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火力发电厂

小说: 重生之衙内 作者: 不信天上掉馅饼 更新时间:2015-02-22 17:26:36 字数:4445 阅读进度:67/2143

八月十七日的新闻报道说,大型火力电厂“大坪火力电厂”已经破土动工。地址就位于向阳县石马区大坪公社。

我记忆中上辈子在大坪乡是有个火力电厂,但没去看过,也不知道居然一九七八年就在建了。宝州地区煤碳资源丰富,被称为n省的能源供应基地。此前已经在其他县建了两个火力电厂,大坪是第三个。将煤碳资源转变为电能,可以弥补水电站电量的不足。

倒不是我对这个火力电厂有啥想法,那是国家投资的大型项目,只不过选址在大坪乡,不要说向阳县,便是宝州地区也管不到人家。我小屁孩一个,能染指什么?

我想的是另一回事。

向阳县物产不丰,除了煤碳,值得一提的大约就只有粘土了。粘土乃是制砖的好材料。一些社员农闲时节搞点副业,就是制砖制瓦。当然是纯手工的,很累人,所获也不多。限于体制,也没人搞大型的制砖厂。其实就算是体制允许,以向阳县的经济状况,消费得起红砖(烧制砖)的人也是少之又少,缺乏大型制砖厂的生存基础。

如今火电厂动工,无疑需要大量的红砖。

这可是个好机会。

我年龄太小,走不出去,最近几年要想赚点钱零花,就得立足向阳县想办法。这个好机会可不能错过。我没打算组织一批农村壮劳力手工制砖,一则政策暂时还不允许,记得上辈子的时候,国家规定个体户雇工人数不得过六人。二则这么原始的方式也有点委屈我这个机械方面的长才。

我打算整个制砖机来玩玩。

大型真空液压制砖机技术难度太高,工艺要求也太高,向阳县这点工业基础,完全不够用。整一台小型的,每天出五千块砖坯,难度应该不大。材料可以废物利用,有车床和刨床就可以搞定了。

使用这些设备,我不是很在行。但那没关系,咱就负责出设计图纸和材料,偌大一个向阳县,找加工的技术工人还是不难的。

其实制砖机也有得买。只是考虑到成本。似乎还是自己动手要划算些。

本衙内现在手头不宽裕啊。人脉也不广。没办法解决资金问题。必须立足现实来想办法。

“方哥。你现在手头有多少钱?”

在维修部吃过中饭。我拉方文惕到一旁说话。

梁巧做饭地手艺挺不错。大家都吃得很满意。至于帮工。眼下还在学徒。不过小姑娘尽管只读了个小学毕业。却是心灵手巧。学得也认真。已经能帮上一些忙了。

梁巧见我和方文惕在一旁说话。很懂事地避开去。和二哥一道清理回收地旧机器。拆零件。

“一千多吧,怎么啦?”

“一千多少?”

“咦,你不是知道吗?数数你自己的钱不就清楚了?”

这话在理。咱们是对半分账,理论上我有多少钱他就有多少钱。

我笑道:“谁知道你有没有去打牌!”

“没有没有,真的没有。到街上之后,我就没打过牌……嘿嘿,每天忙得跟个鬼似的,那还有哪闲工夫?”

方文惕连忙撇清。

他是真的有点怕我。

“那你手头,应该还有一千三四百块吧?”

“差不多。怎么啦,想借钱啊?”

方文惕就警觉起来,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紧张得很。

我骂道:“Tm的,别那么没出息。就算想借钱,你也不用防贼似的看着我吧?怕我赖债不还?”

方文惕搔搔头:“这倒不是。你真要借,我敢不给吗?”

“说敢不敢的,多难听?好像我就是个恶人,老欺负你似的。”

方文惕不说话,给我来个默认。

我又好气又好笑,打了他一拳。只是他比我高多了,这一拳却捅在腰眼子上。随即正色道:“跟你商量个事,我想整台制砖机。”

方文惕立即满天小星星。

“我说大少爷,你怎么老是有那么多古怪想法啊?这维修部搞得好好的,又整什么制砖机?整那玩意干嘛?你要建房子?”

“我说你怎么越来越笨呢?脑子进水啊?”

“啥叫脑子进水?”

晕死!

十几年后的流行语,这会子说出来还真有些前。

“笨蛋。自己建房子就要整台制砖机,那是不是还要建个水泥厂啊?”

“就是嘛,我就不明白了。”

我叹了口气:“卖砖啊!现在一块砖卖三分八厘到四分钱,我算过了,除去人工开支,烧碳的钱和运输费用,每块砖能尽赚两分钱。假设一天出五千块砖,你倒是算算,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方文惕掰起手指头来。

“一块砖赚两分钱,十块两毛……一天五千块就是一百,一个月……三千!”

“明白啦?”

“明……明白了……”

方文惕嘴张得老大。

“这还只是刚开始的算法,等买卖做顺畅了,可以扩大生产规模。这样吧,你要害怕,我就一个人干,你借钱给我,一分的月利。一年到期结清。要是不怕,那就还是咱俩合伙干,不过分成方面要改一改,四六开,你四我六,怎么样?”

“合伙合伙,当然合伙!”

方文惕想都不想,马上就嚷嚷起来。

说起做买卖,他也知道自己的脑水根本不够跟我比。最聪明的做法就是猛点头!

“对了,大少爷,谁去干这个呢?维修部也要有人才行。”

我笑起来:“做机器也分几个步骤,设计图纸我来弄。整好图纸之后我还得去找加工的师傅……这些事情要叫你去做,你也做不来是不是?”

我这么直白,可以想见方文惕心里是何等的不爽,但事实如此,也只得点头。

“等机器做出来之后,找地方组织人员生产,就都是你的事了。我小孩子家,也指使不动那么多人。”

“那卖呢?砖烧出来卖给谁?”

“这个不要你操心,我来找买家。”

方文惕点点头,看得出来,他兴致不是很高。这也难怪,现今守着棵摇钱树呢,修理费加上组装机出售,每月最少也赚三千。还是人家找上门来要货,轻轻松松。我却偏不安生,要去整什么制砖机。

烧砖可不是什么好活计。

方文惕腿脚残疾,没做过砖坯。但没吃过猪肉还见过猪走路呢,瞧人家一天到晚泡在泥巴里,累得像狗一般吐着舌头喘气,想想都头皮麻。他习惯于听我的安排,无奈之下应承下来,兴致自然不高。

做设计图纸不容易。最简单的机械制砖机,立体图、平面图、剖面图、转动结构图,大大小小得一二十张图纸,还都得一丝不苟标明尺寸,工作量不小。维修部里内外两间房,到处堆满了废旧电器,工作台上更是如同混战之后的战场,想做图纸都没地儿。

“巧儿姐姐,借你的房间用一下,我画几张图纸。”

我指指背的书包,举凡作图要用的工具,纸张都买好在这里了。

梁巧来了这些天,观察之下,也早已明白,这个维修部名义上是方文惕的老板,实际是由我作主的。当即轻轻抿嘴一笑,脚步轻盈地随我上楼。

工作的时候,她还是穿着补丁衣服,权当工作服了。那件漂亮的连衣裙,只穿过一两次,珍惜得很。尽管如此,仍然难掩丽质天生。方文惕和二哥见我如此假公济私,眼睛里几乎要滴出血来。

上午太阳不毒,临河的老式木板房,倒也阴凉得紧。房间内收拾得干干净净,透出淡淡的香味,相当好闻。梁巧手脚麻利地将小方桌移到窗口下,支好凳子。

我冲她甜甜一笑,坐下来,掏出纸笔开始作图。

“小俊,这是什么呀?”

梁巧给我倒了一杯茶过来,用的是她自己的水杯,见我画出一个立方体,有些好奇。

“制砖机。”

“制砖机?做什么的呀?做红砖的吗?”

“嗯,做砖坯的。做好之后直接上窑里烧成红砖。”

梁巧轻轻“呀”了一声:“做砖坯还用机器的吗?”

“是啊,用机器做砖,度快,产量高,质量好,比起手工制作,成本要低很多,还轻松。”

“这都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我抬起头,望着她漆黑的瞳仁和红润的瓜子脸,心头又是一荡,微微点了点头。

梁巧就露出极其钦佩的神情:“小俊,你真了不起呢。”

我脸皮薄,听不得奉承话。但这话自梁巧嘴里说出来,十分自然,毫不做作,我听得心花怒放,竟破天荒的没有不适之感。

“没什么,雕虫小技而已。”

梁巧扑闪着漂亮的大眼睛,显然不明白“雕虫小技”的意思。这可怜孩子,才读完小学就辍学了。

“巧儿,想读书吗?”

梁巧听我没叫“巧儿姐姐”,略有些奇怪,还是点点头:“想读。”

“那,等暑假过完你还是去上学吧,不用在这里帮忙了。”

“你……你不要我了吗?”

梁巧大吃一惊,急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见她这样,我比她还吓得厉害,心里一阵阵生痛。有些女人,天生就是让人无限怜爱的呀。

“不是,我怎么会不要你?你那么乖巧,是男人都会喜欢你呢。”

这话暧昧意味就重了。梁巧脸一红,水盈盈的大眼睛却十分专注地望着我,咬了咬嘴唇,轻轻道:“真的呀?”

我笃定地点点头。

“我知道你想什么呢。放心,读书的钱我给你出,生活费也算我的……等你以后考上大学参加工作了,再还给我好了。”

“呀,考大学?我哪里考得上大学啊。我笨死了!”

梁巧嘴里这么说,脸上却露出向往的神情。对一个农村小女孩来说,考大学,参加工作,做体面的城里人,只要想一想,都让人开心得睡不着觉了。

我笑笑:“那就这样说定了。”

梁巧想了想,摇了摇头。

“不行,我爹我妈都不会答应的。”

“我去跟他们说……我叫梁科长去同他们说。”

“可是……可是……”

小姑娘眼睑垂下来,脸颊上两团嫣红更甚。

“可是我喜欢留在这里呢,我想跟你学技术……”

我哈哈一笑,没准这小姑娘喜欢上我了呢。想想又觉得太扯了,她十四岁,我九岁,就说喜欢不喜欢的,实在有些离谱。

“其实这个技术不合适你的,女孩子不该干这种活。特别是你,那么漂亮,通天下大约也找不到你这样漂亮的维修技师。”

“嘻嘻,就你嘴巴甜,哄人家开心。”

“我没哄你。我觉得你呀,就应该坐在带空调的办公室内,泡一杯咖啡,打几个电话,指挥一大帮子手下去给你做事……”

我这是给人家分派了一个大公司高管的职位。

“我才没那么命好。你说的这些事,我听都没听说过,哪里做得来?”

我笑笑。其实这个什么高管,也不是我希望她将来做的。像她这样的“祸水”级美女,顶好就是养在家里,养养花草,逗逗猫狗,练练瑜伽,做做保养,逛逛市,打打麻将,偶尔出去度个假,观赏一下风景。当然,如果和老公商量好,也不妨生生儿子。

自然这个现在却是不能跟她说的。

“没关系,谁也不是生而知之,是学而知之。以后你慢慢就会了,不会的话,我可以教你。”

“真的?”

梁巧喜不自胜。

“你可不许哄我。”

我笑道:“我什么时候哄过你?”

梁巧歪着脑袋想了想,笑道:“真的呢,你真的没哄过我呢。”

“梁巧,梁巧,在干嘛?快下来干活了……”

这死瘸子,真不识相,鬼叫鬼叫的!

“方老板生气了。”梁巧吐吐舌头,转身出门,到门口又回头问道:“你中午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红烧肉,补脑。”

说完自己也有些好笑,馋肉就是馋肉,还找这么冠冕堂皇的借口,整得好像跟某位伟人似的。

“嗯,我知道了。”。(快捷键:←)(快捷键:回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