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3章意外状况

小说: 重生之衙内 作者: 不信天上掉馅饼 更新时间:2015-02-22 17:28:21 字数:3493 阅读进度:1187/2143

与位”小一太保小一大妹商量着调控房价的大事,吃宗炽。叭,柳衙内意犹未尽,继续拉着巧儿白嫩的小手,顺着解放大道向前闲逛。看来柳市长铁了心,今天要将十几里地的解放大道从头逛到尾。以前在南方市读书的时候。这样的事情他和巧儿干过不少回了。

巧儿微笑说道:“既然是散步。度可不可以慢一点?”

柳俊一惊扭头。却只见巧儿秀美无匹的鼻尖之上,已经渗出了点点晶莹的汗珠。料必梁董事长也有多年不曾这般劳累了。“巧儿,是不是累了?要不,我背你吧,”

柳俊笑嘻嘻的说道。

“好啊,”

巧儿也笑吟吟的。只不过,再年少轻狂,市长同志和富大老板。也不能当街做出这种事情来的。两人放慢度,缓缓踱步向前。

“巧儿,这里在搞改建呢

又向前走了一两里地,路边很多老式建筑都拆除了,一些新的建筑物正在拔地而起。

巧儿笑道:“这个很正常啊,解放大道再不改建升级,真的会沦落为三等街区了。”

柳俊点头称是。

忽然之间,一直走在他们身后的苏建中和厉淑颖两口子,疾步上前。越了他们两人。柳俊吃了一惊。向前看去,才注意到前面似乎走出了点状况。很多人聚集在一起。在围观什么东西。

“生什么事?。

柳俊和巧儿对视一眼,加快了步子。

厉淑颖放慢一点脚步,等柳俊和巧儿走上前去,这才低声说道:“等一下

言下之意,是要等苏建中他们弄明白状况。确认没有什么危险,才让他俩过去。

柳俊笑着摆摆手,说道:“没事,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虽然说南方市的治安状况不是很理想,时常有飞车党上演当街抢夺的“好戏。”不过柳市长与梁董都是一副“清白大学生”装扮,巧儿身上也没有披金挂银,飞车党对于这样的目标不屑一顾。至于其他人等。大家无冤无仇,想必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向他们挑衅。

毕竟柳衙内看上去,不是那种十足好欺负的人。

饶是如此,厉淑颖还是坚持自己走在前边,摔进人群去打探个究竟。

柳市长好奇心夫起,也拉着巧儿挤进了人群之中,往里张望。

只见圈子里有二十来人,看上去是农民工的样子,正围着几个人在大声理论。柳俊听了几句,就明白了个大概。这几位农民工在向对方讨要工钱。

年关临近,南方市的很多私人工厂还没有放假,但是建筑工地,一般都已经停工了,建筑工人们拿了工钱,急着赶回家里去和亲人们团聚。

柳俊料不到会在这里碰到讨要欠薪的一幕。

这样的事情,在柳俊的前世记忆中,在所多有。曾经有几年。每到年底,都要生大规模的讨薪事件。甚至有一年,西南某省的一位农村妇女,因为亲口向总理反映了讨欠薪的艰难,而成为该年度的网络风云人物之一。

这种讨欠薪的状况,又集中生在建筑业的农民工身上。

也不知道那些包工头或者包方是怎么回事,大家仿佛商量好了似的。争先恐后的拖欠农民工的血汗钱。民工欠薪问题,一度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甚至有些地方还因此引了一定的社会动荡。

既然碰上了,柳市长到不急着走了。看个。究竟再说。

围讨欠薪的农民工一开始的时候。语气还比较温和,只是不住向对方讲道理,要求支付他们的工钱。被讨要工钱的一方,大约有三四个。人。估计是施工方的代表,衣着光鲜,操着南方市口音的普通话,语气傲慢,对农民工的要求,爱理不理的,翻来覆去就是“没钱”两个字。要他们年后再来,到时候一次结清。

柳俊与巧儿对视一眼,眉头都微微蹙了起来。

建筑工地的工钱,历来的规矩就是年前结清,没有来年结账的说法。欠薪一方。很明显是在忽悠这些民工。

不过这样的事情,又是在南方市的地头,柳市长却也不好随便插手干涉呢。至少在没有知会当地政府的前提下。随便插手处置这样的事情,是很犯忌讳的。再说这个事情是他今天碰巧遇上了,没有碰巧遇上的应该还有更多,柳市长再有救世主胸怀,也是管不过来的。

很显然,巧儿理解柳俊的心理,轻轻握住他的手,摇了摇头。

柳俊则是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一个孩子的声音响了起来,说道:“妈妈,我饿了。要吃饭

听到这个声音,柳俊的脸色忽然一变。

“怎么啦?”

巧儿察觉柳俊神色有异,轻声问道。

“这些民工是潜州的!”

柳俊低声答道。说的走向阳县方言。

刚才只有为头的两个民工在和对方交涉,说的也是日皿话。柳俊便没有听出来,现在和民工起的那个孩子赚讹,柳俊一下子就听出来那是白湖县的口音。

巧儿诧道:“这么巧?。

柳俊说道:“嗯,是有点巧合。白湖县去年洪灾损失比较重,很多农民外出打工求存。不过网巧在这里碰到,确实有点出人意料。”

巧儿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她知道柳俊爱民如子的性格,既然这些讨欠薪的农民工,是他治下的百姓,估计柳市长不会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走掉了事的。不过要插手干涉,确实也是不大好办。南方市的老板们,可未必见得会买潜州市长的账。

“总是有办法的!”

柳俊说道。

他们说话的时候,场中又起了些变化。负责交涉的农民工领,对施工方那几个人说道:“康经理。你看,小孩子都没钱吃饭了。你们今天无论如何也要给我们结清工钱,不然我们就不走了!”

“嘿嘿,蒋化奇,你威胁我啊?你不走就不走好了,我们走”。

施工方为头的那个康经理,约莫四十岁左右,黑瘦黑瘦的,看上去其貌不扬,口气却着实硬扎,丝毫也没有怜悯之心,丢下一句话,就要拂袖而去。

蒋化奇见康经理真的要走,顿时急了,一把拉住康经理,说道:“康经理,你不能走,没有解决问题。你不能走,”

康经理顿时大怒,一下甩开蒋化奇的手,用南方市方言骂了一句,怒喝道:“怎么,你还敢打人啊?”

蒋化奇也火了,大声说道:“我们不打人,我们要钱!”

“放手!再不放手,要你们好看!”

康经理怒吼起来,他身边的一个人便掏出电话,神色甚是不善。

见事情起了意外变化,巧儿当机立断,对身边的厉淑颖说道:“淑颖,你去处理一下。劝解开双方,记住施工方的单位就行了”。

巧儿知道柳俊不会就此甩手不理。所以要求厉淑颖出面调解,只要搞清楚了施工方是何方神圣。以梁巧在南方市的势力,代民工要个工钱,应该问题不大。

厉淑颖点了点头,越众而出。走向那些农民工,时蒋化奇说道:“你先放手”。

对于厉淑颖意外杀出,争执双方都有些始料未及,蒋化奇依言放开康经理的手,向厉淑颖问道:“你是谁啊?。

厉淑颖性格沉默寡言,简单地说道:“我是来帮你们的。你们在这里闹,解决不了问题。这样吧。我带你们去市电视台和《南方晚报》社反应一下情况,让他们帮你们讨工钱!”

蒋化奇一怔,疑惑地说道:“电视台和报社,还管这个?”

当时的农民工,对于媒体的了解,非常有限。很“直线思维”地认定,讨要工钱就是他们和施工方的事情,讨不到就来蛮办法。至于向政府和媒体求助,那是想都不曾想过的。

他们又不是南方甫的甫民,南方市政府,怎么会帮他们呢?

“管的!电视台和报社,都管这种事情。

你们向他们反映了情况,一定可以拿到工钱的。”

厉淑颖以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她正式的身份。是华兴置业集团董事长秘书兼副总裁,等于是梁巧的私人代表,平日里在华兴集团,也是说一不二的人物。纵算是集团总裁范青翎。也不会驳斥她的言语。时间长了,自然而然地生出一股凛然之威。

蒋化奇虽然不明白她是何方神圣。见了她驾定的神情,心里先就信了三分。有些人,天生就能让人对她信任,厉淑颖无疑就是这种人。

“我,我跟大伙商量一下

蒋化奇犹豫地说道。

厉淑颖点点头。

那边厢康经理却嚷嚷了起来,冲厉淑颖叫喊道:“喂,你是什么人啊?敢来管我们鸿地产的闲事?故意找茬是吧?”

柳俊便望了巧儿一眼,巧儿微微一笑,答道:“本地的地产公司,听说和海滨区还有市里的个别领导有点关系。”

若说地产公司。南方市当真是多如牛毛。华兴置业执。省地产业的牛耳,巧儿身为华兴董事长,竟然对这个什么鸿地产有所了解,可见鸿也是有一定实力的。

厉淑颖冷冷瞧了康经理一眼,理都不理。巧儿交代得明白,只要搞清楚施工方是谁就行了。如今康经理一开口就叫出了“字号”。更没必要多费唇舌。

鸿地产的一个什么狗屁经理,又哪里放在厉副总裁眼中?

ps:诸位老友,因为今天是馅饼母亲生具,所以没法码字,用的还是存稿。今晚再加班码明天的更新。今天暂时三更。明天就是四更了!明天恢复早8点,中午旧点,晚上力点的更新时间,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