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谁也不肯让步

小说: 重生之衙内 作者: 不信天上掉馅饼 更新时间:2015-02-22 17:27:19 字数:4817 阅读进度:455/2143

谛俊没有去农林路派出所接受调查,是派出所的民警上它”…省委

来了解情况,来了两个民警,为头的那个三十几岁,姓李,是所长,

而且是正的,另外一个略微年轻一点,姓裴,也是异常沉稳的性子,

李所长亲自上门来了解情况,亦是应有的姿态,

抛开柳俊的衙内身份不说,人家正经是团省委的副部长,副处级领

导干部,焉能叫两个毛头小子前来,万一惹得柳衙内不高兴,岂不是

节外生枝,

这个事情,双方都是大有来头,李所长可挠头了,可是生在自

己辖区之内的案子,不理又不行,李所长想了两天,都还没想好应该怎

么处理才是最佳方法,

直到市局梁局长亲自打了电话过来催问,这才不得不上团省委来跑

这一趟,

粱局长说得明明白白: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不偏不

绮,公正处理,

只是梁局长虽然说得明白,李所长心里头却着实犯难,

官话谁不会说?

大宁市公安局又有谁不知道梁局长是柳书记亲信中的亲信,心腹里

的心腹?

一天前,省厅6副厅长也给李所长打过类似电话!也是说的这么一

段话,李所长一直没动,很简单,他是大宁甫的警察,要讯问的对象

是大宁市委书记的儿子,市局领导没有话,他是不会动的,

柳俊对李所长和裴警官很客气,微笑着给两位警官让座,又亲自泡

了茶水上来,

李所长和裴警官就有点受宠若惊,觉得柳俊年纪轻轻就上到副处

级,可能不仅仅是有一个好老子那么简单,

身在省城,各式各样的衙内,这两位见得多了,

柳俊的年轻有为和他的谦和客气,却是个分少见,

“李所长、裴警官,两个有什么问题只管问,我一定据实回

答”,

柳俊搬了椅子在旁边坐下,微笑着说道,

“柳部长太客气了,我们就走了解一下前些天在水利学校生的情

况……,

李所长忙放下茶杯,笑呵呵地应道。

“哦,这个情况我给两位先说个大概,你们两位要是有什么不明

白的地方,再补充询问,好不好?”

“好的好的”,“”,

见柳俊如此平易近人,李所长和裴警官简直是喜出望外,裴警官

就赶忙掏出了卷宗和钢笔,做好了记录的架势,

柳俊就大致说了一下当天的情况,基本上都是实话,只有一处做

了点小小的修改,那就是荆无畏不但先开口骂他,而且还先动了手,柳

俊只是被动还击,

这一点更改是必要的,

柳俊叙述完毕之后,李所长与裴警官对视一眼,又问了几个问题,

主要是对细节的补充,柳俊也一一做了回答。

“柳部久…据我们了解,你叙述的情况与另一个当事人龙艳丽叙

述的情况基本是一致的”,…”

李所长抬头看了看门外,没有什么人,就压低声音说道,

柳俊微笑着点点头,

“事实也是如此”,

龙艳丽现在已经处于市局警察的秘密保护之下,昨晚上柳俊才和

她对过“口供”来着。

因为荆无畏和他的两个跟班以及柳俊都是“斗殴”的直接参与

者,双方反应的情况有出入,这个很好理解。龙艳丽作为唯一的在场人

,她的证词与柳俊的叙述基本吻合,这对柳俊无疑是很有利的,

当然,就算柳俊承认自己先动手,问题也不严重,就是个民事纠

纷,最多是赔偿医药费,再向当事人荆无畏赔礼道歉就完了,

不过如此一来,柳衙内“仗势欺人”的传言就被坐实了,柳俊下

定决心要在此事中大获全胜,便不想留下半点把柄交到人家手上,

李所长这么说话,也走向柳俊表明自己的立场,

这个事情,程新建他们已经全面介入了。

正说话间,香风涌动,小皮鞋“咯噔咯噔”敲击着地板,穿着洁白

衬衣和笔挺黑色西装裤的白杨闯了进来,

“小俊,怎么回事?有人要诬陷你?”

白杨一进门,不管不顾地嚷嚷起来,全然没有半点温柔淑女的气

度,洁白的俏脸涨得通红,如同一头怒的雌狮,随时准备找人掐架的

模样,

柳俊忙即起身,笑着说道:“姐,你怎么来了?宁北县的工作不需

要人管的吗?”

“都有人欺到你头上了,我还管什么宁北县的工作?”

看来白杨是真的气坏了,什么话都是冲口而出,完全不顾什么影响

不影响的,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当下柳俊就给他们引介。

听柳俊口口声声叫着“姐”,李所长和裴警官开始还以为真是柳俊

的姐姐,谁知一个绍,这今年轻漂亮得不像话的大美女,竟然是宁北县

委书记,顿时将李所长和裴警官的眼珠子都惊得差点掉了下来,

这,…这也太离谱了吧?

虽说前一眸子也听说了,宁北县委的新任书记是一位年轻女性,但

见了白杨,还是让人回不过神来,这样的,说是模特,十个有九个人

不会怀疑,却偏偏是主政一县的县委书记,

李所长与裴警官紧着要和白杨握手,白杨压根就没那个意思,上下

打量他们一番,冷冷说道:“你们是来传唤小俊的吗?”

无疑,白楼将他们当成“对方”的人了。

李所长两人就尴尬地笑,

“白书记别误会,我们是大宁市公安系统的人,奉了市政法委粱

书记的指令,来找柳部长了解一下情况”,

李所长赶紧表明自己的立场,刻意点出是“大宁市公安系统的人”

,奉的是“梁书记”的指令,

这两位虽不知道白杨是白建明的女儿,但眼色不差,如此年纪轻轻

的女性,能出任宁北县委书记,焉得是泛泛之辈?岂能随便得罪!

瞧白杨盛怒的样子,貌似随时都有可能为了“小俊”拼命!

柳俊就朝白杨笑了笑,说道:“姐,李所长他们就是来了解一下情

况的”,

白杨这有神色稍和,与李所长两人握了一下手,

“李所长,裴警官,两个还有什么需要询问的吗?”

柳俊很客气地问道,

“没有了没有了,基本上情况

勺1工一一,一

川J群得差不多了,那,白书记小柳部长,我们先告辞了“儿

“好的,辛苦二位了,再见!”

柳俊又再与他们一一握手致意,

“再见再见…“”

李所长两人客客气气的告辞而去,

“姐,你坐,喝茶!”

柳俊将白杨让到沙里头,把自己的茶杯递了过去,

白杨接过来,一口气喝得干干净净,这才深深吸一口气,又慢慢呼

了出来,脸色平静了许多,

“姐,情况是这样的…“”,

不待白杨问起,柳俊便先行“招供”,

白杨脸色更加平和,长长舒了口气,嘴角泛起了一丝笑容,

“我就知道这中间有名堂,你绝对不是那样的人!”

“不是哪样的人?”

可恶的小顽童又开始“色色”的上下打量起自己来了,

得知真相之后,白杨心情大佳。索性挺了挺胸,让饱满的曲线更

加高耸,“狠狠”盯了柳俊一眼,嗔道:“说你和女学生…“这个我

信!”

却原来白大小姐不信的只是“仗势欺人“那一节,

柳俊嘿嘿一笑,说道:“这个也不该信,鄙人品行端正,乃是谦谦

君子”,姐,去了宁北县几天,瘦了许多啦,要注意身体呢”,

“真的?那敢情好,我正要减肥呢“”,

白杨又恢复了“女孩子”心性,貌似在小顽童面前,她是完全放

松的,

“千万别啊,瘦骨鳞响的就不好看了”,

柳俊有点急了,

丰满漂亮的白杨才是他乐意见到的,

“去,你懂什么,“哎,这么说,这事情没什么问题啊,他们闹什

么?”

白杨说道,

柳俊笑道:“有人面子上下不来,喜欢闹呗,闹吧,闹得动静越

大越好!我还真希望他们组织人员去省政府请愿”,

水利学校副校长荆良四十七八岁年纪,长相与他儿子荆无畏大相径

庭,尖削的脸型,干瘦的身材,大热天的在家里还穿了件夹克,背着双

手,在客厅里走来走去,一副气急败坏的神态,

派出所那帮混蛋,竟然说是他儿子先动手打人的,柳俊只是自卫,

当时他儿子那方有三个人,柳俊只有一个人,以一敌三,下手重点也是

可以理解的,

“混蛋,无耻!”

荆良不住从嘴里冒出这么几个字,

“颠到黑白,混淆是非,简直***就是柳晋才家的狗!”

“哎,我说你别骂了,赶紧想办法吧,他们说要调查三子的问题

呢!”

荆良的爱人在一旁焦虑地说道,

他爱人倒是膀阔腰圆,身躯雄壮,荆无畏的身材就是随了母亲来的

“胡说八道,三子有什么问题?”

荆良嘴里这么说,心里头却是剔然而惊。

自家这个宝贝儿子,确实是有问题的,而且问题还不小,光是这些

年玩弄的女学生,就不下于二十个,有些是自愿的,有些可不那么自

愿。

在此之前,荆良也只是一笑置之,现在社会风气开放了嘛,自己

还不也经常夜不归宿?如今的世道,谁还会在意什么“作风问题”

啊?

不过要是被人揪住来做文章,到也需要小心,

“哎呀,对方可是市委书记的儿子。我看,你跟小舅说说,这个事

情就这么算了吧,…”

荆良的爱人有点怕了,

虽说小舅是副省长,人家那边可也丝毫不落下风,

“你懂什么呀?市委书记怎么啦?大宁市终归也是省政府管的

吧?再说这事情就这么算了,往后我还怎么在学校做人啦?人家还不会

说,这个荆良就是个纸老虎,根本没什么用!”

说到学校的事情上头,荆良的爱人不吭声了,

自家男人虽说只是副校长,仗着关副省长的招牌,在学校比校长还

牛,又管着后勤,正是“肥缺”,这些年捞了不少好处,成为“先富

起来”的一批人,

若,在这件事情上头失了颜面,往后说话怕就不那么灵光了,

再说柳家那小子也忒嚣张了些,哪有动不动就将人满嘴牙齿全打掉

的?看着儿子肿得像猪头的模样。荆良的爱人心里就是一阵阵的疼痛,

“那怎么办呢?派出所那帮家伙明摆着偏袒他们咖…”

“嘿嘿,再偏袒也要讲究个证人证词,现在的关键在龙艳丽那

里…六

荆良的爱人眼睛一亮,说道:“对了,那个女学生,她的档案不

还在我们学校吗?要不你找她谈谈,最多再给她点好处,叫她把证词

改过来!”

荆良停止踱步,低头沉吟一会,说道:“这个办法可以试一试,

再是柳晋有的靠山,没有学校的档案,谁也不敢给她分配工作”,

那时节,档案确然是非常紧要的东西,对于体制内的人幕说,捏住

了档案,就等于捏住了别人的前程。当然,诉也不能无故扣住人家的档

案,但楼方要给龙艳丽的档案袋里面装进去许多“敏感”的材料,任谁

也无可奈何,

见自己的意见得到认可,荆良的爱人很高兴,马上说道:“这样的

事,宜早不宜迟,我看你还是马上找她谈一下见“嗯,钱也不能给

太多,三五千块就好了……”

女人就这样,不管什么时候,都把钱看得比较重,

“嗯,还是不能我们自己出面,免得接人以柄,我看,还是委托

政教处秋主任帮个忙吧”,

“那也行,老秋是你多年的好朋友了,靠得住!”

对荆校长的安排,秋主任没有推脱,欣然接受了,很快就在办公

室召见了龙艳丽,然而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龙艳丽坚称是荆无畏先动

的手,柳俊只是自卫,秋主任气的厉害,言辞之间便隐隐露出了威胁

利诱的意思,但不管他如何威胁利诱,甚至将厚厚的一摞纸币在龙艳

丽眼前晃来晃去,龙艳丽就是死死咬定不肯松口。

秋主任无可奈何,只得挥挥手令她去了。

与秋主任谈话的当天晚上,龙艳丽就将一个录音带交给了派出所的

办案人员,里面完整地记录了秋主任和她“谈判”的全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