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7章 江城市的忧虑

小说: 重生之衙内 作者: 不信天上掉馅饼 更新时间:2015-02-22 17:28:18 字数:3225 阅读进度:1131/2143

六绿相间的田龚之中。金黄色的稻海,望无际。清风徐朱。眺迟一阵阵黄绿相间的波涛,清香诱人,情形蔚为壮观。

柳俊和高长宏并排站在万亩良田的田垄之中,深深吸气,被这样壮观的景色迷住了。

这是在江城市的万亩农田示范区。

站在他们身边的,还有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干部,乃是潜州市委常委、江城市委书记苏延光。去年的白湖窝案,将原江城市委书记管永清牵扯了进去,管永清后来因为贪污、受贿、读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等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苏延光接替了管永清的职务。

苏延光以前是省委办公厅的处干,被翟浩锦看中,前来担任江城市委书记,无疑也是翟浩锦线上的人。是目前潜州市委班子里头,和董昌一起,最靠近韩旭的两名常委之一。

不过苏延光在常委班子里头,排名倒数第二,仅仅排在市委秘书长唐越之前,论实权,则还不如唐越。只是名义上的市委领导,典型的举手常委。因而他对韩旭的支持很有限。

基本上在历次常委会上,都不怎么言,只有需要表决的时候,才举一下手。

韩旭很理解苏延光的处境,从来没有苛责过他。

苏延光对韩旭的通情达理,很是感激。他在知道,要增加自己在市委班子里的言权,除非弗旭能取得市委的主导权,至少,获得与柳俊一样的权力。但很显然,这个目标在短期内很难实现。柳俊毫不客气地把出了强硬手段,不说完全架空韩旭,也是基本架空了。很多时候,常委会上作出了决议,形成文件布下去之后,一些市直机关和区县的负责干部,往往都要先打听一下常委会上表决的情形,确认这个决议,柳市长投了赞成票,大家才会放手去执行。有那么一两回,柳俊因故缺席常委会,未能参加表决,形成文件后,愣是执行不力。一直等到柳市长出差归来,明确无误表示了对这些决议的赞同,文件才得以贯彻落实。

市长做得如此强势,还当真是十分罕见。

只不过柳市长内心,是否真的很乐意见到这种情况生,那就不得而知了。依照苏延光的分析,恐怕柳市长也很为这种情形头痛。

毕竟二把手太强势了,不见得是好事。假使柳俊已经年龄到站,一届之后就要退休,那么强势一点无可厚非,不存在“日后如何”嘛。以柳俊的年龄、背景和能耐,潜州市长注定是一个过渡的职务,那么力压一把手,就成了问题。一个总是桀骜不驯的干部,哪个上级不怵头?

只是眼下潜州干部自动自觉的“唯柳市长马是瞻”柳俊却也不能明着说什么。如果柳俊明白批评潜州干部这种做法,只会让大家寒心,到时候人心一散,柳市长说什么都不灵光了。

两难的选择。

所以近来柳俊无论在书记办公会还是在市委常委会上,基本上都是采取支持弗旭的态度。哪怕有些事情,柳俊的看法与韩旭并不完全一致,只要不是事关原则,柳俊一般都会赞同。

和瓒!

柳俊在尽力创造一个和谐的市委班子形象。

除此之外,幕延光增加自身话语权的办法,就是落实柳俊的“六字真言。”努力做好本职工作,以硬邦邦的政绩来说话。

江城市是著名的文化城市,历史源远流长,自唐代以后开始逐渐成形,明末清初时,更是形成了蜚声海内的著名文化流派,开启影响南北诸省的江城学派,至清中叶,江城更成为阐扬程朱理学的中心江城派的横空出世,将江城文化的展推向新的高峰。江城文章甲天下,诗词书画享盛名。数百年间,一邑之内,先后涌现诗人一千余人,影响至为深远。

不过这一切,眼下又开始沉寂下来,江城市的经济展,并非得益于江城流传千古的文化传承,而是得益于铭矿、钒矿乃至金矿等矿产的开采,以及其他经济领域的进步。江城市委书记能进阶潜州市委常委,多半是因为经济增长,而非得益于千古文化名城。

苏延光上任之后,透过江城市高展的“矿业文化”看到了深深的隐忧。因为采矿业的利润颇为可观,除了许多正规的矿产公司,还有更多的私营矿主,也在疯狂开采。江城市最大的黄花山矿场,因为钨矿、钒矿、锰矿等矿石含量丰富,矿脉延绵数十里,开采成本相对低廉,竟然集中了上百家的各色矿业公司,在参与开采。

这种缺乏管理的开小定是混乱的。无序的。不但造成了大量的矿产资源浪枪”生的利润相对也很低。每年处理上千万吨的矿石,给市财政的上缴的利税,也不过是区区一千多万元,平均一吨矿石,不过产生了一块钱的利税而已。听起来颇有戏彼的味道。

除了矿产资源的大量浪费,这种疯狂的无序开采,也给江城市的环境造成了极大的破坏。不但各个矿场附近,灰尘遮天蔽日,就是市区,也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如今的江城市,竟然有柳俊初去宁北县上任时的“风采”。当时的宁北县,被群众戏称为“蝶多人多灰尘多。”县城一天到晚都是灰蒙蒙的。后来柳俊大力整顿煤矿,限量合理开采,一举扭转了这个灰蒙蒙的境况,还给宁北县一个山明水秀好环境。

这样的情况,还不止江城市一家有,临近两三个区县,矿业公司一样的挤破头,环境也是一样的糟糕透顶,与柳市长上任以来,一直强调的宜居城市,旅游城市,全然不搭界。所谓留给子孙的碧水蓝天,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苏延光很头痛。

凭直觉,他就清楚这种无序开采的状况,绝对不是柳市长所要求的“可持续展。”更不是正在对外宣传的“山清水秀”。苏延光很担心,柳俊迟早有一天,会拿这个事情做文章,斥责他苏延光主政不力。

而且,如此疯狂开采矿产,拼命消狂不可再生的资源,也是在寅支卯粮,用“子孙钱

现在很多矿区,已经因为开采过度,生了地表沉陷的情况,一些居民住宅和中小学的校舍,出现了下沉和开裂,隐患正在变成真正的危险。江城市面临着两难的抉择。

所以,苏延光主政江城市之后,一改前任管永清特别关注矿产公司的做法,打算另辟蹊径,多渠道展江城市的经济,眼前这个万亩基本农田示范区,就是苏延光上任后搞起来的。

富民先富农!

这是苏延光在江城市委常委会上提出来的口号。

这个口号,得到了潜州市委书记韩旭和市长柳俊的一致认可。

高长宏利用三讲教育的空闲时间,去潜州各区县走走看看,柳俊就将他领到了江城市,一台中型面包车上,坐着柳市长、高司长以及几名随员,不声不响开了过来。

既无警车开道,更加没有前呼后拥。

对于这种轻车简从的方式,高长宏很欣赏,微笑着说道:“看来柳市长是准备在潜州实行“简政,亦,”

柳俊哈哈一笑,表示默认。

即将到达江城市的时候,于怀信才给苏延光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柳市长陪同中央三讲教育巡视组副组长高长宏同志,准备去实地考察江城市的万亩基本农田示范区,马上就快到了。

柳市长上任后,经常搞这种轻车简从的突然袭击,区县领导人倒是都习惯了,也不以为异,纵算是韩旭,似乎也收了柳俊的影响,下基层的时候,都是一台车,两个随员而已。

不过这一回,自然有些不同以往。毕竟高长宏头上顶着“中央巡视组。的大牌子,私地里,更是老高家的嫡长孙身份,岂可轻慢?

高老,对于苏延光这样的基层干部来说,是一个闪耀着神圣光晕的伟大名字,只要一提起,都会有一种朝圣的感觉浮现而出。

但达个,还不是苏延光惊骇的全部。苏延光最感惊骇的是,陪同高司长前来的,竟然不是平委书记韩旭,而是市长柳俊。

这中间,难道不会有什么玄机吗?

接到于怀信的电话,苏延光不敢怠慢,马上吩咐秘书备车,急匆匆下楼,上车之后,才给市长凤卑勇打了个电话,吩咐他一道赶去万亩示范田。

这个也是必须要做的动作。柳衙内可以撇下韩书记,那是人家够强势,苏书记可不能有样学样,也将凤市长撇下,这样搞,要生恨的。

通知了凤智勇之后,苏延光舒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心态,这才拿起电话,拨通了韩旭的手机。

“韩书记,您好,我是苏延光”刚才柳市长的秘书于怀信打电话给我,说是柳市长陪同中央巡视组的高司长,前来考察调研我们江城市的万亩基本农田示范区”

苏延光简单汇报了情况。

电话那边,弗旭的声音很平静,淡然说道:“我知道。你好好接待高司长和柳市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