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九章 省政府小家子气

小说: 重生之衙内 作者: 不信天上掉馅饼 更新时间:2015-02-22 17:28:07 字数:3170 阅读进度:937/2143

书记表示了充分的关注。

省委书记靳秀实的办公室内,淡淡的烟雾缭绕。靳秀实与省长邰惟清对面而坐,各自抽烟,脸色都比较凝重。

“靳书记,玉兰市国有企业改制的情况,似乎是出了点问题啊……”

邰惟清抽了几口烟,缓缓说道。

靳秀实淡淡地望着邰惟清,嘴角泛起一丝礼节性的微笑,说道:“邰省长很关注这个事情嘛。”

邰惟清嘴角也牵动一下,露出了一丝微笑,说道:“中央一再强调,要保持社会的安定团结。玉兰市出了这样的问题,我不能不关心啊。”

靳秀实将手头的香烟搁在烟灰缸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平静地问道:“玉兰市出了倬么问题?

邰惟清心昙词了一下。

玉兰市的国企下岗职工闹事,难道你书记大人一点没听说过?很显然,邰惟清不相信靳秀实会迟钝至此。尽管瞿浩锦即将赴任,靳秀实马上就要退二线,越是如此,靳秀实越是会对时局更加关注。

靳秀实退二线,中央相关领导人曾经找他谈过话,试探他的口风,想请他去都养老。但靳秀实很委婉的拒绝了,表示愿意继续留在a省,挥余热。

对于靳秀实这样资格甚老的封疆大吏,即将退下来的时候,中央一舫都会充分尊重他个人的意愿。既然靳秀实不愿意离开口省,中央也不好魉强。同意他出任省政协主席。省政协要明年年初才能召开全体会议,到那个时候,才是靳秀实真正退二线的时候。总不能先将瞿浩锦派过来接任省委书记的职务,让斯秀实在这一两个月时间内完全赋闲!

这么做显然是不合适的。

对于靳秀奂坚持要留在丑省“挥余热”,大家都心知肚明。

听了靳秀实这个语气,邰惟清马上就想到玉兰市委书记丁玉舟,乃是靳秀实的嫡系。靳秀实以为自己要对丁玉舟出手?

“靳书记,我一来就接到许多群众和干部的信件,大部分是反映玉兰市委副书记柳俊同志的,说柳俊同志在主导玉兰市国有企业改制的过程中,方法比较单一,作风不够细致,不够民主……也许这也是引下岗职工们不满的原因之一吧?

邰惟清微笑说道。

邰省长这话,说得比较委婉,用词很谨慎。所谓作风不够细致不够民主,就是直指柳俊霸道!这也等于明白无误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放心,咱不是针对你的心腹去的。也就是对小柳有些看法。这年轻人不是也跟你不对路吗?

靳秀实并没有立即回复邰惟清,沉思稍顷,才缓缓说道:“邰省长,安排柳俊同志主导玉兰市的国有企业改制工作,是省委决定的。柳俊同志在长河高新技术产业开区取得了比较好的成绩,国有企业改制的工作也做得比较到位。省委如此安排,也是为着更好的挥他的能力。当然,每个同志都不是十全十美的,都有自身的缺点和不足。柳俊比较年轻,有闯劲,急于搞好这个工作,也许工作方法上是有些不足。不过这也是很正常的嘛。”

邰惟清点点头,说道:“靳理,我完全赞同您的看法。年轻干部不够成熟稳重,也是正常的现象。”

靳秀实的双眉很轻微地蹙了一下。任谁也能听得出来,他是在肯定柳俊的成绩和个人能力。邰惟清压根不接这茬。

看来邰惟清是真的想要咬住柳俊了,这是来试探他的态度。早听说高系与严柳系不大对路,看来传言非虚。只是你邰惟清刚一到任,就急着对柳俊出招,未免不够沉稳。

堂堂省长,就这么沉不住气?

老高家应该没有这么浮躁吧!或许高层博弈还在继续,邰惟清想趁机向老高家表示一下自己的心意,透过挤兑柳俊,让老高家见识一下自己的能耐和忠诚?

应该不是这样简单。

那么,柳晋才虽然当选政治局委员,暂时尚未进京赴任,此事难道还有变数?

一时之间,靳秀实脑海里转过无数念头。但是一想到柳晋才,靳秀实就加倍小心起来。无论高系还是严柳系,靳秀实现在都不愿意得罪。他已经淡出权力中心,再掺和到这样浇烈的争斗中去,全无必要。

不过靳秀实对邰惟清这种咄咄逼人的态度,不是很满意。靳秀实身为省委书记,可谓久经风浪,真正能做到泰山崩于眼前而不惊。但再沉稳老辣的人,也会有正常人的情感。靳秀实奋斗了一免有几分伤感经寞,难免有一些小小的情绪。这个时候,一些原本很微不足道的事情,很可能会引内心的一场波涠。

邰惟清这个态度,刺激到了靳秀实。让他心中的天平开始倾斜。

“那邰省长认为应该怎么处理呢?”

靳秀实依旧不动声色地问道。

邰惟清沉思稍顷,说道:“是不是请靳书记提醒玉兰市委一下,请他们提高警惕,采取必要措施,不要酿成大规模的**?”

靳秀实徼做一笑,说道:“邰省长这个建议很好,我会考虑。省政府那边,也可以考虑出台一些具体的措施,帮助玉兰市度过眼前的难关。毕竟玉兰市是省会,安定团结很重要嘛。”

邰惟清双眼徽做一眯缝,点了点头,说道:“好的,靳书记。如果需要,省政府一定会给予帮助的。”

邰惟清虽然如此表态,事实上省政府并未急于采取行动,似乎还在规望。

柳俊和玉兰市委其他的领与同志,并不清楚省委书记与省长之间的谈话,他们有条不紊地按照自己的方案在处理此事。

书记办公会议上讨论的章程,在常委会上获得通过。五位正副书记一致的意见,只要丁玉舟不出幺蛾子,常委会上被否决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这般雷霆手段一把出来,效果立竿见影。柳俊一口气撤了两个正处级一个副处级的骨干国企一把手,就地免职,先去市委党校学习三个月再谈工作安排,等于是挂起来了。

根据书记办公会议上与蔡先锋达成的“折中方案”,撤谁不撤谁,柳俊说了算。新任的一把手,是的还是正常的组织程序,由市委组织部推荐人选,常委会讨论通过。

见柳衙内“血淋淋的屠刀”已经高高举起,那些心怀叵测想看热闹的企业一把手都慌了神,急匆匆做职工们的思想工作去了,开动脑筋,想了许多办法,千方百计平息事态。

柳俊在长河区的威望空前高涨,在市委的威望也很高,但国有企业改制的工作,摊子大,改造时间仓促,柳俊使用的是“一刀切”的蛮办法,不可避免的引起了部分国企领导人的反弹。眼见风潮陡起,心存观望的人不在少数,甚至一部分人还抱了幸灾乐祸的心思,想要看着强势无比的跋扈衙内吃瘪!

不料柳书记性格刚烈,决不妥协!明白无误地摆出了趟地雷的架势。大人物下定决心趟地雷,所有人都要小心。

长河区先期拨付的一点五个亿次日就到了市财政局账上,崔福诚竭力腾挪,也凑出一个亿左右,缺口还差三千来万。

崔福诚有些着急。柳俊对他,可谓有情有义,关键时刻,他这个市长使不上劲,不大好意思。

在市长办公室,柳俊似乎看出了崔福诚的焦虑,微笑着说道:“市长,我听说,邰省长很关注我们市里的情况。”

崔福诚双眉扬了起来。凭直觉,他也能猾到邰省长的关注是出于什么考虑。至于柳俊因何得知这个消息,崔福诚不便打听。这个年轻人,总是那么深不可测。

“柳书记,既然我们市里有困难,我看是不是考虑向省政府寻求支援?”

崔福诚试探着问道。

柳俊笑了芙,说道:“市长可以试一试。情况紧急,向上级寻求支援也在情理之中嘛。”

崔福诚心领神会,马上就搞出一份报告,亲自呈送到了省政府。省长邰惟清在报告上批示道《已阅,转省财政厅酌情办理。省财政厅的批复也很有意思《待研究解决!柳俊看到这个批复就芙起来,淡淡说道:“小家子气!”

崔福诚也芙了,说道:“正是。等他们研究完了,事情早闹大了。原本也没真的指望他们。区区三千万,还真能难得住谁不成?”

崔福诚和柳俊随即召开全市国企负责人会议,将三千万的歉口分配下去,让这些企业自筹。每个企业百八十万的,问题不是很大,压一压,也就出来了。

三天之内,买断的职工们就如期拿到了足额补偿款,企业领导人又做了许多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买断的职工们都自觉不再吵闹。

最主要的矛盾解决,剩下来的次要矛盾,就比较好对付,最起码不会再引大规模的群众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