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朋友之道

小说: 重生之衙内 作者: 不信天上掉馅饼 更新时间:2015-02-22 17:27:06 字数:4610 阅读进度:353/2143

来,昌辉,干一杯,恭喜你!”

柳俊举起酒杯对尹昌辉说道。

这是在大宁市中级法院不远的一家小酒馆里。酒馆虽小,却很干净整洁,包厢布置得也还雅致。包厢里,只有四个人,柳俊严菲和尹昌辉李婉这两对。

柳俊与尹昌辉“不打不相识”,因了黄明良的“乱牵红线”,结果成了很要好的朋友。尹昌辉虽是**,却温顺诚实,毫无纨绔作风,很是讨人喜欢。

当然,两个男人之间的交情,眼下还远不如严菲与李婉的交情。李婉与尹昌辉一样,性格平和,温婉如玉,严菲几乎是第一次和李婉见面就喜欢上了她。两人又住在一个城市,便经常往来,很快就有了向“铁杆闺蜜”展的倾向。

柳俊与尹昌的面次数却不多,只是保持电话联络。尹昌辉甚至还给柳俊写了一封信。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穿越者,对于写信这个活计,柳衙内当真是生疏得紧了。接到尹昌辉言辞恳切的信函,着实感动了一阵子,当即提笔作答,也写了一封回信,就此奠定了两人作为朋友的基础。

柳俊这次是特意赶回来加尹昌辉和李婉的婚礼的。

前天十一节,家在十一大饭店宴请宾朋好友,为尹昌辉和李婉正式举行了婚宴。尹宝青对这个小儿子疼爱非常,也就不顾“影响”搞了个很排场的婚礼。

省委副书记兼省纪委记娶儿媳妇,在一省之内,是何等大事?

省常委一个不,全部出席,省四套班子的主要负责人也是全部出席至于十五个地州市的头头脑脑以及省直单位的一把二把,更是要前来凑热闹。

尽管尹宝青今在省委地话语权已经大不如前。毕竟位置摆在那里。这种婚丧嫁娶地私事。大家还是要笑眯眯一团气地。到了省市这个层级。无论谁都不会在这样地事情方面表达自己地喜恶。那也太小儿科了。真要不来。落地不是尹宝青地面子。而是自己地气量。

你不操办。前些年白建明嫁女一样。偷偷在省一招待所搞个家宴就算了。大家心领神会。当作不知道。但你既然要操办。别人又焉能故作不?

不过尹宝青将这些人拦住了。

再疼爱儿子不能把婚礼搞成个全省地厅级干部大会吧?那影响也太大了。

因而尹家地婚宴。就出现了一个很有趣地现象里地大头头们大都到齐。地厅级干部却几乎一个不。剩下来地就是尹李两家地亲戚。和一些级别比较低地干部。也大都与尹宝青沾亲带故。

故此这场婚宴尽管很隆重。却不够热闹。略嫌拘谨。

试想省委常委全都在座有谁敢大声喧哗,开新郎新娘的玩笑?自是话不敢高声不敢多喝,一个个正襟危坐加会议还规矩。

按尹昌辉自己的话说,就是“这哪是结婚啊简直就是找罪受”。

一个婚结下来,尹衙内硬是里里外外的衣服都湿透了。

见柳俊和严菲出现在婚宴上,廖庆开略感讶异。

廖庆开是认识严柳二人的,前些日子不是传闻尹家小子和家小子抢“媳妇”来着,怎么这会子双双跑来喝喜酒了?瞧柳家小子和尹家小子“勾肩搭背”,貌似还挺亲热的。

年轻人的事情,有时还真弄不明白了。

柳俊也知道,其实自己和严菲来参加这个婚礼,是有些犯忌讳的。毕竟严柳系与尹宝青不是一条线上的人,严玉成和柳晋才作为省委班子成员,随大流来参加婚礼无可厚非,廖庆开和张光明不都来了吗?

一团和气罢了。

但作为严家柳家的小辈,出现在婚礼上头,不免要给人造成一种假象,那就是严柳与尹宝青私交不错,这个却就让人浮想联翩了。

不过柳俊有时候很执拗,不妥就不妥,忌讳就忌讳,好朋友结婚,没有不去喝喜酒的道理。

严玉成和柳晋才倒是很坦然,没把这个事情看得有多严重。小孩子玩得,也代表不了什么。别人要怎么想,由得他们去。

闹哄哄搞了两天,到第三天上,尹昌辉才抽出时间来赴柳俊的私人约会。

来赴约之前,尹昌辉是和尹宝青说过这事的。他虽然温顺诚实,却并不笨,也隐隐知道两家的大人,在政治理念上有些出入。

尹宝青沉默稍顷,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很慈祥地道:“去吧。大人的事,不要掺和。

年轻人应该有年轻人的圈子。”

尹昌辉便高高兴兴叫上李婉一道来了。

不过柳俊向他敬酒,除了庆贺他新婚,还有一个意思。

尹昌辉上个月提了审判员,行政级别上有所调整,算是升官了吧。

自也值得庆贺。

尹昌辉量窄,笑呵呵地喝了一杯茅台,清秀地脸上便红彤彤的,煞是可爱。

李婉微笑着给他夹了一筷子菜,说道:“哥俩还是少喝酒,多吃菜吧,身体要紧。”

柳俊便促狭地笑道:“正是,我倒把这茬忘了,昌辉这两天,确实是挺辛苦的。”

李婉便红了脸,不好意思。

好在严菲听不明白,不然柳衙内腰间又要多一处青紫。

“柳俊,你明年研究生毕业了吧,打算继续深造还是参加工作?”

尹昌辉问道。

“参加工作吧。继续深造,菲菲要和我急!”

柳俊笑道。

严菲毫无机心,说道:“是啊,你要再读博士,我就停薪留职跑到南方市去。”

一句话说得几个人都笑了。

李婉就伸出手来,摸了摸菲菲的小脸,微笑着叹了口气。一场“误会”,认了这么一个善良可爱的小妹妹,真是意想不到。

“那加工作是在南方市呢,还是回省里来?”

“再看吧,反正要到明年呢。估计多半是回来。”

严柳的根基在n省,他不回来,在南方市瞎混个啥?他不回来,严菲也饶了他。

“还是回来好,也在大宁市上班吧。估计柳叔叔应该也快调到省里来了……”

尹昌辉口无遮拦地道。

李婉就在桌子下面偷偷踩尹昌辉的脚。

李婉虽然一般的温和柔婉,对官场上的事情,却比尹昌辉看得明白。这个事情,是你该说的吗?关系到省委常委的任职方向何等敏感?你真当这是在拉家常啊?

柳俊微微一惊,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下尹

见他一脸的诚挚,便即释然。真的是不能拿看待一光来看尹昌辉,这人简直就和严菲一样无机心。

在他看来,尹宝青和柳晋才虽然都是省委大员先是双方的父亲。朋友之间拉家常,可不就是说这些事情吗?

柳俊笑了笑,夹起一片鱼肉吃了,问道:“哎,昌辉,你们法院的工作轻不轻松?”

“还好吧正跟着有经验的老同志一起工作,只是给他们打打下手正自己独立审理的案子不多。”

尹昌辉有些郁闷。

柳俊倒是能理这种郁闷。料必尹昌辉在大宁市中院,也是重点保护对象。上级领导们会尽可能给他一些关照他少出差错。而作为一个审判员,要想少出差错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独办案凡事有“个高”的顶着,真错了也怪不到他头上。

以尹昌辉的性子来看,中;的领导这么安排还是很合适的。

柳俊就很怀让他独立主审一个案子的话,只怕根本压不住场面,原告被告会比法官声音还大。

“不过现在好了,上个月,院里分配给我一个案子,我担任审判长。”

尹随即高兴起来,笑容很灿烂。

每个人都总望得到别人认同的。

“哦?是个什子?”

柳俊随口问道。

“嗯,一个经济案子,大宁市和宝州市的两家公司有些债务不清楚。具体的案情,我不能说。”

柳俊不觉笑了,心道这位还真是老实,既遵守法院的纪律,又不愿意欺瞒朋友,便老老实实将“能说”三个字宣之于口。

不过柳俊只是笑了一下,随即微微皱起眉头。

李婉便问道:“怎么了柳俊,有什么不对吗?”

柳俊瞥了李婉一眼,却觉她眼神里隐含犹豫,不由暗暗点头。这女子,果然是颇有内秀。她可是看出了这中间的玄机。

柳俊不用听尹昌辉说案,凭直觉就感到这里面没那么简单。

原因无他,在于大宁市和翰湖市两个城市名称。

尹宝青可是原翰湖市委书记,在翰湖市的关系错综复杂。涉及到翰湖市的案子,中院的领导交给尹昌辉去主审,似乎是有些不大对头。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这个案子,最好是能够交给别人去审理。”

既然尹昌辉肯透露案情,柳俊也不便深究,只是提醒了一句。

“为什么?”

尹昌辉奇怪地道。

柳俊笑道:“不为什么,就是直觉。昌辉啊,你不向我们透露案情是对的,一个好法官就应该有这种职业操守。不过,我建议你回去请教一下尹记。他是省委领导,你向他汇报一下案情,不算违反纪律。”

尹昌辉还待要说,李婉已经在桌面下拉了拉他的衣服。

“菲菲,吃完饭一起去逛街吧。”

“好啊好啊,好久没去逛街了。小俊,一起去!”

严菲正觉着气闷,闻言欢呼起来。

柳俊歉然一笑,只顾和尹昌辉聊一些严“听不明白”的事情,确实是有亏“男朋友之道”。当下四人吃罢,分作两对儿,手拉着手逛街去了。至于因此惹得有人撞了电线杆,却不是严菲的罪过。

……

“爸,有个事想请教你一下。”

吃罢晚饭,尹昌辉给尹宝青沏了一杯茶,小声说道。

“说吧。”

尹宝青慈爱地道。

“,是这样的,前不久院里交了一个案子给我,要我担任审判长。是一个经济案子……”

“好事嘛,年轻人是该锻炼锻炼。”

“这个案子,是翰湖市永兴建材公司告大宁市华苑建筑公司拖欠货款一百八十万,要求华苑公司履行合同,立即支付货款。”

“华苑建筑公司?”

尹宝青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是啊,听说这个华苑建筑公司,是我们大宁市最大的民营建筑公司,资金实力很雄厚,怎么会拖欠人家的货款呢?”

尹昌辉很是不解。

尹宝青嘴角牵动一下,露出一丝苦笑。

华苑建筑公司的来头,尹宝青可比尹昌辉清楚多了,据说跟大宁市委书记胡为民颇有关联,甚至有传言说,华苑建筑公司总经理庄华扬的妹妹与胡为民关系很不一般。

这个华苑公司,若没有一点背景,能够成长为大宁市最大的民营建筑公司?

而永兴建材公司,也不是善茬,在翰湖市很有势力。据说与现任翰湖市市长梅傲寒关系非同一般。梅傲寒精明能干,是廖庆开很看重的干部。当初罗梓荣不顾物议,将薛平山放到翰湖市去做书记,也有压制梅傲寒的意思。

后来薛平山调回省城,梅傲寒限于资历,未能正位为书记,不过前程大好。

这么两家大有来头的公司打官司,大宁市中院的领导自然头痛不已。不管怎么判,总是要得罪一家。偏偏那一家都不好得罪。

如此这般,这个案子就落到了尹昌辉手头。

估计尹昌辉提审判员,都和这个事情有关。毕竟标的这么大的经济案子,由一名年轻的助理审判员担任审判长,于制度不合。

既然尹昌辉提了审判员,那么肩头自然要压压担子。倒也名正言顺。反正你小子背靠一个省委副书记的老子,就由你去得罪胡为民或者梅傲寒好了,别人也得罪不起。

“那你自己,怎么想的?”

尹宝青问道。

“作为一个审判员,自然要秉公执法。不过,柳俊说要我回家问问你的意见。”

尹昌辉老老实实答道。

“柳俊叫你回来问我的意见?”

尹宝青大感诧异。

“是啊,他说……这中间有些不对头……”

尹宝青顿时苦笑出声。

柳家这小子,貌似还在读书吧,怎生这般了得?比自家儿子,强了不止一点点。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一次的提醒,确然是出自一片好意。

“昌辉啊,这个案子,别急着审,让我想想再告诉你。”尹宝青拍拍儿子的肩膀,感慨地道:“往后多跟柳俊来往,这个朋友,值得你去交。”

ps:可怜可怜,月票掉到86位了啊,推荐也不多,诸位大大是在用这个方式表明对馅饼的不满吗?(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