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许诺

小说: 重生之衙内 作者: 不信天上掉馅饼 更新时间:2015-02-22 17:26:51 字数:4798 阅读进度:239/2143

出现在宝州一中的时间明显多了起来。基本上,每两次,早晨送严菲去上学,下午放学再去接她。

高三生原本是要上晚自习的,解英不放心严菲一个女孩子独自回家,和老师说了说,免了。反正家里请了个“尽职尽责”的家教开小灶,貌似比老师的“大锅饭”要强。

自然,严玉成和解英还不知道,这位不规不矩的“家教”已经正式守自盗了。

诸位不要误会,我和严菲之间,现在最多也只是亲个嘴罢了,偶尔会搂搂抱抱一下,但是都能掌握分寸。倒不是本衙内道德水准有多高,定力有多强,实在严玉成就在隔壁,解英隔不多久就会来敲一下门,送点水果之类的东西进来,借机查探一番,本衙内纵有“不轨之心”,焉敢整出什么大动静来?

况且严菲精致得就像是个瓷娃娃,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太过分的“禽兽之行”,本衙内也确实还做不出来。倒是我在“授业解惑”之时,严菲这个学生偶尔会顽皮,动手动脚,“调戏”老师。我还真担心亲热过甚,被解英看出不对来。

那个后果不是一般的严重。

解英还则罢了,这个“姑爷”计她也认了个七八成,若叫严玉成知晓,情形当真不妙之极!

严菲曾经不心偷听到他们的一番对话,以下是严菲转述的大致意思。

“哎,老严,你说俊给菲菲补课,合不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地?”

“这个。孩子们都大了。十八岁地小伙子姑娘家。整天呆在一起。我怕出点什么事……”

“放。没事。那小子。我信得过!”

“你倒是大气很!”

“嘿嘿。你不是说了要拿他做姑爷吗?”

“去去去。开玩笑地话。现在哪里就当得了真?就算以后是姑爷。现在也还不行……”

“没事。你想到哪去了?柳俊这小子。若是这点定力都没有。值得我那么高看他?”

“你还别说,有时候吧,我就觉得小俊不像个孩子,好似三四十岁年纪的老成*人!”

汗!

料不到解英大咧咧的性子,看人眼光竟是如此之“毒”!

“俊,你说,你年真地是十七岁么?”

连严菲都有些怪怪的看我。

宝州地区的习俗,只要满了十六周岁,就叫十七岁了。

暴汗!

本衙内镇慑心神,笑着刮了一下她笔挺的鼻梁,说道:“傻丫头,我不是十七岁,难道七十岁?”

自打狠心“剥夺”了严菲的初吻之后,我们之间这般亲热的小动作倒是常有。

“嗯……我有时觉得,你真和我们不是一个年龄段地人。你心里在想些什么,我一点不知道……”

严菲露出些许困扰的模样,小眉头微微蹙起。

我伸出手轻轻抚平她眉头结着的“川”字,笑道:“男人的事,你没必要知道那么多,很烦的。像你爸和我爸,多辛苦?你妈和我妈呢,活得就开心了,你说是不是?”

“嗯!”

菲菲点点头,伸手搂住我的腰,将可爱的小脑袋靠在我胸口,很幸福的样子。

我也轻轻搂住她,享受这片刻的温馨。

“小俊,我要是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晕!

此时问出这句话来,不是一般的煞风景!

我放开她,让她在椅子里坐好,看着她有些担忧地脸,很认真地道:“你放心,我会让你考上大学的。”

“你会让我考上大学?你又不是高考的命题老师!”

小丫头扁了扁嘴,觉得我在讲大话。

“嘿嘿,山人自有妙计。”

我拍拍胸脯。如今我的胸脯健壮厚实,拍一拍也颇能显示出信心呢。

见我说得笃定,严菲立即喜笑颜开,连声追问:“什么妙计,快说快说……”

“既然是妙计,说出来就不灵了。”

我笑着逗她。

严菲便撅起嘴巴,不满道:“我就知道你是哄的,考大学那么难……”

“对别人来说,就难一点,对你来说,基本是手到擒来,完全不必费什么力气。”

“真的,快说给我听!”

我还是连连摇头。

严菲乌溜溜的大眼珠一阵转动,忽然勾住我的脖子,在我脸上亲了一下,俏脸微红,道:“好小俊,现在可以说了吧?”

呵呵,爽!料不到我的小菲菲,也学会使“美人计”了。

“嗯,这还差不多……今年年底到明年四月份,全省要举办一次书法美术大赛,这个消息你应该知道吧?”

得了美人香吻,自然要往外掏一点真家伙了,不然太也对不起人。

“真的吗?你怎么知道地?”

严菲一听有这等赛事,乌黑的大眼睛顿时亮晶晶的了,一副跃跃欲试的神态。

“嘿嘿,省报的朋友告诉我地。”

这个所谓的“省报朋友”,自然是白杨了。虽然白杨与我之间,年纪相差悬殊,料来严菲不至于胡思乱想,过为了慎重起见,还是不要告诉她地好。

孔夫子笔削春秋,述而不作,是为此理。

“那,你说我要不要去报名参赛呢……就当是锻炼一下自己也好……”

“当然要报名参赛了,你要名,山人的妙计何以施展?”

“这个美术大赛,和我考大学有什么关系?”

严菲扑闪着大眼睛,迷惑不解。

“这你就不知道了,这次书法美术大赛,是n省书法美术协会和宁清大学美术系共同举办地,获得一等奖地人,要给奖金奖状和荣誉证书……如果你获得一等奖,你说说,宁清大学美术系岂不是要免考录取你?”

“我地天呀,一等奖?这个你也敢想?”

严菲几乎要叫出声来,慌忙掩住了嘴,满脸不信,拿看外星人的眼神盯着本衙内猛瞅。

我哈哈一笑,说道:“这你就不用操心了,到时只管报名参赛,我保管这个一等奖,一定归你拿下!”

见我说得如此肯定,严菲将信将疑。

“好啦,你现在别问那么多,到时一切都交给我,包你稳稳当当获奖,稳稳当当上大学,okk?”

一不小心,冒出句“米国大片”常用的话语来。

严菲点点头,满怀钦佩地望着我,忽然又搂住我的脖子亲了一口。

再爽一个!

其实这事说穿了也简单,这次书法美术大赛是要拉赞助地,n省书法美术协会和宁清大学美术系,都是清水衙门,哪来的钱搞组织搞画展?更别说获奖者总额高达数万元的奖

到时候我随便派个名义,给赞助个三万五万的,他们不给菲菲个一等奖,本衙内跟他们急!再说了,只要宁清大学美术系也开始对“钞票”感兴趣,以本衙内的身家,还怕搞不定一个特招名额?

所谓特招,就是为“教育**”开后门!

这个事情,哪怕出动到周先生地关系,也一定得跑下来。不然的话,叫严玉成这个专员和本衙内这个“名师”的脸面往哪搁?

“菲菲,那个刘伟长还有没有来纠缠你?”

我问道。

我现在也就是午下午各去一趟学校,上课基本还是空缺的。因而刘伟长是否出幺蛾子,仍然不得而知。

“没有了……嘻嘻,你每天都来我,大家都说,都说……”

“都说什么?”

我明知道严的意思,却笑眯眯的故意使坏,要她亲口说出来比较有趣。

“嗯……你好坏……明知道的……”

严菲绯红了脸,扭动着子不依。

嘿,看来这个“主权宣示”果然管用。眼见得小菲菲俏脸嫣红,娇艳欲滴,秀美中带着娇憨,可爱煞人,本衙内“色心大动”,伸手揽住她的小蛮腰,轻轻往怀里一带,就要吻下去,外边忽然响起脚步声,该当是解英又借送水果为名前来“刺探军情”,吓得一对“小鸳鸯”赶紧“劳燕分飞”,正襟危坐,装模作样拿起了书本子。

……

“俊少,跟你说事……”

在巧巧面包屋的楼上,苏建中忽然开口,吓了我一大跳。貌似他很少跟我说过话的,我有时候甚至都以为他不会说话。

“什么事?”

“嗯,不是我自己地事,是关于肖武的……”

“武?”

我更是奇怪了,苏建中怎么和我说肖武的事?他俩一个是我的司机,一个是老爸的司机,一个国家干部一个“打工仔”,素日没有交叉之处啊?

“嘿嘿,我没事的时候,也会找他说说话。”

苏建中搔搔头,略微有点不好意思。

原来是这样,好事啊。这个苏建中,平日没事就是看小说,都成“老夫子”了,料不到他竟然与肖武成了朋友。

想想也是,肖武也是退伍军人,也是个沉默寡言的家伙,与苏建中几乎就是同一类人。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样两个人处得来,纯属正常。

“好啊好啊,你以后,要多跟他往来……咦,对了,肖武有什么事不直接来找我说,要经过你转告?”

“他不是专程来找你的,昨天同我闲聊的时候,我听他说,他爱人还在向阳县一招待所,两地分居有些不大方便呢!”

我顿时一拍脑袋,有些自责。

肖武的爱人就是向阳县一招待所地服务员小郑,好像是叫郑翠花,严玉成和老爸刚当上向阳县一二把手时,因为一招待所原所长王友福捣蛋,搞了一个匿名举报信,举报老爸支持柳家山“走资本主义路线”,地区派了一个调查组下去,其中两个成员王绍红和曹平安,是王本清的亲信,与有夫之妇鬼混,搞出个“风化案件”,就是这个郑翠花通风报信的,算是帮了我们一个大忙。

我光顾着将肖武截留给老爸做司机,却一点不去留意人家的实际困难,这个师弟做得忒不地道了。

“你赶紧去找肖武,就说我晚上请他吃饭。叫他放心,我会和我爸说的,晚上不出车。”

“哎……”

苏建中兴冲冲去了。

我随即给老爸办公室挂了个电话,老爸正准备去开会呢,接到我地电话又坐了下来。

“爸,跟你说个事,关于肖武的……”

老爸在电话里沉吟稍顷,说道:“这个事情,你找小廖商量一下,看放在哪个单位比较合适。商量好了和我说一声,我会安排。”

“哎,我知道了。”

我本想顺手给廖顺利打个电话,想想还是当面商谈一下比较稳妥。来到宝州市之后,我收敛锋芒,远不如在向阳县般活跃,自然也就不像在向阳县,建起了一个稳固地“影子内阁”。

这个事情若是搁在向阳县,何须惊动老爸?

老爸去开会,廖顺利就清闲了,优哉游哉在行署办公室秘书科喝茶,与一干副专员的秘书聊天。若这是宝州市地会议,廖顺利就要负责记录,焉能如此悠闲?

见我忽然出现,廖顺利忙即起,走出秘书科。

“……廖哥,你看这个事,该当怎么安排?”

廖顺利笑道:“那就要看你打算把人放在市里的单位还是地区地单位了。

宝州宾馆和秀城宾馆,随便挑。”

照金富昌的建议,地区一招待所和宝州市一招待所,都改成了宾馆名称。

我扁扁嘴,说道:“干嘛一定是宾馆啊?人家就只能当服务员?”

“说得是。肖武的爱人应该是正式职工吧?要是正式职工那就好办……”

廖顺利忙笑道。

我淡淡道:“管她是不是正式的,自家兄弟,不能亏待了。”

廖顺利笑道:“要这么说,那就去找肖局长,把小郑到地区财政局去。”

我一听大喜,双掌一拍,说道:“好主意,咱这就去找肖哥。”

无论什么时候,财政局都是很牛皮的单位。既然要送人情,就做漂亮点。

片刻之后,我又到了财政局。

肖志雄虽不算是我在向阳县影子内阁的核心成员,关系那也非同一般。刚刚十岁就做到了地区财政局副局长这样的实权副县级,肖志雄不是一般的意气风。

做秘书的,只对了领导,不愁不平步青云,水涨船高。

“肖哥,今晚上赏光,秀城饭店喝个酒如何?”

进了财政局副局长装修豪华阔气的办公室,年轻的肖副局长正襟危坐,颇有威严。不过见了我这个大大咧咧的“衙内”,肖副局长的官架子自然摆不出来。

肖志雄的性格,原本就比江友信活跃,笑着说道:“无故献殷勤,必有大图谋……小俊,又在算计你肖哥了是不是啊?”

“局座英明!”

我大拇指一挑,调侃道。

“说起来就是个小事,我爸那个司机,肖武的爱人,在向阳县一招待所做服务员的,人家两地分居不是个事,局长大人大善心,给解决一下吧?”

“行!”

肖志雄眉毛都不眨一下,一口应了。

呵呵,和聪明人“谈判”就是爽快,都不用多说半句废话。(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net,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