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不正经的收获

小说: 重生之衙内 作者: 不信天上掉馅饼 更新时间:2015-02-22 17:27:09 字数:4748 阅读进度:374/2143

场派出所的警察来得极快,电话打过不到十分钟,警察。

市局郝局长的儿子在十一广场吃了亏,广场派出所全体干警同志可以说“人人有亏职守”,出警的时候再不迅一点,麻烦就大了。

在大宁市,谁不知道郝局长的儿子是出了名的“花花太岁”?得罪谁也要得罪春光。

“郝少,谁打你了?”

当先一个警察,大约三十几岁,倒是很干练的样子,一走进“两情衣依”就大声喊道。

春光一见此,简直就如同“流浪的孩子找到了亲娘”,激动之下,两行热泪差一点就夺眶而出,疾步上前,紧紧握住警察的手,连连摇晃。

“卢所长,你来得太及时了,,快把这个扒手和打人凶手抓起来……”

春光指柳俊大喊大叫。

而振兴见来了警察,也不乖乖跪着了,挣扎着往起站。

“喂,你……怎么回事?”

卢所长几步走到柳俊面前。声色俱地吼道。

柳俊双手抱:。淡淡地瞧着卢所长。说道:“卢所长是吧?我和女朋友一起逛街。这两位。对了。叫春光。这个叫什么振兴。开着豪华地丰田轿跑。在市文化馆不远处地公交车站就骚扰我们。一直跟到这里……然后吧。少爷就充大款。要给我女朋友买衣服。结果呢。没带钱包。就赖我身上了。”

柳俊脸带微笑。神态轻松。好在述说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干地事情。

“那。为什么打人?”

卢所长再问道。

“他该打!”

柳俊淡淡道。

“什么?”

卢所长眼睛也瞪得老大。

“我说该打!狗眼看人低,公然在大街上骚扰女青年,又随便指认别人是扒手,混淆黑白……这样的人他一巴掌是轻的。”

“你……”

春光万没想到派出所的警察出了面,这小子竟然比以前还嚣张,戟指着柳俊,说不出话来。

“你叫什么名字?”

卢所长有些气急败坏,就往屁股后头摸铐子。

“怎么,卢所长是想要对我使用警械吗?”

柳俊斜睨着卢所长,嘴角泛起一个不屑的笑容。

这个时候,严菲换好衣服出来,笑吟吟的要和柳俊说话,却只见几个警察气势汹汹地围住了柳俊,大吃一惊,忙跑了过来,说道:“喂,你们干什么?”

“干什么?嘿嘿男朋友偷钱,还打人,要倒霉了……”

春光坏坏地笑了,因为兴奋,油光光的脸上红彤彤的手掌印显得格外鲜艳。

“胡说八道!小俊怎么会偷钱呢?明明就是你们两个流氓乱讲的!”

严菲气得小脸通红!

她性子再好,也绝对不能容忍有人将这种污水泼到柳俊头上。

“喂娘,你也是当事人吧?和我们去派出所走一趟!”

许是因为严菲惊人的漂亮,卢所长对她还是比较客气。

柳俊摇摇头,对严菲说道:“菲菲,把你身份证给他们看一看。”

“哦……”

严菲也不问为什么出身份证就交给卢所长。

卢所长有些奇怪地接了过来,郝春光立即凑过头来。

嘿嘿亮妹妹的身份证一看,可不就知道她住在哪里了吗?

“姓名严菲家庭住址大宁市榕湖路一号附三号……”

卢所长的脸色忽然变得苍白。

榕湖路一号,是省委常委院啊!

至于附三号就更好猜了,省委常委排名第三的乃是党群副书记严玉成,这女孩子又叫做严菲。卢所长脑子再短路,也该联想得到二者之间可能存在的关系。

卢所长擦了一把汗,忽然变得异常恭敬客气,双手将严菲的身份证递了回来。

“呃,严菲同志,请问省委严书记……”

“是我爸爸!”

严菲口快,想都没想就应了。

柳俊也只好摇头笑笑。

这一回,连春光的脸色也在瞬间变得苍白,瞟了严菲一眼,慌忙垂下了眼睑。仿佛精致漂亮至于极点的严大小姐在他眼里忽然变成了青面獠牙的“怪兽”,吓得不可一世的郝少爷全然不敢仰视。

“呃……这个,严菲同志,这就是个误会……”

卢所长支支唔唔地道,骨子里头,还是想为郝春光开脱一下。春光这个花花太岁,一贯祸害良家女子,这回终于踢到铁板上了。

但不管怎么说吧,郝春光终归是市局郝局长的儿子,不看僧面看佛面,能够帮他揭过这个梁子,那在郝局长面前就是大功一件啊!

严菲就望向柳俊。

碰到这样的事情,只要有柳俊在,严大小姐一贯是不拿主意的。

这挺好的,女人就该在这些破事情上头花费脑筋,才能永葆青春靓丽。

柳俊摆摆手,说道:“就这么算了。”

卢所长如蒙大赦,长长舒了一口气,紧着拉了拉郝春光的袖子。

“谢谢谢谢……”

春光腰几乎弯成九十度,一迭声称谢。

“哎,你过来……”

柳俊朝振兴招招手。

振兴早吓得晕晕乎乎的,闻言更是脸色剧变,畏畏缩缩不敢靠近。

“你的腕子脱臼了,我给你对好!”

柳俊笑道。

对于这样的小跟班,他倒不想老跟人家计较。

振兴却如何肯信他有这般好心?就哀怜地望着郝春光,希望大哥“救救”自己。春光这个时候生怕再次惹怒这两个煞神,哪里还会将他的死活放在心上,便向他猛打眼色,催他赶紧上去。

就算柳俊要再甩他两巴掌,那也是打过左脸之后赶紧着将右脸凑上去。

柳俊摇摇头前几步抓住振兴的手腕。

振兴吓得浑身一抖,差点就再次出溜到地上去。

柳俊手腕一抖,“咔嚓”一声,振兴脱臼的手腕就对上了。

自幼学习擒拿格斗些治疗跌打损伤的惯常手法,也是练得极其纯熟的。

振兴先是痛叫了一句,随即活动着手腕,脸露喜色,一迭声给柳俊道谢。

“卢所长,辛苦派出所的警察同志了。郝春光同志的钱包,可能是被扒手偷走了,你们应该好好帮他查找一下。”

柳俊笑着说道。

要说这个扒手也真是不长眼睛,偷包竟然偷到市局局长儿子的头上。如果不是流窜作案的出所应该很快就能查出人来。

不过这一回,就算查到人,只怕也难要回郝少爷的钱包了。

这钱包现在铁定已经落在徐文和手里头

“一定一定,不辛苦不辛苦……”

卢所长点头哈腰。

尽管他们谁也没查探柳俊的身份,但是能做省委副书记千金小姐的男朋友,来头岂是等闲只怕也是某高官的子弟。

自然,这也就是在大宁市,要是在宝州市官场,知道了严菲的身份,就能知道柳俊的来头。谁不清楚柳书记的儿子是严书记的未来女婿?

柳俊付了买衣服的款子,相偕着严菲一道出门而去。

刚一拐过走廊文和与柳俊擦身而过,一个钱包就溜进了柳俊的裤口袋。

眼巴巴望着柳俊和严菲背影消失在拐角处,郝春光才擦了一把冷汗,嘀咕道:“今天真他妈倒霉!”

卢所长看,吞了一口口水低声音说道:“郝少,这个事紧的告诉局……”

春光仿佛被火烧了屁,几乎跳了起来。

“告诉我爸?我找死啊我!”

卢所长哭笑不得暗摇头。

这个屁事都不懂的纨绔!

这个事情不告诉你爸,等你爸自己道了才真是死得很难看!

既然郝春光敢去找死,说不得,卢所长只能代劳了。不然日后少不得吃挂落。

……

“呀,宝宝来了……”

逛了一天街,严菲满载而归,是两手空空走在前面,后头跟着一个长身玉立的搬运工,大包小包挂满了胳膊,待得仔细一看,不免认出这位搬运工乃是堂堂华南大学中文系的硕士研究生柳俊先生。

严菲一进家门,便看到严明和柳叶,还有解英喜滋滋抱在怀里的小宝宝。

二月底,柳叶顺利产下一个男婴,乐得严柳两家上下人等都笑眯了眼睛。

小宝宝取名严浩。

柳俊这个做舅舅的,欣喜之余,也有些惶恐。

记得上辈子的时候,二姐柳叶是生了个女孩。而且应该是早在两年前就生了的。这一辈子,竟然改了这么多。

这是小宝宝满月后,第一次出远门。

估计是柳叶听说柳俊回到了大宁市,特意带着小宝宝过来的。

说起来,这个兄弟对她家的帮助可不小。

严菲见了小侄儿,高兴得什么似的,赶紧跑过去,从解英手里争抢。

“哎哎,这孩子,小心点儿……抱小毛毛不是这样抱的,要托住脑袋,小毛毛脖颈软……”

解英笑骂着,不住纠正女儿抱孩子的姿势,又守在旁边,须臾不肯远离。好像只要她一离开,严菲就会抱出毛病来。

倒也是,严菲自己,根本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娃娃。

柳叶便笑着说道:“菲菲啊,你这么喜欢小孩子,等小俊一毕业,你们就赶紧结婚,自己生一个!”

“二姐……”

严菲大羞,小脸红透了。

尽管柳叶已经成为她嫂子,她还是沿袭幼时的称呼,叫柳叶二姐,从来都不叫嫂子。

一家人便哈哈大笑起来,连一贯严谨的严玉成和不芶言笑的柳晋才都是笑逐颜开。

“小俊,快把我给二姐买的衣服拿出来,给二姐看看,合不合身……”

严菲紧紧抱着小毛毛不敢放松,只顾吆喝着支使搬运工柳俊先生。

“菲菲,抱着毛毛不能大声喊,小心吓着了他……”

解英又提醒道。

“哦,我知道了……”

严菲压低声音轻轻答应一声,吐了吐舌头。

柳俊便搬出今天采购所得,拿出来分给众人。严菲是设计师,平日里拿家里人做“假想模特”设计过无数的衣服,对各人衣服的尺码,那是了然于胸,全然不用本人亲自去试穿。

眼见得柳大少爷屁颠屁颠的,狗腿得紧,严玉成便满意地一笑。

不管怎样,这小子对菲菲那是万般宠爱,颇得严书记好感。

“我说二姐,你和严明哥都调到大宁市来算了。”

柳俊好不容易分服装完毕,笑着对正在比划着衣裙的柳叶说道。

“好啊,我是没意见。关键是看你严明哥的意思了。”

柳叶瞟了严明一眼。

严明现在是秀城区工业局局长,也算是少壮派风云人物之一。

大家便都一齐望向严明。

“嗯,爸爸刚调到大宁市,我们就前脚跟后脚的调过来,怕是不大好吧。”

严明倒不怯场,沉吟着说道。

他没和柳叶结婚之前,叫柳晋才“柳叔叔”,结婚之后,改口叫“爸爸”,不过跟对严玉成的称呼是有区别的。他叫严玉成只有一个字,光叫一声“爸”。以前也没这么严格,但是结婚之后,这个称呼就从来没有乱过。

亏得严玉成和柳晋才都是有大智慧的人物,居然也从来都没听岔过。

严玉成与柳晋才均是缓缓点头,露出了欣赏的神情。

倒不是说严明的这点小见识如何了不起,而是对他有自己的主见表示赞赏。身在体制之内,有自己的主见这一点很重要,绝不是做一个“唯唯诺诺人云亦云”的应声虫就能混好官场的。

看来严明也逐渐历练出来了。

“就是这么定了,先在宝州市干着再说。”

严玉成一锤定音。

……

“小子,你今天和菲菲逛了一天街,有何收获啊?”

饭后,照例两对父子四人进了。对于柳俊帮着他老子“微服私访”的计划,他也是与闻的。

柳俊微微一笑,说道:“正经收获就两个。第一,公交车实在太难挤了,比打仗还激烈。第二,大宁市扒手很多,连市公安局郝局长的公子,今天也被偷了钱包。”

“那还有不正经的收获呢?”

听说市公安局局长的儿子,钱包也给扒手偷了,大家都微感诧异。稍顷,严玉成继续问道。

不正经的收获,就是外头那一堆衣服了。

柳俊在心里说道。

要说郝少爷还真是阔气,一个钱包里竟然有二三千元大钞,既然他承诺要给严菲买衣服,柳衙内老实不客气给他代劳了。

自然,这个话是不能明说的,连严菲都不知道,今天采购的衣服全是少爷买单。

“不正经的收获嘛,那就是郝局长的这位公子,是在大宁市国土局上班的,叫做郝春光,二十三四岁的年轻小伙子,参加工作没两年,开的是进口的丰田轿跑!”

钱包里,除了有两三千元钱,还有郝春光的证件。

严玉成与柳晋才对视一眼,都是微微颔。(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net,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