问我也不迟!”如此,他就看看再说。

夕兰发现众夫郎都不言语了,别有意味的一笑,这才是做妻主的感觉嘛,不枉她不做神仙做冤家!抬眼问那小奴,“是个什么样的人?有拜帖吗?”

小奴忙道:“来人称姓白,是老宅的人。”

夕兰微微一愣神,转瞬喜道:“快快,让他进来!哎呀,还是我去应他吧!”

李翰宇笑道:“慢点,别急,看来还是小九让我们夫人惦记,你看这急的。”

众人都识得小九,知道是夕兰现在唯一过了门的郎君,虽**子冷漠了些,却是个乖巧懂事的,心里也都不太排次,这样大家便都随着妻主到门口接人。

白亦宁惶惶的站在门外,到了家门口反而有些忐忑不安,现在兰儿已经是四书的大官了,即将入门的夫君也都个个家世显赫,身份显贵,心里不由的有些担心,而且这次他来之前也未打声招呼,不知道会不会惹她生气。

夕兰一抬眼就瞧见一身白衣的清瘦少年,负手而立,面对着身侧的巷口不知道在看些什么?清冷的气质依旧是离家时候的模样,她心里一暖,初来异世时的日子又回到脑里,大家门户的穷小姐,金絮其外空空如乞的深宅子里的二房庶女,若不是有小九陪在身边出谋划策,跑前跑后,那样艰难的岁月她不会走的那样坦途。

“九儿……”

白亦宁闻言倏的回头,大门的石阶上站着的正是他日思夜想的女子,似乎比以前还要瘦些,发髻慵懒的绾着,淡淡的点着一支玉钗,一身青柳般的罗裙,外披雪白的狐裘大氅,有着记忆中的盈盈娇美,却又多了几分成熟的内敛气质,看起来高雅尊贵。

他连忙上前,双目迥然的望着她,轻声道:“夫人,一切可好?”

夕兰扶过他的手,眼底盈着浓浓的思念,点头道:“好,你好吗?”亦宁反手握紧她的手,默默的不知说些什么好,她见他如此,知他是想念自己,便又道:“快进来,以后哪也别去了,就陪在为妻身边吧,九儿不在,为妻都不愿上街了。”

白亦宁他忽然瞥见夕兰身后的一排男人,当下脸一袖,像个小媳妇似的任由她牵着越过这些夫郎进了门。

夕兰边走边温和的笑着,道:“你来了也没人来报个信,你的院子也没收拾出来,九儿就先住在为妻的凝妆小筑吧,待院子收拾利落了再搬过去。”

这话一说完,身后的男人脸都黑了,住凝妆小筑?要住多久?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及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