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初吻

小说: 重生之衙内 作者: 不信天上掉馅饼 更新时间:2015-02-22 17:26:50 字数:4537 阅读进度:238/2143

小俊,这件漂亮不?”

严i着图纸上的一件女装上衣,问我。

自然是连连点头,反正抱定一个宗旨,只要是严菲的作品,先就赞了一个“好”再说。

换来小丫头一个绝美的笑颜,比什么都值。

再说那衣服也确实画的漂亮,严菲在绘画和服装设计方面,真的颇有天赋。

假使严专员知我就是这么给他宝贝女儿补课,立即会毫不迟疑将本衙内赶出家门。

事情经过如下:

现在已经是八五年九月,我和严菲都升入了宝州一中高三年级,明年就面临“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高考了。今年高考,三姐不负众望,高分考入宁清大学,巧的是,竟然也是分在金融专业,与大姐做了名副其实的校友。

老柳家一连:了两个大学生,当然是大喜事。貌似小俊每次都毫无悬念拿第一,考个重点大学没丝毫问题,老妈已经将我明年的目标定在都了。

不过我却另有想法。眼我的“经济重心”已经南移,大量资金涌入江口市,在通讯手段仍然相对落后的情况下,明年还是考个南方的大学,就近去坐镇指挥靠得住一些。

但个打算。暂时却不必与老妈提起。省得她日夜聒噪不。将我地脑仁整得生痛。总之到时志愿我自己填了就是。难不成录取通知书下来。老妈还不让我去?

三姐考上大学。对解英刺激大。虽说她与老妈私交甚笃。仿佛更在严玉成和老爸地交情之上。毕竟柳家出了两个大学生。严家要是一个都出不了。未免太失面子。

“碧。真是眼红你啊。小孩子一个个都有出息……”

吃完三姐地贺喜酒。解英拉住老妈聊天。慨叹不已。

“呀。你家严明都是军官了。还不叫有出息啊?”

以前严明不争气地时候。大家相戒不在严玉成和解英面前提起这个“太岁”。如今出息了。自然要不时夸赞一番。以博解英一笑。

“嗨,还是读大学好,毕业之后分配回宝州,一家子又团聚了。也不知这次中央百万大裁军,会不会裁掉他们部队,要是裁了就好了……”

去年国庆大阅兵之后,军委主席就指出,在国际形势已经生重大变化和国内实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地历史条件下,我国对国防建设和军队工作的指导思想应进行战略转变:由过去立足于早打、大打、打核战争的临战准备状态,真正转入和平建设轨道,充分利用今后较长时期内大仗打不起来的和平环境,在服从国家经济建设大局地前提下,抓紧时间,有计划、有步骤地加强以现代化为中心地军队建设,提高部队的军政素质,增强我军在现代战争条件下的自卫能力。

而今年5月23日至6月6日,军委在北京召开扩大会议,会议的主要内容就是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关于裁减军队员额1万,军队进行精简整编和体制改革。

裁军百万,谈何容易,不知有多少军队高级将领为此伤透了脑筋。

解英却讲出这般“落井下石”的话来。

我在旁边听了,禁不住扭头偷笑。这个话也就在家里说,要让部队领导听到,不知该是何等郁闷。

裁军百万地决定做出之后,真要完全贯彻落实,总也得一两年时间,解英盼严明回家,却是一天望一天的。

“解阿姨,我看这是个机会,就叫严明哥哥打报告转业回来吧……”

我又在一旁怂恿。

“臭小子,胡说什么呢?裁军归裁军,谁走谁留,部队领导自有决定!”

正在另一边和老爸说话闲聊地严专员耳朵贼尖,一下子又听到了,立时板下脸喝斥。

我朝严菲吐吐舌头,小丫头便即咯咯娇笑不已。

“这孩子,转眼就十八岁了,还是这么没心没肺,成绩老也上不去,真是急死我了……”

眼见得严菲满了十七岁,身高已经窜到了一米六十几,站在那亭亭玉立,身材玲珑剔透,凸凹有致,标准大姑娘了,性格仍是天真娇憨,解英便头痛不已。

“妈……”

听解英说自己不是,严菲便不高兴了,赏了老大两个卫生丸子。

老妈想起大姐的“故事”,灵机一动,计上心来,笑道:“再有一年就考大学了,我看给菲菲请个家庭师补补课,应该有效果。”

解英一听,大为欢喜。

“对啊,我也正有此意,就是一时之间找不到合适的老师……”

嘿嘿,行署专员的女儿要请个家教,只消漏出一点风声去,不知有多少人紧着上门来毛遂自荐。

“还用得着找吗?眼前不就有一个?”

这回却是严菲主动提议。

解英恍然大悟,双手一拍,笑了起来:“说得是,我怎么把这现成的老师给忘了,小俊和菲菲同班,回回都考第一,让他给菲菲辅导功课再合适不过了!小俊啊,怎么样?”

我搔了搔头,笑道:“尊长有命,何敢推辞?”

边说边往严玉成那边瞥。

“小子,看我干嘛?你爱教就教,不爱教拉倒!”

严玉成大咧咧的。

此公身为专员,周围马屁精云集,这话倒不算摆谱。你小子不教,难道肯教地人还少了?

我和严菲相视一笑,不约而同伸出巴掌,在空中对击一掌,若是9o后,说定还要大叫一声“耶——”

解英和老妈望着这一对“璧人”,笑得眼睛都眯了。

于是乎,本衙内每日晚间便堂而皇之,登堂入室,直入严菲的闺阁,无人能有半句闲话。不过瞧严玉成地神色,仍是有些不善,大约见了这么一条“英俊挺拔”的大汉日日与他地宝贝闺女腻在一起,心里头总不踏实。焉知这小子会不会“监守自盗”?

实在他家的闺女太招人爱了,无论请了谁做“先生”,只要是个男地,甭管他是否七老八十,严大专员都会有此忧虑。

是否监守自盗,本衙内自己也没几分把握,但若论到补课的效果,还是很不错地。

照严菲地意思,好不容易在一起呆一两个小时,看什么书补什么课啊?聊聊天说说话,干点什么不好?再不行我坐在那一动不动,给她当个模特也行啊!

“我一拿起书本头痛…

每当我不忘职责,想要正经给她讲解一点功课的时候,小丫头便撅起红艳~双唇,又是抱怨又是撒娇,说什么也不肯往课本上瞧一眼。

以前道她不爱学习,却未曾料到情形竟然严重到了这般地步。

其实这情况也是比较特殊,以往严菲虽然会偷偷画画,每晚上总还会勉强自己学一会功课,我这一来,她哪里还有半点心思?

“啊,菲菲,你这是自找麻烦!”

我不得不开始做“说服工作”了。

严菲便奇怪地着我。

唉,这小丫头,当真没心没紧。

“这样下去,你成绩只会越来越差,我铁定要被你老子骂死了!”

内愁眉苦脸。

“嘻嘻,骂就骂好了,反正也习惯了……”

晕:!

“那不行,人活一张脸树活一皮,想我柳俊,少年高才,江湖上大名鼎鼎,要教出的学生这么……嗯,这么不长进,那我以后怎么见人啊?”

本内厚了脸皮自吹自擂,小菲菲咯咯笑个不停。

“不行,你得好好读书,不然地话,严解阿姨见我这老师是个西贝货,说不定就要换人了!”

眼见严菲毫不在意本衙内的“江湖地位”,说不得,只好把出最后一记“杀招”!

果然一听换人,后果严重了,严菲便不再嬉笑,歪着头认真想了起来,小模样简直要将人爱煞。我忽然大为后悔,当初为什么要接这趟“差使”?这不是活活折磨人吗?

“好吧,那就听你地,我们每天认真复习一个小时功课……另外一个小时,你得陪我聊天说话讲故事,还有,做我的模特……”

我再晕!

本衙内自负少年俊彦,风流多金,何曾料到有一日会“沦落至此”?

“好,我答应你,不过你也要答应我,复习功课的时候不可以走神,一定要乖乖的,不然我真的惨了……”

唉,人家的闺女功课上不去,惨地居然是本衙内这个“先生”,却是从何说起!

要说严菲还是信守诺言,每天一个小时的功课乖乖听讲,本衙内自家,也借此机会巩固复习一下,这个高三地课程,毕竟非比小学初中,小心无大错。不要到时候弟子考上了大学,先生却名落孙山,这个脸就丢大了。

世上的事,就怕认真。这一认真起来,效果立竿见影,一个月时间,严菲大有长进,居然在阶段考试时进了将近十个名次,乐得班主任老师足足在班上表扬了十几分钟,又屁颠屁颠跑去解主席那里报喜。

解英一听,更是笑得嘴都合不拢来,当天晚上,下厨做了几个好菜,硬拉我上了饭桌——谢师!

这回连严玉成也笑了:“小子,瞧不出来,还有两下子嘛!”

什么话这是?

貌似本衙内可远远不止有“两下子”,你严大官爷屁股下地专员宝座,都有我几分功劳!

“要戒骄戒躁,再接再厉啊!”

“嗯嗯……”

我从鼻子里挤出一点声音,算是回答,运筷如飞,就着腌辣椒炒干牛肉,一口气吃下去五大碗白米饭。嘿嘿,你不给工钱,吃也吃穷你!

谁知刚一得完表扬,严菲就出幺蛾子。

“菲菲,怎么啦,心不在焉的?”

见严菲心神不宁,我不觉大为奇怪,放下了。

“没……没什么……”

严菲慌里慌张地,小脸通红。

奇怪,怎么是这么个表情?貌似这种神情,只有和我手拉着手,对视良久之时才会出现。本衙内明明在为人师表,表现再一本正经不过了!

“说……”

我顿时板下脸来,心里涌现出一股“不祥的预感”——不是为我,又是为谁?

“嗯……我……刘……刘伟长给我递纸条子……”

严菲低头盯着自己的扣子,期期艾艾地道。

“什么?”

我差点叫出声来。

“拿来我看!”

“撕……撕了……”

严菲声音更低,有如蚊呐。

“这混蛋写些什么屁话?”

我气势汹汹,其实不用问也知道,严菲的神态已经说明了一切。

“你……你不要那么凶嘛……人家……人家也没答应……”

严菲乌亮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很害怕地望了我一眼,又匆忙低下头去。

“啊?他,他还约你去做什么了?看电影还是约会?”

“看电影……”

严菲倒也老实。

我气得在房子里打转转。

严菲这般漂亮可爱,男孩子给他递个纸条,约看个电影再也正常不过。当时的高中生虽不如后世那么开放,到了高三,却也有许多男女同学私下里处了朋友。

我倒不担心严菲“移情别恋”,这点自信还是有的。严菲这个神态,绝非对刘伟长动心,只是怀春少女乍遇追求者那般惊慌罢了,自然,还有一点点的兴奋与甜蜜。

问题在于写纸条子的这个人不对,刘伟长是我和严菲的同班同学,成绩与严菲在伯仲之间,这犹罢了,关键在于,他就不该是刘文举的小儿子!

自从孟宇翰几年前到向阳县做县委书记,一番龙争虎斗,刘文举自然而然也就成了严柳的死对头。他的这个混蛋儿子,居然也敢打严菲的主意。

见我气得脸色铁青,神态不似作伪,严菲也害怕起来,赶紧站起来,走到我身边,垂下头,低声道:“是……是他教慧慧递的条子,我……我当时就撕了,没……没答应他……”

说着就伸过手来,轻轻扣住了我的手。

“你……你老是不在学校,人家也……也不知道我们……”

说到这里,小丫头一张脸红得犹如要滴下血来,小手也在微微颤抖。

我停下步子,定定望着她,这是在向我表明心迹么?

小丫头轻咬下唇,浑身都微微抖了起来,却不曾扭过头去。

我长长吐出胸口一股浊气,忽然一把将她柔软的身子搂入怀里,朝着那两片动的红唇吻了下去,严菲轻轻嘤咛一声,仰起头来,吐气如兰,婉转相就……(未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