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8章 再赴芝加哥

小说: 重生之衙内 作者: 不信天上掉馅饼 更新时间:2015-02-22 17:28:21 字数:3226 阅读进度:1182/2143

二风呼啸的隆冬卑节,柳市长再次登!了飞赴墨加哥的蜒这次没有组团,除了柳俊之外,只有一名英文翻泽小李,一个十分精干的伙子。公开身份是国务院外事办的干部。

柳俊此番飞赴芝加哥,名义上还是招商引资。芝加哥的廖氏集团。邀请柳市长前往芝加哥参加廖氏集团创立一百二十周年庆典。柳俊这样级别的干部,因私出国旅游。有了一定的限制。当然。对于柳俊来说,这些限制并非不可突破。仅仅只依赖柳市长本身的人脉。就足以摆平了。

不过,能够有一个冠冕飞皇的名义,只有更好一些。

在飞赴芝加哥之前二柳俊接到过外交部北美大洋洲司王司长的电话。

外交部北美大洋洲司的职能是掌握、研究北美、大洋洲地区和国家的情况和形势;负责与这一地区、国家外交往来及相关涉外事务的具体事宜;协调同这一地区国家双边往来的具体政策;指导我驻本地区使领馆的外交业务工作。

王司长是那种沉稳异常甚至有些刻板的正统官员。与柳俊通电话的时候,也是一本正经,完全依照体制内的规则,一丝不芶。

柳俊以前很少与外交部的官员打过交道,不过在他心口中,外交官们一个个都是风度翩翩,神情儒雅。谈吐得体的伸士型人物。非如此。何以展现殃殃天朝的大国风采?

王牙长的电话,差点颠覆了柳市长对外交官的认识。却原来外交官还有如此类型的?

在电话里,王司长很客气地提醒柳俊,到达芝加哥之后,要注意与我国的领使馆保持联系。领使馆那边,可能会有一些工作请柳市长协助。

因为政治体制的不同,我国的外交工作,一直受到许多非正常的干扰。总有一些西方政客,打着各种幌子,对我们施政措施,横挑鼻子竖挑眼,不时制造摩擦。在当时。互联网等资讯方式远不如后世达。西方国家的民众了解我国的途径并不多,大都是来自国家机器的宣传。那些别有用心的政客,危言耸听的制造一些所谓的“威胁论。”颇能欺瞒部分不明真相的民众。

故此,我国的外交战线,也一直是使用多样化的手段来应对这些挑衅。

许多工作,透过正常的外交程序去完成,不免困难重重。如果换一种模式,透过统一战线的手法,往往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盛业集团和秋水集团在国际金融界的影响力极其深远,尤其是盛业集团,在欧美等国拥有极大的潜力,而柳俊与这两个集团的关系非同一般。外交部的主要负责同志,对这个情况也是有所了解的

所以柳俊每次出访,不管是什么名义,因公还是因私,均会受到外交部领导的重视。希望透过柳俊对盛业集团和秋水集团的影响力,挥一些正规外交手段所不能挥的作用。譬如此番飞赴芝加哥,除了参加廖氏集团的百年庆典,王司长也希望柳俊能够与其他的华裔商界领袖进行一定的接触,假使能与芝加哥其他种族的政要建立私人的关系,那就更理想了。

对于这个工作,柳俊自然是要支持配合的。不管怎样,这也要算是组织上安排的任务。

名义上。柳俊此行仅仅只是参加廖氏集团的庆祝活动,没有另行安排其他的招商引资谈判,也就没有必要组成庞大的代表团。带一个英文翻译足矣。

其实廖氏集团这个百年庆典,柳市长并不是非要参加不可的。一个贺电,也能起到同样的作用。柳市长之所以花大力气促成此番行程,最大的原因在于,白杨要临产了!

为了给他生个孩子,白杨姐姐以绝大的勇气远赴异域,独自生活了九个多月,眼见临盆在即,身边却没有一个亲人,柳俊只要一想起来。心里就一阵阵的生痛。

无论如何,在这种关键时刻,柳俊必须要陪伴在白杨身边。

至于可能引的不好的猜测。管他的呢!

柳市长的骨子里,其实颇有二杆子特性。

为了使柳市长此番芝加哥之行能够顺利完成任务,国务院外事办特意挑选了精明干练的小李陪同柳俊一同前往芝加哥小李原本就在驻美使馆担任过工作人员的,算是积年老手。

不过柳俊丝毫也不担心,他在国务院外事办的朋友告诉他,小李是靠得住的,嘴巴很严。这一点倒是可以完全放心的,在驻外使馆工作过的人,保密纪律是要时刻注意的头等大事。

对于柳俊再次访问芝加哥,廖氏集团

如果说第一次与柳俊接触的时候,廖华成父子还不曾完全领略柳市长的魅力,被盛业的黄妙琪小姐“严厉警告”过之后,廖氏父子焉能不明白柳市长的能耐?

不过令廖华成郁闷的是,柳俊明白表示此行要低调处理,这就令的廖氏集团原本打算出动集团所有董事去机场迎候的计刮无法实施。尽管廖华成心里极度纠结,却还是很恭谨地照办了。

对于惹不起的“恶客”最好的应对之策便是一切照人家的规矩来。

柳俊此番入住的还是芝加哥秋水大酒店,照例是瓦列莉亚负责他的安全警卫工作。不过这一回,柳俊在秋水大酒店见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老友。

黑子!

黑子亲自在秋水酒店大门口迎接柳俊。

“黑子,你怎么来了?”

柳俊乍然见到黑子,不由又惊又喜。

黑子微笑着说道:“知道你这一回过来要办的事情多,我就来了。”

柳俊心里头涌起一股感动。这几个老友,总是能在他最需要的时候及时地出现。瓦列莉亚尽管是一个非常尽职的保镖,领导的安保组工作也卓有成效。但是白杨即将临盆,却有许多琐碎的事情要办,可不大好交给她去做。

毕竟柳俊与她不熟。

黑子就不一样了,那是真正的生死之交。有他坐镇秋水酒店,就等于整个秋水集团在芝加哥的人力物力,均能为柳俊所用。

就算这些都用不上,最起码对柳俊是一个精神上的有力支持。多年以来,柳俊扮演的,一直都是“靠止。”的角色,现在忽然现,身边能够有一个“靠让”存在,那感觉不是一般的好。

柳俊与黑子紧紧握了一下手。

安排好住宿之后,柳俊与廖华成进行了简短的会晤,随后用过膳食。便迫不及待地吩咐瓦列荷亚驱车直赴白杨入住的医院。

预产期就在这一两天,白杨早早住进了医院。

至于驻美领使馆那边小李自然知道如何应对。

这一回,柳俊没有搞“突然袭击”登机之前就和白杨通过电话。倒不是柳俊不想给白杨姐姐一个意外惊喜,实在是有些担心,自己忽然出现在医院,白杨过度惊喜之下,生什么意外事故。

白杨入住的是芝加哥一家档次很高的私人医院,翻泽成中文,那医院的名字居然叫做“仁心医院”倒也颇合医者仁人之拜

柳俊到来之前。黑子就已经暗中安排好了一切。

仁心医院的条件非常之好,乍一进去,还以为自己走进了五星级酒店的豪华套房,其干净整洁的程度令人赞叹不已。

“小俊,”

见到柳俊高大的身影出现在身边。白杨略显苍白的美丽脸颊上绽开了喜悦的笑容。两行晶莹的泪珠夺眶而出。多日以来的担惊受怕,这一玄均飞到了九霄云外。

柳俊弯下腰,轻轻吻了吻白杨略略有些干裂的嘴唇,微笑着给她拭去泪水,低声说道:“傻丫头。哭什么?”

白杨“噗嗤”一笑,抬手敲了他一个暴栗:“就知道胡说八道,你才是傻丫头柳市长顺势拿住她柔嫩的手腕。放在嘴边亲吻了一下,轻笑道:“真香,还和以前一样。”

白杨脸上泛起一片晕红,颇有娇羞之色。

柳俊在床边坐下,将手伸进被窝。轻轻抚摸着白杨高高凸起的腹部。感受着一个即将诞生的新生命,微笑着说道:“杨杨,不怕吧?”

白杨摇了摇头,说道:“开始的时候,是有点害怕”不过现在好了”

柳俊禁不住又凑上去,狠狠亲了她一口。两个人搂抱在一起。缠绵了一会,一名白种女医生在护士的陪同下走进病房。白杨忙即给柳俊引介,这位就是她的主治医生,琼斯太太,是仁心医院最好的妇产科大夫。

“琼斯太太,这位是我先生,姓柳”

白杨对琼斯太太说道,娇俏的脸颊上,浮现出两片酡红。她入住仁心医院的时候,就是以柳太太的名义登记的。

琼斯太太四十几岁年纪,齐耳短。甚是精明干练的样子。微笑着与柳俊握手,向他说明白杨的情况:“柳先生,您太太目前情况良好。体征基本正常,胎个也很正常。血压略略有些偏高,不过没关系。我们已经在用药物控制了,效果不错,计刮在明天下午进行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