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偃旗息鼓

小说: 重生之衙内 作者: 不信天上掉馅饼 更新时间:2015-02-22 17:26:40 字数:4775 阅读进度:138/2143

生明一见是我,先是一怔,随之脸露惧色,再接下来T3)77堆笑了。

我懒得去理会他的神情变化,一把推开他,跨进门去。

曹生明惊恐不安,虽说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可是想起我身后站着的那一堆狠角色,没一个是他惹得起的。

“把门锁上,外边全是公安局的人!”

我压低声音,很严厉地道。

曹生明顿时面如土色,哆哆嗦嗦关上了门。

“严明他们呢?”“在……在里面……”

我丢下惊骇欲死的曹生明,大步闯向里面的小洋楼,一脚踹开门。一楼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个守门的年轻人。我看得真切,正是兔子。

而楼上,隐约传来男女交欢的淫秽之音。在外边的时候,瞧不见二楼的情形,大约是窗帘很厚的缘故,只漏出一点点微弱的光线。

“谁……干什么……”

兔子叫道,满嘴漏风,要往起站。

我顺手一记巴掌甩过去。如今本衙内身高大约相当于十二三岁地半大小子。身手敏捷异常。兔子又是坐着地。全无防备。一巴掌扇个正着。“啪”地一声又倒在了椅子里。

“你妈地闭嘴。看清楚。老子是俊少爷!”

“俊……俊少爷……”

对这个名字。兔子可谓刻骨铭心。死了爹妈都不会忘记俊少爷!原本冲冲大怒想要反击。一听我自报家门。立时便泄了气。捂着脸结结巴巴地哼哼着。

“看好下面。外边全是警察!”

“啊?”

我懒得理他,顺着木制楼梯咚咚咚上了二楼,推开门往里一瞅,***,还真不是一般的淫秽啊。至少有十几个光溜溜的男女纠缠在一起,正干得热火朝天。

老子在下边弄出不小的动静,他们居然一点察觉都没有。

大约全都心无旁骛,“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去了!

要说本衙内穿越回来三年,近来与梁巧挨挨擦擦,耳鬓厮磨的香艳情形也有过几回,但见到真家伙,而且是一次见到这许多活春宫,却硬是头一回。

刹那间头脑一阵眩晕,小腹处一热,竟然有了反应。并且绝不是梁国强所说,内功习练有成,丹田处有一股成形的内息!真真切切,是动了淫欲!

娘卖x的,本衙内当真如此不堪!

好在胡思乱想也只是顷刻间的事,本衙内大喝一声,慑定心神,将心猿意马收了起来。

这一声断喝,中气充沛,顿时将奋力嘿咻的一帮无耻之徒全都震醒。

“你们这帮蠢猪,快穿衣服,快点,警察就在外头,随时会冲进来……”

“小孩,你是谁?”

一个家伙愣头愣脑地问。他大约不认识我,我却是识得他的,这混蛋肥头大耳,跟魏玉华长得一个德行!

“魏红旗,你妈的想害死你老子啊?给警察抓到这个现场,我看你怎么死!”

我怒喝道。

严明最先回过神来,一跃而起,手忙脚乱找衣服,边找边叫:“快点快点,他是柳主任的儿子……”

严明虽不是这班混蛋的领,但他老子是县委书记,官最大,他都如此紧张,其他人焉得不惊?何况他已报出了我的身份,柳主任的儿子,半夜里会跑到这里来开玩笑?

我一个一个扫视过去,唐胜洲和马文才我不大熟悉,角落里一个家伙,却分明是康小刚。另有一个女人,也算是老相识,乃是号称牛皮糖的唐萍。

这种场合,要是没有牛皮糖的身影,倒是奇怪了。自打上回设局摁住方奎,这**便即彻底堕落了,有向暗娼展的趋势。

你想啊,都已经在公安局承认了暗娼的身份,索性便“一不做二不休”了!否则也太不划算了。

眼瞅六七个年轻女子四肢着地到处乱爬着找衣服,姿势诱惑无比,虽说是些庸脂俗粉,似我这般憋了三年之久的四十岁“小孩”,也有些抵受不住挑逗呢。

“***你们倒是快点啊,谁知道警察什么时候进来?”

这回我倒不曾大喊大叫,压低声音喝道。

“啪”地一声,也不知是哪个混蛋手快,将二楼的大灯打开了。

客厅里顿时一片惊惶的尖叫。

“住嘴!”

我再次怒喝,将这些混蛋不知死活的嚷嚷压了下去。不过这帮混账无耻到了极点,对于这种**乱交的情形经历得多了,打开大灯只有极短暂的一瞬间的怔愣,随即便继续找衣服往身上套。

这个时候,严明手脚利索,已穿好衣服,正毛毛乱乱在扣扣子。

“都在这里吗?还有谁不在的?”

我冲着严明问道。

“呃……唐……唐胜州在里面房间,他……他说不习惯这么多人在一起……”

严明指着一间房子结结巴巴地答道。

瞧不出这个混蛋,居然还有几分羞耻之心。

“快去叫他穿好衣服滚出来,妈的,都想找死啊!”

我边说边竖起耳朵倾听门外的动静,似乎还没有啥异常声响。

“哎……”

严明忙不迭地答应着。

其实唐胜洲听到外边客厅的响动,已然意识到情况不妙,在穿衣服了。好在他的衣服没跟别人混在一起,找起来倒不费时间。

“妈的,动作都利索点,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检起来……”

我继续骂骂咧咧。跟这些混蛋说话,要是斯文了,他们根本不拿你当回事。我这么横插一杠子进来,先就声明外头一堆警察,吓得他们屁滚尿流,再由严明证实一下我的身份,一个个便都老实得紧。衙内这个群体中,很讲究“老子”职务的高低。若论到一个“混”字,严明嫩得很,就是在底下守门的曹生明和屠四军,资格也比他老得太多。只因他老子是县委书记,大家就都捧他的场,自然,也不排除有利用的意思在里头。而我老子是向阳县二把手,尽管我年纪小些,这帮子混蛋谁也不敢轻忽了。

这时候大家都基本穿好了衣服,在手忙脚乱捡拾遍地的卫生纸和避孕套一类东西。

“那个谁,康小刚,你妈的,背着手做老爷吗?还不把这些东西都给老子扔厕所里头去,你倒是利索点啊,想死啊!”

康小刚顿时苦了脸。

其实我大可以吩咐牛皮糖去干这肮脏差使,但本衙内就是瞧他不顺眼,特意要恶心他一把!他老子一个小工商局长,在一大帮子衙内里头,他不过敬陪末席罢了。这小子曾经还在本衙内面前摆臭架子来着。

俊少爷了话,康小刚不敢不听,却趁我不注

一大堆赃物都塞到唐萍手头。

我顺手操起一个酒瓶子就砸过去。

“基八,本少爷吩咐你办点事,你还不乐意啊?信不信老子再扒掉你一层皮!”

酒瓶子虽然没砸到身上,康小刚吓得够呛,哪还敢有半分迟疑?慌忙自唐萍手里再将大堆脏东西抢了过来,飞也似跑卫生间去了。

唐胜洲刚从房间里出来,还有点闹不清状况,见我如此嚣张,不由有些不满,朝魏红旗嘀咕道:“这小孩谁啊?这么……”

魏红旗连忙朝他猛打眼色,将他后头“大不敬”的言辞硬堵了回去。

这个时候得罪我,可实在太不明智了。

见唐胜洲不吭声了,魏红旗才压低声音道:“柳主任的儿子,特意来救我们的……外头全是警察……”

唐胜洲大吃一惊,再望向我的眼神就全变了,满是惊恐和感激。

其实就算将他们全抓进局子里头去,估计问题也不是特别严重,在一个县里,断然没有哪个公安局长敢当真将县委四大常委的儿子们一齐办了。但可怕的是随之而来的家庭风暴和可能引的一连串无法预计的**,这才是真正最要命的。

唐胜洲二十出头,参加工作也有一两年了,这中间的要害之处,焉能不清楚?

“记住了,警察要问起来,就说是朋友们在一起聚个会,聊聊天。谁要是***说漏了嘴,那就自己找个地方去死吧!”

我插腰站在客厅门口,目光自他们脸上一一扫过,每个人都情不自禁地点点头。我进来这么久,梁国强他们还没动,估计是不会再行动了,不过还是吩咐了一句,小心无大错。

“好了,大家都不要慌,分头离开,两个人一拨,男的跟男的走,女的跟女的走。严明,你和唐胜洲现在就走,记住,出门时要镇定,不要东张西望……快走吧!”

严玉成和唐海天与老爸关系最好,自然要先照顾他俩。

当此紧要关头,每个人都很听话,严明当即与唐胜洲相偕而去,经过我身旁时,朝我点了点头。尽管我招呼他们要镇定,脚下却还是有些慌乱。

我拉开厚厚的绒布窗帘,眼瞅严明两人出了门,消失在黑暗之中,依旧是毫无动静,这才真正安下心来。

随后离开的是马文才和魏红旗。这两个家伙到底是久经风浪的老鸟,到得客厅门口,魏红旗停下脚步,弯腰拉住我的手,感激地道:“兄弟,这个人情,哥哥记下了,改日一起喝酒。”

他老子是县纪委书记,我自然要给个面子,当下微微一笑,说道:“不客气,改日我请你们。”

“行。那我们先走了,你自己小心一点。”

我点点头,笑道:“放心,我小孩子家,他们能把我怎样?”

马文才大约二十出头,两个眼珠子骨碌碌乱转,一看就知道是个机灵家伙,闻言笑道:“说得是,那改日再见。”

待到所有衙内都走*光了,我这才在曹生明和屠四军的左右卫护之下,施施然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一路上,感觉黑暗中那些隐约的人影都还在的。

回到家里,已是十一点钟左右。却现客厅里高朋满座,烟雾弥漫,显见得这两个小时内,四位常委基本上便没断过烟。

见我进门,唐海天、马智宽、魏玉华都一齐站起身来。

这个礼节可太重了。

我慌忙摆手,连声道:“三位伯伯,这可不敢当!”

三人对视一眼,均有些失笑。

老爸问道:“都解决了?”

“都解决了,公安局的同志没进去,严明哥哥,唐胜洲哥哥,马文才哥哥和魏红旗哥哥都在我前头走的,应该已经回家了。”

当着唐海天几个人的面,礼数还是要顾的,本衙内不得不拗口异常的在每个混蛋名字后面加了“哥哥”二字,省得他们以为我在居功。

人这会子,最看重的就是自己的脸面。

听说小子们都回了家,唐海天几个便坐不住了。

“柳主任,已经很晚了,那我们就不打扰了,你早点休息吧。”

老爸忙即起身相送。

走到门口时唐海天三人不约而同地摸摸我的头,唐海天特意加了一句:“小俊你也早点休息!”

我微笑着点头,嘴里说着“伯伯再见”,心里却暗暗笑,唐胜洲这几个混账,就等着被好好收拾吧。若说我对他们几个嫉妒,我也无话可说。***,同为衙内,老子可比你们高明多了,仅仅因为比你们小了几岁,就眼睁睁瞅着你们瞎搞,干瞪眼没办法!还得气喘嘘嘘为你们擦屁股。

什么世道!

送走唐海天几位,我们爷俩全无睡觉的意思。我走过去抓起老爸的水杯,一口气喝干了半缸子茶水,又提起开水瓶为他续满,再给自己也泡了杯浓茶,一屁股在他对面坐下来。

老爸望我一眼,我点点头,他便重新靠回椅子里,不吭声了。

大约十二点左右,老妈才略显疲惫地回到家里,与她一道来的,还有梁国强。

走掉三杆大烟枪,客厅里的烟雾已经没那么浓了,地板上的烟头和果核瓜子壳之类的,我也已扫进垃圾篓,显得不是太零乱。

“小俊,你怎么……”

老妈一见我,就迫不及待地问。

我微微叹了口气,起身给他俩让座:“妈,师父,你们坐吧,累了一晚,也辛苦了。”

“柳主任!”

梁国强穿着制服,双腿并拢,给老爸打了个立正。

“小梁,坐吧。”

老爸露出一丝笑容,招呼梁国强。

“妈,师父,这个事情,你们被人家利用了。”

等他们坐下,我倒了两杯茶水递过去,慢悠悠地道。

“嗨!”

梁国强一拍大腿。

“情况不明,我们事先也不知道严明他们几个都在……”

“情报哪来的?”

梁国强瞥了一眼老妈。

老妈摇摇头:“所里接到群众的举报,说是有一帮子流氓在搞聚会,人数众多,所里警力不足,就报到了局里……”

“看来公安局和派出所内部,还是有个别同志的思想不统一啊。”

老爸抽了一口烟,缓缓说道。

梁国强脸有愧色。

“这个事情,你们并没有做错。小梁,你也不要背什么思想包袱。明天严书记从地区回来,我会向他汇报。你也辛苦了,先回去休息吧。”(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