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涸泽而渔

小说: 重生之衙内 作者: 不信天上掉馅饼 更新时间:2015-01-09 00:37:02 字数:3643 阅读进度:10/2143

穿越后的日子,倒也过的悠闲。自从拜了周先生为师,上课狂郁闷的问题也得到了较好的解决。咱表面上认真听课,学习生字,实际上课本下面摆着英文原版的《哈姆雷特》呢。前世没考上好学校,主要就是英语累的。高考英语一塌糊涂,将总成绩硬生生扯了下去。

周先生乃是人民大学的高材生,英语底子不是一般的了得。至少教我这个小屁孩毫无问题。机会难得,得赶在他回省城之前,尽量多学点。重生一回,也不一定非要考大学才有出路,但随着时代进步,不管上不上大学,英语却是越来越重要。

这些天我反复思考,计划重生之后的人生道路。在现行的政治体制下,做官无疑是很不错的出路。

在此我要声明,鄙人绝无忧国忧民的大志,与范仲淹先生差了不止一个档次。想想看,咱的前生不过是个打了十几年工还一事无成的草根,为一日三餐忙忙碌碌,什么“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样的远大抱负,不是每天拎着扳手榔头赚糊口钱能培养出来的。

远大理想和高尚情操这东西,也要先吃饱肚子才能慢慢滋生出来。

我想要做官,无非是因为前生所见的官员,个个威风凛凛,活得滋润无比,心中羡慕而已。若真的当了官,虽不至于贪污受贿,祸害百姓,要“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做个“清正廉明”的好官,怕也难能。

然而做官,却不是那么容易的呢。前世我毫无官场经历,所有关于官场的常识,都是书上电视里看来的,只怕与现实有很大的出入。官场自有官场的规则,尽管有穿越者的先知先觉,知道大致的政局走向,具体到一市一县的组织内部人事调整,也未必能帮得上太多的忙。譬如我知道某位要人会在某个时候成为举足轻重的人物,难道我能跑去跟他说:“领导,请您收留我,我会预测?”那不纯粹找死吗?

在中国做官,不但要有能耐,出政绩,会吹会哄,最关键的还得上边有人。咱老柳家上溯五代,可都是劳苦大众。这个“朝中有人好做官”,与我无关。

穿越者的先知先觉,最主要的还得应用在生意场上。都说信息最值钱,知道今后一段时间内,什么东西贵什么东西贱,什么东西涨什么东西跌,避实就虚,还不是游刃有余?

譬如一九八零年猴票行,八分钱一张,到时候咱买他千八百张,坐等财。记得有篇穿越小说里的主人公就是靠这个起家的。八分钱一张的猴票,愣是涨到八百元一张,整整涨一万倍。又比如上海电真空行时,原始股才不到每股一元钱,还没销路。上交所一开锣,硬是涨到每股一千七八百。咱好好利用一下,何愁不大财?

只不过那实在太遥远了些。猴票行,还要三四年呢,等它坐地起价,怕是要到九十年代初期。远水解不了近渴,还是先想想眼前的日子怎么过吧。

眼下咱就是一小屁孩。每天乖乖坐在教室里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放学后还得跑到周先生那“受虐待”。日程表排得满满当当。动弹不得。

我也曾想过偷偷跑出去。随即便摇摇头暗骂自己一声“蠢货”。

能跑到哪去?难不成做盲流?虽然拥有四十岁地心智。却只有七岁地身体。这具身体。实在太脆弱了些。且不要说江湖险恶。人心难测。便是一个小小地感冒烧。若不及时治疗。也能要了我地小命。还财呢。梦差不多!

还是安下心来好好读书。做个乖乖仔。等待时机吧。

凡事不可操之过急啊!

说来好笑。咱这些日子想得最多地。居然是如何弄些肉来解馋。

前世吃肉的爱好,绝不因穿越而改变。几天蔬菜拌饭吃下来,当真嘴里要淡出鸟来,看到栏里的肥猪,院里的母鸡,两眼直放绿光,恨不得立即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宰来大快朵颐。

栏里有猪,但那是生产队的,不到过年时节,那畜生断然不肯伏诛。外婆喂了几只鸡,却是比猪的寿命还长,便是过年,也未必肯杀了来吃。塘里的鱼,也属于生产队,不能偷猎。

当然,公社所在地的那条小街上,有一个肉食品站,能买到肉。但是咱又没钱,更没有肉票。

除了满脑子的财梦,鄙人居然啥都没有。这个穿越整得,真是郁闷。

有没有不要花钱,生产队又管不到的肉呢?

答案是肯定的——有!

河里的鱼就不属于生产队,也不要花钱。

好不容易熬到星期天,在先生那里考完试,得了许多表扬,高高兴兴回到家里,将书包一放,立马跑了出去,实施蓄谋已久的捕鱼计划。

要到河里捕鱼,得有帮手。我一个七岁小屁孩,只能对鱼儿干瞪眼。都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话当真不错。饶是咱对今后数十年大势了如指掌,绝对媲美诸葛亮刘伯温“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但搭配这么一个稚弱的身体,干起革命工作来还真是不方便。

捕鱼的事情不能叫二姐三姐,我觉得女孩子不合适。干这事得叫上我堂哥。

我有三个堂哥。老爸两兄弟,伯父过世早,老爸经常照顾伯父的几个儿子。因而我们堂兄弟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比较而言,小堂哥柳兆和比我大不了几岁,与我最亲近。

“三哥,走啦,我们去堵河坝。”

三哥不喜欢读书,对捞鱼摸虾的事特别爱好。听说堵河坝,想都不想,一口应承。随即看了看我的小身板,又有些迟疑。

“小俊,婶子讲过,不许带你去河里玩的。”

我是家里唯一的儿子,又最小,老妈宝贝得什么似的,生怕出点啥事。俗话都说“欺山莫欺水”,这个水里的勾当,是决不许我去碰的。为此不止一次疾言厉色地告诫过哥哥姐姐们。

“嗨,我又不下河游泳,就是堵个小河坝,有什么关系?不怕不怕,赶紧走吧,要不来不及了。”

三哥今年也不过十来岁,正是好事的年龄,被我鼓动得心痒难搔,顿时将婶子的严令抛到了脑后,提起一个水桶一个脸盆,带着我直奔河边。

前世的时候,我的业余爱好之一就是钓鱼,不过水平不咋的。

柳家山摆明了是“山”,自然没有大江大河,就是两条小河沟,水深不过腰。如果是钓鱼的话,朝河边一坐,鱼儿在水底将鄙人贪婪的丑恶嘴脸瞧得那是一清二楚,还钓个屁?就算鱼儿可怜我几天没吃肉,肯舍身饲“虎”,坐上一个下午,钓三两条不足一两重的小鱼,还不够塞牙缝呢。所以我采取的乃是“涸泽而渔”的法子,找一个小河坝,堵起来,舀干水,将里面的小鱼小虾螃蟹泥鳅一网打尽。运气好的话,也能有一两斤鱼虾的收获呢。

这事前世小时候就干过许多次,算得上轻车熟路。

知易行难,说起来似乎挺容易的,做起来可要费不少劲。

先要挑好地方。

柳家山地界上有两条小河沟,是真正的小河沟,宽不过三数米,水深极少有过一米的。因为海拔的关系,落差比较大,自然形成了许多小小的河坝。

我指着其中较大的一个河坝说道:“三哥,就这里了。”

三哥笑着摇头:“这里不行。前不久我们已经捞过了。”

“哦?捞了多少?”

三哥奇怪地看我一眼,说:“有两三斤吧。你不是也吃过?”

我一听便啧啧赞叹。两三斤,收获不少呢。可惜那次大饱口福时,我尚未穿越,正在二十一世纪资本家工厂的食堂里享受“大锅饭”。

三哥继续前行,到达一个小点的河坝,看看天色,说道:“就这里吧,这个河坝小……你在边上看着,我一个人就行了。”

敢情三哥根本没打算让我动手,只是叫我做个小跟班,然后坐享其成。

“那不行,我也要做。”

三哥连连摇头:“听话,你就在边上看,婶子说过的,不让你下河。捞到的鱼都归你,好不?”

我一怔,三哥不要鱼?这可有点像“重在参与”的奥运精神了。其实三哥是怕老妈责骂,而且他实在很疼爱我,有好东西情愿让我。

在前世,堂兄弟之间,三哥也一直是与我关系最好的。

眼见得我再坚持的话,三哥就要提起家伙回家去了。我小眼睛一转(我年龄小,所以眼睛也小,可不是电影里的大反派,小眼睛大鼻子),点点头。

三哥见我应承,高兴地一笑,立马开始动作。用水桶自河边稻田里挖一桶泥巴,去堵上游水口,切断河坝的水源供应。

这个工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两三桶泥巴是要的。须知三哥今年也不过十岁,还是个小孩,一桶泥巴二十多斤,提三桶泥巴,消耗力气不少。

好不容易堵住水口,三哥已经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待水源切断,我立即脱掉鞋袜,端起脸盆跑进河坝中,开始往外泼水。这才是真正的力气活,河坝虽小,大约一两个立方的水总是有的,两个小屁孩以最原始的方法泼水,可不轻松。

三哥见我已经下河,也就不再阻拦,跳下河坝,与我一同泼水。

当时的农村,基本没有任何污染源。晴空万里,河水湛蓝,空气清新得一塌糊涂。两个欢快的孩童在清澈的小溪中挥汗如雨,景色绝美,如诗如画。只是两旁山丘上缺少树木,只有些低矮的灌木和农作物。不免略略有点美中不足。

时间一点点流逝,河坝里的水也是一点点减少,躲藏在水草里石缝中的小鱼小虾惊惶不安地来回穿梭。我和三哥相视一笑,都是心花怒放。

今晚上,可以饱餐一顿煎小鱼了!

“哎呀呀,小俊,你在做什么?快上来快上来……”

恰如晴空一声霹雳,将两个小孩惊得魂飞天外。

糟糕糟糕!

不用回头去看,光凭声音,我就能够听得出来——老妈到了!。(快捷键:←)(快捷键:回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