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章 省报专栏系列

小说: 重生之衙内 作者: 不信天上掉馅饼 更新时间:2015-01-13 23:04:01 字数:4689 阅读进度:58/2143

七月中旬,广受关注的征文活动落下帷幕。一共有四十八篇稿子入选,《源于实践用于实践》拔得论述文头筹。县革委和宣传部兑现承诺,所有入选文章的作者都颁给获奖证书和奖品,全部借调到宣传口任职。小舅的两篇文章因为早已在报纸上表,未列为入选文章,但严玉成特批,将小舅借调到红旗公社担任宣传干事。这个倒没有引起什么非议。不管怎么说,省报和《宝州日报》的文章摆在那里,别人就算有意见也不好摆上台面来。

老爸随之带上江友信,和周先生一道,带着全部入选的文章,亲自去了一趟省城。找到了周先生那位在省报任编辑的老同事赵亮忠。

赵亮忠见了那厚厚一摞稿件,大为振奋,当即将老爸引荐给副总编常怀义。自然,周先生没有一同前去,毕竟还戴着帽子呢。常怀义原本只是碍于赵亮忠的面子,应酬一下。向阳县这种穷乡僻壤来的副主任,可不放在人家省报副总编的眼里。但略略翻看了老爸带过来的稿件,就有些心动,静下心来仔细听了老爸的计划,眼睛就亮晶晶的了,拍板答应在省报上出一个系列,每期一篇,有分量的理论性文章加注“编者按”。

省城之行收获甚丰。

老爸回到向阳县,向严玉成做了汇报。严玉成也大是兴奋,在省报刊出《源于实践用于实践》的当天,召开县革委全体会议,四十七名县革委委员全部出席。

省报要给向阳县出一个专栏系列。

这件事给与会委员们极大的震动和惊喜。

光荣啊!向阳县建县二十五年,历史上从未有过如此露脸的时候。且不说n省十五个地市,宝州地区并不显眼,就是在宝州地区所辖一市七县,向阳县也毫不拔尖。地瘠民贫,物产不丰,工农业总产值常年列在后三名垫底。其他工作也是亦步亦趋,毫无建树,别看王本清在向阳县威风凛凛,到了地区开会,却是本份得紧。不但在地区领导面前恭谨有加,在宝州市青安县威宁县等同级领导干部面前亦是神态谦和。

没办法,拿不出像样的政绩,腰杆子硬不起来嘛。

严玉成一上来就整出这么大动静,让人不得不佩服。难怪敢跟王本清对着干,是个真有本事的。那些县革委副主任和委员们看严玉成和老爸的眼神,就多了许多敬畏和钦佩。

自然,严玉成召开这个全会,绝非要显摆炫耀,而是借省报的大力支持统一思想,统一部署,在全县开展“大宣传大讨论”的统一行动。

老爸是县革委第一副主任兼宣传部长。主持会议。宣布了县革委即将要采取地统一行动部署方案。

“晋才同志已经宣布了县革委地部署方案。请同志们都表一下意见吧。”

严玉成双手捧着茶杯。缓缓说道。

“我说几句吧。”

严玉成眼睛瞟过去。是唐海天。料不到他第一个主动言。微微颔。稍稍露出一丝笑意。

“同志们。这是大喜事。大好事!”

唐海天神情有些激动。

老爸暗暗舒了口气。

历来县革委的第一副主任,是由地区任命的。唯独这回,地区却没有做这个动作。严玉成硬生生将老爸列名第一,过其他老资格的副主任,其实是有些僭越的嫌疑。好在上报地革委之后,并未驳回,算是默认了。但默认不等于正式任命,地革委随时可以翻脸不认帐,老爸这个“排名第一”终归有些名不正言不顺。尤其是越唐海天,更令老爸心中不安。须知便是王本清如此跋扈,亦不曾叫崔秀禾越过唐海天头里去。

“……同志们,都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政治宣传工作十分重要啊,这次省报对我们这么支持,我们应该紧紧抓住这个机会,在严主任和柳主任的正确领导下,打好这次‘大宣传大讨论’的硬仗……”

唐海天言的时候,目不斜视,始终没有向严玉成和老爸瞥上一眼。但话却说得明明白白。作为县革委目前资格最老,排名第二的副主任,唐海天如此表态,无疑给整个会议定下了调子,也明白表示他接受了严玉成柳晋才的最新权力组合,在今后的工作中,将会摆正自己的位置。

老爸不禁向唐海天投过去感激的一瞥。

其他副主任何等机灵,眼见唐海天正式易帜,自然纷纷言表示完全支持。不到两个小时,县革委全体会议圆满结束。大家走出会场的时候,一个个红光满面,信心十足,卯足了劲要大干一场。这可是严主任柳主任上任之后第一个大动作,谁也不想落到后面。

严玉成刚一回到办公室,那台红色的保密电话就响了起来。通常打进这台保密电话的,都是上级领导。严玉成来不及喝口水就抓起了电话。

“玉成同志,我是龙铁军啊……”

“您好,龙主任。有什么指示?”

“呵呵,指示就谈不上了。你们这次做得很好嘛。刚才钱建军组长跟我通过电话,他对这件事也很支持呢,会向中宣部的领导汇报……”

“谢谢龙主任。这都是有您和地革委的正确领导啊……”

其实在老爸上省城之前,严玉成专门就此事向龙铁军做过汇报。至于钱建军那里,是老爸打的电话。这样的大动作,可不能瞒着上级领导先斩后奏。

讲了几句勉励的话,龙铁军突然语气一转,说道:“玉成同志,这件事你们事先有没有跟培明同志汇报过?”

严玉成心里一惊,这却是疏忽了。

“对不起啊,龙主任。这事是我疏忽了,没有及时向培明主任汇报,我向您检讨……”

周培明是地革委第一副主任,又是王本清的大靠山。确实不该出这样的疏忽。

“检讨就不必了,没那么严重。往后重要的工作,还是应该先跟培明同志通个气。培明同志经验丰富,是很有水平的领导干部,可以给你们指出工作中的不足嘛。”

“是的龙主任,您批评得对,今后我们一定会注意,多向培明主任请示汇报。”

“呵呵,那就好嘛。玉成同志啊,转告柳晋才同志,好好干……”

严玉成放下电话,沉思一会,抓起电话拨通了周培明。

“哪位?”

电话里传来周培明有些阴沉的声音。

“您好,周主任,我是严玉成啊。”

“哦,玉成同志啊,你好。”

周培明的声音依旧阴沉。

“周主任,有个事情向您汇报啊。我们县里搞了一个关于政治宣传工作的征文活动……啊啊,这个事情您是知道的……对对,我们这次得到了省报的大力支持,省报准备给我们开一个专栏系列……”

“呵呵,玉成同志,这是好事嘛,说明你们向阳县的政治宣传工作得到了省报的认可,很好嘛……”

周培明打着官腔,仍然不冷不热。

“周主任,原本我们是要提前向您汇报的,又怕人家省报不答应,所以不敢先汇报啊……”

“没关系玉成同志,地区分工,我并不负责宣传工作。你们向龙主任和钟主任汇报就行了。”

钟主任是指地革委负责宣传工作的副主任钟学伟。

“是的是的,您是地革委的主要领导,我们的工作理所当然要随时向您请示汇报。”

自己疏忽在先,桀骜如严玉成者也不得不放低姿态。

“呵呵,玉成同志太客气了。都是干革命工作嘛,何分彼此……这个省报既然如此重视,你和晋才同志一定要把这次宣传工作认真抓起来,争取出好成绩,出大成绩!”

周培明的声音起了些变化。

“是的是的,我们一定会按照周主任的指示,认真抓好这个工作,不辜负周主任和地革委的期望……嗯嗯,好的,周主任,再见!”

放下电话,严玉成“啵”地呼出胸中闷着的一口长气,略显疲惫。

看来虚与委蛇这种事,不常做的人偶尔做一次也挺累的。

县里铺开了大动作,基本上我插不上手。总不能随着老爸到各个公社四处转悠。他纵有那个意思,我还没那个兴趣呢。乡下地方条件太差,我可不愿意陪老爸白天晒太阳晚上喂蚊子。倒是本次征文的“头名状元”江友信成了老爸的专职秘书。照规定,县处级干部是没有资格配专职秘书的。不过规定是规定,实际上该怎么还怎么。只是没有那个名义罢了。一般来说,除了县革委主任的秘书由办公室挑,通常其他分管副主任都会挑自己分管部门的年轻干事做秘书。老爸是第一副主任兼宣传部长,选办公室的秘书随行也很正常。

江友信对老爸这位前辈学长是极钦佩的,又有知遇之恩,办事很卖力。人年轻,又勤快。倒和上辈子印象中那位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大姐夫有天壤之别。只是如今双方家庭地位相差悬殊起来,他是否还能再次成为大姐的爱人却不得而知了。

嗯,只要他做了老爸的专职秘书,经常来家里走动,我总能找到机会撮合他们。

“利民服务部”的生意越红火起来。组装了三台二手电视机,不到十天就全部卖了出去,每台纯赚两百元,扣除我给自己家里组装那台的费用,我分到手里的也有两百多块。方文惕本来坚持要与我平分,就当那台电视机是孝敬“柳主任”的。我却不愿意做这种事情。

合伙做生意,最要紧的乃是帐目清楚。大家这么不分彼此的搅和在一起,亲近倒是亲近了,对景时候一翻脸,就是说不清道不明的麻烦事。

方文惕倒也实诚,帐目上从不马虎。大约是认定要跟我混了。并不因为二哥柳兆敏来了之后有所不同。

这个事情,自打决定将方文惕搞到县城来,我就一直在仔细考虑。虽说穿越者有先知先觉的优势,但我上辈子没有做生意的经验,更没有与人合伙做过生意,基本上是一个生意白痴,所有关于生意的知识都是间接的。今生看来是不可避免要涉及到这个领域。因而我很重视这个小小的维修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摆弄好了维修部的生意经,未尝不是一种经验的积累。真要出了什么纰漏,这么小小的一个场面,也能补救得过来。

我要做的,就是利用先知先觉的优势来弥补经验不足的缺陷。

“方哥,我看还需要再买几套电视机的机壳和其他配件。”

我对方文惕说道。

向阳县的电视机保有量实在太少,光靠废品回收顶不了大事。我就起了心思,索性购买主要零配件自己组装电视机。黑白电视机的构造比较简单,许多元器件与收录机收音机的元器件都可以通用。只要购买机壳、显像管、高压包等主要部件就行。当时电视机的售价之所以高昂,主要不是原料成本过高,而是人工成本、流通成本过高所致。试想一个工厂,退休人员甚至多过在职人员而在职人员中支援人员又多过一线工人,其制造成本焉能低得下来?至于一九七八年的物流系统,几乎就是一片空白。缺乏有效的统筹安排,流通成本高企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记得上辈子在一篇文章中读到,九十年代初期,某南方沿海城市以家庭作坊的方式组成松散的联合体,组装摩托车,生产成本愣是比上规模的国营大厂低4o%以上。

“好,我这就去邮局办手续。”

方文惕已越来越习惯对我的任何决定无条件支持。眼见炎炎烈日之下拖着一条残腿艰难向邮局走去的方文惕,我在心里问自己是不是太资本家了些?不过方文惕自己一定不这样想,这小子现在劲头比四肢健全的人足多了。

但是事情偏偏生了不如意。

方文惕不久就从邮局回来,满脸晦气。

“小俊,上海那边说要我们开主管单位的介绍信寄过去才能货,天津那边也一样。Tm的,给钱还买不到东西!”

方文惕恨恨地啐了一口。

原来是这么回事,怪我太激进了。一个小县城名不见经传的所谓“维修服务部”,半个月内消耗了两套(上海和天津各两套)电视机配件,马上又要进货,也难怪人家起疑。

得找一个正规的单位挂靠过去。

对,挂靠!

这个概念其实不应该现在就出现,正常情况下,还要等几年。

我安慰方文惕:“没事,我来想办法。”

方文惕点点头。他相信我会有办法。

还没想好挂靠的事,另一个麻烦接踵而至。

工商局的人找上门来了。

ps:声嘶力竭讨赏!原本不至于如此无耻,每日聒噪诸位看官老爷。只因今日书评区一位大大,言辞甚是厉害,说道是21万字只得4oo票推荐,这书只配写给自家看。在下倍受打击,哭得嗓子都哑了。没奈何,再厚着脸皮吆喝一声,有喜欢的老爷赏赐一票!顿拜谢!。(快捷键:←)(快捷键:回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