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1章 钟海韵受了委屈

小说: 重生之衙内 作者: 不信天上掉馅饼 更新时间:2015-02-22 17:28:33 字数:3265 阅读进度:1356/2143

占近年关的时候,玉市大大小小的房地产老板们。却公清比毫要过节的喜色,一个个神情愤慨。尤其是钟海韵,参加完一个聚会之后。气哼哼回到家里,一见到坐在客厅里翘起二郎腿,嘴里叼着香烟,正在饶有兴趣看美国卡通片《米老鼠和唐老鸭》的靳公子,就更加生气了。

“啪”的一声,将手提袋甩在沙上。一屁股在侧面的沙上坐下来,板着脸,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

靳有为瞥了她一眼,一声不吭。继续欣赏卡通片,不时笑得前合后仰。

钟海韵差点气歪了鼻子。

什么人啊这是!

小四十的人了,竟然在省委常委院一号楼专心致志地看小孩子才看的卡通片,还笑得像个白痴似的。老婆在外边受了一肚子气,却不闻不问。

“喂,靳有为,你交的什么朋友啊?”

见靳有为对她的诸般作态全无丝毫反应,钟海韵终于忍不住了,气吼吼地嚷嚷了一句。看样子,原本是打算抢过遥控器,直接将《米老鼠和唐老鸭》干掉的,终究还是不敢。

钟海韵平时在靳有为面前蛮“嚣张”但很会掌握“度”绝不过线。靳有为并不是妻管严,只是很多时候,不愿意与钟海韵“一般见识”真惹火了他,钟海韵要吃不了兜着走。

靳有为再次斜包了她一眼,又扭过头去继续看电视,一句话不说。

钟海韵真的气坏了,从单人沙上“刷”地站起身来,走到靳有为身边坐下,怒气冲冲地瞪着他,似乎随时可能大作。

“别跟我说柳俊啊,你不够资格评价!”

靳有为眼睛瞪着电视屏幕,淡淡地说了一句。

钟海韵是有这个毛病,喜欢在靳有为面前对他的朋友品头论足,说这个不够大气,那个。土不拉叽的,甚至于以前靳秀实担任省委书记的时候,连省委班子的成员,也是钟海韵评价的对象。

基本上,不管是前任省委班子成员还是靳有为的朋友,在钟海韵眼里。就没一个是上得了台盘的,缺点多多!

以前柳俊在钟海韵嘴里的评价。也非常之差。随着柳俊地位的提升,这个评价才逐渐有所好转,不过也很有限。当然了。这并不妨碍钟海韵在柳俊和靳有为其他有分量的朋友面前做出很低的姿态。钟海韵就是这样的人,很会看人下菜碟。人前人后的区别,也拎得很清。

“我怎么就不够资格了?他是皇帝老子啊?还不能说了!”

钟海韵气得不行,差一点就炸了。不过在她心里,对于老公的敏锐。也还是比较佩服的。靳有为就有这本事,抬头知尾的,她不过表示了不悦,靳有为一眼就能看到问题的症结所在。

“你知道我今天受了多大的委屈吗?丁灵那**,眼睛都长到头顶上了,那个嘴脸,你又不是没见过!”

钟海韵气呼呼地说道,画着厚厚眼睑的眼睛里,竟然真的有泪水在。

靳有为冷笑一声,说道:“早就跟你说了,不要去参加那种无聊的聚会,不要和无聊的人打交道,你偏不听,要自讨苦吃!”

钟海韵嘴里说的丁灵,也是省一家大型房地产公司的顾问。那家公司的名称,叫做“广厦地产”成立的时间比星宇地产要晚,规模上也是略有不如。但是任谁也不敢看了,盖因广厦地产的幕后老板丁灵,就是玉兰市委书记丁玉舟的女儿。

丁玉舟有一子一女,丁元膺略长,丁灵是妹妹。

兄妹俩的年岁虽然相差不大,性格却是迥异。丁元膺醉心学问,行事端方,颇得丁玉舟喜爱,连柳俊对他都很敬重。而丁灵却很活泼,痴迷滚滚红尘。名义上是银行的干部。实际上热心经商。数年前与丈夫一起,搞起了这个广厦地产公司。碍于中央的相关规定,与靳有为钟海韵两口子以前那样,挂的是公司的顾问衔头,实则暗中掌控公司的运作。

借着丁玉舟这块大牌子,广厦的产在省。尤其是在玉兰市,混得风生水起,成为地产业的新贵,实力颇为雄厚。

一般来说,同城地产公司,相互之间平日里都会有些来往。特别是一些带有私人性质的聚会,钟海韵与丁灵等贵妇,更是踊跃参加。

这样好的炫耀机会,岂可错过?

以前靳秀实还在省委书记任上的时候,钟海韵自然是聚会的焦点人物,大伙儿都紧着给她献殷勤。包括丁灵在内,“姐姐长姐姐短”的。叫得那叫一个亲热,那热乎劲,赛过亲生姐妹。阴用析秀实去了省政协。地产大鳃们的态度,自然而然心抛城的变化。对钟海韵依旧还是那么亲切。但敬畏之情,却是淡了,大伙儿更多的是出于一种社交礼节的需要。而钟海韵,也不可能再成为聚会唯一的焦点。相对而言,父亲在任的丁灵,逐渐由取代钟海韵的趋势。

而态度转变最明显的,也是丁灵。

丁灵以前见到钟海韵,必定笑脸相迎,“姐姐”叫得亲热无比。如今见面,却是很少主动和钟海韵搭讪了,不得不寒暄几句的时候,也是非常矜持的样子。

将钟海韵气得够呛。

不过钟海韵也算是个聪明人,至少有些小聪明,断然不会因为这些小事,就真的与丁灵翻脸,双方面子上维持着,过得去就行了。

不管怎么样,在外人眼里,丁玉舟与靳秀实,可是最亲密的战友。

起码是曾经最亲密的战友。

靳有为对丁灵也没有好感,总觉的这个女人过于势利,和钟海韵一样,浑身充满市恰气。钟海韵小门小户出身,以前生活的环境决定了她的眼光和气质,嫁入靳家之后。许多年耳濡目染,潜移默化,有了些长进,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要彻底改观,势所难能。但丁灵却一直生活在官宦世家,从她懂事开始,丁玉舟在体制内就已经颇有地位了,这样的家庭熏陶出来的女子,竟然也浑身势利眼,很是出乎靳有为的意外。

靳有为认为,丁灵太浮躁了。丁玉舟在位,当可护得她周全。一旦丁玉舟退下来,丁灵就会有麻烦。毕竟丁灵的丈夫,可不能跟靳有为相提并论。靳公子的聪明睿智,乃是连柳衙内都肯的。星宇地产真正的灵魂人物,是渐有为而不是钟海韵。只是一些看着不顺眼的家伙。轿公子指使老婆去应付一下罢了。别着靳有为的朋友,三教九流的人物都有。但全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要靳公子看着顺眼,才会和他做朋友。不然的话,靳有为才懒得去搭理。

堂堂省委书记的公子,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往跟前凑的。

靳秀实退下来这些年,丁灵的名字。在钟海韵嘴里出现的频率是越来越高。每次聚会回来,钟海韵几乎都要在靳有为面前说丁灵两句不中听的话。说她如何的自以为是。如何的眼高于顶。这样的话语,靳有为一般都只是听着,从不认真。

钟海们本身就是一个喜欢胡乱给人家戴帽子的人。她的话,靳公子听在耳中,至少要打八成折扣。

好在那些话应该认真对待,那些话应该当做耳边风,靳有为分辨得很清楚。

“哼,你说得轻巧,我不去行吗?现在全市的地产公司老总,都被你那个朋友整得鸡飞狗跳,大家紧着商量对策呢。我要不去,岂不是亏了,起码信息就不灵通了

钟海韵振振有词。

靳有为终于认真起来,心思从《米老鼠和唐老鸭》上头转了过来。

钟海韵说的这个情形,靳公子很清楚,起因在于柳俊的那个花园城市规划案。根据这个规案,玉兰市在今后数年之内,要大变样,如果完全贯彻落实下去,玉兰市将成为东南数省最美丽的省会,放眼全国。也是非常新潮的。

与此同时,就有许多建筑物要拆迁。这个还则罢了,与地产公司也不搭界。但是一些本来已经拿到手的地皮,甚至已经开始规划建设的地皮,都在拆迁范围之内。玉兰市政府,要求所有地产公司必须耍配合。已经签了合约,交了订金的。退还订金。已经开始在建的建筑。市政府除了退还订金,还要给予一定的补偿。但这都是普通的经济操作手法,不足为异。

以靳有为对柳俊的了解,这样的大事上头,柳俊绝不会容忍半途而废。谁要是敢于阻拦,或者与市政府讨价还价,柳俊铁定收拾得你分不清东南西北。

以柳俊如今在玉兰市,乃至在整个省影响力和号召力,省还没有一家地产公司,敢于当面和柳省长顶牛!

那叫自己找死!

“我再给你说一次,第一,你没有资格评论我的朋友。第二,不要去参加那种乱七八糟的聚会,去接触那些乱七八糟的所谓大老板有钱人。第三点,也是至关重要的一点。你千万不要去做出头鸟,和柳俊唱对台戏,不然,谁也保不住你!”

靳有为盯着满脸不忿的钟海韵。郑重其事地吩咐道。,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心。章节更妾,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