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公安局长的权谋

小说: 重生之衙内 作者: 不信天上掉馅饼 更新时间:2015-02-22 17:26:38 字数:4586 阅读进度:117/2143

梁国强真是个老实人,明明有话要同我说,硬是憋了两个小时,直到我规规矩矩练完了他规定的所有晨练项目,包括跟肖武等几个成年师兄动手过招,被结结实实锁了两次喉,摔了一个大“背包”,整得七荤八素之后,才挥手叫其他人散了,单独将我留下来。

“慢来,师父!有什么话你再憋一会,等我换了衣服,吃过早餐再说。”

我一伸手拦住了他。

别看我年纪小,在衣着打扮方面很在意。练功是练功的衣服,出门是出门的衣服,睡觉是睡觉的衣服,一般情况下从不乱穿。

都说佛靠金装,人靠衣装。这话硬是有道理。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怕是有点哄人。周先生何等才学?诗书满腹,衣着打扮邋遢点,就被人叫成“周癫子”。如今回去做了教授,衣冠楚楚了,周先生还是原先那个周先生,谁敢再叫他一声“周癫子”试试?

梁国强一怔,无可奈何地点点头。

这个小徒弟,还真端出了衙内的架子。

自然,我对师父还是蛮尊重的,咱不是那种阔了就变脸的家伙。飞快的跑回家,飞快的换了一身行头,连早餐都没来得及吃,抓了几个包子就急匆匆出了门。

衙内的架子是要端,不过将师父晾得太久也不是个事。

县革委大院与公安局不过五六百米的距离,来回小跑,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虽是酷暑时节,早上太阳还不毒,一路小跑尚不至于汗流浃背。

梁国强背着手在公安局的操场上慢慢来回踱步,坚毅的脸上露出一丝焦虑之色。

我不由心里微微一惊。

梁国强地养气功夫。我是素知地。什么事情。令他如此难以决断?

“师父。吃包子。”

我递了两个包子过去。梁国成也不客气。接过就吃。师徒俩都是习武之人。饭量极大。四个包子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我拍了拍肚子。笑道:“师父。走吧。去巧儿那里。再搞几个面包……有什么话。在她那里说也是一样。”

梁国强看了看手表。犹豫了一下。

“怎么,有行动?”

“没,迟到不好。”

我晕!

还真不是一般的老实,这年头,有几个公安局长会考虑迟到早退的问题?便是将全国县级公安局长全都拉出来一个个点人头,怕也找不出第二个来。

“行了,师父,偶尔迟到一次怕啥?做局长就该有局长的派头。走走走,吃早餐去。”

我不由分说,拉起他就走。

梁国强只得无可奈何地摇摇头,随我去了。几个正赶来上班的民警边和我们打招呼边抿着嘴偷笑。梁局长平日沉默寡言,神情严肃,却原来也有这般无所措手足的时候。

我平日里很少有这么早去面包屋的,通常晨练之后,吃过早餐要看一两个小时的书,周先生虽说去了省城,读书的事也不能全搁下。而且有选择的读书于我而言,也是一种享受。到得十点左右,估摸着巧儿她们也闲下来了,这才慢慢踱过去,享受巧儿快乐地为我端茶倒水的过程,趁梁秀菊和小青姐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拉拉巧儿柔滑的小手甚至亲亲她香嫩的俏脸,实乃赏心乐事。

这个时候过去,正是面包店最忙碌的时候,顾客盈门。

饶是如此,梁巧一见到我,立马放下手头的活计,准备给我泡茶。

“别急,我跟师父有话说。你去忙你的。”

我笑眯眯地道。

梁巧“嗯”了一声,这才朝梁国强打招呼。

梁国强装出郁闷的样子,说道:“看来国强叔是越来越不招人待见了。”

梁巧俏脸微红,轻轻一跺脚,嗔道:“国强叔……”

梁国强难得哈哈一笑,随在我身后上楼去了,自然,我手头抱了一筐子面包——是真的一筐子,怕不有一二十个。我可能再吃三四个就饱了,谁知道梁国强要吃多少?说好了请客,可不能管人家个半饱不饱的,丢人!

上得楼来,才现梁少兰也在。

自打曹家出事,她大约一直都没回过芙蓉镇。倒不是她没良心,这时候跑回去,铁定是自讨没趣。没的还要忙里忙外照顾那几个浑人。

穿着棉质睡衣睡裤的梁少兰,比梁巧要丰满一些,两截雪白的手臂上还残留着淤青。和梁巧一样,留的披肩长,乌黑油亮,举手投足间,颇有妙龄少*妇的风韵。

见我和梁国强上来,梁少兰有些意料不到的羞涩,和梁国强是很熟的,和我就还比较生疏。看我的眼光里明显的多了许多敬畏。

这个男人,某种意义上已经整得她家破人亡了。尽管那个家对她很差!而且这男人是为了她才出手的。

对于一个谈笑间便将曹家连根拔起的人,年纪再小,怕也不能再冠以小屁孩的名头了。况且她是过来人,由梁巧对我的神情中也能察觉些许异常来。

对曹家的变故,梁国强身为公安局长,焉能不知?因此在这里见到梁少兰也便正常得很,笑着打了个招呼。

梁少兰见我抱着一筐子面包,慌忙说道:“我去给你们开个汤来,鸡蛋汤好不?”

我点点头。

梁少兰忙即跑厨房去了。

“师父,碰到什么烦心事了?”

师徒俩围着圆桌落座,我递过去一个面包,问道。

梁国强接过面包,撕了一片放进嘴里,慢慢嚼着。瞧这模样,新鲜出炉的面包固然香甜,他却是有些心不在焉。

“小俊,你昨天和孙主任他们说的话,谁教你的?”

又是这个问题,真是头痛!

碍着他是师父,我叹了口气,说道:“师父,许多事情,不用人家教的,自己看在眼里,再想一想,也就明白得差七不差八了。”

“是这样……”

见他一副不知如何启齿的样子,我也就不打太极拳,直截了当问道:“是不是现在公安局内部,有人不听招呼?我听程新建说,以前颜松柏那些亲信,都有点阳奉阴违。”

梁国强点点头,如释重负。

我冷冷一笑:“那好办呐,哪里凉快叫他们哪里呆着去。”

梁国强默然不语。

“师父,做公安局长和做保卫科长是不一样的。光你个人行得正站得稳远远不够,手下人多了,什么鸟都有,该出手的时候就得出手,不能含糊。”

我推心置腹地道。

梁国强沉默一阵,说道:“林主任前几天找我谈过话……”

“林云?”

梁国强点点头。

这个林云,乃是县革委老资格的副主任,王本请的嫡系,一直分管政法系统。当时的政法委员会尚不如后世的地位那么高,只是县委的一个普通下属部委,正科级架子。因而四月份的领导班子大调整,兼任政法委书记的林云并未能进入县委常委会。仍然是县革委副主任,排名在马智宽之后。

我微微蹙眉:“他怎么跟你说的?”

“嗯,他说,我刚刚上任,要注意团结同志,维护公安队伍的稳定,不要搞一朝天子一朝臣……”

“嗤……”

我从鼻孔里出一声冷笑,随即又有些无奈地摇摇头。也就是对我师父,这种屁话才能产生作用。换作是别人,甩都不会甩他。你林云分管政法口这没错,那也得看你自己的根基牢不牢靠。以前王本清在位,林云自然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如今换了严玉成和柳晋才话事,你手里头没了实权,连参加常委会的资格都没有,捏不住公安局长这个官帽子,试想哪个局长会真的在意你说的话?

“不要理他。”

我挥挥手。

“你这个公安局长,是县委任命的,又不是他林云说了算。你不听他的,他能怎样?最多也就是在背后牢骚,都还未必敢去严书记面前说呢。”

面对师父这个老实人,我不得不一点一点掰开来跟他说。想想也是,梁国强由县革委的保卫科长骤然调任公安局长,又没一个真正信得过的官场前辈指点他,难怪这么小心翼翼了。林云名义上正是他的顶头上司,对这个部队出身习惯服从上级的人来说,林主任了话,他能没压力?

看来昨天请他去吃那顿酒,实在是太正确了。不然的话,他还不知道该憋到什么时候。时间一长,让严玉成和老爸察觉他没能力掌控公安局的局面,必定会考虑换人。那我好不容易给他争取到的这个前程,也便到此为止了。

“真的不碍?”

梁国强还有些不放心。

“真的不碍。师父,我跟你说,你得马上动手,刑侦大队、治安大队、交警大队这几个要害部门,还有向阳派出所、石马派出所、芙蓉派出所这些个重要的派出所,都得换上你信得过的人。”

梁国强苦笑道:“这个道理我明白,可是我才上任几个月,哪知道谁信得过谁信不过?”

这倒也是,总不能见谁平日里马屁拍得多就将他当自己人吧?真这么用人,估计这个公安局长也做不长久。

“那也容易……”

我依旧是很不在意的口气。

梁国强吃惊了,这个小徒弟,好像就没什么事能难得住他。难不成真有一双慧眼,能识辨忠奸?

这个当然是不可能的,我又不是身怀异术,内ku外穿的人。

“咱们先说治安大队,程新建是自己人,完全可以放心,索性这个治安大队长的位置,就给了他算了。他也是在严伯伯那里挂了号的。”

梁国强想了想,点头应诺。

“接下来,向阳镇派出所,我妈现在是指导员,她是老资格的国家干部,参加工作十几年了,上个副科级完全应该,我看你可以打个报告,让我妈以公安局副教导员的身份兼任向阳派出所的指导员。如此一来,基本上向阳派出所你就不用担心有人跟你捣蛋了。”

这个建议,梁国强自然是想都不用想就得答应的。

我原本要提议让老妈担任派出所长,转念一想,所长的工作太繁杂了,还是别叫老妈太辛苦的好。以公安局副教导员的身份兼任指导员,职务上压了所长一头,又不必事事冲到第一线,有功劳跑不掉,若有过失的话,自然是别人去扛了,端的是进可以攻退可以守的一着妙棋。

为此我一口气吞下一个面包,权当是给自己的奖赏!

梁国强目光烁烁盯着我,等着我继续支招。

这个时候,梁少兰端了鸡蛋汤上来,面上漂着清脆的葱花,香气扑鼻。看来这位少兰姐姐做菜的手艺,不在巧儿姐姐之下。

梁少兰给我们一人盛了一碗汤,就默默地进了房间,挺守规矩的。

我喝了两口汤,说道:“其他的人好办,咱们给他来个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

“八大军区?”

梁国强脑子又短路了。

呵呵,这要怪我,一九七九年,全国是十一个大军区,数年之后才裁减到剩下八个的。我提出在公安局内部将重要岗位的头头对调,也是师法伟大领袖和南巡长的妙招。

“咱们搞个乾坤大挪移……”

不经意间,又冒出一句梁国强听不明白的话。不过我也没打算解释。

“让这些老爷们都挪挪位置,至于具体怎么挪,我就不知道了。师父你自己看着办。大凡一个人到了新单位,总得熟悉情况,失去了原先那帮铁杆兄弟的支持,想捣蛋怕也没了本钱……”

“对,就是这么办!”

梁国强一拍大腿,豁然开朗。

他只是老实,并不笨。相反,脑袋好使得很。

见师父开了窍,我自也欣喜,笑道:“还有一点,调动了新单位之后,不用你亲自动手,原来那些刺头,他们会帮你修理。一来二去的,谁能干谁草包,谁正直谁扯淡,不就清清楚楚了?颜松柏就算留下的是一块铁板,咱也给他砸碎了。”

梁国强长长舒了口气,再看我的眼神里,就充满感激之情了。

我慌忙摇手:“师父,你可别说啥客套话。你是我师父,做徒弟的怎么帮你都是该的!”

梁国强哈哈一笑,就着一盆子鸡蛋汤,一口气干掉了五六个面包。

看来我的班底里,又稳稳增加了一个公安局长。

“你走啊,我姐不想见你!”

正欣喜间,楼下店面里传来梁巧气愤的呵斥声。

ps:又是周六了,诸位爷爽了吧?起床否?只可怜了打工的人,还要继续上班,唉……您睡醒后,吃吃早餐,看看小说,投投推荐票,何等不爽?呵呵!。(快捷键:←)(快捷键:回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