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2章 后果难料

小说: 重生之衙内 作者: 不信天上掉馅饼 更新时间:2015-02-22 17:28:18 字数:3381 阅读进度:1136/2143

消到众样的事情,领导有几种处理方式。第一种,乃典背扑及看见。直接上车走人。剩下的事情,下属们自然知道该怎么解决。这种方式,有不少领导都喜欢使用。第二种,是停下来,和告状的村民好好谈一谈。这一种方式,用的领导比较少。使用这种方式的领导,一般只有两种可能,要不是当真关心民生疾苦,要不是另有图谋。第三种方式,领导也会停下来,和告状的村民交谈几句,然后吩咐随行人员或者本地干部处理此事,限期给自己一个汇报。更进一步的话,可能会让秘书人员留下联系电话号码,以显示领导查究此事的诚意。

今天这种情形之下,很显然第一种方式是不大合适的。

原因无他,高长宏就在身边。柳俊不闻不问,默然而去,天知道高司长会在三讲教育的报告中如何描述此事。

三讲教育之中的“讲正气”柳市长怕是要好好的补一下课才行了!

原本正走向面包车的高长宏已经停住了脚步,不动声色站在那里,静候柳俊定夺。

柳俊沉吟一下,对高长宏说道:“高司,一起听听吧,看看什么情况。”

高长宏微微点头,脸无表情:“好!”

柳俊转身向徐友贵等人走去。见了这个架势,苏延光和凤智勇暗暗叫苦。原也知道,有高大少这位中央巡视组的副组长在,此事想要无声无息地避开,几乎全无可能了。无奈之下,只得跟在柳俊和高长宏身后。走向那几个吵吵嚷嚷的村民。

见柳俊走过来了,徐友贵等人便即安静下来,望向柳俊的眼神中,满怀希翼之色。

徐友谊则是脸色苍白。

保卫人员自动让过一边,不过还是很警惧地注视着徐友贵等人,生怕他们有什么异动。

“你叫什么名字?”

柳俊温和地问道。

“报告,,柳市长,我叫徐友贵,是川口村的村民,,我们要向你反映村里和乡里的问题,”

眼见市长当真到了自己面前。徐友贵很激动地说道。黝黑的脸色涨得通红,不过口齿还算清晰。听说话的方式,似乎是当过兵的。

柳俊问道:“你们要反映什么问题呢?”

“报告柳甫长,我们村里无故截留市里面给我们的补助金,原本按人头计算,在家耕种田地的壮劳力,每人有一百八十元的补助,但是。我们实际领到手里的,只有九十块钱不到,一多半给村里截留了。说是提留款

徐友贵很气愤地说道。

柳俊点了点头,转向徐友谊问道:“友谊同志,是这样的吗?”

徐友谊咬了咬牙,将心一横,说道:“市长,是有这么回事。但是这个提留款,还是上半年的,很多家都没有交齐,还有乡里的统筹,也欠着一大截子,村里做了很多次工作,他们都不交,所以”

不待徐友谊说完,徐友贵就叫道:“中央三令五申,减轻农民负担。除了农业税之外,其他税费一律取消,为什么还要我们交钱?这个钱。原本就是不该交的!凭什么扣我们的补助金?”

“你”你有本事找乡里去要啊!”徐友谊也气坏了,不管不顾地叫道:“又不是我们一个村扣了钱。凡是参加了万亩示范田的村,都扣了!你老是找我吵,有什么用?钱又不在我袋子里!”

说起来,徐友谊也是满腹委屈。

柳俊的脸色凝重起来,摆了摆手,止住两人的叫喊,对徐友贵说道:“徐友贵同志,是所有村民都扣了吗?”

“报告柳市长,不是所有村民都扣了。市里规定,这个补助款,是给留在村里耕地的壮劳力的。那些没有壮劳力在家耕田的家庭,没有这个钱”一些上半年交了提留统筹款的。也没有扣!”

徐友贵头脑清晰,一样一样给市长汇报清楚。

柳俊缓缓点头。

“还有啊,甫长,上次乡里统一购买化肥、农药,价格也贵了,听说本来是批价给我们的,后来不知道为什么,都加了两成!”

徐友贵又紧着反映了另件一个情况。

柳俊双眉顿时蹙了起来。如果徐友贵反映的属实,那么这个情况就比截留补助金更加严重。截留补助金交统筹提留,虽然不合中央的政策,总还算是乡镇政权的集体决定,购买化肥农药加价,那就是典型的损公肥私了,存在着贪腐行为。

“苏延光同志,凤智勇同志。这个情况,你们了解吗?”

柳俊转向江城市的两位负责干部,严峻地问道。

苏延光硬着头皮说道:“市长。我们以前不大清楚,没有得到这方面的情况反映

不管他是不是真的不清楚,现在也只能这么说了。涧书口四凹3口们不样的蚀蛤,丽斩由”、谍丽多同志。你们反映的问题,我知道了,汝个事情。需要略帜竹暂时不能表态。但是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一定会要求相关单位,马上进行调查,如果你们反映的情况属实。肯定会处理的。依照中央的政策和国家的法律,给你们一个公正的处理结果!”

柳俊产肃地对徐友贵等人说道。

徐友贵和其他几个告状的汉子对视了一眼,每个人眼里,都露出不大相信的神态。因为这个事情,徐友贵等人已经不止一次向上级反映过了,每次都没有什么结果。今天听说市里的大官到了”口村,徐友贵等人就动开了心思,决定搞这个“拦路告状。”不过这些淳朴的村民。没有直接冲进徐友谊家里,而是一直在非边等候,等柳俊等人吃过了饭,才出来反映情况。

很显然,他们也认为在市里领导吃饭的时候去打扰,是很不礼貌的。

“柳市长,你是潜州的市长全潜州的干部,都归你管,这样的小事,应该难不住你吧

徐友贵期期艾艾的,很委婉地说道。

柳俊笑了笑,说道:“徐友贵同志,这个可不是小事,是大事。再说,就算是事,也要讲究个证据。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嘛。对你们要公平,对别人也要公平,对吧?。

“这倒是

徐友贵犹豫起来,又望向身后的其他几个汉子,不知道该如何取舍。

柳俊说道:“徐友贵同志,你们放心,既然我答应你们对这个事情进行调查,就一定会有结果的!”

“好!”

徐友贵似乎下定了决心,重重点了点头。

“柳市长,我相信你,我们大家都相信你!希望你能尽快调查清楚。给我们一个公正的答复”。

面包车上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闷起来。柳俊和高长宏都是默不作声,脸色沉静,看不出内心的想法。苏延光和凤智勇,则是神情尴尬。不管怎么说,平川乡和下属的村,截留放给村民的补助金是事实。徐友谊都亲口承认了的嘛。

“市长,高司,真对不起,没想到会生这种情况”

沉默一阵,苏延光艰难地说道,声音很干涩。

单是柳俊碰到这事,已经够尴尬的了,再加上一个中央巡视组的副组长高长宏,事情更加糟糕。这等于是丢了柳俊的面子,丢了整个潜州市的面子。不要说他苏延光是韩旭线上的人,就算他是柳俊的亲信。只怕后果也是大大的不妙。

为了撇清自己,柳俊说不定会玩丢车保帅的手法。

都怪自己太疏忽了,没有安排好安保措施,若是多安排几个人警戒。就不会生这种事情了。尤其是。干嘛带柳俊和高长宏去徐友谊家啊,当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柳俊蹙了一下眉头,随即舒展开来,沉声说道:“延光同志,智勇同志,这个,事情要分开来看。先。你们搞这个万亩农田示范区的方法还是正确的。这一点值得肯定。哈哈村的壮劳力放一定的补助金。原则上来说,出点也是好的。毕竟现在农村劳动力流失很严重。田地撂荒的情况也很严重。通过一定的物资激励,吸引农村劳动力回归,是个不错的思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减轻农民负担的一种方法。关键是监督。没有到位,”

“是的,市长,这是我们的失误,工作没有做到位,才导致生这样的情况

苏延光垂下头,低声说道。

“这个,情况当然要及时予以纠正,不然的话,会影响政府的信誉,对你们后续要展开的计戎很不利。至于在购买农药化肥等农资物资上弄虚作假,抬高价格,捞取好处。这样的事情,性质就太恶劣了,决不能容许!这事,必须马上调查,如果情况属实,必须严肃处理,不可姑息迁就!”

柳俊加重了语气,很严肃地说道。

“是,市长,我们马上对此事进行调查,争取尽早有结果!”

苏延光正式表态道,边说边去瞥高长宏。

高长宏双眼直视前方,似乎压根就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

见了这般沉静如水的样子,苏延光只举得满嘴苦,心里更加没底了。

防:诸位老友,再有两天,就是八月十一号,是《衙内》上传一周年的日子。马上就周岁了,对于馅饼来说,这一年可真够漫长的。周岁生日那天,馅饼肯定要爆一下的。不敢向大家要求什么,老友们手里要是有了月票,麻烦攒到后天。给馅饼一点鼓励,权当是给《衙内》庆生了,好不?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