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四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小说: 重生之衙内 作者: 不信天上掉馅饼 更新时间:2015-02-22 17:28:08 字数:3292 阅读进度:958/2143

二习钊坚持要将众个分丫议案拿卜常委会讨论。兹叩臣、舟等人的意料。原本这个分工方案已经很“疯狂”了,在书记办公会议上被否决,汪国钊面子受损有限。毕竟书记办公会是关起门来的,有争论十分正常,就算是丁玉舟这个市委书记提出来的议案,也不一定能保证通过,市长的议案遭到否决,更是正常不过。

但是一旦上交常委会讨论,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汪凰钊莫非当真神志不清了,被打了左脸,又要将右脸凑上来,再挨一巴掌不成?受虐狂么?

无论是谁,就算是新来的古进贤和6悦,也很清楚,丁玉舟与柳俊同时反对的议案,上常委会去,通过的几率绝对是零。玉兰市十三名常委,只有古进贤和孟继良是可能站在汪国钊一边的,6悦最多保持中立,要他支持汪国钊断无可能。此外新任警备区司令员万泰,也可能中立。不掺和。丁玉舟和柳俊手里,牢牢握着八票,绝对多数。

对于汪国钊的坚持,丁玉舟谨慎起来。

事物反常即为妖!

汪国钊当然不可能是真的“疯了”如此做派,到底有何目的?难道他以为常委会上会出现奇迹?

一个议絮,要不要上常委会讨论,书记有最终决定权。丁玉舟可以同意。也可以将这个。议案无限期搁置,永远不上常委会!

汪国钊坚持自己的意见之后,端起茶杯慢慢喝了一口水,将茶杯放下后,又慢慢的将盖子盖上,整个动作都是慢条斯理的。显得十分的温文尔雅,镇定自若,眼望丁玉毋,微微而笑,丝毫不回避丁玉舟的目光。

对于这和沉稳的气度,丁玉舟真是再熟悉不过了。此前柳俊如此。现今又多了一个汪国钊。事实证明,这些家伙都不是省油的灯!

丁玉舟觉得确实有些难拿,眼神的余光,在柳俊脸上瞥过。

柳俊脸带微笑,点尘不惊。

丁玉舟收回目光,淡然说道:“既然国钊同志坚持,那么,我同意上常委会讨论。”

“谢谢丁书记!”

汪国钊再次向丁玉舟微笑致意。

散了书记办公会。柳俊回到办公室没多久,李惠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柳书记,丁书记同意上常委会了?”

不怪李惠的电话来的这么快,事实上。市政府所有副市长都在等待书记办公会议的结果。虽然知道这个议案绝不可能在书记办公会上获得通过,事关各人切身利益,仍不免心中惴惴。

柳俊笑了笑,说道:“是啊,汪市长很坚持嘛。”

“汪国钊是不是疯了?”

李惠直言不讳。和柳俊打了几回交道。李惠也了解了柳俊的性格,比较熟悉的人之间,不大喜欢云山雾罩的说话。只有在特定的场合才会打官腔。

柳俊可以感受到李惠的气愤。

不能这么搞嘛!

就算丁玉舟以前做市长的时候。那么强势,也不曾有过这样乖张的举动,一家伙将市政府的所有副市长,全都得罪个精光,再牵扯上柳俊这个市委副书记!

柳俊淡然道:“汪市长很清醒。醉翁之意不在酒!”

“醉翁之意不在酒?”

李惠一怔,喃喃地重复了一句。

柳俊笑笑,不吭声。他相信以李惠的政治智慧,该当能够想明白这中间的诀窍。

“你是说,他的目的,在于常委会以外的地方?”

沉吟稍顷,李惠有些不大确定地问道。

“应该是吧!”

柳俊答道。汪国钊在书记办公会上一抛出这个议案,柳俊就在紧张地思索汪国钊此举到底是何用意。坚持要将一个全然没有通过希望的议案推上常委会,自己打自己的脸?

如同汪国钊上任之前,对玉兰市的政治格局做了很深入的了解,柳俊得知即将接替崔福诚市长位置的人是汪国钊之后,也立即着手收集了汪国钊的许多资料。根据调查了解,汪国钊十分爱面子,对于在公众场合顶撞过他的人,绝不放过,哪怕事情过去了很久,只要一逮到机会,汪国钊就将人往死里整!

在汪国钊的升迁轨迹中,这样的事例俯拾皆是。

汪国钊坚持要这么做,很显然。他的目的不在常委会。虽说官场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但是能够做到省会城市市委常委的人,有谁简单了?没有足够的利益,一般是不会轻易改换门庭的。汪国钊的议案,在常委会上一点通过的希望都不存在。

那么,他是想叫玉兰市以外的某些人物好好看看,玉兰市常委会的格局。

这个汪国钊想要提醒的“家人”极有可能就是新任省委书记裹浩锦。汪国钊想通过这个议案在常委会上的表决结果,提醒翟浩锦,大家原先的分析有误。丁玉舟和柳俊不再站在对立面上了,而是选择了合作!

誓浩锦会不会容忍本土势力,与柳俊身后的大背景联系起来呢?

这个可不好说。

“那,我们应该怎么做?”

李惠在电话里问道,带着一些请示的意味?事实上,照党内排名,柳俊勉强也可算是李惠的上级。李惠的聪明就在于,骄傲归骄傲,却永远知道摆正自己的位置。这是做秘书的基本功;

柳俊想了想,说道:“静观其变,不掺和!”

李惠心领袖会?

既然汪国钊想要借助这个不可能通过的议案,向翟浩锦全面展现玉、兰市常委会的势力架构,柳俊自也不想如他所愿。估计上了常委会,真正明白表态支持汪国钊的常委,怕是连一个也不会有;那么。丁系常委和柳系常委,随便拿一两个出来。表一下态,反驳汪国钊的提议,这个议案自然就会胎死腹中。

两天之后,汪国钊的市政府分工议案,正式上了常委会?

丁玉舟依旧按照程序,将其他的议案提出来,一一讨论通过,这才淡淡说道:“其他同志,还有什么议案要提请常委会讨论的吗?。

汪国钊就微笑着说道:“丁书记。各位同志,我有一个议案,要提请常委会讨论”。

丁玉舟点点头,从面前的烟盒里掏出一支烟来点上,脸无表情。

玉兰市十三名讧委常委。倒有十来个是烟枪,因此无论是常委会还是书记办公会,都是不禁烟的。不过书记办公会上,以前因为有田弘正这个女同志在,相对又是一个比较小的范围,大家就都比较自觉,会议不是太长的时候,都能忍住不抽烟。

常委会上,一般情况下,丁玉舟也不抽烟,只有讨论时间过长,或者议案争论比较激烈的时候,丁玉舟才会点上一支烟,其他有烟瘾的常委们随即跟进,一人一支,点了起来。

今天这个。常委会,时间并不长,前面的议案通过也都很顺利,到汪国钊提出议案的时候,不过三四十分钟光景,丁玉舟却也抽起烟来。其他常委们似乎得到某种暗示,不约而同的都从烟盒里掏出香烟点上,一时之间,会议室里烟雾弥漫。

汪国钊一边宣读自己的议案,会议室内不时响起一阵咳嗽的声音,显得不是很严肃。

柳俊也点起了一支烟,透过淡淡的烟雾,瞥向斜对面的汪国钊,见他的脸色依旧平静如水,语调也依旧不徐不疾,似乎丝毫未受影响,但仔细观察一下,就能察觉,汪市长的眼角,在微微的抽*动。

柳俊的嘴角,浮起一丝笑意;

丁玉舟有时候,是比较促狭,喜欢使用一些看似上不得台盘的小手段。但也不能否认,往往这个小手段,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汪国钊身为一市之长,提出议案的时候,一大堆常委自顾抽烟,似乎压根就没怎么将汪市长的议案放在心上,对于汪国钊的威信,是一个无形的削弱?

咳嗽的常委之中,就数常务副市长李惠的声音最大,咳嗽的频率最频繁。几乎是每抽两口,就要咳嗽一阵。

李惠在市委常委中的排名是在第七位,次于组织部长金立奇,在市委政法委书记孟继良之上。如此排名,自然是因为金立奇的资格比较老。常委会上的座次,李惠网好是挨在柳俊右侧下手。

柳俊就面向李惠,低声问道:“李市长感冒了吗?”

李惠微笑道:“是啊,有一点呼吸道感染”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嘛”

“嗯,感冒了,那还是要少抽一点烟。”

“好的,谢谢柳书记关心

李惠嘴里说着,却不曾将香烟熄灭,继续大口抽着,继续大声咳嗽。

汪市长正在一本正经宣读议案,柳书记和李市长在一旁絮絮低语,嘴角含笑,自然不是那么礼貌。不过除了古进贤和孟继良,其他常委都是视而不见,甚至也在嘴角浮现起一丝嘲讽的笑容。

汪国钊抛出这么一份议案,明摆着要从柳俊和李惠手里抢夺权力,要柳书记和李市长对汪市长笑脸相迎。毫不动气,势所难能。

你都不顾人家的脸面了,柳俊和李惠还需要再给你脸面吗?

人恒自辱,而后人辱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